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各地纷纷叫停奥数班专题 > 正文

汉网:“奥数旋风”刮走孩子的童真(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4月04日 18:01 汉网
 原本天真烂漫的年龄却被“掠夺式”开发,没有周末,身心发展受到摧残,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传统教育的悲哀
汉网:“奥数旋风”刮走孩子的童真(组图)
3月26日,在北京市黄城根小学上“奥数班”(应用数学补习班)的学生领到退款后一起玩耍。新华社发

  最近,不少省市都发出了停办奥数竞赛的禁令。然而,一些家长和孩子反映,奥数班仍在“改头换面”现身,部分学校暗地出租教室,一些社会办学机构置禁令不顾,继续办“班”。

  叫停奥赛:难抵“奥数旋风”怪圈?

  这是一组与奥数相关的数据,“奥数旋风”的魔力可见一斑:

  北京市最知名的奥数杯赛之一———清华附中“同方杯”2004年底因报名人数太多,被迫取消;同样出名的北大附中“资源杯”,报名人数超过4000人,比上年多1000多人,“成达杯”也吸引将近2000人参加……

  教育部所属的一家机构今年初曾采用抽样问卷的调查方式,对北京市部分普通小学三至六年级的学生及家长参加奥数情况进行调查,在接受调查的323名小学生中,83%的学生表示曾经参加过奥数学习。

  一位在北京市做了近十年的奥数教练坦言:“一个奥数,带出的是‘奥数经济’,着实养活了不少人!”据了解,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有120万左右的学生,随着近几年奥数培训热的升温,仅以每年有50%的学生参加培训来算,培训费用平均300元,其催生出来的培育市场就接近2亿元的市场规模。另外由此衍生出来的奥数培训教材市场也是蔚为壮观。

  是数学杂技,还是比赛竞技?

  奥数,奥林匹克数学的简称,奥数教育属特长教育范畴。1984年第一届迎春杯,是由当时的北京市教育局基础教学研究部主持,其初衷是为那些有数学专长的学生开设,入学者须经严格测试方可参学。然而经过十几年的演变,时下的奥数培训全然变味。

  北京市教委曾组织专家对类似上述的奥数题进行评议分析,有专家怒斥:奥数成了数学里的杂技,对小学生没有多大意义,得益的只是借机在孩子身上赚钱的人!

  专家指出,如果“奥数热”高烧不退将贻害无穷。因为奥数是重思维轻技能,少数聪明的孩子学习可以开拓思路,对于普通孩子尤其是小学生,盲目从众钻奥数,做难题,容易磨灭对学习数学的兴趣,还有可能“钻”入牛角尖。

  不少家长和学生向记者反映,时下的奥数班已步入几大误区———

  其一,造势奥数误导家长。近日某省奥赛委提醒人们,小学、初中根本就没有奥数的说法。现在小学生学的所谓奥数实际与奥赛内容大相径庭。

  其二,教师入股合办培训机构。有些教师或学校,利用教学上的便利,推销教材,或将学校出租办班,或干脆自任老师,利益好处不言自明。

  其三,部分孩子被“逼上梁山”,且呈低龄化走势。有的学校组织的考试含奥数题目,大部分家长不吝奥数培训费,给孩子报班上课。如今,少数城市奥数班登堂入室进了幼儿园,大有“奥数从娃娃抓起”之势。

  “奥数热”是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后果

  调查显示,北京市小学生中有超过一半以上曾利用双休日参加奥数学习,这一庞大数字背后潜藏着的是教育发展的隐忧———教育环境的不尽如人意。

  专家们几乎众口一词地反对僵化的奥数训练,但越来越多的家长总是情愿或不情愿地把孩子送进奥数班。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的李女士说,“学生家长对电脑派位不满,就要想办法择校,要么有钱,要么有关系,此外就是艺术、体育类特长生,如果想以自己的实力决定命运,那学好奥数考实验班是显而易见的出路。”这就导致了大家都拼命挤奥数这个独木桥,学生一天到晚累得要命,家长也苦不堪言。

