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北京科技报专题 > 正文

北京科技报:齐达内撞鬼与灵异事件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7月30日 16:22 北京科技报

  在刚刚结束的世界杯上,法国球员齐达内可谓风云人物,到底是谁让本以准备退居二线的齐达内重返世界杯的比赛,还带领法国队杀进了决赛?齐达内自己在接受《法国足球》杂志采访时说是因自己遇到了灵异事件,他说:“一天大约凌晨3点,我突然惊醒了,并开始和一个人(就回归国家队的事情)说话。那个人似乎就是你永远也遇不到的神秘人物,我甚至无法描述他。几个小时之后,我作出了回归国家队的决定。”

  这个回答让许多人大为吃惊,没有想到足球场上的艺术大师也会相信灵异事件。姑且不论齐达内灵异之说是否存在。

  在现实生活中,也的确经常有奇怪的事情发生。日前,几位灵异事件的经历者、目睹者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撞鬼经历。本报特别采访了的心理学家和科学家试对这些灵异事件做出合理的解释。

  鬼上身

  

口述实录:男木匠看到
车祸
变姑娘

  口述:方小姐,22岁,大四级学生

  方小姐老家在吉林农村,说起鬼上身,她提起了一件她亲眼目睹过的怪事。

  “我们家隔壁住的是一个木匠,在八九年前,他大概三十五六岁的样子,人挺精神的,身体也不错,干起活来很起劲。有一天,他从市里回来脸色苍白,他跟妻子说回来的时候看见公路上撞了车,他亲眼看见前面的一辆汽车把一个二十几岁年轻漂亮姑娘撞死了,姑娘面目全非,极其害怕,让他到现在都后怕。那之后,他突然经常喊腰疼,身体越来越差,说是感觉筋疲力尽的。他的性情好像也改变好多。原来粗枝大叶的,后来变得喜欢照镜子,有时候会说能从镜子中看见漂亮的女人。另外,他还经常胡言乱语,有一次我去他家拿东西,看见他睡在炕上,就跟他说了几句话,谁知他居然问我看没看见炕下面的水池。我很惊恐,就摇头,他接着说“看见没?有船,有那么多莲花,还有鱼!”据他妻子说,木匠经常躺在屋里说一些“有龙舟来接我了,我要走了”的“疯话”。他去了省城和很多大城市检查病情,花了好多钱,但都没有治好。后来是找到我们当地一个有名大仙,看了他一眼,就说“被女鬼附身了”,接着弄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仪式,把鬼驱走了,后来木匠的身体还真好了。

  专家说法

  沈政:强烈刺激形成精神障碍

  这可能是由强烈刺激形成的精神障碍症。心理学上有一个名词叫做多重人格障碍,基本特征是,同一个体具有两种或更多完全不同的人格,每种人格都是完整的,有自己的记忆、行为、偏好,可以与单一的病前人格完全对立。通常其中一种占优势,但两种人格都不进入另一方的记忆,几乎意识不到另一方的存在。

  从一种人格向另一种的转变,开始时通常很突然,与创伤性事件密切相关;其后,一般仅在遇到巨大的或应激性事件或接受放松、催眠或发泄等治疗时,才发生转换。这个木匠可能是因亲眼目睹了车祸的惨痛场面,受到了很大刺激,发生了这种类似癔症的精神分裂的心理状态,而大仙的驱鬼仪式类似现代的心理治疗中催眠暗示疗法给病人以安全感和信赖感,让病人得以放松而恢复。

  沈政,

北京大学教授,1978以来在心理系从事生理心理学教学和研究。

  鬼打墙

  口述实录:荒凉的墓地突然迷路

  记者在网上找到一位网名叫做“天使无需眼泪”的女网友,通过网聊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遭遇鬼打墙的经历:

  刚读大学的时候,我跟室友一起去爬歌乐山。我们一共六个女生,没有一个人爬过这座山。我记得那天天色非常不好,又浓又重的黄雾让九月早上十点的天色看上去像晚上八点钟。我们顺着山上的小道一直往上爬,后来就走进了一片坟堆里,并且来时的路已经找不到了。我们在坟堆里转了很久一直找不到出路,有的人已经开始快要哭了。

  突然有同学提出我们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说来好笑,我们都是学法律的学生,本不该相信这些唯心主义的东西。我们就像一群无头苍蝇在坟地里乱撞,直到天开始放晴才找到出路。

  专家说法

  田松:大脑修正功能不存在

  生物学已经对此有了明确的答案。生物的身体结构有细微的差别,人的两条腿的长短和力量就有差别,这样迈出的步的距离会有差别,比如左腿迈的步子距离长,右腿迈的距离短,积累走下来,肯定是一个大大的圆圈,其他生物也是这个道理。而在平时,我们用眼睛在不断地修正方向,也就是我们大脑在做定位和修正。

