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北京离学术之都还有多远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9月08日 12:02 竞报
科技时代_北京离学术之都还有多远
诺奖大师伊格纳罗布道,极大提升了公众学术热情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伴随着诺奖论坛的进行,“学术之都”这个充满创新精神的新名词正在成为北京未来的新注脚。

  今年5月,北京市召开了科学技术大会,提出了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城市的首都创新发展战略,奋斗目标是力争到2010年初步建成创新型城市,到2020年,进入世界创新型城市的先进行列。

  那么,北京要想真正与世界级学术之都比肩而立,在今后的15年中还要在哪些方面继续努力?

  北京需要更普及的学术活动

  纵比,已有显著进步

  打开百度搜索,输入“北京学术会议2006”,得到的网页数竟然达到313000个。

  2005年,北京大学共举办了81次国际学术会议,超过以往任何一年;中科院的数据表明,中科院今年在北京举行的学术会议达到324个,数量7年里增长了5倍。而这一数据还不包括每天在中科院各个研究所内进行的中国科学家与国际学者们的日常学术会议。

  不仅是学术会议的数量在迅速增加,在北京召开的学术会议规格也越来越高。2002年“国际数学家大会”在北京召开。这个已经有百年历史,被世界各地数学家最为看重的大会第一次来到中国,就选址北京,北京在世界学者心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横比,还不够遍地开花

  但观察在北京举行的学术会议地点,可以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学术会议总是集中在一些大型的会议中心或者宾馆,而不是像国外那样遍地开花。

  以友谊宾馆为例,搜索引擎里,在这里举行的学术会议搜索结果就达3720个。“2006骨科新进展研讨会”、“2006国际量子信息学术会议”、“2006国际弦理论大会”……各种各样的学术会议在这里召开,友谊宾馆的会议公告牌上学术会议几乎总是排着队。

  其他如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北京国际展览中心等大型场馆也是学术会议经常举办的地方。

  时常到国外进行学术交流的北大科学哲学副教授刘华杰指出,国外的学术会议往往根据规格、规模灵活选择地点,有时候,就是一个普通小宾馆的会议室里,高端的学术会议就可以进行。而在北京,一些小型宾馆或会议中心则较少得到学术会议的垂青。

  诺奖得主伊格纳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说,在美国的一些学术活动活跃的城市比如纽约、旧金山、波士顿,一年中从年初到年尾,都有大量学术会议召开。大量召开的学术会议在美国并不是城市的负担,反而是促进当地宾馆、展览产业整体全面发展的有力因素。

  北京需要更多具有学术素养的市民

  对于真正的学术之都来说,除了大家、大会与大学之外,另一个不可或缺的标志是:是否拥有足够数量的、具备一定学术素养的公众。这正是北京,乃至中国最匮乏的。

  诺奖得主

  对一些提问感到遗憾

  在这次诺奖论坛上,大师们每到一处都是座无虚席,在北京大学和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讲堂,很多学生干脆席地而坐聆听大师的讲演。伊格纳罗说,就是在美国也没有这样的新闻关注度。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健康食谱,当天就能传播到中国的千家万户。

  然而,伊格纳罗也为北京听众的一些提问感到遗憾。

  在论坛期间,伊格纳罗一天中就三次被问到:“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够获得诺贝尔奖?”最后一次,伊格纳罗终于忍不住了,他断然道:“这是一个错误的问题!”“你们为什么总在问什么时候可以获得诺贝尔奖呢?真正的问题应该是,如何才能成为伟大的科学家,为人类的幸福作出努力。”他说,“就我所知,那些为了获得诺贝尔奖而从事研究的人,最后都是一无所获。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问题决不是为了获奖我该做什么,而是为了科学的进步和人类的利益我能做到什么。”

  在论坛上真正能与大师们在专业上进行交锋对话的听众还不多。诺奖大师们在讲坛上回答的问题更多的是诸如:“如何取得成功?在获得成功之前感受和获奖之后的感受”等。这些问题简直可以直接拿来去问香港电影金像奖上的刘德华。但我们却是向一位拿了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如此提问。

