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科学》栏目组聊云南抚仙湖水下探秘(图)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11日 17:25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走近科学》栏目组聊云南抚仙湖水下探秘(图)
《走近科学》栏目组做客新浪网聊天。图为《走近科学》栏目技术总监孙坚(右二)、主编薛建峰(左二)、编导耿卓娅(左一)、动画制作张皓(右一)与主持人(右后)合影。

  视频:《走近科学》栏目组聊抚仙湖水下探秘

  新浪科技讯 8月11日下午15点-15点45分,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技术总监孙坚、主编薛建峰、编导耿卓娅、动画制作张皓做客新浪网,与网友畅谈神秘的抚仙湖水下探秘。2006年6月,中央电视台和玉溪市政府联合举行抚仙湖第二次水下探秘活动。8月10日-13日20点30分,CCTV《走近科学》栏目播出系列节目《探秘抚仙湖》。抚仙湖是否真有水下古城,6月份进行的水下探秘发现了什么,摄制组在制作本期节目有哪些幕后故事。以下是聊天的实录。

  主持人雷永青: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新浪嘉宾聊天室。今天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的是中央电视台CCTV—10《走近科学》栏目组的四位幕后制作人。分别给大家先做一介绍,他们是栏目组技术负责人孙坚,孙老师您好。栏目主编薛建峰先生、编导耿卓娅、动画制作师张皓先生。

  欢迎大家来到新浪网。今天聊天的话题是云南抚仙湖的水下探秘,《走近科学》已经播出一集的节目,我相信很多的网友已经通过前期报道了解到云南抚仙湖的水下探秘活动。从6月的探秘活动,到节目正式播出已经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了,可以说调足了网友和观众的胃口,因为从6月份中旬的活动探秘期间到最终这个活动出来有两个月的时间,能说一说这两个月在制作节目的过程中,是不是顺利?是不是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孙坚:这个节目在活动结束之后,我们其实回到北京之后,并没有进行我们的工作,其实重担全都压在后期了。因为后期整个制作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困惑,包括整个谜团的破解。比如是水下我们通过探秘活动,人下去之后,我们看到也是同样,大家看到了什么,我们也就看到了什么。

  我们拿到比大家多一点的就是水下的声纳图,这个声纳图其实在6月20多日的时候,通过新闻发布会,通过各种形式也公布出来。但是水下的声纳图做完之后会是什么样,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也是把水下的声纳图拿回来之后,请教了中科院声学所的一些专家,也请他们帮我们看一看这个声纳图的整个扫描的情况是什么样子。我们同时还拿到了一部分数据,这部分数据是耿卫和潜水员经过比较长的时间,他们在水下进行测量的数据,比如长、宽、高,还有哪个地方高、哪个地方宽,每一个点的数据。我们把这两部分进行了复原,最紧张的其实就是动画这部分,因为大家都期待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动画大概从去之前,6月中旬之前,我们开策划会的时候已经开始进入、了解,6月20日回来之后拿到这些数据之后就开始进行各种动画的制作。

  主持人:这样说后期制作中动画师张皓可能比较忙。等回请具体讲一讲。

  主持人:网友除了可以通过电脑参与今天的聊天,还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新浪网,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

  欢迎广大网友通过手机提问,同时这场聊天新浪UC的网友也可以通过网上来提问。今天的主持人会代你们向栏目组的四位编导和幕后制作人提出抚仙湖探秘幕后的制作故事,给大家提供更多信息。相信很多网友现在非常想了解到抚仙湖水下探秘真正的一些新的发现,在这里我想先请耿卓娅给网友简单介绍一下抚仙湖的情况。

  耿卓娅:抚仙湖属于云南省比较大的淡水湖,属于我国第二大淡水湖,蓄水量可以占到全国总蓄水量的10%。大家可能以前了解到只是抚仙湖上面的一些美丽的风景,但事实上我们这一次探秘主要是进入水下,因为在抚仙湖的周围,也就是澄江县包括周围的县城都流传着一句传说,“石龙对石虎,黃金万万五,谁解其中迷,可得澄江半个府”。就是说下面是有传说存在的,而且潜水员耿卫发现了水下遗迹,坚持不懈做水下探密的活动,2001年我们央视已经进行过一次水下直播了,那次直播只是探得了大概下面一个水下大概的情况,这次我们是带了更加精密的一些仪器、水下摄影机两套,更加深入进入到下面进行探秘,我们获得了更加有用的信息,比如图像、符号等等。

  我们这次节目主要是想从上面和下面,上面的这些景观、谜团和下面的符号进行相连接,做了一套四集的节目。大概情况是这样的。

  主持人:孙总监您参与过2001年那一次的水下探秘吗?

