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北京科技报专题 > 正文

司马南重出江湖公开应战河北蒙眼辨物奇人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20日 07:57 北京科技报

司马南重出江湖公开应战河北蒙眼辨物奇人

  司马南:人们如何评价司马南,毕竟个人事小,且不去管他,但我介意乃至痛心,时至今日一些人仍旧这般糊涂。

司马南重出江湖公开应战河北蒙眼辨物奇人

被外套蒙住头后,小红的“蒙眼读报”功能失灵

  文/本报记者 杨猛 摄影/本报记者 曲立岩

  司马南公开回应河北奇人挑战,把科普反伪进行到底

  马承杰叫板司马南,已经不问“江湖事”多年的司马南先生破例表示可以“接招儿”,并授权本报刊发他的公开信。记者4月16日采访了他。

  我为何重出“江湖”

  北京科技报:“江湖”上都知道你已经金盆洗手,这一次为什么决定破例接招儿?

  司马南:究竟应该怎样对待这类未经科学证实的奇异新闻?我的态度一向是明确的:人们大可不必认真,不听、不看、不信,甚至连一乐之也不付出,那“奇异新闻”必自讨无趣,自生自灭。

  但是,这个老办法近年“失灵”了。这一次河北农民“超能力”事件同前年“老中医绝食”的新闻一样,在各种复杂因素综合作用下,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到了你不理他都不行的地步。

  两起事件都使用了同一手法:通过媒体甚至主流媒体逼司马南就范。当地关于“超能力”报道的文章标题赫然写着“灵寿农民叫板司马南”,北京某大通讯社网站居然也跟着这么写。留美学者方舟子写了篇评论文章,批评媒体记者不负责任,称马某为“蹩脚业余魔术师表演”,可谓一言中的,可文章一经转载即走了样,大标题竟成了“农民叫板司马南,方舟子为司马南求情”。好像司马南倒理亏见不得人了。

  耐人寻味的是,一些过去招摇特异功能的人又借机活跃起来了。某君在方舟子文后附言:“人家质疑你的观点,并作举证,司马南作为中国反伪科学代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认为司马南沉默是拒绝验证的行为,是“害怕真相,故意搪塞”,“其动机十分可疑”。此君厉声质问方舟子:“司马南是什么人?为什么就不能叫板呢?太霸道了吧?”

  而那个“地地道道的河北农民”(当地报纸语)马某连续两次给本人手机发来短信挑衅。

  北京科技报:看来是逼上梁山?

  司马南:实话说,我原来确实无意“接招儿”,原因有四:

  首先,科学验证不同于江湖打擂斗法,不可能像电影《霍元甲》那样在一阵热闹之后雌雄顿决真相大白。按照现代科学规范通过严肃的科学实验给出结论,是一个相对复杂的过程。本人非属科研单位,亦非科学家,似乎不具有从科学上验证“超能力”之资格。

  其次,历史上,本人确实面对面地揭穿了一些打着特异功能旗号草菅人命的骗子,但从未自不量力地承诺过世上如此之多的招摇于市的奇人、超能力表演者要由我来甄别。

  再次,今天的“老中医”、“农民马某”等人,其意在通过炒作提高知名度,“挑战司马南”乃商业策划的噱头而已,我一接招儿,正中人家商业圈套,岂非给人当道具?

  其四,自新千年于电视台、学校“职业说话”以来,本人诚望告别过去反伪打假的生活,多次声明,无数次推托,惟祈大家相忘于江湖。然树欲静而风不止,今晨偶遇两位旧识,他们忽儿问及老农民“超能力”挑战一事,言语听似关心实则温软中带刺:“一个老农民,没有金刚钻儿,人家也未必敢揽你这瓷器活儿”,“你司马老师也不容易,万一人家老农民是真的,对你影响也不好”。人们如何评价司马南,毕竟个人事小,且不去管他,但我介意乃至痛心,时至今日一些人仍旧这般糊涂,而“地地道道的农民”则来势汹汹也,某些媒体的帮闲若嗡嗡蚊子“相当”烦人。

  北京科技报:怎么看这股来势汹汹的现象?

  司马南:前年“老中医”绝食现场我拒绝去捧场,颇遭一些人特别是个别文化人诟病,今天看来,也许有应该汲取的教训。实话说,“老中医”也罢,“老农民”也罢,他们的那一点“超能力”表演,比起当年的大师超人差多了。但是,冰山浮出水面的不过一角,水下却有庞大基座———君不见“后现代主义”莫名时髦,“反科学主义”话语强硬,“极端环保主义”挟洋自重,神功异能卷土重来,风水先生顾问政府……

  基于如上分析,此情势之下,看来惟有破例“接招儿”了,否则不足以解疑释惑,亦不足以满足一些人传统的看客心理,更不足以让搅混者消停下来。

  让我们静待马先生及其弟子的演示吧,天下有兴趣获得此项“超能力”的朋友统此在内,一俟河北农民朋友表演完毕,司马即直言相告,并现场慢动作教会每一位莅临者。

  此番破例,实属无奈,亦是必须,下不为例也。

  司马南致河北农民马承杰的公开信

  河北灵寿马承杰先生台鉴:

