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没有人地球还好玩吗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6月21日 07:40 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 张伟

  一只身高几米的庞然大物横冲直撞而来,犹如巨象,八只须爪在空中左右挥舞,轻而易举摧毁着一切阻挡它去路的障碍……

  今天,喜欢吃烧烤鱿鱼的人,看到如此这般巨兽,不知还有没有胃口。这可不是好
莱坞科幻大片里的情景,在《未来狂想曲》中,按照英国里兹(Leeds)大学杰米·瑞纳(jeremy rayner)教授有根有据的猜想,经过两亿年适者生存的选择,到时候鱿鱼就长成这样,它们脱离海洋爬上了陆地,在遥远的让人想象不出模样的地球上称王称霸。别说吃它们,因为活得太娇气,人那时早已被地球给淘汰了!

  少说1亿年,那时地球上仍然早就没有了人的位置。旌旗招展的水母俨然进化成了一艘艘生物

航空母舰,温室效应使地球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水球,一只只水母仿佛水上方舟,搭载着各种幼小的动植物四处漂流。

  在经历了漫长的“冰河世纪”和“未来水世界”的挣扎,能够生存下来的各种生物已经活得不那么挑剔了,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中,它们生长出了新的本事。德国的土拨鼠500万年后,能像企鹅一样,在风雪中长途跋涉,忍饥挨饿。而美国堪萨斯州的鹌鹑们,放弃了空中翱翔的自由,转入地底,像蚂蚁一样结成群落,挖洞,繁殖。最令人惊讶的是蜗牛,这种黏糊糊的不起眼儿的小家伙受到进化的眷顾,两亿年后,肥大的肉足变得坚硬而厚实,体魄壮大,缓慢爬行变成了蹦跳腾挪,这使它们在广阔的沙漠中寻找食物时,能够长途奔袭。

  在那个遥远的未来,今天所有高级哺乳动物都灭绝了。在适者生存和进化的规律面前,生命的高低贵贱,谁又说得清楚?当生存变得极为艰难,一切似乎都改变了,生命图景变得面目全非,只有一点和现在极为相似,为争夺生存空间和资源,物种间以邻为壑,互设陷阱,甚至温柔的谋杀,无所不用其极,与当下无二。其间的一个阴谋就发生在蜘蛛和波格鼠之间。

  波格鼠,作为仅存的哺乳动物,显得有些懦弱,深藏在阴暗的地穴里。它们似乎并不需要为食物发愁,豢养它们的是一群经过进化而体型硕大的蜘蛛们,为了养活波格鼠,蜘蛛们在山谷中架起一张巨大的网,捕捉随风而至的蒲公英的种子,将它们精心收集起来,在地穴中堆成小山,供波格鼠食用。直到有一天,当小波格鼠毫无防备地享用着不劳而获的果实时,几只蜘蛛不动声色地向它围拢过来,其中一只突然冲到身边,尖利的嘴咬住了波格鼠的脖子。原来,蜘蛛的口器依然适宜吃肉,捕获种子喂养波格鼠,就像今天的人们养鸡养鸭一样,是为了盘中餐的需要。波格鼠没有收集蒲公英种子的能力,它要么选择饿死,要么选择寄食并最终被食的命运,苟且偷生成了它们与捕食者之间新的盟约,起码这样的选择还可以使后代得以延续。

  不仅波格鼠的一生在蜘蛛的算计中,就连巨大的陆地鱿鱼也难逃其他物种构置的陷阱。单细胞菌为了在陆地上更远地传播、繁衍后代,会将自己打扮成色彩鲜艳的食物。当陆地鱿鱼大口地将这些黏稠的美味吞食下去后,这些菌类就侵入到陆地鱿鱼的大脑中,控制了它的行动,此时的陆地鱿鱼如同被施了魔法般四处奔跑,每到一地,一部分菌类就会随着陆地鱿鱼巨大的喷嚏冲出体外,附着到一个新的植物上,直到所有的菌都离开了陆地鱿鱼的大脑,它才会清醒过来,“就好像一场宿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阴谋成了游戏,一切如此不可思议。欺压者同时被欺压着,统治者同时也被统治着。此时为刀俎,彼时为鱼肉,在漫长的历史中,谁也不能笑到最后。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