  孙坚:没有,那次主要是新闻中心做的,这次是科教中心,由《走近科学》牵头做。这次跟上去可能不太一样,上次耿导演说了,只是把大概的一些情况探测了一下。这次说是探秘,必须有能够拿得出来的一些证据。这次水下探秘,水下拍摄是这次探秘活动能否成功的一个关键的地方。

  为了能把这次探秘活动做好,我们这次从台里调来了两套,也是在世界上比较先进的水下的摄影机。为了能够确保万无一失,虽然不是直播,但是在水下探测的过程中,其中一路信号要接到船上,船上整个连主持人带所有媒体的记者,还包括一些相关的领导、专家都在现场看,相当于直播性质,只不过信号不发给电视观众。

  这两套设备,我们中间带了两台录像机,把信号都拾取了,而且两套设备能够拍到水下探秘人员的动作和他怎么找到那些符号。等于第一天咱们探秘结束以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就产生了轰动的效应。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顺便说一下主持人我当时也参与了现场报道,在活动现场也确实看到了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从水下传到探测船上的信号,在场的几个专家,包括社科院的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和云南大学考古专家李昆声教授,他们都给在场大多数媒体朋友进行了解析。确实这次探测的效果,比2001年有了很大进步,我想也是这一次水下探秘活动最大的一个效果。最具体发现了什么?这个谜是怎么来破解决的,可能还是你们事后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具体思考和制作的一个过程?现在呈现在网友和观众面前的四期节目,我们可以在这里先给大家做一个预告。

  昨天播出的节目是探秘抚仙湖系列之一,是《古墓疑云》,具体还会讲一下。今天播出的是《谜湖蜃像》。明天和后天也都有两集,分别是《仙湖谜团》和《碧海王城》。从栏目的名称上可能难以点出更多料来,我们今天不妨先讲一下昨天已经播出的节目。

  先讲一下《古墓疑云》,我确实也看到了节目,我当时也去了李家山遗址看了一下,当然很多网友和观众都没有机会去那里了解情况,我想先请主编讲一讲为什么第一期节目把李家山遗址这个地方,跟抚仙湖水下探秘有什么联系?

  薛建峰:抚仙湖水下遗址这个古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水下,是什么时候下去的。但是我们试图能从抚仙湖周边寻找到一些证据。这个抚仙湖水下的古城是人们都很关注的谜团,但是这一次不想仅仅局限在这个地方,我们就想周围的山上能够有些什么。不仅仅是李家山,其实这是很多年来一直在发现的这样一个墓葬,其实在抚仙湖的周边,环湖大概三个县,分别都曾经出土过一些墓葬,这些墓葬能不能跟湖底下的古城能够有些什么样的联系,我想它们之间一定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互相之间能够有印证,这是我们考虑的。所以,开头放在这么一个神秘的地方李家山,因为李家山出土的青铜器成千上万件,重量级非常大。

  耿卓娅:因为像在李家山出土的同样一个牛虎青铜器,在中国考古史上,北有马踏飞燕,南有牛虎铜案,价值非常高。我曾经在前期采访中了解到牛虎铜案曾经在出国展览的时候,保费高达一千万美金,可想价值多大。虽然说文物无价,但足以衡量它的价值了。等于李家山出土的墓葬群,从春秋战国一直到东汉时期,有两百多座。为什么所有这些贵族都要把这些墓葬安排在李家山那个位置?可见它的地理位置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我们发现李家山所有墓葬的朝向都是朝向抚仙湖。我知道您去过李家山,您其实在李家山看到是星云湖的位置,但是通过两个山的缺口指向是抚仙湖,那李家山和抚仙湖到底有什么联系?我们就从这个切入点进入。事实上按照我们的推测也是非常合理的,之间的确有联系。

  主持人:我想您肯定是请了不少专家在里面做了不断的解析。刚才有网友提问,他们也了解李家山古墓发掘的情况,因为从电视节目中已经有过报道,了解到青铜文化对滇文明的关联应该是非常密切的,而且从李家山文化了解到水下古城滇文明到底有没有关系,主要还是要看水下考古究竟有什么东西,并非是在李家山文化上有多少东西。这次的重点之一是通过很多技术手段去发掘,能不能给网友曝一下料,水下考古到底发现了哪些可参考性的证据?