  鬼打墙的时候肯定是人失去了方向感或者失去了参照物,人的眼睛和大脑的修正功能不存在了,或者是给你的修正信号是假的是混乱的,虽然感觉自己在按照直线走,其实是在按照本能走,走出来必然是圆圈。

  在某些光线昏暗、参照物差不多的环境中最易出现这种现象。

  田松,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哲学博士和中国科学院科学史博士。

  鬼压床

  口述实录:身体好像被绑住了

  口述:王先生,25岁,在读研究生

  “我经常会有这种经历的,不过基本上都是午睡的时候发生,印象中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是高一的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在午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是醒来的,但是感觉头很晕,意识飘忽不定,想起床,但是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好像被绑住了,还出现幻觉,见到一队穿着白衣服出殡的人唱着模糊不清的丧歌渐渐从远处走到宿舍前,再从宿舍窗前经过,那时好怕好怕,拼命想扭动脖子,感觉好像稍微把脖子抬起了一点,那些晕眩和杂音就全都消失了,但是还是不能清醒过来,一时支撑不住好像头再次贴回枕头去,然后晕眩和幻觉又再出现,就这样反反复复了好几次,终于是学校的打铃声唤醒了我,睁眼,正是晌午时分,窗外的阳光明亮得刺眼,心想不会这么猛吧?阳光这么大还有鬼?应该是生理现象来的,所以也没太怕了,后来就经常有这种经历。

  专家说法

  沈政:鬼压床是睡眠瘫痪症

  这是明显的梦魇现象,医学名称是睡眠瘫痪症,通常的发作时间为即将入睡或是将醒未醒时。当睡眠神经瘫痪时,大脑却从睡眠休息中复苏过来,来不及和身体重新连结,使人发生半睡半醒状态,梦境与实现互相交错,导致身体与大脑发生不协调情况。此时全身肌肉张力最低,所以会造成自己想要起来,却起不来;想用力,却使不出力的状况,这是“鬼压床”最常有的状况。这种肌肉张力和意识的分离状态,就会使人感觉到全身的肌肉像瘫痪了一样,但是视觉和听觉功能不受影响,部分人在发作睡眠瘫痪症时会出现幻觉。

  睡眠瘫痪症算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对身体健康也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它通常在压力比较大、过度疲累、作息不正常、失眠、焦虑的情形下比较容易发生。

  活见鬼

  口述实录:小时候看到穿长衫的鬼

  口述:袁小姐,27岁,新闻从业人员

  “大概在我七岁的时候,那是个夏天,我呆在爷爷家。一天,哥哥在院外面捉蛐蛐,我也想去,就自己往外走。在快出大门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人。这个人特别特别高,要有二三米高,总之比房子高;他穿着长衫,就像鲁迅书中的人物一样。他站在房子旁边,向我招手,还叫着我的名字,说:“过来过来!”我啥也没说,定神了二三秒,转身撒腿就往回跑。当时真的被吓得不轻。

  专家说法

  田松:有时候无法用现有的科学解释

  田松认为,关于活见鬼的经历,是个很个人化的体验,有时候无法用现有的科学解释,田松本人就有过类似的经历。他对记者回忆:

  “当我还在南京读研究生的时候,一次跟几个朋友骑自行车去茅山露营。当晚,我们看见云层很厚,估计要下雨,于是决定连夜骑车回去。因为走大路会很绕,我就穿了一条小路走。后来路过一个村子,还没等我靠近,就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只见眼前的路在跳动,我感到头发都立起来了。后来我远远地看见,前面有块空地里站着几个人,头上缠着白布,抬着一个东西。我没看清,本能上觉得他们可能抬着个死人,很可能是由于暴死或其他什么原因不能正常发丧的,所以半夜三更地抬出来下葬。但是,当我骑过去,看不见那几个人了以后,我突然发现路不跳了,头皮也不麻了。

  “我无法解释这件事。按照很多人的说法,我是遇到鬼了。也有很多人说我是幻觉,但是幻觉和真实我自己是能够分辨得出的。只能说那是一次神秘的经历,是我还无法理解的,无法用科学的语言解释。”

  向程:鬼是一种精神世界的真实,我本人认为狭义的实证科学并不足以揭示人类心灵的复杂性。

  向程:心理学硕士、高级心理咨询师,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所长、首席咨询师,知名心理咨询与治疗专家

  -文/本报实习记者 万佳欢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