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正文

专访中国首批艾滋病疫苗人体实验志愿者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6月07日 15:16 国际先驱导报

  国际先驱导报驻南宁记者杨越、张华报道 5月14日上午,随着一针疫苗注射进志愿者体内,中国首支自主研制的艾滋病疫苗的临床研究进入联合应用阶段。中国成为继法国、美国和英国之后,世界上少数几个艾滋病疫苗研究进入临床阶段的国家。而作为这一实验的载体,志愿者更是受到社会空前的关注。

  “母子俩同时接种疫苗”

  据记者了解,一期研究的50多名男女志愿者中,年龄跨度为18岁~50岁,除学生外也有机关干部,其中一半志愿者来自广西医科大学。几经周折并经有关方面缜密安排,记者日前终于在广西医科大学约见了5位志愿者。这几位志愿者都是广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的学生,社会责任心使他们站到了人类攻克艾滋病研究的最前沿。

  《国际先驱导报》:你们是通过什么途径成为疫苗研究志愿者的?

  李翔宇:疫苗一期临床研究提上日程后,广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找到我们学校的预防艾滋病志愿者活动中心,请求帮助寻找志愿者。按照疾控中心的要求,我们采取一对一口头宣传的方式,把这个信息告诉身边的同学和朋友。此后,疾控中心集中组织了一次情况介绍,几乎打消了我们原有的种种顾虑,决定应招。

  我去接种疫苗的那天,和我同组的有母子俩,和他们攀谈以后知道,他们一家三口都报了名,但是父亲由于年纪大没通过体检。他们一家都不是学医的,但是都这么支持抗艾事业,我很受感动。

  《国际先驱导报》:你们原本有哪些顾虑?

  彭志:当然是接种疫苗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有可能导致感染艾滋病。我们大都是医学专业的学生,经过疾控中心的介绍后就都明白了。接种疫苗前,我们都签订了非常详尽的知情同意书。按照约定,疾控中心将对我们今后因为接种疫苗而产生的一切不良反应负责。

  《国际先驱导报》:参加疫苗接种,你们能否获得一些补偿?

  小臻:每个人将近2000元的经济补偿。这个数额是由中国医学伦理学会审核确定的,本身几乎不能产生任何吸引力,目的就是确保志愿者应招动机的单纯。在接种疫苗之后,我们要按照要求定期到疾控中心复查,这些钱是按照交通费和误餐费的标准发放的。

  “我现在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勇气”

  当记者问及,在参与这次研究的过程中,令志愿者难忘的是什么?几位志愿者都谈到了令自己记忆深刻的事情:

  彭志:作志愿者本身已经成了我生命中最难忘的事。有一次在疾控中心看到一对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母女,孩子很可爱,可却是无辜的,孩子长大后如何面对未来?不敢想,所以就想做点事。成为疫苗志愿者是我大学生活中的一个亮点,让我的生命更有意义。说实在话,我现在有些佩服我自己的勇气,因为即便接种疫苗几乎不存在健康上的危险,但是大多数人还都是不敢或者不愿意作志愿者的。

  小臻:在志愿者招募阶段,我一直是非常积极的口头宣传者。但是因为体检不合格,我自己却没能成为志愿者,这令我非常遗憾。前几天经过疾控中心,我看着疾控中心的大门,眼睛就不知不觉地湿了。本来还想,活了20多年,终于可以做件有意义的事了,觉得像是冲上前线。遗憾的是最终没有成为接种者。幸好我男朋友也有意报名应招了。他最初坚决反对,但是和我一起去听了情况介绍后自己也有意了。

  “还是不告诉家里人为好”

  在所有的志愿者中,陈辉国是唯一公开真实身份和姓名面对媒体的志愿者。他坦言,这样做是因为媒体有一些对志愿者不实的报道。

  《国际先驱导报》:你们对同学保密吗?

  李翔宇:其实公开了更好。这样的话,就会有同学问我为什么这么勇敢,我也就有机会像他们解释这次疫苗接种的安全性,这样说不定能发展更多的志愿者。

  小陈:没有刻意去保密,同宿舍的同学和邻近宿舍的同学应该都知道,但是从来没有被别人当面问过。

  记者还没有找到已经向家长吐露实情的志愿者。志愿者们解释说,现在之所以还瞒着父母,是因为向他们解释起接种疫苗的安全性来太麻烦,而且即使解释清楚了,他们也还是会担心。在志愿者看来,这种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所以还是不告诉家里人为好。但是今后早晚会告诉他们的。小臻说:“在这件事上,我们完全有能力作决定,不必让父母操心。”有志愿者说:有些事情,父母敢于尝试,但是不会同意孩子去尝试;今天,我们自己敢作志愿者,今后也很可能会反对自己的孩子去做类似的事情。

  “很担心能否得到社会的理解”

  几位志愿者虽然都非常乐观,但在采访中,记者也觉察到,成为疫苗志愿者后他们对媒体对公众的反应都有着隐隐的担忧。

  小陈:我是第一组参加接种的,当天到场的媒体记者非常多。接种结束后,一位和我比较熟识的男同学骑自行车带我回学校。有记者偷拍了这个镜头,把照片公开发表,捕风捉影说我们是情侣。之后几天,互联网上到处都能查到这张照片,我心里非常不舒服。现在我不太愿意接受媒体采访。