  薛建峰:8月4日在澄江又召开了一次抚仙湖探秘的研讨会,这次研讨会有几个大学的校长,还有一些专家,又在一起进行了一个沟通,专家们呼吁对于水下古城的最终的揭秘,其实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或者需要更多的探索者发现的东西来证明。

  我们这次其实要非常感谢老天作美,这次水下拍摄我们抓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大家知道在6月份的时候,其实云南是一个多雨的季节。2001年我们做水下拍摄就遇到了非常不好的天气,上面的天是阴云密布,水底就是浑浊看不清楚。而这次,咱们在那儿呆的一个礼拜,全是大晴天,每天下雨的时候就是晚上5、6点钟下一点雨。这次我们赶着非常好的时间,摄影机在水下有用武之地,这两台水下摄影机和普通的水下摄影机不一样,耿卫也有一台水下摄影机,经过改造以后有一个非常密闭的器械在里面,清晰度和水下摄影机有一定的差距。我们这次水下摄影机不但能够拍得非常清楚,其实还能听到声音。我们这一次通过探秘的过程,努力想找到,跟大家一样,希望在整个探秘的过程中,在这几天的拍摄过程中,希望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孙老师就有一个亲身经历,当时他一直就在现场的控制台监视器那么看,有潜水师在底下,包括耿卫的潜水员,都在底下看,您讲一讲当时发现了什么,当时有一些发现。

  主持人:孙老师跟网友讲讲您当时的发现。

  孙坚:当时我们两台水下摄像机信号都能传上来,因为有两个监视器,两个摄像机。一台摄像机直接能拍到底下的情况,另外一台摄像机配合摄像机拍潜水员的动作。而且水下摄像机有通讯系统,导演在上头要对潜水员发出一些指令,能够告诉他,他要去探测什么地方,哪个部位我们发现可能有东西。

  当潜水员把水底的大石、上面的一些土、水藻、青苔浮去以后,看到人工雕刻的很直的线,还有像花纹的图案,从专家的判断来讲不是天然能够形成的,应该是人工的痕迹。我们看到了以后,觉得确实这次考古探秘的行动确实是有了特别好的结果。信号传到探索船上,那么多记者和专家看到这个也特别兴奋。所以,晚上新闻发布会耿卫也非常激动,这个发现也为这次专家确定水下的古城到底有没有人为的痕迹,提供了证据。

  薛建峰:其实孙老师也通过水下探秘发现了一个东西。

  耿卓娅:节目里没有公布。(笑)

  薛建峰:独家播出的一个东西。

  孙坚:我发现了一个石头,当时拍到那个地方,那个石头显得跟别的颜色不太一样,让潜水员摸了摸那个石头,跟别的石头是不在一块儿的,是可以移动的。我们让潜水员把这块石头拿上来让大家看一看。

  主持人:拿到水面上来吗?

  孙坚:拿到水面上。看了看,这个石头的颜色确实比较深,但是也没有让专家具体来看这一块石头,因为他们也有规定,底下的东西都不能动。出了水,大家看了一眼,摄像机也拍到了,又把这块石头放下去。

  薛建峰:这块石头的发现是特别绝的,潜水员在下面看,我们在上面看,我们看只能通过摄像机看,孙老师的眼睛就特别好用,很多人看,都没看见,摄像机过去的那一刹那,孙老师就喊“那有一个东西,不对,回去看看”。

  主持人:孙老师是技术负责人嘛。

  薛建峰:关键在这儿,所以潜水员又回去,又找到那块石头,拿上来看。

  因为这次活动叫探秘,如果是水下考古,《文物法》都有规定。

  UC网友:大家还是曝点节目中的猛料。

  主持人:刚才孙老师已经说到了,为什么不在节目里出现呢?比如很多网友对水下发现的东西更感兴趣。我们刚才也说到了,我们通过技术的手段,把水下普通人都看不见的东西通过电视的画面呈现给大家,让大家都有机会经过自己的判断,这一点张皓可能要付出的努力要更多一些,如何把水下看不到的不能解释的东西,通过动画或者是后期制作,让广大观众和网友了解?

