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美生命暂停案例最新报告 权威细说三大难点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07日 15:22 解放日报

  权威专家强调:现在所谓的“复活”研究,其实就是超深低温复苏技术,是通过低温冷却延缓死亡速度,为抢救病人赢得时间,而决不存在什么“死而复生”。

  春节甫过,一头“死而复生”的猪,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这头心跳停止一个半小时的动物,在美国一医生的超低温冰冻法下,“死而复生”,
就此被认为是生命科学前沿领域的“生命暂停”复活术“试验成功”!

  与此同时,昨日国内几大门户网站联报:“英美流行死后‘冷葬’”,人们纷纷花10万英镑冰冻自己的遗体,“买个‘起死回生’机会”……

  2500多年前神医扁鹊传说中的起死回生术,而今已梦想成真?

  【插播】曾经上海成功一例?

  早在1965年,本报头版就曾报道一例成功的“起死回生”。

  上海时代玻璃厂青年工人钱学全,突然从自行车上摔下不省人事,被路过的民警紧急送入当时的上海二军大附属同济

医院(今长征医院前身),愣是在心跳停止十六分钟后被救活。当时,“外国医学文献记载,心跳停止六分钟以上就无法挽救”,所以上海这例成功的“起死回生”,被称作“冲破洋框框、创造新奇迹”!

  只是,这一次美国医生所谓的“死而复活”,不是这么回事。同济医院那次成功“复活”,并没用什么新的抢救法,靠的就是不断体外按摩病人心脏,关键在不放弃,从而一举冲破了当时教科书所写“六分钟极限”的迷信束缚。而今这一次,美国的这头猪“起死回生”,则完全是全新意义上的一套生命复活术……

  【告白】一头猪的“死而复生”

  其实关于它的“死而复生”,去年9月起便不断见诸报端。数月来的最新进展,不过是其“生命暂停时间”,从最初的1小时延长到1个半小时。

  只是,一篇篇大同小异的报道中,一个问题被忽略了。

  先来看它是如何“死而复生”的:第一步,出于“道义”的考虑,医生对猪进行了麻醉,将它的疼痛感降至最低;

  第二步,切开其腹部,切开一条静脉和动脉血管,以模拟人在胸腹部受多处枪伤后的大出血;

  第三步,在猪血流失近半迅速休克后,医生将其余血排出另存,同时输入一种“器官保护液”代替血液,并让猪身体温在大约20分钟后从37摄氏度下降到10摄氏度,达到急诊抢救通常所说的深度低温,即“生命暂停”状态。

  第四步,医生开始修复猪损坏的血管,并在一个半小时后,把此前另存的猪血加温重新输入体内。当体温大约升至25摄氏度时,这头猪的心脏,重新自主跳动起来,它复活了!

  就是这样一段猪的“复活片”,被一篇篇报道一遍遍地重复,也曾有报道提到,美国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医生阿拉姆做的这种动物试验,中国医生早在十年前就成功做过。那么,一个油然而生的问题,却至今模糊不清:为何全球不闻有人体试验?

  昨天,国内权威的深低温复苏领域顶尖专家、上海交大附属仁济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江基尧教授一语三叹———难,难,难!

  【解说】权威细说三大难点

  江基尧直言不讳:“坦白说,我不理解为什么这半年来媒体这么关注这头猪。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匹兹堡大学一研究中心就成功地把一只狗全身冰冻两小时后复活。”这个全球首例引起了当时正在美国做博士后研究的江基尧的极大兴趣,回国后也开始这项试验,后来便成就了国内第一例全身超深低温无血循环1小时的狗成功复苏……

  第一难:难保好好活下去

  “曾有报道写我说的,复活后动物的肺,轻轻一碰,全都成了碎片。这种说法其实不很贴切,只能算作一种形容的说法,但可以肯定,生物被全身深低温冷冻后,心肺等器官确实很容易受损,某些低温状态,脑部能够承受,但心肺不行。我们做的狗试验,复活后切片发现,狗的肺已完全异常。这次大家都在报道的这头猪,说是复活后全身器官正常,但至今我也没见到发表的正式论文。何况,或许这头猪能行,但也很难保证别的猪都能器官无损地活过来、活下去。你说,这怎能在人身上做临床试验?”

  其实低温复活的原理很简单,“如果我们要保鲜猪肉,是存在

冰箱里好,还是拿到太阳下晒好呢?”低温,抑制新陈代谢:当体温下降10摄氏度时,人体新陈代谢率会减少一半。“常温下,人脑如果缺血缺氧大概只能活10分钟,但如果体温下降几摄氏度,甚至二十几摄氏度,大脑就可能在缺血缺氧状况下延长存活时间。但与此同时,也有个两难:心肺怎么办?”