  探寻奥数的是与非,就必须分析它产生及发展的根源。教育家们在探索中不约而同地发现:奥赛是选拔人才的一个重要途径。也因此,每年北大清华都会有很多奥赛金牌生免试入学;全国各地的重点中学也纷纷用奥赛成绩作为入学测试的标准之一。

  北京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开放实验室主任、中科院院士张恭庆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将奥数与升学、应试联系在一起,是与奥数初衷背道而驰的。这么多学生同时报考奥数杯赛,需要“降温”。

  “奥数热是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后果。”北京市东城区一位重点中学校长坦言,尽管有关教育部门明确规定不准将奥数成绩与升学挂钩,可事实上各名校在升学时均会暗中将两者联系起来。他认为,学生希望进好中学,学校也希望生源好,小升初不允许考试,在没有更好选拔机制的情况下,双方合力为“奥数热”加了火。这位校长说,奥数培训不仅干扰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加重了学生负担,且助长了少数教师不讲师道、惟利是图的恶习歪风。

  从学校方面看,由奥数造成的功利教育正在部分学校蔓延。

  “从一定意义上看,‘奥数旋风’刮走了孩子们的童真。他们在原本应该天真烂漫的年龄却被‘掠夺式’开发,没有周末,身心发展受到摧残,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传统教育的悲哀。”一位教育问题专家说。(记者陈芳王思海)新华社北京4月3日电教育界人士痛陈三大“罪状”

  新华社太原4月3日电(记者刘云伶)2005年山西省12个国家及省级课改实验区高中录取时,获得奥赛等学科竞赛奖项的学生不再享受加分照顾。山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卓玉表示,此举旨在减少奥赛负面效应,因为近年来奥数班及各类竞赛层出不穷,学校教学和学生身心受到严重影响,教育行政部门对此也痛恨不已,正逐步予以取缔。

  提及奥数班,张卓玉表示,奥林匹克竞赛作为国际赛事,本为选拔并培养对数学、物理等学科有兴趣和特长的特殊人才,但在我国衍生了大量参差不齐的“奥数班”和竞赛,演变为对学生无选择的强制训练、很多校长的政绩体现以及部分商家和个人的牟利手段,不能不令人忧虑。他历数了“奥数班”三大“罪状”。

  “罪状”一:奥赛及奥数班的商业因素过于浓厚。目前社会上大量的奥数班及竞赛,多数是为谋取经济利益的商业行为,一搞竞赛就组织收费。很多学校老师就积极准备奥赛辅导,也赚这个钱。这对我们整个教育领域及学科研究领域应有的风气和氛围,都产生了很大影响。加上多数家长对奥数并不了解,不管孩子是否对奥数有兴趣,就一味跟风似的把孩子送到奥数班。

  “罪状”二:导致校长不正确的政绩观,扰乱数学等学科正常教学。张卓玉说,由于奥数竞赛中过多的商业行为介入,导致校长形成了不正确的政绩观。很多校长把学生在奥林匹克竞赛获奖作为自己的政绩,一味向学生灌输数学、物理等个别学科的技巧性,对数学及其他学科的正常教学带来很大影响。事实上,国外也有奥林匹克竞赛,但是有这方面特长和兴趣者,明天考试、今天报名就行。我们的学校却是从一年级开始,就安排了许多培训试验,搞各种竞赛。学生不是为了培养数学思维习惯,而完全为了竞标,为了取得竞赛成绩。

  “罪状”三:强训练扼杀了孩子兴趣。许多学生靠奥赛获奖保送上了大学,却拒绝选择数学或物理学科,而选了其他专业。学生已经厌倦、恐惧数学,强训练就导致了这样的恶果。由此可见,奥数班之类大量高强度的技能训练,导致学生初中阶段、尤其高中阶段学习压力和负担大大超重,严重影响了学生对数学等学科的感情。义务教育阶段应掌握的基本数学知识,但奥数班的存在却让学生偏科,侧重技巧性学习。

