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敏冬做客新浪聊青年科学家成长的艰难与快乐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5月19日 17:10 新浪科技
科技时代_白敏冬做客新浪聊青年科学家成长的艰难与快乐
国际绿色化学学者、大连海事大学白敏冬教授5月19日15点做客新浪聊天。(摄/新浪科技 雷永青)

  视频:白敏冬教授聊青年科学家成长的艰难与快乐

  本期嘉宾聊天主持、策划:雷永青

  5月23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人民大会堂开幕,来自全国1200多名优秀科技工作者代表,将出席科技界这一盛会。据有关方面透露,会上将颁发第九届中国青年科技奖。

  为了让更多的网民了解青年科学家的工作和生活,在中国科协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前夕,新浪网联合中国科协特别邀请两位青年科学家与网民交流。今天做客新浪网的是大连海事大学白敏冬教授。聊天的话题是,青年科学家如何成长。

  以下是聊天实录:

  精彩提要1:关于白敏冬的研究课题

  白敏冬我的研究课题是海洋运输如何解决外来生物入侵,这是国际研究的热点和焦点,也是难点,有很多空白,也有巨大的商机

  主持人(雷永青):网友们下午好,又到了新浪科学频道嘉宾聊天的时间,今天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的是青年科学家,大连海事大学的年轻的白敏冬教授。白教授,欢迎您。今天我们聊天的主题是青年科学家如何成长,欢迎广大的网友积极参与。除了通过电脑参与,也可以通过手机访问新浪网,在移动中关注新浪的聊天,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3g.sina.com.cn。

  那么,首先请白教授介绍一下她的研究的领域。

  白敏冬:我研究的领域主要还是在海洋环境污染治理方面,我们搞这个研究涉及到与多种学科交叉,就是用全新的思维治理海洋还有环境污染问题,研究室最有特点的项目就是海洋运输如何避免和解决外来生物入侵。海洋外来生物入侵的问题,船舶压载水的课题,目前影响还是很大的,另外一方面是海洋的赤潮治理,这两方面。我们做这方面的话题,是用一个创新的思维在做,没有跟着国外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这也涉及到多学科的交叉,在源头上是气体物理这样一个学科,形成气体放电形成了强电离放电,就像闪电一样的很强的放电。

  主持人:可能很多网友不太清楚,先来介绍一下相关的背景,只要说一说咱们课题背景就会清楚一些,作为大连海事大学研究的课题,很多课题都是跟海洋和海洋运输有关。白教授,刚才说到研究的话题是海洋的生物入侵,这个海洋生物入侵是什么样一种情况,给我们介绍一下?

  白敏冬:因为海洋外来生物入侵的问题,已经被国际海事组织认为是海洋面临的四大问题之一。这个问题也是国际研究的热点和焦点,这个课题很难。这个课题的背景就是外来生物入侵,直接的危害就是造成海洋的生态系统的崩溃和破坏,还有海洋多样性的破坏,这个问题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为什么国际非常瞩目,大家都要研究这个课题呢,因为生物入侵给国际海洋环境造成很大的破坏了,有很典型的一个例子,外生物是怎么造成的,其实就是用船舶压载水造成的,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船舶压载水,像一个载运工具,把一个地方的海水运到另外一个地方。

  主持人:打断,问一句,意思是轮船在出发之前需要装一定量的水作为压载水,船体里面都有一些本地的海水,是这样子吗?

  白敏冬:你说的也对,世界上90%的货物是通过海运的,集装箱运输,有一定的吃水量,保证船运行的安全性,没有吃水量船在水上漂是很危险的。国外有30万吨的油轮,必须有很多的压载水,这个压载水占到船吨位的百分之五十,最多是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二,10吨大的轮船有可能达到5万吨压载水。这个压载水把一个地方的海水运输到另外一个地方了。海水是含有非常丰富的海洋生物的。海洋生物像浮游动物和生物,还有病原体等等,都会通过压载水运到另外一个港口,现在一个地方的海水到另外一个地方之后,很多地方的海水里没有天敌了,造成了当地海水的崩溃。最明显的例子,加拿大的五大湖,现在流行的斑马贝,造成了50多亿的损失了,就是一种贝类,就会在管路里面长,长满了之后就得换新的,之后又长,怎么处理都处理不了,因为它没有天敌。

