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大辩论:人类要不要敬畏大自然专题 > 正文

方舟子:难道搞环保就代表着正义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1月27日 07:37 新京报

  1月24日,廖晓义在《敬畏自然,何罪之有》中说我批评汪永晨的文章是“檄文”,声讨有人反对敬畏自然的原因是“伪科学害怕它”、“资本仇视它”、“强权害怕它”,非常大义凛然。可惜正如何院士所言,是在战风车。迄今在《新京报》上发文反对“敬畏自然”的人,无论如何和“伪科学”、“资本”、“强权”扯不上关系。

  例如“伪科学害怕它。伪科学,是将科学放在神坛上,当做迷信来供奉。敬畏自然
恰恰破除了这种迷信”。我不知道谁会主张把科学当成迷信对待,即使有人有这种主张,也只能说这种态度有违科学的怀疑精神,不科学,却并非伪科学。伪科学是指把非科学的东西说成是科学。“敬畏自然”是一种原始的信仰,并不属于科学的范畴,廖晓义说敬畏自然“是一种有着生物学常识支撑的道理”,是把一己的信仰不证自明地说成是科学常识,倒有伪科学之嫌。

  “敬畏自然”只是个口号,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我之所以从汪永晨以往的言论中找证据,就是为了说明以她为代表的“环保人士”在这个口号之下有着什么样的反科学立场。廖晓义把我举的这些证据说成是“个人性感悟以及某些口误笔误”,未免太轻描淡写。

  汪永晨把登山运动员遇难说成是喇嘛为保护神山而念咒所致,把怒江水坝发电量贬低到轻易就可以节省下来的地步,这种迷信言论和无稽之谈难道仅仅是个人性感悟和口误笔误?如果汪永晨“常年奔走于山川僻野和土著乡村”的努力竟是建立在这样的感悟和错误之上的,那么这并非像廖晓义说的是在伸张正义,我不认为有什么值得敬重的,正如我不会敬重一位苦修苦行的传教士,尽管传教士可能碰巧也做了一些好事。美国历史上有一个女生物学家卡逊,揭露化学农药对环境的影响,据说有先见之明很伟大,这并不等于“环保人士”就都是卡逊第二。

  这次争论的一个好处,是让我了解到中国当前的民间“环保人士”都有什么样的立场和素质。我的专业知识让我意识到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和迫切性,但是也让我无法苟同这些“环保人士”的言论。环保应该建立在科学的认识之上,而不是靠宣扬迷信来支撑;对不同的意见应该摆事实讲道理,而不应该拿着“正义”的大棒乱舞。

  □方舟子(旅美学者)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彩 信 专 题
双响炮
诠释爱情经典漫画
东方美女
迷人风情性感姿态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