  张卓玉认为,奥林匹克竞赛本为强化数学思维、思想、精神的教育,数学技能方面的训练,这种东西不能没有,但分量不能过重,要有个“度”。一般的教学过程中,不妨加点数学技能的训练,拿点奥数题试试,但如让学生过多地投入这种训练,则不利于学生数学思维、能力的培养。作为国际赛事,作为培养特殊人才的形式,学生确实有兴趣,学校确实有条件,我们并不绝对反对参赛,但不允许社会上搞,更不允许商业行为介入。

  著名华人数学家丘成桐回忆往事

  奥数题陈省身“不会做”

  据新华社北京4月3日电(记者李江涛)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曾是一个不知令多少学生和家长兴奋不已的比赛。只要能在“奥数”全国比赛中取得名次,就可以免试进入北大、清华这样的一流学府深造。世界著名华人数学家丘成桐日前应清华大学邀请来京访问时表示,“奥数”培养不出大数学家,他不赞成中国以“奥数”的形式培养学生。

  生于1949年的丘成桐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数学系,22岁就获得博士学位,34岁时荣获被称为世界数学领域诺贝尔奖的菲尔兹奖,至今他仍是华人中唯一获得此奖者。

  在美国任教多年的丘成桐说,“奥数”对于培养学生对数学的兴趣的确有一定好处,美国也有一些学生参加“奥数”比赛,他邻居的儿子就在“奥数”班上学得很好。但他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去学的,通常是寒暑假的一两个月,平时还是正常上学。

  丘成桐认为,中国培养数学人才的方法局限性很大,“奥数”更是如此,就像培养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选手一样,只让他学习数学方面的知识,其他方面的知识很少学习。真正好的数学家对于数学以外的其他学科都有很全面的了解。“奥数”不考微积分,于是许多学生就不去学微积分。但微积分是现代数学的基础,不学好微积分怎么会成为好的数学家呢?

  “知识面窄对于学生一生的成长和发展都不利,有的人因此毁了前途。”丘成桐说,他曾带过一名博士后,这个人12岁就考上大学,20岁就拿到博士学位,但不到2年后就发疯了,后来又想自杀。原因就是他没有一个朋友,从小就很少交往,十分孤独,知识面狭窄。这虽然是个例,但“奥数”只在一个科目上训练学生,大量培养远离群体的孩子,也是很可怕的。

  作为一代数学大师陈省身的学生,丘成桐回忆起老师与“奥数”的一段往事。那时陈省身教授还在南开大学任教,有一些孩子手拿着“奥数”的题目来请教他,陈省身看了看说:“不会做。”

  讲完这段小故事,丘成桐说,出“奥数”题目的很少是一流的数学家,而且这些题目出得很偏。对于学生来说,解决非一流数学家出的问题,没什么特别了不起的。更严重的是,学生们习惯于解决别人出的问题,而不是自己发现的问题,他们以后不会有很强的创新能力。

  作为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近年来带了许多从中国内地考去的学生,其中许多人就曾是“奥数”金牌得主。就是这些被中国教育界视为数学天才的学生,几乎没有一个合乎丘教授的要求,全部需经重新训练后才能开始数学研究。

  各地纷纷叫停奥数班
汉网:“奥数旋风”刮走孩子的童真(组图)
  在北京市黄城根小学上“奥数班”(应用数学补习班)的学生在办理退费手续。新华社发

  据新华社北京4月3日电当前中小学“奥数班”过于火热,并且日趋功利化和低龄化,已对全面提升素质教育产生了不利影响,受到社会各界的抨击。为此,北京、广东、河北、浙江、江苏等地纷纷出台有关规定或采取措施,禁止举办收费的“奥数班”和叫停奥赛。

  北京市教委不久前召开关于规范学校补课、招生和收费工作的紧急会议,要求全面叫停中小学各类收费辅导班。小学、初中不得开设“实验班”“特色班”“创新班”“奥数班”等各类性质的教学行政班。