  江基尧说:“通过大量试验和临床研究,目前能相对两全些的低温,一般是33—35摄氏度,安全、有效,也已经被广泛应用了。不过最低究竟能多低,还在探索。”

  第二难:难过人伦法理关

  “这项试验要人为地使大脑断血断氧,等于从医学角度‘置人于死地’,虽然现在让动物活过来的成功率挺高,但要在人体上进行,万一失败怎么办?救人不是成了杀人?”江基尧说。

  事实上,美国那名医生也正在呼吁,是否能有志愿者。对此,华山医院副院长、神经内科主任洪震认为:“技术必须足够完善,才可能从研究阶段发展到应用阶段,在人身上临床试验。而且,这项技术最佳的试验对象应该是那些因失血过多或突发心脏病等各种原因昏迷的患者,但这些患者那时又已经无法自主决定是否要接受试验了。缺乏患者的同意,也是一个伦理障碍。”

  第三难:难逾10分钟大关

  最要命的一个难,是一道时间关。“就像我前面说的,在常温状态下,人脑如果缺血缺氧大概只能活10分钟。也就是说,发生意外的病人必须在10分钟内送到医院,并插上一大堆导管,建立好体外循环。那么请问,有哪个病人能在10分钟内到医院?太难了。即便是到了,要给病人插那么多导管、完成设备安装并治疗,就目前的技术,最快也得好几个10分钟。”江基尧坦言:他自己早已放弃这个研究方向,而转向更加具有现实迫切性的超低温技术应用领域,比如脑无血开刀等,为脑外科疑难手术、中风、特重型脑损伤等脑部缺血缺氧患者提供一个新的可能和希望。

  那么,这头猪的复活试验毫无意义?江基尧一乐:“你怎么知道将来不会发明一种机器,只要用两根导管往病人身上一插,就能在10分钟内马上建立起体外循环、将温度降低到所需低温?要相信,科学发展无止境。”

  【尾声】梦想只因科学成真

  江基尧不明白,这次美国医生的试验既不是第一例,也不是最难的一例———用动物做试验,通常分为三个等级,一是做机理试验的大白鼠等,二是狗、猪这些低等动物,三是猴、猿这些灵长类动物,从易到难步步推进,而美医生这类试验,江基尧早就用猴子做过了。

  何以近半年来,“美医生试验”报道不休?

  一个原因,是“起死回生”这个字眼。

  采访末了,江基尧特意指出:现在所谓的“复活”研究,其实就是超深低温复苏技术,是通过低温冷却延缓死亡速度,为抢救病人赢得时间,而决不存在什么“死而复生”。

  事实上,回溯“起死回生”这一典故的最早出处,本义也非真正的死而复生: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史首个有正式传记的医学家扁鹊,一次发现送葬队伍中的棺材在淌血,坚持开棺救人,“已死”孕妇醒过来后,还顺产一个胖宝宝;另一次,扁鹊坚决拦下正下葬的虢国太子,针刺治疗后,太子很快苏醒。从此,众人称颂“神医扁鹊起死回生”,可扁鹊笑答:“越人非能生死人,此自当生者。”———“越人”就是扁鹊的原名,他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是能把死人救回,我只是救活那些本就该活的人。

  冰冻的鱼,在冰箱门打开后居然还能活蹦乱跳,这还只是广告人的新奇创意;珠穆朗玛峰雪坡上,冻死了的旧西藏农奴吉布,在拉萨医院输氧、升温后奇迹复活,这也还只是著名作家叶永烈科幻作品《飞向冥王星的人》的大胆想象;还有被称为人体冷冻学之父的罗伯特·埃廷格在《不朽的前景》一书中大量列举的,更只是冷冻复活的种种可能性……即便是近日某“科学狂人”所称的“人体冷冻复活”,也是预定在20年内获得成功而非现在。我们当然理解并尊重英美那许多人冰冻遗体的“复活”希望,一如千百年来人们都有这梦想,但是,梦想从来只因科学成真。

  画外 不冷冻的“生命暂停”

  “生命暂停”是全球科学家共同关注的一个课题。西雅图弗莱德·胡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细胞生物学家马克·罗斯,就正在探索一种让“生命暂停”的方式:医生和士兵可携带一个小型气体罐,一旦士兵受伤,可通过面具吸入这种气体,从而达到“生命暂停”的效果,这就免除了复杂的冷却技术。他已经对果蝇进行了试验,可以让果蝇在无氧情况下存活24小时。而且一旦恢复供气,果蝇又恢复生长和发育。罗斯认为,随着研究的深入,学会让“生命暂停”,将成为救治病人的普通技术。他目前正在较大的动物身上进行类似的试验,如果成功,也将开展人体试验。

  本报记者 林环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