  还有一个中华绒螯蟹可能是广东那块传到了英国,这种螃蟹一到英国,就在海边掏洞,它过去之后造成了当地的生物系统的破坏,什么鱼类都没有了,都被它吃光了。因为没有天敌,它要活下去要吃海洋生物,在中国可能有各种生态制约它,它就不会爆长了,在那个地方没有天敌了,海底下的小鱼虾都被它吃光了,它就成倍长,我有这样的照片,把英国的水坝都被掏塌了,非常触目惊心的。

  主持人:这些东西都是通过船舶压载水传播的?

  白敏冬:对。

  主持人:您研究的这个领域有什么对付的办法?

  白敏冬:现在因为从80年代起国际上就每年有三四次会议,就是海洋组织,研究对策,法律法规,抑制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因为现在给海洋造成了危害。

  各国都在形成一个治理船舶压载水的技术和设备研究的热潮,我开很多国际会议,了解到国内外目前还是停留在用一般的水处理的思维治理,问题难在哪儿呢?它在短时间内排出大量的压载水,10万吨的船有两万吨的水,会在一两天排出去,港口不会给你提供场地治理。这就提出一个难点,怎么样提供技术和方法,在船上压载水排放的过程中,把外来入侵的生物治死,不管什么生物都要治死的,这些国际上还是空白的。2008年如果没有船舶压载水的治理方法是不允许排放压载水的,这个是什么概念呢?油轮不可能了,你装载的货物量就有限制,对世界船运界的影响是巨大的,有巨大的商机,现在国际上掀起了治理船舶压载水的商机。

  精彩提要2:白敏冬如何走上研究生涯路

  白敏冬因为它很重要,并且我也有责任,有能力解决这个难题,这就是我下定决心终身研究这个课题的最主要的原因

  网友:看了您的照片和个人的经历,很难想象您一开始的时候对这些课题感兴趣的。一个人的研究肯定是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我想问,你怎么会对这块领域感兴趣?

  白敏冬:这个国际上认可的课题我首先了解到了,我感觉这样的课题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把这个解决掉了,不但是对我们国家的贡献,对国际航运界也是贡献,有一种责任,我有新的方法,新的思维,创新的思维,有能力解决掉它。这方面是我下定决心终身要研究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网友:看了您个人的资料之后,您是88年获得学士学位,95年获得硕士学位,98年获得博士学位,感觉您是在在研究的生涯是非常顺利的,您研究的生涯应该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

  白敏冬:我从本科毕业就开始了,我是到一个国家环境污染控制研究中心,那时候参与,主要是研究国家的一个重大课题,酸雨问题,臭氧,大学毕业之后没有间断从事科学研究了。

  研究一段之后,我到理工大学进行深造,读硕士和博士,这个阶段一直到现在没有间断给科学研究,也对科学研究有比较大的兴趣,也是比较执着的做这项研究。

  主持人:据我了解,您的父亲也是化学界一位领军的人物,他对您的影响是不是很大?很多人都会认为,一个女孩子最开始的爱好不可能会是化学这块领域,是不是他给你很多这方面的引导?

  白敏冬:我父亲不是学化学的,他是搞气体源头这一块的。我父亲在国内国际很有名的一个专家。

  他对我从小包括我从小学一直到整个过程中,他就希望把我培养成一个科学知识分子,从事科学研究的,就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从小我受的教育,他说你怎么样为科学做出贡献,为科学献身,怎么样学习。我小学一直在学习这一块,学习很好,一步步走,走在科学道路上,包括我从大学毕业到研究生,包括我从事的学科的方向,这个是新的一个方向,我父亲对我的指导和帮助是很大的,我能有今天的成绩也是在他的指导下,有这么一个平台以后,我才能有今天。当然还有我的导师,还有我周围的梯队,我觉得不是一个人的力量。

  主持人:这里我想问一下,现在您已经成为孩子的母亲了,您把您父亲对您的影响是不是也施与了您的孩子呢?

