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三千亲子鉴定两成多非亲生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7月05日 07:15 北京晨报

  -75%是父亲带孩子做

  -不代表整个社会情况

  -丈夫的不忠无法鉴定

  中科院北京基因组司法物证鉴定中心邓亚军主任告诉记者,近年来,随着亲子鉴定门槛的取消,越来越多的父亲带着孩子走进鉴定中心。邓亚军说,去年一年,她们一共做了3000例左右的亲子鉴定,最后有近680例被“排除”。“通俗地讲,就是在这3000个孩子中,有680个孩子不是他们的父亲所亲生的。”这个比率达到22.6%。

  亲子鉴定查出两成多非亲生

  -中科院一中心一年鉴定3000例 -不代表整个社会

  核心提示

  丈夫怀疑妻子不忠,带着未成年的孩子悄悄去做亲子鉴定,这些以前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片断,开始在我们身边频繁上演。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精神(以下简称《决定》),为方便群众的检测需求,从去年10月13日开始,国内以往“对公不对私”的亲子鉴定的大门向私人放开。一时间,各鉴定机构承接的私人鉴定业务量以惊人的比例往上飙升。

  数字 红杏出墙率22.6%

  2006年6月30日,中科院北京基因组司法物证鉴定中心,市民赵先生拿到一纸亲子鉴定报告后开始失声痛哭。原来,和他先前猜疑的一样,鉴定结果证明,养了8年的儿子不是他自己亲生的。邓亚军主任告诉记者,这种被鉴定结果“击倒”的事件在该中心并不罕见。近年来,随着鉴定门槛的取消,越来越多的父亲带着孩子来到这里,而鉴定结果也让他们在拿到报告的一瞬间“很受伤”。

  邓亚军告诉记者,去年一年,做了3000例左右的亲子鉴定,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对私亲子鉴定大门洞开后承接的。这个数量超过了之前鉴定数量的总和。更让记者感到惊讶的是,在这3000例亲子鉴定里,最后有近680例被“排除”。“排除”是医学界用于亲子鉴定的一个专用术语,“通俗地讲,就是在这3000对父子或父女中,有680个孩子不是他们的父亲所亲生的。”这个比率达到22.6%。

  预计 农村的比率会更高

  在《决定》放开之前,中科院北京基因组司法物证鉴定中心的亲子鉴定排除率基本维持在15%左右,对于22.6%的高比率,该中心主任邓亚军并不感到意外。以前,做亲子鉴定必须拿到法院或检察院等机关的许可,也就是只被用于牵涉到法律纠纷的一些案件的处理。国家取消亲子鉴定的门槛后,亲子鉴定对老百姓突然间变得不再遥远,只需1000元左右的花费,再提供一些诸如血液、毛发等送检物,一周之内,一例鉴定就可完成。邓亚军表示,目前做亲子鉴定的主流还是城市里的白领等收入较高的人群。

  按照邓亚军的说法,如果亲子鉴定的收费能降低到一定程度,“比如每例收费200元至300元”,那么,广大的农村“市场”将被激活,而这些人将会是个非常巨大的群体。在邓亚军和她同事做过的一些农村例子来看,排除率“有点惊人”,邓亚军告诉记者,根据粗略统计,她们做过的农村父子的亲子鉴定案例中,排除率接近50%。

  现象 75%是父亲带孩子做

  邓亚军介绍,在接手的亲子鉴定案例中,父亲带孩子做鉴定者超过了75%,其中很多都是背着妻子来做的。有些虽然得到了妻子的同意,但是“那些妻子从不露面”。在这些丈夫中,有确切证据证明妻子曾经有过婚外性行为的占很少的比例,大部分丈夫都持怀疑态度。在由妻子倡导做的亲子鉴定中,大部分妻子只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给孩子正名。“怀疑还是引起丈夫想做亲子鉴定的第一诱因”,在邓亚军接触的这些丈夫中,多数都直言不讳自己对妻子的怀疑,也有部分是采取匿名的方式寄来样本做鉴定的。

  也有母亲带着孩子和丈夫的毛发来做鉴定的,且有上升趋势。

  专家 这不代表整个社会

  据相关部门统计,我国亲子鉴定的数量正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在浙江和广东等地,做亲子鉴定的人数正以每年40%至50%的速度激增。一时间,亲子鉴定成了一个颇为敏感的话题,很多人甚至将之看成了“婚姻杀手”。邓亚军的工作也被朋友们笑称间接推动了

