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全本溥仪自传解密离婚详情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2月10日 05:45 北京娱乐信报

  《我的前半生》即将出版

  编者按: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撰写的自传《我的前半生》自1964年出版以来销售已突破180多万册,明年元旦前后,群众出版社将把该书当初出版所删减内容全部出版,增补文字近16万。这些内容主要包括溥仪当时所写的关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及离婚详情等。本版主要摘选了溥仪和李玉琴最后离婚的详细过程,从中可以看到溥仪在1955年与李玉琴重
逢后焕发出的情感,头一次明白什么是“恋爱”。但这份感情最终还是由于李玉琴的离婚请求而匆匆收尾。

  与李玉琴重新建立联系

  一九五五年六月,我们的学习组长老普从学委会开会回来传达:所方允许我们和家属通信。这个消息激荡了每个人的心,我立即想起了北京的妹妹弟弟。这是我仅有的亲人了。在我正握笔作书时,管我们学习的李科员递给了我一张纸条。

  “你的妻子的地址给你查到了。”

  “李玉琴?我的妻子?”

  “她还等着你哩。”

  我写去了一封信,但过了不多天,原信信皮上印着:“查无此人”,退回来了。

  这天在散步时见到所长,我向他表示了对政府的感激,我说她一定嫁了人,也就算了。

  “不会的,一定是地址弄错了,我们调查过,她确实没有结婚。”所长很自信地说,他又出主意说,“我们可以再调查,你也可写信给你妹妹打听一下她的地址。”

  我接受了所长的意见。果然五妹寄来了她的地址,这次再发信去,回信真来了。

  亲爱的溥仪:

  十年渴望的人来信了。我真不知高兴得如何是好。我害怕这又是做梦,可是接到北京五妹他们来信告诉我这个难得的好消息。这可真是朝思暮盼的人来信了……

  这封写了六七页的信的开头,在我心头引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像我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妻子似的。从前,我有的不是妻子,只不过是“娘娘”、“贵人”,就像戏台上的那样。她们从来也没对我用过您或者你的字样,我也从来没有像个丈夫似的看待她们。

  然而我还弄不清,从这封信我感到十分新鲜和十分惊奇的那个生疏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是生疏的爱情?还是生疏的精神面貌?

  她带来令人奇异的感情

  她说这十年来为了打听我的音信,曾想尽了一切办法,她因不知我的音信而感到的痛苦,是难以述说的。

  我感到了好像是从小说里看到的情感,这和记忆中的同德殿里那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不同。我对那时的“福贵人”的印象,只有恭顺、谨慎以及畏畏缩缩的形象。她服侍我,顺从我,也许还可以说是崇拜我……今天,她却在信中流露出了一种令人奇异的感情。

  再看下去,我觉得除了语气还可以听出是她的以外,别的地方更加新奇。她叙述了分离后的经过。

  一九四五年在临江,她和一批伪满官员和眷属遇见解放军,被收容去了。次年解放军进入长春,她被遣送回娘家,住了两个月,又到天津投奔给我看管房产的我一位族兄。她批评我这位族兄“非常落后,封建顽固得很,不同意我出去工作,可生活方面除了吃饭外,连手纸都不给……”说她要找点活做做,还受到讽刺,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她说:但我终因受到新社会的影响和政府同志的帮助,体会到自己还年轻,应当劳动争取独立,不应当再过依赖生活,所以,我终于在一九五二年参加了夜校担任速成识字教员。

  这就是在长春同德殿里逐渐长胖起来,逐渐变得满足、娇懒,讲究吃穿,整天向老妈子找碴儿挑错的那个“福贵人”写的吗?今天她的愤懑和她的羡慕都是对的。我感到不安的不是这些,而是她对于那个封锁她、统治她,把她看做奴隶似的人,今天表示了这种温情是真实的吗?“亲爱的溥仪”是真情的流露吗?还是被我的去信的开头无意地引起的?还是由于别的我不知道的原因……

  在这封信的末尾,她表示了最大希望:要来看看我。在所长同意下,我的信写去了。不到十天,她突然出现在家属会见室里。

  忽然懂得什么是恋爱

  我面前的那个小女孩,已是个长成熟的、容貌焕发的,美丽而温柔的少妇了。花布衣代替了从前的绫罗绸缎的旗袍,脸上没有了脂粉,梳着两个小辫,正像在报纸和画册上所看到的青年女工那样。脸上已经没有长春时代的稚气和娇态。我第一次看见了最亲切的微笑和想念的泪眼。她给我带来了手绢、袜子、糖果、纸本,就像我从书上看到的探望远地丈夫的妻子所做的那样。

  在一年半里,她来探望了我五次,探望的间隔里又不断写信。总之,从第一次会面起,我忽然似乎懂得了什么叫做夫妻,什么叫做恋爱。当一九五六年的春天降临时,我真感到了春天,政府的宽大,人民的宽大,妻子的爱情,这就是我的春天,我的希望。

  每次看见她出现在我身边,每次看见她的来信,我都怀着负疚的心情。这是种奇怪的经历:越觉得负疚,感情却越是在滋长。

  但我并未料到,她的变化并没有静止下来。被同德殿两年的噩梦所蒙污过的贫民的女儿的心不过刚在苏醒。短短几年的解放后的生活,还没有让她完全苏醒过来,传统的习惯的影响也还没有从她身上完全消失,因此,她看到的事物还是模糊的,婚姻、家庭等旧日的概念还没有从根底动摇。所以,她只是迂回地表示了对过去的批评,用新的向往来表示对旧的否认。

  明白时已是最后的结束

  在一九五六年儿童节后,她写了一封很长的信来。她一面说,总没有时间写信给我,但在这封长信里,几乎没有一句再谈到“我们的”未来,全篇写的都是她无限怨苦的过去。

  如果我当时能把这信仔细地研究一下,就可以明白,是不是真如她所说的“不能有时间多写信”了。显然,那个曾受过鬼子、官太太、洋狗和采买佣人欺负过的孩子,已懂得了更多的事情。显然,今天儿童的生活使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和长春同德殿内外的噩梦。这些回忆所激起的感情,是和信开头的称呼不和谐的。她说这封信是分做好多次才写成的,究竟是没有时间,还是由于那越来越不能和谐的感情?

  当然,突然明白了这一切时,已经是事情到了最后结束的时候了。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中旬,是她第五次来看我。我一坐下来,她便说:

  “今天咱们研究一下,咱们生活上的事。”

  我不明白有什么生活上的事要研究,但立刻也就明白了。

  李玉琴最终提出了

离婚

  “你对我现在虽然很不错,可是我们年岁差得这么多,兴趣就很难一致,我喜欢的你不一定喜欢,你喜欢的我也不一定喜欢……我想来想去,还是离了的好……”

  这番话真像一桶冷水似的,直浇到我头上,一年半的往来,忽然有了这样的结果,真是难以令人相信。说实话,我对她的感情正是在这一年半中才有的,我相信她对我也是如此,为什么出了这样的事?我不得不表示异议,我说,“我们感情不是很好吗?你说的那些,我并不那样想,为什么兴趣不能一致呢……”

  我没想到,她的态度是那样坚定。她对我只是重复着那句话:“我想来想去,只好这么着。”

  “既然如此,”我最后说,“这是勉强不了你的,我也不能把自己的幸

福建筑在你的痛苦上。我希望离开之后,我们还是朋友,像兄妹一样……”

  “那是一定的。”她竟然又掉了眼泪,表示了同意,“我们还是朋友,以后感情也不坏。”

  我也明白了,这是不可挽回的事。她真变了。

  信报记者 赵明宇/整理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