  不断获悉您通过媒体传话挑战司马南的消息,亦连续收到您风格独具的挑战短信,经认真考虑,北京市民司马南接受您的挑战,愿亲眼见证您所教授的孩子们表演蒙目认字、蒙目辨物之“超能力”。

  此前,虽有马先生信誓旦旦,表演者惟妙惟肖,记者朋友言之凿凿,兖兖诸公赞成附和,当地报纸“客观报道”,然司马南殊难认同所谓蒙目认字辨物为真。

  为什么?其原因复杂也简单。一则本人20年来,幸运地与若干灵异人士打过交道,略通其道也;二则科学事实得以确立必以证据说话,余深信表演的事实不同于科学证据。

  本人注意到马先生反复表示,“3个孩子表演绝非伪科学”,挑战司马南“是为了证明自己并非靠障眼法行骗的江湖术士”。先生是否江湖术士,司马南不便下结论,但姑妄言之:先生所授、孩子所行、《燕赵都市报》所鼓吹之超能力,或属正常能力,人人皆可为之,人们所惊者、所疑者、所惑者,一层窗户纸而已。

  在下司马,年近50,老眼昏花,或已眼底动脉2度硬化,极有可能一时走神儿,不谙细里,甚至如堕五里云雾,压根就莫辨究竟,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江湖之水深奥莫测,本人并非事事洞悉,又岂敢口称胜算。但是,为探明马先生所教授“超能力”之谜底,在先生及其媒体步步紧逼之下,司马已无其他选项,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故此,司马南郑重承诺:倘先生之弟子“超能力”发挥正常,蒙目看牌、蒙目识字、蒙目作画、蒙目骑车……其中任意一项表演成功,司马南均愿低头服软自甘认输,并就地自己掌嘴。

  此外,本人愿以亲身经历为据,建言河北工商管理、教育部门准予先生办班授徒,以使“超能力”培养尽早进入产业化轨道。同时,建言北京市东城区政府将先生“开发人体超能力”纳入雍和创意文化产业园区项目,以期尽早享受到税收优惠,开发北京市场。

  验证程序拟分为“自选动作”与“规定动作”两部分。

  所谓自选动作,一切如先生所愿,证明确系可蒙目认字、辨物即可;规定动作,当然须依我本人要求演示。

  时间:2006年4月26日(周三)。

  地点:中国科技会堂。

  所需费用:先生既挑战在先,理应由先生支付。若先生有不便处,兹建议由率先、连续报道先生教授“超能力表演”的《燕赵都市报》承担。若该报亦称不便,本人愿意先行垫付。

  历史上,某些所谓神异人表演,因为心中有鬼,遇有不便行诈处,惯常使用“功能衰退”、“状态不好”、“气场不合”等托词,先生已厉兵秣马年余,实属有备而来,又有经常为记者、首长表演“成功率很高”的经验,想绝不至于如此罢。

  况燕赵大地民风淳朴,自古多慷慨悲歌正义诚信人士,荆轲、张飞、赵云、刘备、伯夷、叔齐、李牧、赵奢、霍元甲,哪个不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司马南乐意看到,先生您也是好样的。

  本人尚有另一番美意:此表演若得成功,先生为什么不一鼓作气,力争在科学家主持,严肃科学实验前提下,使自己开发的“超能力”得到科学的确证呢?

  须知,一旦“超能力”得到科学确证乃至科学界的公认,您和您的学生便可轻松赢得美国人詹姆斯·兰迪先生和我本人共同设立的奖金。奖金虽然不多,尚不足两千万元人民币,但多少对您多年的辛苦是个补偿。

  自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分别设奖及后来联合悬赏以来,从未有人按悬赏程序达到领奖条件,故此奖至今悬而未发。有人指责悬赏条件太苛刻, 那是他们功夫不行,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先生真功夫在身,何不借此机会脱颖而出,即举大名耳?

  当然,话说回来,若先生此次表演行诈告败,先生及其支持者不但博奖无望,且可能自取其辱,承担由此招致的舆论压力,届时,请先生勿谓言之不预也。

  如果仅从致富角度考虑问题,即使此番表演失败,甩开观点、立场、事实等,单就勇气而言,先生敢为天下先,叫板司马南的行为颇值得钦佩。不夸张地说,挟此知名度与影响力,仍旧以此种方法教习孩子表演,不奢暴富,求得小康其实是可以做到的。但先生的表演应改名魔术而不应再忽悠其他。这样,才名副其实,这样,才会让某些帮闲者闭上他们的大嘴。

  诚恳希望马承杰先生能听进上述善意分析,带着所有支持者的热切期待,大丈夫一般如约前来,本人必当执礼相迎。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匆此佈臆,意犹未尽。