离婚率的上升。对此,邓亚军有她自己的看法,她始终认为亲子鉴定只是一种科学技术,科学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对社会起到有利的一面,也会反映诚信的缺失,诚信的降低,“这就不是我作为科学家力所能及的了。”对于22.6%的排除率,邓亚军有她自己的解释:22.6%只是这些来接受鉴定的人群的一个排除比例,“22.6%是那3000例的22.6%,并不是整个社会的22.6%”。

  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也是亲子鉴定数量上升较为明显的区域。邓亚军对广州地区的鉴定反馈数据比较关心,据她了解,广州的排除率现在达到了30%。

  问题 丈夫的不忠无法鉴定

  北京市社科院的有关专家指出,亲子鉴定本身是因怀疑和不被信任而引起的,对女方来说,就算结果证实了孩子和父亲有血缘关系,心灵上也会永远留下不被信任的伤痛。一个人的忠贞,绝不是一次亲子鉴定所能承载的,其根本的解决之道,只能依赖于社会、舆论和道德防线的约束。在实际生活中,亲子鉴定结果可以证明孩子与丈夫无血缘关系,从而认定妻子的不忠,但是亲子鉴定却无法鉴定出丈夫的不忠,从这一点上说,亲子鉴定是对女性的一种不公平。

  对该专家的说法持反对意见的人大有人在,肖先生曾经带女儿做过亲子鉴定,他告诉记者:判断儿女是否自己亲生,对一个父亲来说是一个利害攸关的原则问题,所以亲子鉴定显得尤其重要,与其被掩盖的事情折磨,不如挑明了,一切都好解决。“人人都有知情权,如果连自己抚养的孩子是否亲生都不知道,有悖于伦理道德”,于是,亲子鉴定在很多人眼里成了一场知情权和夫妻信任的博弈。

  终端 家庭承受能力的大考

  有些家庭因为做了亲子鉴定被排除而走向婚姻的末路,这些在邓亚军看来,并不能把责任全推向亲子鉴定。“亲子鉴定只是个手段,我们尽量保证结果的准确”。邓亚军表示,来做鉴定的都是怀疑已经很深了的一部分父亲,结果可能会对他们的家庭造成这样那样的影响,但是这些都不是主要的。

  有些人会因为孩子不是自己的而选择离婚,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比活在猜疑中更好。很多时候,一些父亲在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之后,都会极力掩盖这个事实,为了生活的继续,他们只能这样。“不能说是妥协吧,他们有能力也必须处理好这样的结局,离婚并不是唯一的出路。”

  一个农村的父亲,一直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很不幸,孩子在出生不到半年夭折了。那个父亲不甘心,取了孩子的一些血液来送检,结果那个孩子确实不是他的,是“孩子爷爷”的。邓亚军把这个结果如实告诉了那位父亲,“当时他听了后,半天没说出话来,在凳子上一直呆坐到晚上”,后来,还是收拾好行李走了。“你想他回去会离婚吗?”邓亚军问记者,“我不这么认为,该怎么解决还是怎么解决,和很多被排除的父亲一样”,邓亚军说,亲子鉴定只是告诉他们一个事实,“这个社会中,家庭的承受能力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么脆弱。”

  真实故事

  一次鉴定重新组合了两个家庭

  邓亚军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在做完一次鉴定之后,鉴定结果被排除了。孩子的母亲希望能把结果改一下,“作为一个实验鉴定人来说,我们当然是不能改这个结果的。”一年后,案子回馈过来,那位女士和丈夫离了婚,据说她带着孩子嫁给了孩子真正的父亲,而丈夫也重新成家了。邓亚军说,当时她也不想这么一个结果葬送一个家庭,但站在男性的角度来想想,他养了这个孩子十几年,还不是自己的孩子,对他也不公平。“我们总说维护这个权利、维护那个权利,但有没有维护父亲的知情权?”