  “大家请注意我在研究中思路转换的逻辑,这种逻辑而不是我所做的事情才是我成功的秘密。”伊格纳罗忍不住在演讲的开始提示听众。

  许多大师难觅知音

  与中国公众或者媒体对于那些拿到诺贝尔奖的名人科学家或者热门学科(比如经济学)的大腕们推崇备至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另一些同样成绩斐然,但却缺乏公众知名度的科学家却被有意无意地冷落了。

  比如,几年前在北京举行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上,在科学界被称为“当代牛顿”的物理学家威顿就备受媒体冷落。2005年8月,另一位著名数学家、费马大定理的终结者安德鲁·怀斯在北京也是寂寞来去,没能引起更多公众的关注。

  事实上,对于科学家来说,在一个城市,找到足够的、合格的听众,就像一个音乐家需要知音一样重要。

  学术对公众的开放度还不够

  公众学术热情已被点燃

  《在北大听讲座》、《在清华听讲座》、《易中天品三国》……在北京,知名学术讲座的讲义成为畅销书近年来已经成为出版市场的一种现象。现在走进任何一家大型书店,学者讲座内容的书籍都已经成为一类图书专门陈列。

  “这表明北京公众对高层次的学术知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学者和读者公众之间形成了一种可贵的互动。”李大光认为,学术活动对大众产生影响有三条非常简单而直接的标准———听得懂、记得住、传得开。如果用这三条标准衡量,学术讲座讲义的热卖,可以看出学者的研究成果正在对公众发生影响。

  市民很难了解讲座信息

  但相比国际知名的学术之都,北京的学术公众开放度依然不够。

  在北京,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日常学术讲座是在各个大学里举办的,其中大部分都是免费的。但目前的状况是,除了在校学生以及所谓的“北大边缘人”之类的求学者之外,很少有社会公众对这些讲座表现出兴趣,媒体对此也漠不关注。

  而在世界级的学术之都,听讲座、看展览是市民的平常事,在伦敦,因为公众对学术活动有强烈的需求,很多报纸周末都会附送一份各种讲座、活动、展览的信息表,市民可以很轻易地找到自己想要参加的项目。信息如此公开、集中、贴切,使人感到这些学术活动就是伦敦人生活的一部分。

  北京的学术世界对公众来说已经越来越开放了,其表现之一是大学对全国各地来的中小学生们参观的开放。近年来的突破在于,一些大学之间可以互选课程,但真正有力度的开放还很罕见。

  大学需更加开放

  在媒体工作的李泉对之前遭遇的一件小事记忆深刻。当时,出于对某国内顶级大学的仰慕,李泉自费从外地赶往该校想旁听一些课程,让他奇怪的是,在教务处,学校的课程表竟然是保密的,以防备校外人员混入课堂旁听。但李泉又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听一大堂的课即使缴费他也情愿。他说,我后来知道,在美国学术发达的地区,一般公众,只要你对教授的课程感兴趣,交纳很少的费用就可以去旁听,当地的高中生,经学校推荐,可以到大学旁听甚至修课。许多大学,还容许当地65岁以上的老年人免费旁听。

  李泉问,为什么不突破知识从学者到公众之间传播的人为障碍呢?为什么将渴求知识的人拒之门外呢?

  大师与公众接触太少

  前一段时间在媒体间炒得沸沸扬扬的北大“天价写作班”事件则更具意味。

  按理说,在市场经济社会,学者大腕凭自己水平把课时卖出高价无可非议,但我们追究其背后的原因就会发现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美国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薛涌撰文表述了这样的意思:“天价”能炒得这么高,就在于人们接触不到这些名教授,他们的神秘感太强。这种神秘感,又是基于我们大学的封闭。大学不应该是门禁森严的象牙塔。

  大学必须开放,服务于社会。对这一点,我们似乎大道理都明白,但在具体的操作层面,看不到任何大学在这方面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

  他山之石

  世界级学术之都什么样?