  张皓:其实在开始来研究做这个事的时候,只不过是拿到了一些图纸跟声纳探测图。光凭这些图纸跟声纳探测图把它还原出来其实并不难,因为只需要把坐标定位好就可以了。其实最初我的想法是把它完全地展现在观众面前来看,一目了然让他知道是什么。可是后来反复研究之后,觉得这个东西欠缺一种神秘感,后来把它做成一种并不是在实体拿出来,而是把它混合在水的那种杂质里,让它有点接近于在水中摸索的感觉,摄像机的游离东西把它摸索出来,一点一点由浅入深,先是看到散落的石头,完了一点点带出主体来。这种感觉会稍微好一些。

  要说操作起来并不是很难,完全靠坐标来去一点点定位就可以了。主要就是给它怎么样符合这个片子的内容,毕竟动画是片子的一个辅助体。

  薛建峰:而且我觉得跟观众和网友也一样,在抚仙湖水下的探秘过程中,很多专家也是这样,我们遇到很大的困难。懂这个东西的专家下不去,但是下去的潜水员,有时在这方面稍微欠缺,就需要大家有一个沟通,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能够大家都看得见。我们其实就是想基于探索的过程,因为抚仙湖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我们这一次只是在抚仙湖整个大的湖底其中的一小块地方进行探秘,而没有把它扩展为一个全湖的探秘,整个湖2.4平方公里,非常大。

  网友:咱们这个节目主要是展现我们这个探秘的过程,并没有给出结论,是不是这样?

  薛建峰:结论还是应该有一些。我们这个结论不能靠我们来定,作为编导、导演、动画各个技术口,我们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个准确的答案。有一些我们要依据专家更多的采访,我们做了非常丰富的采访,专家就在昆明安排了很多人。

  主持人:专家在这上面的发言权可能更大一些。

  网友:抚仙湖水下古城如果真的有,那就是亚特兰帝斯在中国的一次呈现。你们认为水下古城是不是有?

  主持人:当然很多专家也发生了争议,网友也想听一听栏目组、幕后制作人自己的一些意见。

  耿卓娅:水下遗迹出现之后,争论就非常多。有人认为是人工的,有人认为是非人工的。因为我们采访的一些专家也有一些观点说地质的自然力量完全是可以形成的。有一些专家,因为这次发现了一些符号,所以人工这方面的呼声更高一点。而且我们现在探的水下遗迹大概达到2.4—2.7平方公里。因为在中国古代城池的设计中,2.4—2.7平方公里,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国都的范围。而且在春秋时建立了一个古滇国,古滇文明神秘消失了,大家想这会不会是那个消失的国都,我们也做了这方面的推测。当然现在不能跟你说结论是什么,还是劝大家看一下节目。

  主持人:在节目中可能会给大家一个解释。

  耿卓娅:对。

  主持人:但不一定大家都能认同。很多网友在网上都有争议,说水下古城来源是哪个地方?文明的渊源会不会成为地下的各种推论。其中网友发出疑问最大的一点是有媒体报道,在水下发现了类似于金字塔的遗迹。那通过我们这一次水下镜头的发现,有没有类似于这样的建筑?

  薛建峰:建筑的猜测大家都可以去凭自己的想象把它进行分析。其实说类似于金字塔,还有别的,还有更多的人,反正我们在底下进行交流的时候,很多人都可以表达他们的观点。有的人说就像在我身边的一个什么建筑,这个建筑都是现实存在的,我们都可以找到它对应的状态。

  针对这个猜测,我有一个观点,我们做《走近科学》的节目,做整个节目过程中我们都有一个态度,希望大家尽可能地来展开我们的想象和我们的分析。我们想我们能够展现给大家的都是实际存在的东西,对这个东西的设想,我希望大家能够大胆地去设想,我们小心地求证。这一直是我们在节目中希望做到的。

  主持人:但我想网友肯定是不满足于这一点,今天来到这里聊天,他们希望能得到更多的一些料。在这里不妨问一下孙坚老师,通过水下探秘的摄像机,包括空中的航拍,通过这些技术,你所了解到抚仙湖那一块地方,它跟抚仙湖其它区域,有什么差别?有什么特殊之处?

