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中国第22次南极科学考察专题 > 正文

第4次格罗夫山考察被迫放弃北部通道计划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07日 14:29 大连晚报

  本报特派记者刘万恒中国南极中山站电

  在中国第4次格罗夫山综合考察计划中,内陆队本打算在格罗夫山地区开辟北部大通道,选择一条比较近的路线返回中山站,但经过现场勘察,内陆队发现格罗夫山北线密布众多冰缝,雪地车根本无法通过,最终只能被迫放弃北部通道计划。

  “北部通道”计划是本次格罗夫山综合考察的重要工作之一。据了解,四次格罗夫山考察,去的时候都是按照惯例从中山站出发,先到达DTO85点,再从东南方向进入格罗夫山地区,返回时往往也是走来时的路线。绕这样一个弯,从中山站到格罗夫山直线距离390公里左右的路程,将增加100公里左右,来回就就是200公里左右。而雪地车正常的行驶速度大约为每天60公里-70公里。据悉,目前格罗夫山北部山区尚未有人类踏足,从北线返回中山站将大大节约考察时间。领队魏文良认为,开辟北部大通道,将为未来的格罗夫山综合考察以及建设DOMEA内陆考察站开辟一条便捷的新路。但在2月1日随队前往格罗夫山6号营地进行春节慰问时,22次科考队领队魏文良曾在内陆队队长琚宜太陪同下飞往格罗夫山北部山区进行现场勘察。从直升飞机上看去,整个北部山区一带密布着如同雪地车痕迹般的阴影。椐宜太告诉记者,这些“阴影”实际都是宽大的冰缝,其上被冰雪覆盖,深度可能达到上千米。

  在现场勘测中发现,北部山区的冰缝最宽的接近20米,长达几公里,而冰缝分布尤其密集,相邻的冰缝之间距离不过几十米。在梅森峰及暴风悬崖以北,冰缝甚至连绵成大片塌陷区,这使得本打算绕过冰缝前进的内陆队员无路可走。为确保11名内陆考察队员的人身安全,领队魏文良和内陆队成员商讨后作出决定:放弃开辟北部大通道的计划。

  虽然北部通道计划被迫放弃,但魏文良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开辟新前进路线的努力到此结束。“我们曾经希望能有一条近路抵达格罗夫山,然后再从这里出发,更快地到达Dome A。这样,我们在Dome A建内陆科考站时,就

  可以少走弯路。现在看来,我们今年已经没法把这条新路走通,但相信随着我们科考能力和保障能力的增强,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在格罗夫山区探索出一条新路。”最终魏文良这样表示南极考察队开辟新前进路线的决心。

  据了解,放弃北部通道计划后,内陆考察分队将于2月10日前后提前动身返回中山站,预计18日前后抵达大本营。

  2月5日 晴转阴

  每年春季,距离中山站站区1公里左右的普里兹湾沿岸都会积聚大量的冰山,这些冰山或者刀劈斧削,线条硬朗充满阳刚之气,或如精琢细磨,整体圆润显得旖旎多姿。日升日落之时,阳光把冰山映射得时而洁白、湛蓝,时而橘黄、粉红,只要是晴天,无论什么时刻冰山都能毫不费劲地拨动观赏者那根爱美的心弦,让人不由自主地动心。前一段时间,几天的劲风差点把冰山推上海岸,于是我们可以几乎零距离地观赏到这些人间难见的美景,考察队里的业余或专业摄影师们整天忙于在海边拍摄冰山,几乎忘了这些美景其实还是考察队领导们烦恼的根源——冰山挡住了运油的道路。如果不是2月2日那天海风和潮汐联手把冰山驱赶开来,给几艘作业艇和运油驳船让出了一条道路,估计将冰山恨之入骨的几位领队、助理会下令大家禁止拍摄这些“害人精”。