  白敏冬:我感觉好像是潜移默化在影响,我感觉现在的孩子跟我们以前不太一样,因为我从小到大是比较崇拜我的父亲,他说的话我都是很相信的,按他的说法去做的。我觉得女孩子对父亲是比较崇拜的。我的女儿我对她影响,因为我很少有时间管她,对她还是身教,我在努力工作,她也要努力学习,她的想法可能不会按我的想法在做,但是我也希望她能从事一些研究工作,能给国家做一些事情,做一个有用的人。

  精彩提要3:作为青年科学家,白敏冬的压力、困惑与艰难

  白敏冬作为一个学科项目负责人,我压力非常大,说实话,压力来自于科学体制。我不是出于名校,也不是名人,是一个小人物,我们申请一个课题非常艰难,我做的必须比别人好20%,100%,200%,甚至有时候我都已经做出来了才有可能申请到课题,非常艰难,非常累。

  主持人:白教授,我想问您的工作应该是非常忙,昨天刚刚从大连赶到北京,在北京要忙很多的事情,跑了很多的地方,我想您作为学科的带头人,或者说作为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您的压力是不是很大?

  白敏冬:很大的。非常大。

  主持人:压力来自哪些方面呢?

  白敏冬:说句实话,来自于科学体制,我在大连海事大学,大家都知道大连海事大学不是很著名的大学,就是以前的海运学院,是一个特色的大学。可以说我不是出于名校,我本人不是名人,是一个小人物,我们申请一个课题是非常艰难的,我做的必须比别人好20%,100%,200%,我这个东西要很有原创性的,甚至有时候我都已经做出来了才有可能申请到课题,非常艰难,非常累。这种艰难我感到很苦恼,很长时间在申请课题,这样在做,否则我不这么做的话,我没法运行下去,课题没法做。现在我感觉好了一些,我当然希望科学界,真正谁能看准了,我能支持你一下,在中国的情况不太可能,最艰难的时候,真的很难通过。你得咬牙过去,很多人自主创新起不来,就被压下去了,很难起来。我感觉科学体制应该更多支持有创新思想无名的人物,他可能做完之后很有名了。现在大家不是雪里送炭,是锦上添花的人多。对很有为的知识分子,使得很多东西被压制下去了,起不来了,真正起来的人要具有很顽强的生命力,否则是不行的。

  网友:现在科研体制的各种考评让我疲于拼命,从验收,到评奖各方面,使我感到很疲惫,这种情况您是否经常遇到?

  白敏冬:我感到他说的还是对的,我这方面,包括我们学校要完成多少论文课题,都是有的,大家都是争取往这个指标来做,这样做的话,今天科学谈论很多很浮躁,不能潜心研究,我搞研究,能达到今年的成果,是有9年的基础,才有今天的成果,不是一下子的,这种基础都是默默无闻的做,谁都不知道你,可能被排斥和压制,在这种情况下做。体制是一方面,学校做这个体制可能有它的道理,但是你本身要怎样做,只有这种心态,我这几年就闷下来做一些东西,起码要几年,不要急的,耐心这么几年,以后会好。另外一个解决方法要建立梯队,我能强大起来是有十几个人的梯队,各个方面,气体、物理的,海洋生态的,几个梯队在做,每个人做哪些方面,我们应付这个体制应该没问题,从两个方面解决,有两个建议,一个不要被体制左右,另外一方面应该有几个人,哪怕几个人组织起来做,解决好解决得多。

  主持人:这是您对这位先生的建议。曾经有一个网上的留言说,一位博士,在毕业两年之后就必须有可以承担课题,在两年里必须得弄到经费,否则的话这个课题就做不了,就提不了副教授,提不了副教授,就没有学生,没有学生就没有团队来帮你研究这个课题,这样的恶性循环最终会导致淘汰,青年科学家之间的竞争非常的激烈,对于刚刚从学生,从本科到硕士,最后到博士,博士毕业之后应该是走上科研岗位的人,对于这样一些人,除了刚才说的那些,还有没有好的建议?因为您已经是博士生导师了,您的下面已经带了博士生,对于你的学生,您有什么样的话可以对他们说?

