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恐龙世界专题 > 正文

龙骨不会带来侏罗纪 中国同类发现蒙冤十年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4月18日 16:51 中国新闻周刊

  尽管科学家不可思议地从恐龙化石中提取出了软组织,但借此克隆恐龙依然没有可能;不过美国科学家的结论却可能让中国科学界重新审视10年前的一场公案。

  -本刊记者/方玄昌 □张伟慧

  在电影《侏罗纪公园》中,科学家从琥珀中的蚊子体内提炼出恐龙的DNA,进而克隆出
了恐龙。如此寻找DNA显然巧合到了传奇的地步。现在,有科学家告诉人们,我们或许完全不需要这种巧合,而直接从相对并不那么罕见的恐龙化石中提取它的DNA。

  3月25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古生物学助理教授玛丽·施韦策(Mary Schweitzer)等人在著名的《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论文,声称他们从6800万年前的霸王龙腿骨化石中提取到了软组织。

  古生物学的传统理论认为,化石中有机物的保存年限不超过10万年。而现在,施韦策等人得到的物质经过脱矿处理后,剩下的赭色软组织柔软、透明、富有弹性,在显微镜下甚至可以看到血管和细胞结构。

  新的发现在强烈挑战传统古生物学和地质学理论之外,还引起了两个引人注目的话题:人类是否可能“复活”恐龙;10年前,中国科学家曾经得到相似结果却被看成是“失败的实验”,那是不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从“石头”中找到“骨头”

  实际上,早在1997年,施韦策等人就已经怀疑恐龙骨化石中有可能遗留血细胞。当时,考古工作者在美国蒙大拿东北部密西西比河沿岸挖掘出了一副保存完好的霸王龙大腿骨。为了便于飞机运输,这节骨化石被打断,随后被运送到蒙大拿州立大学的博物馆。施韦策立即注意到了骨化石中有异常。在此后进行的实验中,她用酸把骨化石分解,这时,透明、深红色的物质——很可能是软组织,就出现了。

  在随后几年中,研究人员对其它恐龙化石进行了重复实验,一个是8000万年前鸭嘴龙的化石样本,还有两个6500万年前的暴龙化石样本,结果都得到了类似于现代动物骨胶原的软组织,可以观察到其中的血管和细胞结构。

  也就是说,密西西比河边找到的这具霸王龙骸骨化石并不是惟一含有软组织的恐龙化石。从研究者的介绍看来,他们的实验操作并不那么复杂,为什么以前就没有人作出如此重要的发现?

  “通常人们猜测恐龙的骨化石都是岩石,所以大多数研究者把恐龙骨头当作石头。我却把它看作是骨头,我们对骨头的看法是不一样的。而且,恐龙骨化石得来不易,大多数科学家都不愿意对它进行破坏。如果允许破坏性实验的话,科学家是很乐意去做同样的实验的。”施韦策在她个人网站上回答全球记者共同关注的一系列问题时说。至于这一部分恐龙化石中为什么能够保存软组织,施韦策把主要原因归结为化石发现地的土壤环境(保持一定的温度、湿度以及密封性)。

  有趣的是,自从1997年施韦策等人得到初步结论之时,就引起了创世论者的注意。创世论者认为它是对创世论的证据支持:恐龙的化石中提取出的软组织不可能经历了成千上百万年的岁月,因此只能解释为,恐龙生活的年代并没有科学家原先认为的6500万年前那么久远——进一步推测,地球的年龄可能也比科学家研究的要年轻得多,也许和《圣经》里说的相吻合。

  克隆恐龙:目前没有可能

  施韦策等人的成果一出来,富有想象力的人们开始猜想:我们是否可能从恐龙软组织中提取DNA,然后克隆出恐龙来?

