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明故宫遗址升级“国保”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5月26日 07:18 现代快报

  南京同时晋级的还有瞻园、甘熙故居、国民大会堂旧址等7处

  昨天上午,在国新办举行的有关6月10日“文化遗产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宣布:“我们国家曾经公布了五批国家级的重点文物单位,第六批是1081处。今天早上温家宝总理最后签署了意见,第六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今天在这儿就算正式公布了。”据了解,在公布的第六批国家级的重点文物单位中,江苏省共有67处,包括明故宫遗址。

  南京8处文物晋升“国保”

  记者获悉,江苏此次有67处升级为“国保”,其中古遗址13处、古墓葬3处、古建筑33处、石刻1处、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17处。明故宫遗址属于古遗址的行列。同时,南京的瞻园、甘熙故居、中央体育场旧址、国民大会堂旧址、中央大学旧址、金陵大学旧址、金陵女子大学旧址也同时升级为“国保单位”。

  南京市文物局文物处处长衣志强说:“当初南京市把明故宫遗址上报全国重点的时候,就是考虑到了它的重要性。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明故宫遗址还比较完整,而且无论从历史价值还是艺术价值判断,都堪称精品。它不仅是北京故宫的蓝本,还是南京历史上第一个全国统一王朝的皇宫。”专家说,尽管明故宫经历了大火焚烧、风吹雨打,地面遗存已经屈指可数,但它可以和北京故宫形成呼应,保护起来,无论是对古人还是对子孙,都有个交代。

  对于这个提前“面世”的消息,地铁方表示这样可能有利于促进明故宫站点位置最终敲定,“工期进度等不得。”

  “国保”上动土要报国务院

  昨天,明故宫遗址已经由“省保”摇身变成了“国保”。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专家季士家告诉记者,身份变了,标志碑、审批权及保护力度都要变。

  国法当靠山

  标志碑是“身份”的象征。南京市文物局文物处处长衣志强说,之前虽然已经知道明故宫遗址是国保单位了,但国务院不对外公布,标志碑就没办法换。如今,真的升级了,标志碑的更换也是理所应当的,有了“国保单位”的碑,就等于有了国法做靠山。

  审批权归国务院

  原则上,

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准进行其他
建设工程
。但因特殊情况需要,非得在文保单位保护范围内进行工程建设的,如果是“省保”文物,要经过省政府的批准,在批准前征得国家文物局的许可,或者到国家文物局备案就可以了。但如果是“国保”文物,审批权不在省政府,而在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

  保护力度加强

  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就要加大保护力度,不仅要做到文物自身“安全”,还要重新确定它的保护规划范围,同时还要再次对周边的环境、保护现状作勘探,环境跟不上的,还要做相应的整治。

  二号线五个地下站,站站有“宝”

  汉中门站

  在汉中门广场东侧和北侧都设有出入口,这样可能会碰到明城墙的根基,发掘老城砖等。新街口站、大行宫站

  在新街口站将和六朝时古运河“青溪”相遇,而且在金陵饭店门前即“青溪”所在方位要开一个出入口,这样更增加了发现文物的几率。

  据介绍,“青溪”和“运渎”两条运河间曾经是六朝繁华及宫城所在地,所以在地铁新街口站和大行宫站间可能会出土一些当时的建筑生活遗迹,比如道路、琉璃、瓦当、瓷片等等。这些东西对研究当时的历史有非常高的价值。

  逸仙桥站

  逸仙桥站在西安门广场北侧设有出入口,和汉中门站一样,施工中可能会发掘出老城砖等。

  明故宫站

  明故宫站若真设在中轴线上,那么可能会涉及宫城遗址。

  另据介绍,在明朝之前,南京城内南到明故宫午朝门遗址、西到黄埔路、北到前湖、东到钟山,原是一片开阔水面———燕雀湖。明太祖朱元璋“迁三山填燕雀”修建明故宫时才将这里填成陆地。当时,填湖时打了很多木桩在湖里,二号线的明故宫站必定在“燕雀湖”范围内,施工时肯定会碰到这些木桩。

  城建遭遇文保,有无固定模式解决矛盾

  南京地下铲铲都是宝。在市区已经确定的地下文物重点埋藏区就有:汤山、薛城史前遗址区,石头城遗址区,六朝、南唐、明代西城及御道遗址区,内秦淮河两岸十朝遗存区,六朝陵墓区,幕府山、雨花台、铁心桥、西善桥古墓葬群区,明代开国功臣墓葬区等。这些文物重点埋藏区也是重点保护对象。

  随着

城市建设的加快,这些文物都有可能受影响,明故宫遗址遭遇到的情况只是南京众多文物的一个缩影,有没有一个套用的模式,自然而然地去化解文物保护与建设间的矛盾呢?对此,南京市文物局文物处处长衣志强笑言,还没有什么“良方”,因为每个文物“长”得不一样,遭遇情况不一样,解决方法当然也不会一样。目前,建设与文物保护间有个通用的做法,即工程建设都选择避让文物,实在避让不了,就先考古勘探。如果是“国保”就不能动,非要动必须报国务院审批。比如,当年明孝陵升级为世界遗产不久,宁杭高速经过下马坊,要求三组石刻迁移,后来道路“瘦身”,为石刻让道。

  只要建设存在,与文物保护间的矛盾也就存在,要说什么“固定模式”,那就是有关部门必须用心找出两者间的平衡点,实现两全其美。

  快报记者 胡玉梅 毛丽萍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