  《国际先驱导报》:你们真的认为接种艾滋病疫苗没有任何风险吗

  李翔宇:在身体健康上没有风险,我们担心的是离开学校以后,能否得到社会的理解。我们今后再参加验血,在艾滋病毒检测一项上就会出现一个标记。今后找工作的时候,用人单位怎么看,工作以后,单位同事会有什么想法,这才是我们要面对的风险。疾控中心说可以在随时为我们提供证明,但是现在社会上很多人不了解艾滋病,谈艾色变,我们担心我们志愿接种的行为能不能得到全社会的认可。曾经有一个同学说,做艾滋病的志愿者,给我50万才去。(文中除特别标明外均为化名)

  志愿者是这样“炼”成的

  国际先驱导报驻南宁记者杨越、张华报道 自2005年3月12日首批8名志愿者在南宁接种疫苗,截至目前,已经有7组共34名志愿者相继接种了疫苗,其中前6组接种单一疫苗,第7组接种联合疫苗。3个月后,Ⅰ期临床研究的最后一组即第8组21名志愿者将加量接种联合疫苗。

  由于艾滋病疫苗的特殊性,人体临床试验阶段的技术方案和措施相当复杂,比如对志愿者的选择,就有明确的机制,以保证他们在完全知情的情况下自愿参加实验,确保试验数据真实有效。

  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同意的志愿者,还要经过严格的体检筛选。很多都是因为有一些很细小的毛病被剔除了。陈杰说,我们必须要严格地甄别,志愿者必须没有受到艾滋病感染。志愿者资料是保密的,除了极少数科研人员外,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他们的情况,这样做可以避免外界对志愿者的干扰,能更真实有效的记录疫苗在人体内的反应。

  艾滋病疫苗是否安全?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中国首支自主研制的艾滋病疫苗可以说是专为中国人定制的。据疫苗研制者、吉林大学疫苗研究中心主任孔维介绍,该疫苗抗原基因来自我国流行的B/C重组亚型艾滋病病毒毒株。疫苗抗原基因完全来自在中国流行的艾滋病病毒毒株。

  此次临床试验吸引了公众和众多媒体的目光,人们表示对疫苗的安全性最为关注。有媒体曾报道泰国106名志愿者因注射疫苗而感染艾滋病,广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人陈杰告诉记者,对此他们也非常关心,专门上网查询这一消息来源 ——4月12日的泰国《曼谷邮报》,但并没找到这条消息,因此这一消息真伪有待考证。

  注射疫苗是否会感染上艾滋病病毒?专家介绍,5月14日进行的临床试验,是两种疫苗的混合疫苗,这个疫苗里面不含艾滋病病毒,死的、活的都没有,本身它是不会使志愿者感染艾滋病病毒,也不会得艾滋病。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只是因个体差异而产生的局部红肿、疼痛,这也正是一期临床研究将要观察的。

  专家说,艾滋病病毒和别的病毒不一样,它变异的程度非常非常高,原来的免疫力不能对后来变化的病毒产生抵抗能力,所以这是我们现在艾滋病疫苗研制最大的一个困难。

  据介绍,每一种新研制的疫苗都要经过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的严格检测,检测参照标准比国际通行标准还要高,艾滋病疫苗的所有指标都合格后才有可能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据悉,艾滋病疫苗临床研究共分三期,Ⅰ期临床研究历时14个月。如果研究顺利完成并得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可,科研人员将开展Ⅱ期临床研究,用以评价疫苗的免疫原性和扩大安全性试验。

  人类在与艾滋病的斗争中已经研制了一些能够抑制艾滋病病毒的药物,但即使是目前公认疗效最好的“鸡尾酒疗法”,也只能稳定或减缓艾滋病症状,不能彻底消灭人体内的病毒。各国专家普遍认为,研制出艾滋病疫苗是解决这一难题的根本途径。截至今年1月,国际上已经开展的艾滋病疫苗临床研究共有19个国家进行,共35个项目,其中大多数处于Ⅰ期临床研究阶段。

  世界卫生组织疫苗项目负责人玛丽-保罗·基耶妮基耶妮日前在接受本报驻日内瓦记者蔡施浩采访时表示,目前各种艾滋病疫苗的试验结果都无法令人满意,有效的艾滋病疫苗不可能在2007年之前问世。(杨越 张华)

  公众如何看待他们?

  国际先驱导报驻南宁记者张华报道  广西大学社会管理学院二年级学生陈静茜本来以为志愿者是受到了高额回报的诱惑,但是在得知每位志愿者只有2000元左右的补偿后,心中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佩服他们的勇气,更佩服他们的奉献精神,我为他们的行为而感动”,陈静茜说。

  广西医科大学的一些同学也表示,虽然同样深深热爱着所学专业,虽然自己也懂得不可能因为接种艾滋病疫苗而感染上艾滋病、发生副反应的几率微乎其微,但是要说去做志愿者,自己还真是缺少那份勇气。这些同学说,他们知道自己身边有人志愿接种了疫苗,对这些同学,他们除了敬佩,还是敬佩,他们是同行中的“好样的”,绝对不会对他们有任何歧视。

  南宁市某大型百货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一位不愿公开身份的负责人表示,这些志愿者有勇气、有魄力,尤其是那些医学专业的大学生,志愿接种疫苗反映出他们热爱事业,勇于奉献,这些应该是能够打动用人单位的品质。但是在被问到如果志愿者上门应聘,公司是否愿意录用时,这位负责人语气犹疑,没有明确表态。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赵劲民说,在是否愿意录用接种过疫苗的志愿者的问题上,需要医院集体研究后才能做出答复。



评论】【通讯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缤 纷 专 题
周 杰 伦
无与伦比时代先锋
端 午 节
快乐端午精彩图铃
图铃狂搜:
更多专题 缤纷俱乐部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