  孙坚:通过水下摄像机,咱们还有一个航拍、水下机器人,来共同拍摄。为什么像是有人工的痕迹?一个是它在表面堆积着的大石、长条石是比较规矩的,比较方,不像自然界弄出来的什么形状都有,像是人工堆积的。在咱们探索的这个区域,这个区域的面积并不大,因为有的人认为这可能就相当于金字塔的塔尖似的,有的人会这么理解。往下其实还非常深。咱们水下的摄像机能够到70多米深。

  薛建峰:但是人下不去。

  孙坚:这次潜水员是下不了那么深,因为有危险。所以,底下这一次都没有能够触及到。

  薛建峰:水下机器人下去了,下了30多米。

  孙坚:下了30多米可能我没看到。

  从这上面看到的表面的东西只是在上面不太多的那个区域,这一块就像是在水底,如果是自然环境形成的,不太像是能形成这样一个环境。而且在湖最深的地方应该能有……

  耿卓娅:最深159米。

  孙坚:这个地方平空起来了应该说不到10米。那在159米深的水下,在这个区域一下形成这么一个建筑形状的东西,如果是一般的湖底,自然条件形成可能也确实不是很大,所以不像是湖底自然形成的东西。

  主持人:这些都通过我们技术已经得到了一些印证。专家也有很多看法,包括水下建筑到底是什么用途的建筑,是不是一个国都?或者是不是就是一个采石厂?上面的痕迹也不过是如此而已,我们后人把它想象,或者是把它赋予更多的意义。我们在这里也跟几个编导和栏目组的人进行交流,你们认为水下的建筑群,年代也好,或者是用途也好,有哪些看法?这也是网友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

  薛建峰:对于这些问题我们都在节目中有回答,第三集和第四集里对水下建筑的分析是比较全面的。

  耿卓娅:我们在第三集和第四集当中,对水下建筑有所分析。我们现在可以称为建筑。

  主持人:这是一个结论,是一个转变。

  耿卓娅:有的专家说水下城有2.4到2.7公里那么大吗?又发现了金字塔,金字塔是我们重点探测的一个地方,其实还有一个类似于斗兽场的地方,这是我们没有发布的一块。

  薛建峰:叫它金字塔也好,叫它斗兽场也好,这个词传给大家,大家能够接受一些。不能说是金字塔,是更像金字塔,更像斗兽场。有一天下午我们要了一条小船,我们想在作业平台停的F16区,一直在F16区探秘力量还不够大,所以在制片主任的带领下,一早我们都在找小船,我们就想带水下机器人,当时准备了一个小的水下机器人,可以下潜到70多米,又请耿卫给我们推荐了一位潜水员。我就问他,湖这么大,我们到底去哪儿,到底往哪个地方看,还能看到什么地方,后来耿卫随便指了一个地方,说去那个方向看。我想肯定是有说道,到底有什么说道我们也体会体会。

  下午我们在整个这次活动作业平台的西北方向,我们出去了3、5百米的距离。到那儿以后,因为耿卫还跟我说,到那个地方可以对准哪棵树、哪个房子,哪个房子被拆了,我就一直找那个地方,特别不好找。因为小船是靠四个人来划的,我们作业平台是一个大的驳船,可以下锚、定涌。这四个人拼命给我们滑,就是为了固定这个地方。后来抚仙湖管理处的主任又用快艇帮我们搬来两块大石头当锚定住,我们才把水下机器人放下去看,因为操控可以看到水下表。你看到的东西仅仅是肉眼观察到的东西,比如外形很像那些东西,水下机器人往下沉,沉到底下以后,一看这个底和我们作业平台的地方是一个截然不同的风貌。因为水下机器人可以实时把图像信号反送上来,我们一看这个地方特别宽广,而这个宽广的程度让我们觉得怎么就真的不一样。我们在第四集的时候可以完全看到水下的建筑和周围的感觉,因为不远,四五百米。这个地方也有一些石头,但是完全和我们探秘的作业区F16区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石头不一样,主要是原料上的不一样,还是建筑形状上不一样?