  白敏冬:刚才这个博士说的是通常的,大部分的博士都会面临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很严重的,如果一两年再出不来的话会当一般的教师,很难起来了。现在我有几个建议,一是说读博士的话,我带我的学生,他的平台就不一样了,我站在国际的水平上,针对国际的课题,国家的课题做项目,他的思维是不一样的。还有一个实验室的平台,他在这个平台上成长很快,会培养他这种思维,这样培养学生就不一样了。有的学生导师培养的,导师本身没有什么课题,或者也不是站在什么国际高度上,他的学生思维就没有被锻炼出来。虽然都是博士毕业,博士毕业的学生差距还是很大的。

  像刚才那个人说的那个状态,我想是这样的。他首先要抓住一个很好的课题方向,不要混乱干,哪怕沉两三年会起来的。今年干一点,明年干一点,是干不出来的,这两年会徒劳的。在那个学校总会有学科带动你,跟着别人学,给他做助手,不要首先想着当负责人,首先做副手,站在他的平台上看一下,以后再选择一下自己的方向发展下去,这是很好的思路,不能乱撞,之后他会觉得不想干了。

  主持人:白老师您是这么过来的吗?

  白敏冬:我不是,我在读博士期间课题就非常好,我在国家环境研究中心,做课题,我博士毕业,我就发大量的文章,博士毕业之后我就拿国家支援基金,我没有走过很多的弯路,我是直接这么过来的。我觉得差在哪儿呢?我没有实验室建设的平台,我到大连海事大学实验室是一手建立起来的,就耽误了三四年的时间,如果没有这三四年的时间,我可能比今年发展还要快。

白敏冬做客新浪聊青年科学家成长的艰难与快乐

国际绿色化学学者、大连海事大学白敏冬教授5月19日15点做客新浪聊天。(摄/新浪科技 雷永青)

  精彩提要4:白敏冬心中理想的青年科学家

  白敏冬我想向我这样的青年知识分子一个劝告,人,思维很重要,一定要有开拓的思维,否则的话人云亦云,别人说什么,我跟着做什么,那是不行的。

  有发展的青年知识分子还是不要从事行政职务,我们国家需要有开拓性的学科带头人,使我们国家的科研能走在国际前沿。

  主持人:可以说很多的青年科学家,在最初的研究生涯中肯定不会这么顺利,白老师您应该算是顺利的吧?

  白敏冬:我学科方向比较好,可能有的人我这个年龄当院士了,他不仅有本事,还要有方向的平台,还要有环境的平台,导师什么样的,他们上去会更快。但是我感觉都是博士毕业,本身的条件不会差距太大的,有的人很聪明,但是不会差距太大的。我想向我这样的青年知识分子一个劝告,人,思维很重要,一定要有开拓的思维,否则的话人云亦云,别人说什么,我跟着做什么,那是不行的。

  主持人:白老师正是在这样的创新思维下,可以说在没多长时间的科研过程中获得很多荣誉,很多网友通过网上个人的介绍已经看到,比如青年科技奖,三八红旗手等等,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向网友介绍了。在这些荣誉面前,你可能会有更好的一个发展的平台,正是因为这些荣誉奠定了您的积累。

  网友:我的导师是一位年轻的科学家,非常的年富力强,当他获得了很多的荣誉之后,当了学院的领导,学科的负责人,之后,很少看到他在实验室里忙碌的了,更多的时候是在外面跑,拉项目,申请经费,或者在各个关系圈活动,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一种现象?

  白敏冬:这个现象是通常的现象,中科院更严重,大家必须得拼命跑课题来维持这个实验室的运转,包括我在内,我可能有一半的时间跑项目,维持实验室的运转,但是不会忘了根本,我的根本是什么,我还要做研究,把课题攻关过去,这还有实力的东西,这个是必须重要的,这个比例要正好。

  我大量的时间在申报课题,申报课题的同时有一个好处,把我的思维整的很清晰,我的学生目标很明确,方向很明确,刚才说那种情况的话,我感觉真是很有发展的青年知识分子还是不要从事行政职务,有的时候会身不由己,他可能不是为了课题写报告,大部分的时间会忙行政职务,我们国家需要有开拓性的学科带头人,使我们国家的科研能在前沿,不再跟着国际学。

  主持人:有很多的青年科学家崭露头角的时候,担任行政职务,这些科学家是不是应该担任行政职务,有网友提出来,如果不担任这个行政职务,申请课题就比较难了,当了行政职务会有帮助的,这是不是一个矛盾体?