  敬颂

  大安

  北京市民 司马南

  专访魔术研究家,细说扑克牌技演变历史

  障眼法古已有之

  “其实,用扑克表演各种障眼法和魔术,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为了了解用扑克表演“蒙眼猜牌”的历史,4月15日,记者又采访了生于魔术世家的魔术研究家傅起凤女士。

  傅起凤曾任《魔术与杂技》杂志副主编、编审,中国杂技家协会研究部原主任;著有《中国杂技史》、《中国艺能史》、《魔术与伪科学辨析》等,有40多年魔术研究经历。

  在听了记者的描述后,她肯定了记者在现场的判断和疑点。傅起凤介绍,猜牌方法有千百种,关键无外乎两个:道具和技巧。技巧上包括消息传递,蒙眼睛技巧,以及控制扑克牌排序等等。

  利用扑克做道具变魔术已经有很长的历史。有专家考证,扑克是最早起源于中国的一种纸牌游戏,唐代叫“叶子戏”,发明人是唐代著名天文学家张遂(一行和尚)。明代叫“马吊牌”,清代已有基本完善的样式和打法。

  最早一副纸牌有四个花色,每个花色有14张牌,既作为纸币,又进行牌戏。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将桥牌的发明权归于中国人。有种说法是最早的扑克由马可·波罗传到欧洲,演变成今天这种形式。因为好携带,而且有50多个花色,所以成为魔术师喜爱的道具。世界上积累的扑克魔术有很多。

  至于蒙眼猜牌,傅起凤介绍,在国内舞台上很多人都曾经表演过。比如秦鸣晓曾经表演过用两块银元遮住眼睛,再用布扎住眼睛,照样可以猜出物体来。司马南也曾经用餐桌上的餐巾布蒙住眼睛写出规范漂亮的字。

  傅起凤的弟弟,被誉为“中国魔王”的著名魔术师傅腾龙表演“心灵感应术”,搭档永远只是一句话:这是什么?蒙着眼睛的傅腾龙可以猜出每一件东西。

  “这都是技巧和魔术,这20年来,号称有特异功能的人我们也见得多了,什么肚子里会说话,桔子里藏着小金佛,都是假的。我们也参与过多起调查,结果根本没有发现什么神人超人。”傅起凤说。

  (文中未成年人大红、小红均为化名)

  延伸阅读:两种典型的伪科学骗术

  耳朵听字:中国的特异功能之热就是缘于20年前一个四川孩子会耳朵听字:随手撕下一张纸,不用看可知内容。作弊方法是“掉包”和“偷看”。

  抖药片:一个密封的药瓶居然抖出了药片。其实是个并不复杂的魔术,看似新药瓶已经做过手脚,取出若干再原样封上,事先藏在表演者身上,“抖”之前,需要把药片拿在左手上,由于药瓶挡着,左手不张开,所以不会被发现。

  有话直说:障眼法蒙住了谁

  世上本没有神神怪怪,说的人多了,听的人多了,也便有了神神怪怪。

  魔术的“魔”字,上面一个“麻”字,下面一个“鬼”字。说的是:观者一麻痹,表演者就开始“捣鬼”。无数事实早就说明,所谓的神功奇人全是瞎掰。

  一个很有规律的现象:从最早中国特异功能的鼻祖“耳朵听字”开始,几乎所有的“特异”表演都拿孩子做道具。这是因为,孩子更容易受成人控制,而观众也更相信孩子的话是纯真的,相信孩子不会公然作假。事实上,从这些经典案例看,孩子一直被别有用心者作为道具来利用。

  经过不明真伪的媒体一番渲染,如今“蒙眼辨物”又闪亮登场。这不,已经有学校主动来“实验”和“合作”了。在科学素养低迷,迷信传统根深蒂固的民间,“特异”不光能找到市场,看起来也不愁效益,可谓“钱”景可期。

  马承杰为了证实自己表演的真实性,非要用胶带把孩子的眼睛贴死,并且言辞恳切地说:“如果不相信,还担心孩子偷看,我只能用针线把孩子的眼皮缝死了。”其实,老马你何苦这么“残忍”,何必缝一个无辜的孩子的眼皮为这种没有多大价值的实验牺牲啊!中国有这么多盲人孩子,你要想让人相信这套蒙眼辨物的本领,你就施展绝技教教那些盲童吧!让那些盲孩子看见光明,状如常人,乃至状如“超人”,岂不是为社会造福?!那样,你也不用到处表演奔波,为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亦指日可待!(杨猛)

欢迎参与调查

你相信河北“奇人”能蒙眼辨物吗?
相信
不相信
不好说
你赞赏司马南重出江湖公开应战吗?
赞赏
不赞赏
不好说

  相关报道

  司马南重出江湖公开应战河北蒙眼辨物奇人

  方舟子:耳朵认字又来了 声称要叫板司马南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17,000篇。



发表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