  今天已经是卸油的最后一天,虽然在中远距离上已经使用长焦镜头谋杀了不少硬盘空间来记录冰山,但我依然很渴望从近处拍摄下这些只有在南极才可能见到了人间奇观。下午

长城号作业艇再次抵达中山站开始卸油时,我终于搭上了近距离拍摄冰山的末班车——作业艇是要在冰山群落的包围中左冲右突回到雪龙号的,这几乎是人类所能达到的与冰山的最近距离了。

  小艇靠泊的振兴码头外不到300米就横亘着一排巨大的冰山,从码头上看,冰山丛中似乎只有一条缝隙般的通道,但船开到近处时我们才发现,这条“缝隙”实际是一条宽度接近15米的水道,但水面上到处是桌面大小的浮冰,虽然长城号的动力强劲,吨位也比中山1号大上将近一倍,但船底撞上浮冰的声音仍然让乘客们心里发麻,两位船员站在船头,不时使用尖头包铁的竹竿撑开那些巨大到作业艇无法撞裂的冰块——实际不是撑开冰块,而是撑开小艇,避免让小艇撞上浮冰的水下部分,在中山站近海上演“铁达尼号”的21世纪版本。

  虽然时刻担心被浮冰撞翻或者被聚合在一起的冰块困在海中,(后来才知道前一种担心是多余的,操作工作艇的船员全是老远洋水手,在近海出事的几率就像我们会在喝水时呛死一样微渺;而后一种担心则时常成为现实,我们返回时就因为风把两座冰山吹拢到一起,原来的水道被封闭,差点找不到回家的路。)但我的相机快门仍然按动不停,因为眼前景色的美丽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阳光透过薄雾洒在海面上,使得半是浮冰半是海水的南大洋看来如同加了冰块的牛奶般诱人——更加诱人的是千奇百怪的冰山,巨大方正的如同城堡,精雕细啄的如同冰雕,从侧光或者逆光的角度看,冰山群落巨大的投影斜落在水中,冰山顶上是找不到一丝杂色的兰色天空,再配以南极的阳光和长焦镜头里冰山上幽蓝的冰缝,一切完美、纯净如同艺术品,我忽然想到,也许这样的艺术品只有在人际罕至的地方才会形成,正如莫高窟,正如南极的冰山。

  船渐行渐远,冰山也越来越美,越来越奇,小艇不时从两座大门般的冰山缝隙中钻过去,给我留下按动快门的角度和空间,在风和潮汐的作用下,不少冰山的底部被掏出了巨大的空洞和冰钟乳,一时间我仿佛置身一处南极版的桂林山水,又或是搬迁到南极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一时间我想起了一句忘记是哪位前辈记者说过的话“南极是一个成就摄影家的地方,不是因为摄影者的技术高超,而是摄影对象的风姿太美。”

  大约1个小时后,巨大的雪龙船遥遥在望。这是我登上中山站2个月来第一次返回雪龙船,说实话真是感到雪龙又大又亲切,也许人在看到一座山的时候,总是以为山那边的景色会更美,但真正翻过山的时候,又会觉得还是原来的地方美丽。想想两个月前在船上如热锅蚂蚁般等待上站的情景,突然觉得好象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

  在绳梯旁等待我们的船员看到3个久违的记者也显得分外亲切(海洋报的杨威春节前就上船跟随大洋考察,不在其列),政委罗宇忠热情地招呼我们到食堂吃晚饭,并且早就准备好了餐具和啤酒。早就听说雪龙船的物资供应还是极大丰富的,伙食供应也远远优于要算计着吃饭的中山站,航渡期间每天吃着5位大厨精心烹饪出的

美食终日抱怨饭菜不合口味,可吃了两个月中山站赵大厨酱油加大酱烹调出的陈年老肉和历史遗留的臭鱼后,再吃船上的伙食就觉得好象进了五星级大酒店,嚼着焦黄的烤鸡腿,我突然发现此行的最大收获不是镜头里美丽的冰山,而是这顿久违的船上晚餐。把这种心理写出来虽然显得很没有出息,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这是我的心里话。

  晚饭后,我们没有休息,再次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冰海行船,又回到了中山站,于是,我得以有时间坐在电脑前,记录下这一天的收获,这一天的心情。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