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寻找彭加木专题 > 正文

疑为彭加木遗体干尸身份鉴定结果两个月后公布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21日 09:15 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 刘冰 通讯员 如歌

  4月13日,“罗布泊发现了一具可能是彭加木的干尸”的消息,再度使寻找彭加木行动成为热点话题。

  26年前,作为首位全面考察罗布泊的中国顶级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科考时因找水
源而失踪,留下很多谜团。26年来,人们从没放弃过寻找其遗骨的努力。

  随着这个消息的发布,一支由科研人员、新闻记者和志愿者40余人组成的“寻找彭加木行动探险队”,在距罗布泊东缘最近的城市甘肃省敦煌市集结,14日一早挺进罗布泊,试图在发现干尸的周边寻找新的发现,以确定这具尸体是否为彭加木的遗体。

  遗体1年前已被发现 差点被农民拿去展示创收

  其实,那具被认为可能是彭加木的干尸早在2005年4月就被发现了。

  据当时发现干尸的敦煌市七里镇南台堡村村主任刘学仁说,尸体是在库木库都克沙漠干涸河床西南方向的左岸发现的,当时干尸面部朝下,身体大部分被沙覆盖。

  刘学仁说,发现尸体后,并没有意识到这具干尸会是彭加木的尸体。他把开

出租车的儿子叫来,准备将尸体运回去展示,可以收些门票钱,搞创收。但车是儿子包租的,当时尸体有些味道,车主不愿意拉尸体。他和儿子只好找了个地方将干尸埋了,想等以后再说。

  11月,地处甘肃省兰州市的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董治宝前往该地进行考察研究,正好搭乘刘学仁儿子的出租车,闲聊中无意提起这具干尸。

  凭职业的习惯和对彭加木失踪的了解,他突然冒出个念头:这是不是彭加木的尸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彭加木生前的科研伙伴、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夏训诚。

  夏训诚说,这种报告太多了,几乎每年都会遇到。因为听董治宝说发现地在库木库都克,离彭加木失踪地比较近,因而他嘱咐董,先将干尸保存好;作好保密工作,不要对外扩散;现在天寒,等天暖些时组织小队去现场。

  正当他们准备4月动身去罗布泊进行科考,并顺路前往现场验证干尸身份时,一些情况发生了变化。干尸被运往了敦煌,而且被媒体大肆炒作。夏训诚说,探险应以科学严谨的态度来对待,探险队应以科考为主,验证干尸身份是不是彭加木,不应是探险的主要目标。

  科考界内部对遗体身份有争议

  4月18日,从北京赶赴敦煌的中科院专家对在罗布泊发现的遗体初步检验后确认,遗体的大部分牙齿缺失,只保留了下颌左侧的第三颗犬齿。根据牙齿的特征,专家初步推断,死者生前的身高在1.7米左右,死亡时间在20年左右。需要进一步的DNA测定和线粒体测定才能最终确认身份。

  据夏训诚介绍,他11日赶赴敦煌,并行进到发现干尸的第一点进行了实地勘察,并走访了当时发现干尸的村民。

  据和生前熟悉彭加木的人比对,此尸体有很多处与彭加木相似。

  从形态上看,干尸身长1.61米,据夏训诚说,当年听彭加木自己说过,他身高为1.72米。专家说,尸体在沙漠中风干20多年,身体会有萎缩。

  经过测量,这具干尸脚长22.5公分,照此推断死者生前应穿41~42码的鞋。此干尸从骨骼上看,生前是位身材比较苗条的人。干尸的头发为短发,稍有发黄。这些特征都与彭加木相似。

  社会上有很多关于彭加木为何失踪的猜测,对此,本次行动的总队长唐守业说,他们通过考察,发现当年彭加木失踪地的小地形十分复杂,而大地形却十分简单,有丰富野外生活经验的彭加木不会找不到宿营地。至于说陷入沼泽或被坍塌的雅丹砸住,或被狼群吃掉,经实地考察,这里一没有沼泽,二没有可以砸人的雅丹,更没有狼群。因此他们认为,彭当时在芦苇包中躲避炎热晕倒,后被风沙掩埋,他失踪在离营地不超过8公里的范围,而且是当天遇难。

  4月20日,夏训诚从敦煌回到乌鲁木齐,召开新闻情况介绍会并出言谨慎。他说,发现的干尸现在不能说是彭的遗体,也不能说不是。一切都得等待DNA测定的结果。

  5天前彭加木生前单位的领导、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党组书记、本次探险队总顾问傅春利曾在接受一家媒体记者采访时说:“此干尸根本不是彭加木。”和傅春利持同样观点的还有64次穿越罗布泊的“沙漠之狐”吴仕广。吴仕广也参加了此次寻找活动。

  据介绍,有关干尸与彭加木的比对,虽有很多疑似之处,但也有很多疑点。例如,干尸距彭加木失踪地33多公里,彭不可能走那么远,即使是带足了粮食和水,可此地距彭加木失踪地还隔着10多个沙隆,每个沙隆都有17米多高,按彭当时的体力,是绝对不可能翻越的。干尸发现地的方向也不对。

  另外的疑点还包括,干尸有很多牙脱落,现在无法认定彭加木是不是有假牙;尸体风化后是否会缩短那么多;干尸指甲长,而彭不可能留长指甲;干尸头发不到一寸,彭生前头发比这长;干尸第一发现地周边没有发现有价值的遗物,彭失踪前携带两部照相机、水壶、指南针、手表等物。

  确切结果可能要等两个月

  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办公室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每年都会接到“发现彭加木遗体”的报告和信件,但有的距离彭加木失踪地太远,有的特征不对,有的去世时间太短,有的穿着太时尚……彭失踪时脚上穿着翻毛皮鞋,有一个在彭失踪地较近地方发现的尸体,我们去了一看,发现脚上穿着黄球鞋,这显然不是彭加木。

  据夏训诚说,自己曾到发现尸体的第一地点看过,站在高处往发现尸体方向看,就像有一池水,这不排除彭当时也许看花眼,将这里当成水源,而前来此处。

  夏训诚对没有按他意思保持干尸现场,以及敦煌方面抢先将干尸运走,影响到了他对这一方面的研究调查表示遗憾。他说,如果保持干尸的原始形态,可以更好确定尸体在死前的活动,可以对研究提供很多的资讯。

  据唐守业介绍说,彭加木离开营地去找水时,身上背着两架照相机和一个水壶,另有一把地质铁榔头,这些带金属的物件对探测仪都会有反应。第六次寻找彭加木的探险中,他们携带了3台地下金属探测器,可以探测地下1.5米深度的金属物品。如果能寻到彭加木随身携带的相机、水壶等物件,也可为调查干尸身份提供佐证。

  据了解,由唐守业率领的寻找彭加木探险队将于本月23日走出沙漠回到敦煌。

  而据夏训诚说,干尸的DNA鉴定可能还要待些时间,因为据中国科学院基因专家说,彭加木的DNA鉴定和其女儿比对,而不能和其儿子比对,目前彭的女儿在美国,要想尽早知道结果还得两个月左右。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