  广东省教育厅2004年底就下发通知,就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课业负担进行了规范,强调公办、民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实行常态编班(即随机编班),不得开设“实验班”“特色班”“创新班”“奥数班”等各类性质的教学行政班。

  最近,河北省全面叫停义务教育阶段各类“奥赛”及知识类竞赛活动,暂停举办各类重点班、特长班和“奥赛班”等特殊配置的班级。

  浙江省即将出台的有关减轻学生负担的文件中也明确规定:停止举办小学奥林匹克数学竞赛。

  近日,黑龙江哈尔滨市教育局作出规定,严令由学校统一组织的各种有偿奥数补习班全面停办。经举报查实的违规学校,教育部门将对其坚决制止。

  针对社会上的各种奥数补习班,教育部门人士称,国家尚无禁止社会力量举办奥数班的相关规定,目前还不能做出不准举办奥数班、奥数学校的规定。今后,教育部门将进一步加强对社会奥数班的规范管理。

  不上奥数班就上不了重点中学

  家长被迫跟风

  据新华社西安4月3日电(记者许祖华)“我们也不想让孩子上‘奥数班’,可现在中学招生都要考‘奥数’,别的孩子都上了,你的孩子不上就可能被淘汰。”说起奥数班,西安市民陆先生一脸无奈。

  和陆先生一样,许多家长送孩子上奥数班,是将奥数班作为孩子上重点中学的“敲门砖”。虽然教育主管部门明文规定,小学升初中要实行免试就近入学,但实际上想要上重点中学,还要参加学校自己组织的招生考试,而奥数是一些中学选拔招生考试必考的内容,特别是重点中学将奥数作为选拔优秀考生的必备条件。为了让孩子能上好学校,一些家长趋之若鹜,送孩子参加奥数班,有的甚至不仅参加一个班,而且参加两三个班,这样就可以增加上重点中学的几率。

  参加奥数班,不仅要花费数百甚至上千元,更给孩子加大了压力,为何家长们要“凑热闹”?据一份媒体对家长让孩子参加奥数班的原因所作的问卷调查显示,有80%的学生家长选择为“锻炼孩子学习能力”,有24%的家长明确表示“对升学有帮助”,4%的家长表示是为了填补课余时间,1%的家长坦然承认是看其他家长带孩子参加,自己不能落后。

  记者在西安一家奥数班的门口见到了几位来接孩子的家长,他们让孩子上奥数班的原因也是各不相同。在银行工作的刘女士说:“我送孩子学奥数,并不是孩子在学校学习不好,相反她在学校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但是没用,因为孩子要想上好初中,就要考奥数,到中学报名都要问是否学奥数,不想学也得学。”

  参加奥数班真的有助于孩子的数学学习吗?陆先生认为“毫无帮助”。“本来,孩子的学习负担已经够重了,每天做作业都要到晚上10点半到11点多,周六、周日还要参加两个奥数班的学习,做那些令人费解的奥数题,精神上、体力上都不堪重负。”陆先生说自己到奥数班接孩子时看到,有2/3的孩子在课堂上玩,女孩子比谁穿的衣服好看,男孩子则互相交换一些卡片,没有几个认真听讲,真正学进去多少很难说。

  尽管家长对孩子上奥数班的效果并非完全认可,但大多数家长仍表示要让孩子坚持学下去。一位家长感叹道:“现在一家就一个孩子,输不起呀!”

  新闻分析

  奥数缘何这么“火” 皆因背后“变异”多

  解决之道:政府加大教育投入,缩短优势学校和薄弱学校之间的距离

  很长一段时间,“奥数”被人为地贴上了诱人“标签”,全国上下中小学校、家长、学生对“奥数”的追崇趋之若鹜。为了给学生“减负”,各地教育主管部门以不同方式“封杀”各类奥数学校,然而即使这样,也未能撼动奥数的火爆之势。究其原因是:奥数“培优”背后存在种种“变异”。