  一次鉴定治好一个抑郁症父亲

  在很多社会学家纷纷跳出来对亲子鉴定提出指责时,邓亚军给记者讲了一个有关亲子鉴定的故事。有一个父亲,身高不到一米六,但是他18岁的儿子却长到了一米七多,并且“长得很帅”。在孩子小时候,父子一直感情深厚且相安无事,但是当孩子渐渐长大,个头超过父亲很多时,一些流言蜚语开始慢慢进入父亲的耳朵。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虽然父亲表面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暗地里却开始怀疑儿子是否真是自己的。迫于维持夫妻关系,那位父亲一直没敢把这个心结说出来。在这种长期的怀疑和犹豫下,他患上了抑郁症,几乎每天都失眠,就算睡着了也做怪梦。终于,他还是带着儿子走进了鉴定中心。结果证明孩子确实是他自己的,第二天,他打来电话告诉邓亚军,自己的抑郁症消失了。“有趣的是,丈夫因怀疑申请做DNA鉴定的,大部分结果孩子是自己亲生的,这种怀疑是社会问题,也是心理问题。”邓亚军觉得亲子鉴定这个时候有了一些积极的意义。

  一次鉴定平息了两家争抢男婴

  对于社会上一些对亲子鉴定的指责,邓亚军不以为然。6月22日,福州某

医院妇产科两名产妇进同一产房待产,先后生出一男一女两个婴儿,因为医院在接产记录上的失误,导致不能确定两个婴儿的归属,从而造成了两个家庭争抢男婴的闹剧。无奈,医院只好出面替两个婴儿及其家长做了亲子鉴定,最后白纸黑字的结果迅速平息了两家的争吵,事后双方都没有再找过院方。“这个时候那些指责亲子鉴定的人又作何感想?”

  邓亚军说,拿家庭里的亲子鉴定来说,知道事实猜忌消除后,反而有利于人们理智地冷静下来思考问题。多数人做了亲子鉴定,只是想知道是否孩子是自己的,以便有个说法,有个安排,并不想把这种事搞到法庭上。当然,极少数的家庭,夫妻之间的感情和信任早已名存实亡,亲子鉴定的结果也在预料之中。

  晨报记者 李岚峰

  谁在做亲子鉴定

  1、丈夫怀疑孩子不是自己的亲生子;

  2、怀疑医院调错婴儿;

  3、非婚生子女要求确认父子关系;

  4、父母或子女 要求移民被有关当局怀疑没有血缘关系的;

  5、涉及计划生育超生子女确认以及知青返城超生子女或非婚生子女需要确认的;

  6、子女遗失多年后要求认亲但无确切凭证的;强奸案件中胎儿或婴儿的生父认定等。

  准确性能有多高

  2004年底,王纳文一纸诉状将足球明星高峰告上了法庭,称自己的孩子是同高峰所生,双方僵持不下,各执一词,让人无法辨别。最后高峰提出通过亲子鉴定的方法,鉴定孩子是不是自己的。这是国内首例名人DNA亲子鉴定案。高峰称如果医学鉴定结果证明孩子是自己的,他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2004年11月18日,北京朝阳区中级人民法院在交换证据时正式公布了“高峰亲子案”的鉴定结果,根据DNA检验显示:王圣元与高峰有99.99%的可能性为亲子关系。

  99.99%,为什么DNA亲子鉴定测试的准确性会有这么高?邓亚军博士告诉记者,科学家在过去的研究中发现,人与人之间的99.99%的遗传密码序列都相同,但又存在万分之一的差别,使每个人都具备区别于他人的碱基序列,这就是DNA的多态性。每个人多态性位点的差别就成为个人识别的标志。根据遗传学的传递规律,子女的身份标记必定来自双亲,据此可用于亲子鉴定。

  关键词

  什么是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也称亲权鉴定,是指用医学及人类学等学科理论和技术判断有争议的父母与子女是否存在亲生血缘关系,因常与财产继承权、子女抚养责任有关,故有此称谓。亲子鉴定的遗传理论基础是1900年被重新发现的孟德原定律。根据该理论,DNA(脱氧核糖核酸)是人体细胞的原子物质,每个原子有46个染色体。因男性精子细胞和女性卵子细胞由于减数分裂各有23条染色体,称为单倍体,它们只带有亲代一半的遗传因子。当精子与卵子结合的时候,每个人便从生父和生母处各继承一半的分子物质。通过测试子女与父母的DNA模式是否吻合来确认亲子关系。利用DNA进行亲子鉴定,非亲子关系的排除率为100%,亲子关系的确认率为99.9%。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