  白敏冬:我想是有帮助的,怎么说站在那个地位和位置,出去跑课题是有帮助的,但是这种利弊自己要衡量的,我给我自己定位,我不会从事行政的那个方面的,因为我整个思维,可能我从这个成长的过程中我这个人比较单纯,我要真正从事行政职务,我会很苦恼,做不了,从一个科学工作者,本身的思维是单纯一些,容易出成果,如果想的很多,很社会化,忙于应酬,反而会把自己耽误了。但是我说的不一定很对。

  精彩提要5:作为导师的白敏冬如何教导学生

  白敏冬如果做一个好导师,指导课题要具体,保证学生的科研经费,另外一方面让学生佩服你。我很清楚,导师确实有水平,学生才会佩服你。

  主持人:您现在是学科的带头人,肯定有一个梯队,这个团体有你合作的对象,有你很多的学生,研究生、博士?

  白敏冬:不包括研究生博士生,如果加在一起有30多人。

  主持人:您如何来协调学科实验室和项目里的成员包括您的学生?刚才有网友提出来会把课题分担给学生做,包括你的同事做,你作为学科负责人怎么处理?

  白敏冬:我们学科不是特别严重,我们针对课题是学科交叉,我们这里涉及到,我这方面的研究涉及到5个方面的方向了,5个方向,一个方向有一个老师负责,可能会带着他的学生做,整个合在一起变成一个东西。差距很大,不是大家重复抢一个课题,不是这样的。比如压载水项目,在气体这一块,这有一个老师负责,一个很有名的博导做,他可能带三四个学生做这一块,物理这一块,我这块我在做,会带着几个学生做,生物学就有老师负责做,等等,我们就是这样一个有机体做这一个东西。

  另外一个方面,我感觉学生主要是前沿,做研究这块,我们还有一个一块是设备转化,这块主要是实验人员在做。我们实验室有4个实验人员,他们在做公益的事情,不是学生做的。实验室是很系统化,有机的整体,实验室不是很庞大,但是很有力结合,老师十几个,将近20个是学生。我们实验室跟一般的实验室是不一样的,一般的实验室不是紧密结合,这个课题有的老师虽然说是实验室的,他可能在教学是空和散的。

  主持人:谈到实验室,谈到科研的团队,您刚才说包括一些学生,以前网上很多的讨论,就是说在科研单位,或者在学校里面,很多学生都管自己的老师叫老板,“不叫老师叫老板”的现象,是不是一种特定的一种环境,你怎么来看待这种现象?有没有学生叫你老板的?

  白敏冬:没有,我的学生都叫我老师,不叫老板,因为我各方面不像老板。

  主持人:您是不是经常听到和看到这样的现象?

  白敏冬:对,因为我读博的时候都管我老师叫老板。

  主持人:这仅仅是一种称呼上不同吗。

  白敏冬:有的老师应该说比较开拓,比较社会化,他承担的好像跟企业结合的比较多,本身的作为、方式都像老板,他可能有车,这种状况,还有处事方面像老板,所以叫老板。

  另外一种方面,老师是拿项目和课题的,他是掌握经费的,大家管他叫老板,这个是很正常的。

  主持人:对待学生会不会像对待员工一样呢?

  白敏冬:我感觉,就是我接触到的,老师对学生应该是很好的。从另外的角度说,学生还是相当于孩子一样的,导师和学生之间应该是没有矛盾的。但是如果有矛盾的话,比如说老师忙于他的事务不管学生,学生毕不了业,另外一种情况,学生觉得导师水平不够,瞧不起你了。

  如果做一个好导师,指导课题要具体,保证学生的科研经费,另外一方面让学生佩服你。我很清楚,导师确实有水平,学生才会佩服你。

  主持人:您的学生现在有几个?

  白敏冬:博士有4个,硕士有5个。

  主持人:会不会觉得9个学生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压力,或者说会不会照顾不过来?