  哪些城市可以称为世界级的学术之都?80岁的中科院化学研究所前所长胡亚东研究员掰着指头数出剑桥、哥廷根、伯克利、波士顿、纽约;而年轻的中科院遗传所王朝晖研究员说,世界上当之无愧的学术之都有伦敦、剑桥、波士顿,还有德国小城哥廷根。

  可见,科学家们心中的学术之都并没有一个“标准”名单,但他们举出的城市却包含着一些相似的特点。

  学术人才高度密集

  真正的学术之都,永远离不了成规模的大学和学术机构。

  正如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所说,一所好的大学可以影响一所城市的风格,大学对城市的文化氛围有着无形的熏陶作用。

  如果一个城市有所好的大学,这个城市的地位就会上升。比如美国波士顿,市内有16所大学,郊区有31所。位于波士顿西郊的剑桥是著名的大学城,

哈佛大学(建于1636年)和麻省理工学院(建于1861年)等世界一流学府都坐落于此。此外,国家航空与航天局电子研究中心等重要科研机构也都设在波士顿。

  由于名校云集,所以波士顿成为了学术之都,很多精英都在波士顿工作或者任教。从学术领域来说,它的地位超过了纽约。

  而王朝晖则介绍说,在哥廷根这个13万人的小城里,学术人才高度密集。共有30多名诺贝尔奖得主,或在此读过书,或在此教过学。特别是数学奇才高斯担任教授和天文馆馆长期间,哥廷根曾是数学世界的“麦加”圣地。

  学术传统源远流长

  高斯给哥廷根带来了悠久的数学传统,而诺贝尔奖得主、卓越的物理学家普朗克则奠定了哥廷根在物理学界的不朽地位。普朗克也曾长期生活在哥廷根,直到逝世。著名的马普协会(马克斯·普朗克科学促进协会)正是为了表示对普朗克的崇敬而命名的。

  马普协会在德国的地位相当于其他国家的科学院,下辖50多个研究所,分布在德国各地,共约8500名工作人员,其中近2200名科学家,还有1300多名外籍科学家和奖学金领取者参加工作。

  哥本哈根能够被称为学术之都,则是因为“哥本哈根学派”。在物理学发展史上有两个最伟大的年代:17世纪末和20世纪初。前者以牛顿为标志,宣告了经典力学的正式创立;后者则以爱因斯坦和玻尔为标志,宣告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诞生,并彻底重建了整个物理学体系。

  1920年,玻尔创建了哥本哈根理论物理研究所,并以他精深的学术水平和崇高的人格魅力吸引了玻恩、海森堡、泡利、狄拉克等一大批杰出物理学家的加入,使之在量子力学的兴起时期成为全世界最重要、最活跃的学术中心,史称“哥本哈根学派”。

  曾经有人问玻尔:“你是怎么把那么多有才华的青年人团结在身边的?”他回答说:“因为我不怕在年轻人面前承认自己知识的不足,不怕承认自己是傻瓜。”于是逐渐地,这种独特的、浓厚的、平等自由的讨论和相互紧密合作的学术气氛蔓延开来,形成了可贵的“哥本哈根精神”,至今仍指引着人们在科学的道路上孜孜以求。

  公众对科学兴趣浓厚

  “在美国和欧洲一些城市,不论大学生、工人、农民对于自然奥秘都保持着强烈的好奇心,他们培养民众对科学的好奇心的教育非常成功。”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孙中生说,真正的学术之都,公众对于科学的兴趣大于对金钱的功利心。民众热爱学习的平常之心是学术之都的标志所在。

  看展览、听讲座在欧洲的大城市是一件平常事。在伦敦,大大小小的博物馆都是免费参观的,每天都有不同主题的展览,人们可以在政府网站上查阅详细的信息。大学里的讲座大多也是免费的,在这里可以聆听到很多世界级大人物的演讲。一位在北欧生活的中国人说,她选择在伦敦生活,就是因为这里有看不完的展览,听不完的讲座,而且都免费,简直像天堂一样。

  学术对国民经济

  产生显著影响

  “北京的学术机构数量,可以称得上世界之最,不过论起质量和内涵,跟这些城市的差距还很大。”王朝晖表示。除了浓厚的学术氛围外,学术之都的意义,还在于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力。

  有研究表明,英国在高等教育上每投入1英镑,就会获得1.56英镑增值回报,而伦敦的高等教育更是拉动国内生产总值(GDP)5%以上。高等教育促进了伦敦及整个英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为伦敦成为国际大都市奠定了坚实的人文基础。

  文/本报记者 施剑松 赵媛

  摄影/本报记者 柴春霞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