  薛建峰:还是形状。而且我们看到一个小半圆的亮片,亮片是什么?当时潜水员跟我们一起去,他的作用是保护我们,别出问题,当时潜水员想下去,说我看看,给你们捞上来。我们当时还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因为下30多米,所以没有去。

  网友:难道在下面发现不了文物和人类的一些遗迹吗?仅仅看到的是石头上所谓的象征符号吗?

  薛建峰:我还想说这个问题,因为在抚仙湖探秘的策划过程中,这个问题是我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就开始策划抚仙湖的探秘活动。4月份我专门和部门的领导,专程进行了两次考察,就到抚仙湖去,和很多专家,和抚仙湖当地的人进行了很多交流,这次我和卓娅一块儿去。当时我们跟当地提出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我们能不能看到一些,咱们拿出个金子来。

  主持人: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薛建峰:当时我也提出这个问题。后来他们跟我讲,第一,这是一个城池,非常大。我们如果想拿到这样一个证据,比如我们捞一个当时人用过的器具,比如我们能不能发现当时人用的一些装饰品,或者我们能不能发现特别能直接证明它的东西,这也是我特别期待的。但是专家们告诉我,抚仙湖的探秘活动可能不是一次两次能够结束的,要想发现这样的证据,就一定要了解它的外面是什么,然后进去。所以大家在第四集的节目里能够体会我们的想法,我们也表达了这样一个想法,我们能不能拿到这样一些东西,我们也希望拿到,但是需要水下工作特别大。

  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陆地的考古怎么样,先要拉探方,把土拿簸箕来弄,在水下难度更大。

  网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在这次的基础上,在下一次和以后的探秘过程中发挥作用,而不仅仅是靠机器人。

  主持人:可能很多网友也没有想好的想法。

  孙坚:我们其实做这次探秘的活动,因为跟着摄像机下去拍局限性也很大。我们也想如果真想把这个地方探秘真给什么了,我们也设想,因为是大家伙胡说的。一个,把水抽干了,肯定能看出来里头是什么样。因为那确实不切实际,因为抚仙湖的淡水相当于全国的10%,那是非常大的,而且非常深,这个办法肯定是行不通的,因为那么多水抽干了往哪儿去流。现在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在以后再进行探测的时候,潜水员要穿上重型的装备,能够下到比较深的地方,能够拍到更多的外貌和一些比较细部的东西,那样才能给专家提供更多的证据,以判断是不是古城。

  因为这次探测受到很多限制,只是探测到很小的一部分。因为抚仙湖澄江县也为了把抚仙湖探秘活动持续搞下去,因为这确实也需要时间和资金来完成考古探秘的活动,不是咱们在这儿十天、半个月就能够得到特别确切的证据,确实需要得有几年或者是十几年的工夫。

  主持人:说到这个我也想起,当时在水下探秘现场的时候,耿卫说过这样的话,虽然这次活动是十来天或者是近一段时间,但是把这次活动呈现给大家是其中的一个目的,他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有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工作。当时我们在现场也看到水下有很多网格拉起来,和为探秘和摄像做一些安排。这些工作才是最辛苦的,可能也是我们被忽略掉的。我想水下考古,不管是考古也好还是水下探秘也好,以后要走的路和要做的工作是非常大的。我想中央电视台既然已经两次进行了水下探秘的报道,第三次、第四次有没有想好?或者是有没有这样一个方案,什么时间有什么新的想法,在这里不妨跟网友交流一下。

  薛建峰:又到我说的时候了(笑)。

  问题都提的比较尖锐,我们想是这样,这一次我们在水下探秘的过程中,我们用了一些我们能够找得到的技术手段和我们能够想得到的一些想法。

  其实刚才孙老师说了拿水下摄像机去看这是一种,拿声纳进行探测和扫描,这是另外一种比较先进的手段,这是现在最先进的,能够看到一个大体的全貌。还有最好的办法就是人下去,大量的人下去,我们就可以找得到证据,找得到很多东西,再搬上来看。但是种种条件限制。