  令人失望的是,施韦策等人对此给予了断然否定。“即使我们发现了恐龙的DNA,那也将是很小的碎片。如果要克隆恐龙,就必须把DNA碎片按照正确的顺序排列好,染色体的数目也不能弄错。在没有任何样本的情况下把碎片按照正确的顺序排列起来是不可能的。接着,还必须在合适的细胞里进行培养,外界的化学因素、环境因素和荷尔蒙也必须适时配合。这一切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得到DNA并不意味着克隆恐龙,何况我们现在尚未发现DNA。”

  中国体细胞克隆牛第一人、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陈大元教授在回答本刊记者提问“克隆恐龙是否可能”时只反问了一句话:“到哪里去找克隆恐龙的受体(或载体)?”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的生命科学家马润林研究员对陈大元的这个回答做了较为详细的解释:“克隆动物时,DNA需要附着在合适的染色体上,染色体‘生活于’合适的细胞核中,恐龙的生殖细胞(恐龙蛋)和细胞核作为DNA存活和表达的微环境,现在已经找不到代替物,我们甚至对恐龙染色体的情况都一无所知。”

  马润林所说的“合适的”染色体、细胞核和生殖细胞,现阶段指的就是同一物种的染色体、细胞核和生殖细胞。比如陈大元克隆牛的过程,是拿出牛的体细胞的整个细胞核——这里面包含有整套的遗传信息——将整个细胞核装到牛的去了细胞核的卵里面,重新组合成一个新的卵母细胞,这才可能分裂成长为一个新的个体。目前还没有跨种克隆(即卵母细胞和接受的细胞核来自于两种动物)成功过。

  也就是说:现在要克隆恐龙,我们得找到一个“新鲜”、完整的恐龙蛋和一个同样“新鲜”、完整的恐龙细胞核。因此,现阶段要克隆恐龙无异于天方夜谭。

  但现在,对于另一种灭绝已久的动物——猛犸,日本和俄罗斯却有科学家计划克隆它。由于猛犸灭绝还不到一万年,并且有尸体埋葬于西伯利亚永久冻土层,有人对它的“复活”寄予了希望。

  “西伯利亚的冻土层为物种遗传物质的保留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永久的低温、冰冻将大分子的破坏降低到最小的程度,使得我们甚至有可能找到完整的遗传物质。理论上说,找到完整的遗传物质已经将克隆灭绝物种从‘完全不可能’变成了‘存在一定可能’,但可能性依然非常之小,原因依然是找不到合适的载体(大象的卵细胞也不能作为克隆猛犸的载体)。”马润林说。

  马润林认为,若干年后,如果人类能够获得对于永冻干细胞的关键物质的修复技术,使得它能够重新在细胞水平上存活,或者直接找到有活性的细胞核,克隆猛犸的可能性就存在。但这的确很难。

  陈章良“蒙冤”十年?

  施韦策等人这一“挑战传统古生物学和地质学理论”的发现,在国内一部分同行科学家看来,已经不怎么新鲜。

  1995年3月14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宣布,他们成功地从一枚特殊的恐龙蛋化石中获得了恐龙基因片段。那次研究以当时年轻的陈章良教授领头。但此后,专家的进一步论证认为这一结论下得过于匆忙。学术界的普遍看法是,北大学者的这一实验在过程中受到了污染。

  时隔10年之久,施韦策的成果一出来,在一些科学家怀疑她的结论也可能错误(理由也与怀疑陈章良的相似)的同时,网络上有人开始为陈章良鸣不平:当时学术界不承认陈章良等人的结果,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它与传统理论冲突太大、以至于“完全不可能”,但现在却发现它并非完全不可能。

  马润林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个人见解:当时陈章良等人的成果不被承认的原因其实有三个,另两个分别是:一、从恐龙蛋化石中得到DNA片段这一消息并没有正式发表在学术刊物上,只有新闻报道。而国内外科学家对于新闻报道,不会把它当作科学依据去传送,更不可能对它进行重复实验来验证;二、他们公布的科学方法存在漏洞,核心问题是:当年国际基因数据库中,关于人类和微生物基因的总体资料远不如10年后的今天完善,通过与数据库的比较,得出他们发现的基因既不属于人、也不属于微生物感染(因此很可能属于恐龙)的结论,在当时看来为时过早。

  一个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向本刊记者表示,当时陈章良他们课题组得到的结果,跟现在施韦策得到的结果很相似。

  而陈章良本人,在这个问题上却不愿意表达任何看法,只通过他的秘书委婉表示,他很清楚现在美国科学家的成果。-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软组织新闻

评论】【通讯论坛】【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日本谋任常任理事国
圆明园工程风波
2005年上海国际车展
定远号舰重返威海
湖南卫视05超级女声
珠峰科考登顶复测
2005环球小姐赛
京城1800个楼盘搜索
中国特种部队生存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