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修复第一尊兵马俑的人:赵康民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6月02日 16:32 三秦都市报

  临潼以旅游闻名,它对陕西乃至中国的旅游业走向世界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在临潼文博事业蓬勃发展的背后,倾注着一位年近古稀老人的毕生心血,他就是临潼文物旅游事业的拓荒人、临潼博物馆原馆长赵康民。

  艰难起步

  在上世纪50年代,像赵康民这样的老牌高中生已经算得上是文化人了,再加上他能写善画的特长在十里八乡是难得的人才。1961年,赵康民有幸被“伯乐”发现,被举荐到县文化馆工作,负责文物考古兼美工的工作。这次工作调动使赵康民成为陕西县级文博事业的第一代开拓者。

  赵康民接手临潼的文物考古工作是前无古人的事业,临潼的文博事业就像一片荒芜的处女地,既无人员,又无资料,更无业务力量,惟一能见证文物工作存在的是展室兼库房里的一些建国初期文化馆收集到的零星文物。从1961年开始,赵康民背上考古手铲、铁镐和画图、照相工具,骑上一辆破旧的28型加重自行车,奔波在渭河两岸、骊山之麓的山岭田间进行文物调查。寒暑易季、冬去春来,赵康民每天迎着晨曦而出,伴着落日而归。

  赵康民就是这样凭着一股火热的激情和顽强的毅力,通过十多年的不懈努力,走遍全县30多个乡镇,纵横东西25公里、南北50公里的范围,骑烂了3辆自行车,行程达数万公里,写下50万字的调查笔记,发现40多处古迹遗址和古墓葬,当时大多被公布为县级

文物保护单位,为摸清全县的文物底数,及时对文物实施有效保护做了大量有效的工作。

  重大发现

  1974年,临潼时逢大旱,各地兴起打井浇地、抗旱保苗的生产热潮。有一天,赵康民接到宴寨公社(现西安市临潼区骊山镇)抓农田水利生产的干部房树民的汇报,说他下村检查打井工作时,发现西杨村村民打井出来的土里有陶片,这些陶片可能是文物。赵康民一听当即放下手头的工作火速赶到现场。

  赵康民被打井现场的场面惊呆了,在骊山脚下柿子园的打井工地,新土四周到处可见陶人的头、身、肢和残片,还有许多灰黑色的整砖,偶尔还能找到一些铜箭头。赵康民马上下到井底,对现场进行分辨,又仔细观察土层结构,对较为完整的陶件进行分析,联想到馆内收藏的跪坐俑,一种直觉告诉他这是秦代的遗物,这是与秦始皇陵相关的遗物。赵康民雇来村民将陶片收拢,装了整整3架子车送回博物馆进行拼对、粘接。同时,赵康民组织人员对打井现场进行了部分清理发掘,以寻找更多的线索。

  正当赵康民对成千上万的陶片进行认真修复时,当时回乡省亲的新华社记者蔺安稳闻讯前来博物馆观赏,他为赵康民修复的陶件感到十分震惊,当即对赵康民进行采访,很快在

人民日报的《情况汇编》上发表《秦始皇陵出土一批秦代武士俑》的短文。1974年7月15日,秦俑考古队正式进驻西杨村考古工地,赵康民与杭德州、袁仲一等5人有幸成为揭开秦陵陪葬坑之谜的第一代考古工作者。

  无悔选择

  赵康民在临潼文博界一干就是43年,在年近古稀之时仍牵挂着临潼博物馆的发展,每天上午他都要步行三四里地来到秦俑馆里,以文物专家、顾问的身份,坐在他当年修复的几尊秦俑面前,向观众讲述秦

兵马俑发现的过程,咨询观众关于秦兵马俑发掘中的相关问题。有人曾直言不讳地问他:“馆里给报酬吗”“没有?选”他回答,“能为临潼的文物旅游事业做点事,为观众做些服务工作,是我无悔的选择。” 庞博 本报记者 赵争耀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