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中国第22次南极科学考察专题 > 正文

南极科考队如何保障队员健康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2月05日 12:06 大连晚报

  ●一旦出事将引发连锁反应,南极科考队员生理、心理健康引起重视

  ●4套问卷,多个保障体系:心理学专家随队进行心理学辅导

  ●随队医学专家透露:20年来对考察队员健康跟踪监控从未停止

  队员健康在南极照样得到保障

  本报特派记者刘万恒 印度洋电

  在一片白雪茫茫的南极大陆上,内陆考察队队员要深入大陆几百公里,完成近似于探险活动般的科学考察,两站越冬队员更要在超常的寂寞条件下度过漫长的1年半时间。这些考察队员的生理、心理无疑都将受到极大的影响。而在我国的科考活动中,“保证安全”是永恒的主题。而近年来,随着考察进程中一些意外事件的发生,队员的健康状况更引起了广泛关注。本次科考队将如何保障队员的健康状况?记者就此采访了本次科考队随队医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的徐成丽研究员。

  -因健康状况引起的意外事件近年多发

  据徐研究员介绍,从我国1984年进行首次南极科考以来,因健康状况突变引发的意外事件时有发生。“在远离祖国的南极大陆一旦出现问题,就将影响到整个科考进程,而且解决起来万分麻烦。”徐研究员说,2004年我国第21次南极科考,随内陆冰盖分队挺进“不可接近之极”DOMEA的机械师盖军衔突发严重的高原反应,无法继续前进。无奈之下考察队只好呼叫美国南极科考站支援,以直升机紧急抢救盖军衔返回新西兰,经抢救才脱离危险。

  与生理反应相比,南极考察队员一旦出现心理问题,后果将更加严重。而一直在都市里生活的越冬队员们,在繁华热闹的环境里生活惯了,来到这连掉根针都能听到响声的极静的世界里,很多都难以忍受孤独和寂寞的极夜,近年来经常出现失眠,食欲减退等反应,经常有人出现脑功能减退和记忆力下降,易于感情冲动和急躁,甚至有的不同程度地出现心理变态反应。徐研究员告诉记者,在外国的南极考察站上,有的队员因不甘寂寞、孤独,私自外逃而身亡,有的队员因酗酒过量而中毒死亡。在中山站的中国第二次越冬队,曾有位队员忍受不了极度的孤独,竟一人外出爬山,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全站越冬队员出动搜寻,还请求澳大利亚南极站派飞机支援。中国第11次南极考察队中山站越冬队,有队员因经受不住残酷环境的压力而精神失常,站上其他人员被迫24小时轮流看护他,以防出现意外。后来,经与国内及澳大利亚方面联系,派人送他乘外国考察船返回澳大利亚的霍巴特港,再从那里乘飞机提前回国。到了霍巴特,一见到文明世界,这位队员就立即神清气爽,思维完全正常。他甚至要求重返南极,与队友共度最后的时光。

  -南极环境对人生理、心理均有显著影响 

  徐研究员告诉记者,科考队员生理、心理出现的异常反应均和南极的特殊环境密切相关。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研究结果显示:南极环境可使人体免疫力下降,血压降低。徐研究员解释说,人体免疫力下降,是因为人们生活在南极这个洁白无暇、超净的世界里。所谓超净,是指南极几乎没有致病细菌和

病毒。所以,尽管南极气候严寒,天气多变,但考察队员几乎不患感冒。较长时间生活在无菌条件下的人们,免疫功能会减低,许多考察队员回到国内,要患一次重感冒,就是这个道理。血压降低,是南极对人体生理的另一个影响,特别是原来血压较高的人更为明显,其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此外,南极环境还会造成人出现失眠、反应力下降等健康异常,科学家正在对此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

  至于队员出现的心理问题,徐研究员认为这是在环境突变时出现的应激反应。这种应激反应不仅与环境相关,更和个人的心理素质、性格等有直接联系。“这就要求我们在选拔南极考察队员,尤其是越冬队员和内陆考察队队员时,不仅要注意其身体素质,更得对其心理素质进行严格把关。而且在出现异常的苗头时,随队医生或者心理专家更要立即进行必要的心理辅导,防止心理异常的扩大化。”