  所以,我们在整个活动过程中,因为我们台领导和中心领导,对这个事情都是蛮重视的。而且作为玉溪市政府来说,因为抚仙湖是在玉溪市的三个县里。玉溪市政府对这个事情也看得非常重,在探秘的过程中既要保持原貌,同时也希望把这个活动继续做下去。从台里来说,在探秘的过程中能够给大家一些科普的宣传,做一些这样的工作,也许探秘抚仙湖真的就能够成为品牌,我们能够继续做下去。大家还是希望做下去,但是这样的工作,第一需要大量的人力。大家看到的节目仅仅是短短的半个小时或者是四集节目,但是实际上要做到这些,这实际上是我们的潜水员也好、专家也好,进行了5、6年的探秘工作才仅仅得到了这么一点点结果。这样的人力、物力、资金投入是非常巨大的。我们这一次水下摄像设备都是将近用了5天的时间,从北京用汽车拉去的,不能航空。

  主持人:关于这些设备刚才有网友已经提到了一些问题。

  网友:这些设备是属于你们栏目组自己的吗?

  孙坚:不是,这个设备是台里播送中心,下面有一个特种设备科,专门为了水下摄影,台里进口的国外的设备。这次咱们一共有两台设备,一台是比较老一点的,是参加了2001年新闻中心做的抚仙湖的探秘。还有一台比这一台还要先进一点,是2003年台里从国外引进过来的。除了在抚仙湖用了,还在福建水下都用过。另外,体育中心转播游泳和跳水的比赛,也是这个摄像机给大家拍到水下的画面。

  主持人:我想这些设备肯定是在以后的抚仙湖水下探秘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薛建峰:而且还会有更新的设备、更好的手段,都会用到。

  主持人:这些是勿庸置疑的。因为从网上的反映来看,百分之八十多的网友对抚仙湖的水下探秘非常感兴趣。其中最感兴趣的还是想弄清楚水下到底是什么?另外,如果果真如此,什么原因导致了古城人入古底,这是他们最感兴趣的。

  很多网友也非常感兴趣,水下考古遗迹有没有哪一天能够搬上来,或者是给大家一个恢复原貌的遗迹。我想可能通过动画或者是通过以后的展示手段的丰富,可以给网友呈现的东西会更加丰富多彩。当然,这些都依赖于电视台或更多的专家,以及包括政府等等相关的支持,我想这么大的抚仙湖有这么多的秘密,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想去了解。

  今天我们回答网友最后一个问题,关于节目的预告、节目的播出时间,因为很多网友可能还不是很清楚,在这里请各位编导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个节目的播出时间,以及内容。短短两分钟时间。

  薛建峰:这个节目的播出时间,其实我们在CCTV.com上都可以查得到。每天晚上《走近科学》是在20:30分播出,这是首播,在中央十套。在中央一套和中央七套以及第二天下午在中央十套3点多都会有重播,这是播出时间。

  主持人:每天下午都有重播。

  薛建峰:对,每天下午都有重播,直接在CCTV.com上直接可以查询到《走近科学》。

  主持人:很多网友也提到了关于《走近科学》其它节目的问题,但是今天聊天的话题就是抚仙湖探秘,我们也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能跟栏目组的编导,就其它一些问题能够进行一些交流。

  今天的聊天由于时间关系先到这里,谢谢四位老师,以后我们肯定有更多的机会,因为《走近科学》跟新浪网有一个独家的网络合作,我们之前已经进行过很多次的交流,希望下一次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包括下一次我们能够期待抚仙湖再出四集节目。

  薛建峰:最后想告诉大家的是,抚仙湖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听我们说不如自个儿去看一看,自个儿去体会体会。因为我曾经偷着他们一个人到了抚仙湖对岸整整坐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真的非常非常好,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主持人:刚才说到抚仙湖多美,我也去过,抚仙湖确实是很美的地方。网上有一个调查,您是否期待去抚仙湖那边去看一看,73%的网友说非常想去,而且有10%的网友说我今年已经有了这个计划。

  薛建峰:(笑)不错。

  主持人:我想大家都会对抚仙湖感兴趣,这也是我们一个美好的愿望。感谢四位嘉宾,感谢网友参与,今天的聊天就到这里。谢谢!

  薛建峰:也谢谢新浪网。

  耿卓娅:谢谢!

  孙坚:谢谢! 

  相关报道:

  探秘抚仙湖系列报道之《古墓疑云》简介 《迷湖蜃像》简介 《仙湖谜图》简介 《碧海王城》简介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