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人工智能:离性别、情感、高智商还很远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1月24日 06:19 第一财经日报

  激活记忆、复活死者、复制情感……人工智能诞生50多年,背后是人类对突破现实的无限渴望。但当年击败世界棋王卡斯帕罗夫的计算机智力只相当于蜥蜴这一事实表明,人工智能的发展现状离理想目标还相距甚远,模拟甚至超越人脑智慧更是任重而道远

  本报记者 罗敏 本报实习记者 曹俊杰

  “如果你到我们实验室来,小心被‘抓’了!”复旦大学图像与智能实验室主任张立明谈起实验室的“人脸识别”平台,显得非常兴奋。搭建这一平台后,看似普普通通的实验室如同安装了一个“警卫”:人工智能平台会自动识别来人是否已存在于数据库中,如果不是,小心了,摄像头会把你的动作和姿态全部“抓”进电脑。

  实验室的这种二维人脸识别,识别率已高达90%左右。但是,如果某天你换了一副眼镜,或者刮了胡子,或者,仅仅是照射在你脸上的光线发生变化,计算机都可能“翻脸不认人”。目前正在研究中的“三维人脸识别”可能会解决这些问题。

  “输入一张二维人像,计算机就会把它自动转换成三维图像模型。”张立明说,建立数据库后,计算机就能根据人的不同姿态进行智能识别。到那时候,哪怕你只露出一个耳朵,计算机也照样能把你“认”出来。

  搭建三维人脸识别平台的关键一步,正在于数据库的建立。实验室副教授王建军对记者说,三维人脸识别的精度比二维精度更高,因此图像采集上就更复杂。

  人脸识别,是“人工智能”众多研究分支中的一支。人工智能诞生50多年,背后是人类对突破现实的无限渴望。激活记忆、复活死者、复制情感……人们把诸多实现“不可能”的任务,托付给这门由想象引导的学科,梦想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唤回所有温暖的记忆,体验所有奇幻的感受。

  复活梦露不是梦想

  如果有一天,你在商店里采购了一堆外出野餐时需要的物品,结账时售货员正巧问起你是否需要一次性纸杯——这不是一次毫无针对性的推销,计算机系统早就算好了你想要什么。看看你的购物车吧:如果其中有餐巾纸、大瓶可乐和沙拉,则86%的可能性是你要买一次性纸杯。

  从数据中寻找规律的想法,让人工智能专家突发奇想,在“专家系统”上大做文章。善于记忆的计算机,在经过人的“训练”后,就会变成智慧的“问题专家”。

  在华中科技大学人工智能研究所的办公室里,所长李德华向记者展示“柑橘园艺专家系统”。之前,我国首席柑橘专家章文才以70多年柑橘研究经验,解答柑橘种植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章教授去世后,“柑橘园艺专家系统”整合了他的笔记文献,这个系统能像章文才一样进行推理,对柑橘病害提出系统的解决方案,“就像章文才在世时一样,回答柑橘生产中各种各样的问题。”

  李德华所做的研究仅限于信息处理。我们能够想象,如果加上语音与图像的功能,电脑就能“复制”出一个生动的柑橘专家,他能以他一贯的口吻与人商讨难题,甚至,他还可能看着一片虫蛀的柑橘叶子,陷入短暂的沉思。

  在全球最权威的人工智能实验室——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这个梦想已经不再遥远。

  夏日的夜晚,灯光低回,熏人的暖风带来玛丽莲·梦露慵慵懒懒的声音,邓丽君的名曲《甜蜜蜜》正从她

性感俏皮的双唇中吐出——不用怀疑,你不是在梦中,只是在人工智能实验室为你虚拟的时空中。逝世43年后,梦露归来,依旧一头金黄卷发,流盼的双眸中迸射出迷人的电力,让人感觉仿佛时光流转。

  能在屏幕上复活的不仅是玛丽莲·梦露,任何人都可以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系统中找回自己的最爱。或许,事情变得比他们生前更简单。屏幕上的梦露不仅能用她一贯甜腻的嗓音歌唱,还能哼出任何你想听到的歌曲——包括她从未学过的中文。

