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沈英甲:民间科研,路该怎么走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20日 17:34 科技日报

  文/本报记者沈英甲

  2005年11月18日,首届全国民间科技发展研讨会开得热气腾腾,与会者百家争鸣、畅所欲言,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民间科学家”这个词多半出自赞誉,各国各民族文明发展史证明,不仅在古代,
甚至近现代许多重大发现和发明都是“民间科学家”完成的———电磁学大厦的奠基人法拉第出身于勤杂工,发明大王爱迪生只上过三年学,发明飞机的莱特兄弟是自行车修理匠,现代数学伟人华罗庚当初只是一名初中生,爱因斯坦在发表相对论的时候,也不过是专利局的小职员,“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获得举世瞩目成就时是一名农校教师。一些诺贝尔获奖者也曾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如200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田中耕一,只是日本岛津制作所的普通工程师。循名责实,称他们为“民间科技工作者”更合适些。

  在我国,民间科技工作者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扎根于各行各业。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专利申请的65%是民间科技工作者提出的。其中不乏重大原创性科技成果,如王永民发明的五笔字型及王码数字系列;农民王恒攻克的地下工程水害防治世界性难题;工人孔利明完成科研项目22个,为宝钢解决各类设备的疑难杂症340多处;农民胡美省发现重大矿点17个,这些成果都产生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可观的经济效益。

  一些民间科技工作者在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方面同样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如张颖清创立全息生物学;蒋春暄否定黎曼假设,证明费马最后定理,其论文在国外专业杂志发表;温邦彦的《略论创新与逻辑》,其中包含了五个历史难题的初步解决方案,指出“哥德尔不完全性理论”证明中的双重标准问题;张超、许少知、谭署生、郝建宇、谭启蔚等一批民间科技工作者在物理学领域,特别是在相对论方面有着独到的见解;杭州市女中学生丁舒珊发现一颗近地小行星等。

  一些具有重要价值的原创性发明亟待开发。如曹培生发明的“非线性振动临界萃取技术和装置”,被称为植物萃取技术的新创举,然而,其产业化之路尚无进展;蒋子刚提出全新揉动力学理论,发明了一种揉动式流体机械;徐业林发明的无偏二极管,对解决未来

能源问题有重大意义;滑县农民李官奇发明的被世界称为“第八大人造纤维”的大豆纤维,也待市场化开发。

  民间科技工作者的队伍正不断扩大,研究水平也会不断提高,这是把我国建设成创新型国家的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求索之路何其艰难

  可以说,温邦彦今天步入了科学家之列。他从1990年开始将自己的主要精力转向科学创新,从事逻辑学、基础数学和哲学研究。经过15年艰苦卓绝的努力,他对我国民间科技工作者面临的尴尬、艰辛的处境自有切身的感受。

  很多学者认为他所研究的课题“太大”了,“不是他们力所能及的”,不敢轻易发表评论。高层次的专业杂志不肯刊登他的论文,只能收录在会议的论文集里。经过艰难努力他才争取到了专业会议的参会和发言机会。他在1998年和2002年两届世界数学家大会都应邀做了报告,还多次在全国性的逻辑学会议上做了报告。直到2004年他被中国人民大学聘任为客座教授兼现代逻辑研究所的副所长,总算被承认为本专业的研究者。

  温邦彦不胜感慨,民间科技工作者要发表成果真是太难了!原因是,缺乏像保护创新技术的专利法那样的保护科学创新的法律,没有任何人负有评审民间科学创新的法定责任。

  民间科技工作者王迪兴经过多年艰苦研究,提出了一种新的计算机结构原理与技术,受国家信息产业部委托做出的权威评价认为,这一成果是本项目研究者的首创,在国内外尚未发现同类研究。该成果对于设计新型计算机、程序控制机等数值和逻辑具有重要的理论贡献和实际价值,对于探索智能机的设计与实现也有重要的启发性意义。王迪兴焦急的神情让人过目难忘,他的发明亟待支持。

  当前民间科技存在问题,主要是民间科技活动尚未引起全社会的更多关注和足够重视,缺乏组织和领导,没有科研经费和实验条件支持,缺乏业内交流和专业性指点,缺乏与主流科学家沟通的渠道和机会。宝贵的创意植根于贫瘠的土壤中,民间科技成果基本得不到评价、发表和推广,报效国家和民族之途并不畅通。

  胡锦涛总书记曾指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是最广泛、最充分的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发挥各个方面的创造活力,不断推动社会经济发展,要大力营造鼓励创造、尊重创造、保护创造的良好氛围,支持人们进行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其他方面的创新,使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始终充满蓬勃的创新活力。温家宝总理也多次强调,自主创新是支撑国家的筋骨。要高度重视和大力推进自主创新,大力提高我国的原始创新能力、集成能力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能力,要努力创造有利于自主创新的体制和环境。

  民间科研需要规范

  有必要说明,科学活动本身需要探索者付出辛劳,乃至舍弃一般人向往的幸福。既然科学探索存在失败的可能,那么那种指望走“努力—成功”捷径的人是不现实的。马克思曾把科学的入口比喻为地狱的入口便是这个意思,投身民间科学活动的人要有“炼狱”的思想准备。

  一些勤于思考的民间科技工作者提出,民间科学活动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规范问题,涉及实施与管理两个方面。由于民间科学活动缺少组织性、计划性,多以个体、随机的方式进行,因而在科学活动启动、实施过程中存在诸多不规范之处,尤其是和

知识产权、行为诚信相关的方面尚有不少漏洞可补。

  有人建议,针对民间科学活动中存在的不规范情况,可考虑从行会、政策和法律三个层面予以规范。建立类似行业协会那样的“民间科学家协会”、“探索者协会”,并给与相应的法律地位,使之成为民间科学家的自律组织;在政府科技主管机构设立专门负责民间科学活动管理部门,制订工作条例,处理日常事物;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向人大提出专门的法律使之上升成为详备、实用的法律。

  对于民间科技工作者取得的研究成果,不论其背景如何,均应给与正常的评价机会。如果研究内容与已有的专业设置对口,则直接接纳;若不对口,则就近组织交叉学科专家进行评价。

  科学家受教育的水准、在什么环境和条件下从事科学工作、以什么方式完成研究任务都不重要,关键在于成果本身的价值。民间科技工作者的科研活动应该得到重视,只要不存在违法行为,均应得到与职业科学家或主流科学家同样的尊重与认可。

  民间技术发明的命运主要靠市场筛选,民间科学发现、学术理论的命运则靠学术争鸣、靠同行专家的评议。对民间的科技研究成果,不评议、不争鸣、不指点,甚至拒之门外,不利于科学技术的发展。

  民间科学活动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社会现象,而且还会随着人们科学文化修养的不断提高以及科学问题的复杂化、多样化而有所发展,这是大势所趋。

  记者赞成这样的看法:尽管民间科学活动目前存在一些问题,但要看到这都是发展中的问题,只要正确对待,妥善处理,会在发展中逐步得到解决,不足为虑,应乐观其成。

  -新闻缘起

  由发明与创新杂志社、中国发明协会、中国创造学会、香港发明学会、北京天地生人讲座等共同发起的首届全国民间科技发展研讨会,于二○○五年十一月十八日至二十日在长沙召开。一九七八年的全国科学大会后,我国出现了很多民间科学工作者,但他们当中的多数都没有得到行内权威的认同。这次研讨会对众多不懈跋涉艰难求索的民间科技工作者,甚至对吸收民间智慧、整合科技资源、推动自主创新而言,都值得思考。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