  白敏冬:不会的。我就限制在这样,不要多。因为现在都扩招,学生量很大的,有的时候不是我们想不想要的问题,学生量很大,我最高要求八个,我主要是博士,博士能做一些事情,我这方面的课题非常多,方法很多。有好多学生要协和起来,他做一部分,他做一部分,这样的。不是说很多老师没有课题,学生在那儿,那就会有很大的矛盾的。这方面我觉得还是主要是导师的课题和思维这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有学生也说,现在导师很多的任务都分流到自己的身上,经常加班加点,非常累,这样的情况也有很多的学生提出来,像这样的情况,在国内您所接触到的实验室,或者是国内的课题组里面,会不会经常碰到呢?

  白敏冬:是这样的。我就是这样的。很重。有的东西不是说别人替代得了的,就得你干。我说分配谁谁做,他的思维和高度没有站在这个位置上,他写不出来。我要说报一个项目,报一个重大课题,就得我写,如果别人能写,人家当学科带头人了,我也搞过实验室论证和学科论证,就得我写,你得站在那个高度上,那才是学科带头人。不是打字的问题,打字的话雇一个打字员就可以了。确实很累,有些时候还要写一些文章,写文章不是难事,学生不是站在那个高度,他写不出你那个水平,起码你要写几篇,让学生学一学。是很累,现在都很疲惫了。

  精彩提要6:作为家庭主妇的白敏冬如何调节科研和生活

  白敏冬上有老,下有小,工作要做,家务也要做,确实很累。办法是,调整一下心态,保持心境愉快。青年科学工作者,要努力,也要沉得住气,认准方向,总能出成果。

  主持人:今天我们来谈青年科学家的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大家讨论的青年科学家的压力非常大,比如说过度的疲劳,甚至有的青年科学家过劳死的问题,您觉得为什么青年科学家压力这么大?他的压力的环境你有什么看法和想法?

  白敏冬:青年科学家的环境跟本身和周围都有关,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我处在那个环境,很多人跟我一起毕业的,都当了博导了,如果我还是副教授,压力会很大的。也有一个想往上奔,争的感觉,这方面压力会很大。另外一个你真的负责一摊事,我也负责一个实验室,我也感觉压力很大,如果没有课题怎么做,也会有压力,感觉有的时候会枯燥和烦燥不得了,真的有这种感觉,我真的希望有时间去放松一下,要自己调节。

  主持人:现在的青年科学家正是处在家庭压力非常大的情况,上有老,下有小,青年科学家的任务又非常多,如何来调整自己的生活,调节科研和生活?

  白敏冬:科研和生活肯定是互相矛盾的,你成天加班加点做。

  主持人:特别是作为母亲,家庭的主妇,在这方面是不是有更大的困难?

  白敏冬:是有一些困难。好在我的家里人比较支持我,包括我妈妈都很支持我,这方面能解决一些。另外一方面,回家干一些家务,家务也是要干的。这个解决还要自己真正能放得下,到一点程度就放下来,调整一下心态,不要过于疲累,过于疲累就没有必要了,要保持心境愉快,这样就好。

  主持人:今天非常高兴和白教授来讨论她科研的项目,包括白教授谈的青年科学家这个问题,这也是近一段时间网上讨论非常多,青年科学家的成长,青年科学家如何申请经费,申请不到经费,碰到逆境的情况下怎么样调整自己的心态,以及方方面面的问题。最后一点时间,请白教授跟广大的青年科学工作者,和青年科学家说一下您的体会?

  白敏冬:我在科技方面的体会,我就希望年轻的知识分子,科技工作者,能有创新的一个思维,一定要找到一个好的学科方面,认准这个方向,你慢慢干,一定会干出成果,最好不要没有想法和思维,按照学校或者是什么的指挥棒在做,按照它的考核方式在做,沉两三年会成长起来的,我就是这种体会。

  主持人:感谢白教授。这次我们也是在中国科协及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前夕,邀请青年科学家来新浪聊天,前几天我们邀请了中科院的古生物研究专家周忠和研究员跟大家交流,今天我们邀请到了白教授,以后能有这样的机会争取跟青年科学家做更多这样的交流,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谢谢。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354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