  对普通人来说,会有那么一天,只要一张已逝亲人的照片,电脑就能生动再现他的音容笑貌,“复活”的亲人能与你对话,带回那些已经消逝的甜蜜岁月。

  四维电影院中,依靠一张猛烈摇动的座椅和一幅眼镜,观众就能体验上天入地的神奇感受,与电影中的人物一起穿梭枪林弹雨、出生入死。通过复制人的听觉、视觉,人工智能试图以更方便的形式,让人感觉更多——下一个情人节,或许你就可以挽回一个“虚拟情人”,戴上像隐形眼镜般的迷你显示器后,在家中与他呢喃细语,嬉闹调情,共享浪漫的烛光晚餐。

  人工智能不仅仅是内存

  计算机能将二维照片转化成三维,也能让逝去的人们重新舞动起来。然而,要仿制出一个像人那样思考、那样行为的系统,还非常困难。

  今年9月,张立明所在的实验室展示了他们共同的“孩子”:一个长着红色嘴唇、黑色眼睛的类人机器人“复旦一号”。走进房间的第一个人,立即成为它关注的焦点。它还不会微笑,不会喜悦,但它的双眼随着被注意的对象不停转动。拿个小本子在它眼前挥挥,并且利用键盘告诉它这是它关注的东西,它就目不转睛地盯着本子,直到下一个注意的目标出现。

  “它所模仿的是刚出生的孩子,它会学习,会发育,会变得越来越聪明。”张立明介绍说,机器人有两种:编程的和不编程的。“复旦一号”是用神经网络做成的不编程的机器人,它的学习是通过“学习树”来完成的,“它不仅记忆,并且能经过自己的脑子‘思考’。它的记忆不会抹掉,在任何环境下都能使用它的记忆做出判断。”

  这个让张立明无比疼爱的“孩子”身高1.8米,体重达400多斤。无数裸露的机械零件构成了它庞大的身躯,与笨重的身体相比,它的小脑袋就显得不太协调。它真正的大脑位于身体的下半部分。在那里,四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控制着眼睛、嘴巴、手和脚的运动。通过内置的摄像头、麦克风和喇叭等器械,“复旦一号”还能听懂人们的谈话,并做出回答。它能自主地走路,当前方有障碍物时,可以绕道而行。

  “复旦一号”是国内比较领先的机器人。张立明的困惑是,当它学习到一定程度时,它就遭遇了“脑容量”瓶颈。“人脑有10的14次方个的细胞。虽然‘复旦一号’使用了四台计算机,还是远远比不上人脑。”由于内存的原因,“按理说应当越来越聪明”的类人机器人,学习的内容非常有限。

  然而,能否像人一样思考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内存”的问题。

  1997年,IBM研制的计算机“深蓝”击败世界棋王卡斯帕罗夫,举世震惊。身经那场世纪大战的国际计算机

象棋协会主席莫缇对人工智能的前景很乐观:“‘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标志着我们使用新工具迈出的巨大一步,暗示着伟大事物的到来。”

  然而,8年来随着计算机技术不断进步,战胜卡斯帕罗夫的“深蓝”,在如今IBM的研发人员看来“智能只相当于蜥蜴”。人们找到了“更深的蓝”:IBM的推销员经常宣称他们的新超级电脑运行速度是“深蓝”的40倍。

  不过在李德华看来,速度的提升并不能带来人工智能的春天。因为“人对人类自身思维体系还没有研究透彻。”李德华举例说,机器翻译就是人们“想当然”的一个典型例证。我们妄图用一部双向词典及词法知识实现两种语言的互译,“其实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人工智能的基础理论框架还没有突破。”

  “计算机的算法都是仿生物的,人工智能就是仿人。”王建军说这是人工智能的特征也是它的局限。人工智能是一门交叉学科,牵涉到生物学、心理学等等复杂的问题。仅用计算机的进步,不能解决更复杂的“人”的问题。

  同样,在张立明看来,生物研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人工智能就难有突破性的发现。“我们还不能了解人为什么会有脾气、会有感情,所以也没有办法去模仿他。”她说,人工智能再发展,也不可能出现有性别的机器人,而要复制人的心理感受,现在来说也还很困难。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