  徐研究员本次随队的任务不仅是随队心理医生,更承担着“南极科考队员心理健康保障”这一重要课题的研究工作。据她透露,这项研究工作早在20年前就已展开,历届考察队内陆分队成员和越冬队员的各项心理测试数据、生理指标中国医科院都要进行全程跟踪记录。目前,极地环境下人生理心理的变化情况已被绘制出图表,从而为制订南极队员选拔标准和应急预案提供参考依据。其中,连越冬队员在极昼极夜交替时对茶、酒饮用量的变化都有详细记录。

  -4套测试体系设置严格心理测试关

  为测试本次考察队队员的心理健康指标数据,几天前,徐研究员就不厌其烦地向每位科考队员下发了SL90、POMS等4份心理测试问卷。其中,SL90心理测试是涵盖焦虑、恐慌、暴躁、交往障碍等9项心理健康负面要素的90道题问卷,可以准确测试出队员的负面心理要素状况;而POMS心理测试系统是由美国、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多个国家心理专家共同研究推定的测试问卷。截止发稿前,问卷调查的结果已经分析出来:本次科考队中山站越冬队员的心理焦虑指数普遍偏高,需要有针对性地进行预防。徐研究员表示,在队医协助下,有目的的心理辅导工作已经展开,同时她建议科考队临时党委尽快采取措施改善本次越冬队的居住和生活环境,安排更丰富的娱乐活动,以避免出现心理异常情况。

  除了进行心理测试外,徐研究员还对越冬队员和格罗夫山队员进行了血样抽检。据悉,这些队员的血液样本将被中国医学科学院存档,越冬期间和返回国内后血样将再次被采集,以提供前后对比的研究数据。对于不断进行的医学检验,队员们大多积极配合,记者在徐研究员的临时研究室——她的住舱里见到,下发的100多份心理问卷都得到了工整认真的解答。越冬队队员,山东省海洋渔业厅的赵忠林风趣地表示,为了今后科考队员的心理、生理健康更有保障,咱就当一回为医学献身的小白鼠了。

  (日记)12月1日 晴转多云

  从大连出发的时候,我特意携带了三面本报的报旗,打算在签满科考队队员的名字后,一面送进博物馆,一面留给报社,另一面则作为我的终身珍藏。加上出发前老虎滩极地馆代表大连人民送来的祝福旗和大连台的台旗,行程中找人签名的任务还真是不轻。考虑到到南极后队员们要开展工作,船过西风带只怕没人会有心情签字,我和老佟决定在船到澳大利亚前完成找人签名的任务。

  踏上索要签名之路前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见多了追星族们索要签名被明星拒绝的场面,说实话科学家们要比明星更有资格摆摆架子。但任务当前,只好硬着头皮敲响了第一个目标——领队魏文良的房门。工作的进展异常顺利,老爷子大笔一挥,几面旗上签名立就,完全不顾茶几已经被油性签字笔浸得墨迹斑斑。签完字后,老爷子还开玩笑地问我们是否需要用喇叭广播一下,以“行政命令”保证我们的签字工作。

  随后的历程证明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每一位声名显赫的科学家都痛快地接过了我们送上的签字笔。在展开旗面的同时,大多数人会说一句:大连,那个城市我去过(或是“早想去了”),那里出了很多航海人才,那个城市很漂亮等等。让我们两个大连记者感到脸上倍儿有面子。看来,索取签名的顺利,与我们这个城市的知名度也密切相关啊。

  不知不觉间,雪龙号已经进入了印度洋,和家乡所在的海水不属于一个大洋了。在航海界,印度洋向来以其海况复杂多变闻名,现在海上就暗暗涌起了3米多高的浪涌,不过奇怪的是,队员们都没有出现以前那种难受的晕船症状。看来大多数人已经适应了远洋生活,有人开玩笑说现在最怕船靠岸,一下船就会立马“晕陆”。恰好昨晚刚刚温习完《肖申克的救赎》,化用主人公的一句台词颇能说明眼下的状况:大洋航行是这么一回事,开始你厌恶它,后来你适应它,最后你离不开他。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