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南极格罗夫山内陆队员抢陨石庆祝春节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07日 14:19  大连晚报
科技时代_南极格罗夫山内陆队员抢陨石庆祝春节

春节前内陆队员在包饺子

科技时代_南极格罗夫山内陆队员抢陨石庆祝春节

林扬挺在进行陨石发现后的记录工作

  ●在碎石带里“抢陨石”来庆祝春节

  ●除夕当日营地险些被暴风雪覆盖,用陨石拼出“祖国您好”

  ●虽然已经断盐,但唯一一棵白菜包的饺子分外香甜

  本报特派记者刘万恒中国南极中山站电

  在距离大连12578公里的南极中山站,过年时领队请来了俄罗斯和罗马尼亚的朋友,有美酒,有歌声,虽然离家乡和亲人十分遥远,但大多数队员仍认为,我们的春节过得十分热闹。而在距离大本营中山站还有500公里远的格罗夫山营地,11位内陆队员又是如何度过春节的呢?2月1日随同领队进入格罗夫山6号营地进行春节慰问时,记者专访了几位内陆勇士,听他们讲述了在南极内陆过年的故事。

  “抢陨石”来庆祝春节

  如果要在11位内陆勇士中找出一位最得意的人,那么非陨石专家林杨挺莫属。两次进入内陆见到林教授,他脸上的喜色是一次比一次浓。林教授的欣喜和得意是有理由的——根据琚宜太队长出发前的估计,本次深入内陆收集陨石,1000块可以保证,2000块有点悬,3000块“这个数字想起来就发晕”。但是随着考察工作的深入,目前内陆队收集到的陨石总数已经达到了5000多块,无论重量还是数量都超过以前3次格罗夫山考察的总和,而且林教授本人还找到了陨石之宝——月球陨石。陨石收集已成为本次格罗夫山综合考察中的最亮点。

  “出发前我有三个愿望,一是找到月球陨石,二是装满4个收集陨石的箱子,三是陨石数量超过上次考察,现在3个愿望都顺利地实现了,我能不高兴吗?”林教授说这些话时,脸上带着藏不住的笑容。悖于常理的是,今年收集工作开展最顺利的地方,恰恰是被前3次内陆队员反复扫荡过的传统陨石富集区——暴风悬崖沿线。这些不起眼的小家伙就隐藏在乱石带里,由于数量太多,林杨挺们甚至开始在各自的搜索范围内“抢”起了陨石。“春节前几天我们的工作最‘疯’,就算是用‘抢陨石’来庆祝过年吧。”林教授这样告诉记者。

  抢陨石的故事是这样的:内陆队员们搜索陨石是要划分出各自范围的,由于陨石过于密集,憋着劲要互相攀比的队员们总有嫌自己的范围不够“丰产”的时候,于是以林教授开头,互相争夺“势力范围”的斗争半真半假地开始了,一天“抢”下来,每个人用于存放猎物的“功勋袋”(这是一只如同面口袋般,大小约放得进5斤大米的口袋)都装的满满的,队员们只能扛起麻袋,拖着沉重的步伐,头却昂得比谁都高,一个个向营地凯旋。

  为了炫耀自己的收集成果,除夕当夜,虽然暴风雪呼啸着席卷过6号营地,但大家还是坚持把陨石从密封箱里搬运出来,在雪地上拼出了“祖国您好”四个大字。那一刻,相信林教授是无比自豪的,而他还是谦虚地表示,5000多块陨石是集体的功劳。“这些陨石中有月球陨石,也可能有火星陨石,我们内陆队员就是在‘摘星揽月’。”林教授意气风发地告诉记者。

  陨石密集到必须用“抢”,这似乎有悖于每万平方公里每年只降下一块陨石的传统理论,但林教授告诉记者,中国南极陨石收集工作的先驱者刘小汉院士还有一套理论:南极陨石富集区里的陨石是可以“生长”的——还有陨石从天上往下掉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历史积累的陨石是分层埋藏在冰雪里的,下沉风搬走了冰雪,新的陨石就露了出来。刘院士的“陨石生长理论”从目前来看还是可信的,因此刘院士的好朋友,林教授的老师——陨石研究泰斗欧阳志远院士已答应内陆勇士们,回国后请他们吃饭。

  除夕当天的紧急迁移

  与最初的6号营地相比,慰问团到达时的格罗夫山6号营地位置已发生了轻微的悄然变化。“这是因为除夕当天我们遭遇了罕见的暴风雪,为了避免被风雪掩埋,我们只能紧急迁移营地。”琚宜太这样告诉记者。

  在琚宜太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位于目前营地东南方向的6号营地旧址,虽然已经是3天之后,但这里的雪坝明显要高出新营地近两米。在琚宜太的描述中,除夕当天的暴风雪是他3次内陆考察生涯里遭遇的最厉害的一次。地吹雪天气使得10米之外能见度就下降为零,狂暴的风雪越来越猛,3辆雪地车的履带很快就被雪埋出了。此时琚宜太意识到了可能存在的危险。“如果风雪不停,那么我们很可能被埋在雪下了。”

  虽然觉得在除夕当天搬家有点不够人道,但琚宜太还是立即下达了开车移营的命令。于是,在12亿中国人一家团聚,坐在温暖而且温馨的家里看电视、打麻将的时候,11位内陆勇士为了生存冲进风雪开始转移营地。不到1公里的路程,他们整整走了3个小时。

  采访时记者注意到,中央电视台的同行刘晓波一直在用胶布缠绕着自己的手套手指位置。原来,刘晓波的手套在除夕当天的紧急迁移中被暴风雪和严寒冻出了几道大口子,那么,手套里的手指呢?刘晓波不肯给记者看,但他的队友悄悄告诉我,晓波的手指早就出了冻疮,紧急迁移后,他半天没敢摘下自己的手套。

  最后一棵白菜包饺子用一半,炒白菜用一半

  上次造访格罗付山的时候,内陆队大厨之一——机械师徐霞兴曾告诉记者,他们的蔬菜储备只剩下了一棵白菜,准备在过年的时候炒个醋溜白菜给大家过瘾。春节到来之时,老徐实现了他的诺言,只不过一棵白菜打了对折——一半用来包饺子,一半用来炒了醋溜白菜。比半个月前更为窘迫的是,内陆队这时不仅断菜,而且连食盐和酱油也濒临枯竭了。2月1日早上,负责烹饪早饭的林杨挺教授刚刚把最后三小袋航空餐里配送的盐巴倒进11个人吃的面条里,如果不是当天下午慰问团就给内陆勇士带来了食盐和酱油,等待琚宜太们的很可能是“大脖子病”。

  “幸亏我留了一手,本来大家准备回大本营过年,早有人提议把白菜吃了过瘾,我一直不同意动用库存,回家过年的计划果然没有成行,如果不是我沉得住气,大家只能吃方便面过年了。”接受采访时,老徐一直向记者“炫耀”自己的远见。有了白菜的除夕饺子让11个内陆队员吃得分外香甜,半棵白菜炒出来的醋溜白菜更是一上桌就见了底。由于口腹得到了额外的享受,内陆队员们群策群力,在雪地车乘员舱的舱门上题写了新春的对联:

  新旧之交,雪百年国耻,出征南极

  万里之战,圆十年一梦,功在格罗

Powered By Google ‘我的2008’,中国有我一份力!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