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航天专家王希季:地球只是一个摇篮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1月17日 14:49 《科学世界》
科技时代_航天专家王希季:地球只是一个摇篮
王希季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当我们筹划通过采访一个人物来勾画中国航天事业50年的发展时,数位航天界的相关人士都向我们推荐王希季先生。王希季先生自1958年开始从事航天研发工作。他是中国第一枚探空火箭的技术负责人,中国第一枚卫星运载火箭总体方案设计和初样阶段研制的总工程师和技术负责人,中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首任总设计师。在选择中国载人航天的发展道路时,他力主选择载人飞船起步,反对选择航天飞机。中国航天史上的每一个突破,几乎都与他有着密切的关系。

  记者/李珊珊

  去采访王希季院士,地点在中关村南大街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即“航天五院”。过去的几十年,五院曾在那里完成过大部分中国的卫星和载人飞船的工作。两年前,这个地方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把守。今天到这里,却只有穿着保安制服的警卫撕给了我们一份停车单,仿佛这里只是座落在国家

图书馆旁边的一所安静的院落。

  在这里,大部分人称呼王希季先生为“王总”,这样称呼,是因为他当过总工程师,做过中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的总设计师。据说,“王总”的叫法在文革期间曾遭造反派们严厉地批评反对,公开场合停了一段时间,但习惯成自然,私下里却从未停止叫,一直就叫到现在。王先生显然也听惯了这个叫法,也许这个叫法更能显示他对技术工作的偏爱。正如他对自己的评价:“我本质上不是个科学家,做过的主要工作都属工程技术,不属科学研究。”

  关于“航天50周年”

  跟王先生的谈话中,感到他很执著、较真,或者换个更时髦的说法:这位85岁的老先生极有性格。谈话伊始,王先生便开始为我们解说,第一次解说针对的是“中国航天50周年”的说法。他说“50周年其实是导弹的50周年,不是航天的50周年”,“航天是从毛主席在1958年讲‘我们也要发射人造卫星’之后的事情”。但因导弹与航天同由一个部门管理,合称“大航天”。“大航天”由此覆盖了航天,一般就称航天。因此,说今年是“航天50周年”也还说得过去。

  导弹与卫星和它的运载

火箭不同,导弹要把弹头战斗部运送到敌对目标,打击、摧毁目标。航天运载火箭的任务则是把航天器送入运行轨道,使航天器获得宇宙速度,基本上按天体力学的规律在空间运行,成为人造天体。根据王先生的说法,1958年之前,“两弹一星”只有“两弹”;直到58年之后,中国科学院开始“放卫星”的研制工作后,才加上“一星”成为“两弹一星”。为了“放卫星”,中国科学院成立了领导组和三个设计院。其中的1001设计院搬到上海,更名为上海机电设计院。

  上海机电设计院在上海成立后,在1958年11月,时任上海交大力学系副主任的王希季奉调到该院担任技术负责人,后来改任总工程师。上海机电设计院的任务是研制中国运载火箭发射中国卫星。王先生到该院时,该院在技术副院长杨南生先生领导下,已经设计过T1、T3、T4等高能推进剂运载火箭,出了图纸,但没有加工生产。当时正在研制T5液氧-酒精探空火箭。当时的上海机电设计院,除了淮海中路的一座居民楼和一些从北京来的研制人员外,主要是从上海调集来的大学毕业生和肄业生、中专毕业生等约500多人。技术人员平均年龄大致只有20~21岁,就是“老师级”的杨南生和王希季也不过37岁。就是他们两个在这种“白手起家”的困难情况下,边学、边教、边做,带领这一班年轻人,在上海市的工厂、学校和科研单位的支持和协作下,在几个月的时间内,将T5火箭生产组装出来。它是中国科学院做出来的第一个完整的火箭样品。T5参考了德国V2火箭,采用了摇摆

发动机。摆在展览厅里银光闪闪的展品很漂亮,但却没有实际用处。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创造实验的条件,验证不了设计;没有测试条件,检测不了各项参数;没有试车条件,试不了发动机;没有发射场,也发射不了火箭。

  从T1到T5的失败,使上海机电设计院人加深了发展中国航天的认识。首先要从中国的实际、科技和工业条件出发。T5之后,放弃了高能推进剂和低温氧化剂,选用了常温的自燃点火的推进剂苯胺和糠醇。其次用系统工程的方法指导工作,把“上天”作为一个大工程系统考虑,不仅研制火箭,同时创造各种条件,使火箭研制的各项工作都能在发射之前检测、试验和验证。杨副院长总抓大工程系统,王先生主抓火箭研制。

  居于上述认识,又决定了“从小到大,从低到高”的发展策略。从发展T7探空火箭开始工作。为了使T7工作做得扎实,又先研制一个缩小比例尺的模型火箭T7M。这就是1960年2月19日,从上海南汇县水稻田中建成的简易发射场上发射成功的中国第一枚探空火箭。这枚火箭的飞行高度8千米。当时的发射场,虽可保证发射火箭的起码条件,但确实十分简化。连专用加注设备都没有,研制人员只能用自行车打气筒把燃料一下一下地压进贮箱之中。

  当年5月28日,在上海,毛主席亲自视察的,也就是这枚T7M火箭。在T7M火箭发射成功半年后,T7探空火箭也在安徽广德603发射基地发射成功。经过T7M及后来的数颗探空火箭的研发,杨、王两位先生带领的这队学生兵掌握了搞火箭的整个过程,锻炼了一个能胜任火箭研发的队伍,也获得了一批高空参数,为下一步发展运载火箭做了准备。研发火箭,在王先生看来,如同下棋,需要环环相扣、步步为营。

  “长征”一号:探空火箭加中程导弹

  与探空火箭研制的同时,我国的导弹研制也进展神速,1963年,中央看到中程导弹与探空火箭结合有可能构成卫星运载火箭。于1965年决定将上海机电设计院并入七机部建制,并搬迁到了北京,更名为七机部第八设计院。八院的任务是研制中国第一枚卫星运载火箭,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计划发射的时间在1970年左右。

  八院采取的技术途径是,把探空火箭技术和中程导弹技术的优势结合起来。所以说“长征”一号是探空火箭加中程导弹构成的运载火箭。中国第一枚卫星运载火箭的设计方案,是一枚三级火箭,第一二级基本是液体发动机推动的中程导弹,最后一级则是固体发动机火箭。这枚火箭又是一枚固体发动机与液体发动机结合的火箭。

  设计方案评审的结论认为:“八院提出的方案关键技术可以攻克,能满足任务指标的要求,合理可行。方案既结合了中国的实际情况,又不影响导弹的研制。”关于“不影响导弹的研制”,王先生解释道:在当时的形势下,使我国具有威慑力量是首要的,这就是“导弹第一”的含义。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运载火箭和卫星的研制,不能从导弹研制上抽调人力,要八院自己承担。

  1967年初,八院又承担起了研发中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的任务。到了初样阶段。1967年底上级决定将运载火箭的研制任务转交给七机部一院时,已基本完成了初样研制阶段。移交时,王先生不仅把全部图纸资料、有关产品和测试设备毫无保留地交出,而且还把负责第三级研制的一个研究室借给一院,言明:“任务完成后,人再还我”。至今,王先生重述起这9个字,神态中还依稀可见当年的豪气。1970年,“长征”一号火箭把“东方红”一号卫星成功地送上了轨道,借去的研究室也随后归队,回到了八院。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