  华东师范大学基础研究所副所长杨小微坦言:奥数竞赛在本质上和物理、化学、计算机竞赛等各种竞赛并无二致,如果说奥数有问题,就在于它挂上了太多“功利”符号,成了家长学生择校的“敲门砖”。奥数是怎样和升学择校挂钩的呢?杨小微说,自从小学升学考试取消后,许多中学入学不进行单独的入学考试,取而代之的是就近入学和“电脑派位”方式。不少初中名校在选拔新生时虽不考试,但为了招揽更多优质生源,就将奥数水平作为招生的重要标准,甚至有些学校在招生宣传中明称,学生的奥数成绩能获得竞赛名次,学生一分钱赞助也不用缴就能入校。杨小微说,在这样的升学政策导向下,一心想择校的家长就义无反顾地要把孩子往奥校塞。尤其是家境不好的学生,如果奥赛成绩优秀可以不用交赞助费直接进入重点中学实验班,这样就导致了大家都拼命挤这个独木桥。

  针对这种情况,全国各地不少教育主管部门纷纷反对名校以奥数水平为标准招生。而大多数名牌中学虽然明着不要求学生的奥数基础,但私下里却将其作为测试学生智力的重要指标,家长和学生在“隐性招生测试条件”的指引下,仍对奥数情有独钟。上海大学社会系教授胡申生说,每年北大、清华都会让一些奥赛“金牌”学生免试入学;全国各地重点中学纷纷用奥赛成绩作为入学测试的标准之一。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家长、学生学习奥数的愿望。胡申生说,在家长心中有一个“成才链”———只有进入好的中学才能考入好的高中,只有进入好的高中,才能考入好的大学,只有考入好的大学,才能有好的工作。在这一“成才链”的指挥下,家长不会放弃任何对孩子进入好大学有利的环节,奥数在链条中正起着非常大的推动作用。

  况且,奥数原本就是一项很好的培养学生数学兴趣的课程,能给孩子打下良好的数学基础,开发孩子的智力,锻炼逻辑思维能力。家长让孩子去学奥数,可以有“资本”进入好的中学上学,既符合自己的“盼子成龙”的心愿,又对开发孩子智力有益,何乐而不为呢?“奥数热,正反映了众多家长和学生现阶段不成熟的教育消费心态。这和全社会对人才唯‘文凭’认同观分不开。”胡申生说。

  华东师范大学基础研究所副所长杨小微表示:奥数热归根到底是因为我国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在少数重点学校,政府应加大教育投入,缩短优势学校和薄弱学校之间的距离,实现学校间的均衡发展,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但这需要一个过程。(新华社记者刘丹)据新华社上海4月3日电

  新闻链接 奥林匹克数学竞赛

  “奥数”是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简称。1934年和1935年,前苏联开始在列宁格勒和莫斯科举办中学数学竞赛,并冠以数学奥林匹克的名称,1959年在布加勒斯特举办第一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

  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作为一项国际性赛事,由国际数学教育专家命题,出题范围超出了所有国家的义务教育水平,难度大大超过大学入学考试。有关专家认为,只有5%的智力超常儿童适合学奥林匹克数学,而能一路过关斩将冲到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顶峰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近年来,我国各种以远远高于课堂数学教学内容为主的各种课外数学提高班、培训班纷纷冠以“奥数”的名号,使得“奥数”培训逐渐脱离奥赛选手选拔的轨道,凸显出泛大众化的特征。虽然不少知名数学家和数学教育工作者发出了谨防“奥数”走偏的呼声,但“奥数”成绩与中学升学之间的微妙关系使得“奥数”内涵的扩大化趋势难以阻挡。凡是各学校、团体主办的各种杯赛针对性极强的课外数学培训统统披上了“奥数”的外衣,脱离课本、强调技巧成了“奥数”的代名词。新华社北京4月3日电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热 点 专 题
日本谋任常任理事国
第24届香港金像奖
2005中国国际时装周
房贷利率上调
本田雅阁婚礼门事件
骑士号帆船欧亚航海
房价高难道错在百姓
京城1800个楼盘搜索
《新浪之道》连载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