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大辩论:人类要不要敬畏大自然专题 > 正文

北京市民郑茜:把科学推上神坛也是反科学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1月17日 07:16 新京报

  五十岁以后的牛顿,开始转向神学,研究上帝。此后,他的面孔在公众眼里变得模糊。后人谈起这一点时,与其说是不解,不如说是带点耻笑与嘲讽的意味了。牛顿的后半生何以莫名地糊涂?———因为“敬畏”。当其时,有谁像牛顿那样在科学的长路上走得如此遥远?有谁体验过他在注视宇宙与星空时内心的颤栗与惶惑?宇宙秩序的完美与无懈可击的精致,让他惊悚———是什么造就了这浑然一体的秩序的链条?

  在我看来,何祚庥院士以及方舟子都搞错了一件事:西方的科学精神正是在敬畏自然及宇宙的文化传统中培育起来的。

  冯友兰先生早就论述过类似的观点:西方人对于天的理解与敬畏、对人类生存状态的焦虑与深深的虚无意识,导致了西方哲学传统中的知识论。这样,也就可以理解在科学传统尤为深厚的西方,何以恰好产生了“最典型的宗教”———基督教。冯友兰先生揭示其根源:西方文化强调主客对立;主客对立,就是认为人和宇宙处于对立的两极;而科学的前提就是如此。西方哲学设定了人与宇宙的对立,人与人以外的世界的对立。对立,一方面产生凝视浩渺苍穹的内心颤栗,另一方面则产生发现、战胜的冲动。前者是敬畏,后者便是科学。

  科学将人类送上另一条路:在这条路上,人类发现了自己可以支配与战胜自然的能力。这使人觉得可以成为上帝。当人用科学手段支配一切、掌控一切,以至可以制造出克隆人来的时候,人难道不觉得自己便是上帝?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所经历的一切,无不在塑造一个法则:西方的科学便是拯救一切苦难的法宝;科学至上;谁要是反科学,谁就是反真理;谁要是怀疑科学,谁就是人民的公敌。

  把科学推上神坛,难道不恰好违背了科学精神?相信科学是全能的上帝,难道不是唯心主义之一种?何院士素来是以捍卫科学者自居的。他之将科学视为神,是否恰是他做了科学的敌人?

  方舟子称“敬畏大自然就是反科学”。这个立论暗含一个前提:“科学不可反”,是谓公理;反之则为罪。此说成立否?反驳它在这里似乎并不需要深奥的理论,只需问一句:“克隆人便是科学;这样的科学该不该反?人类制造出核武器以威胁和要挟同类,这样的科学该不该反?”

  另外,方舟子说:“即使是汪永晨,在考虑生态问题时也难免有人类中心主义立场。”

  事实上,环保主义者汪永晨女士决不会在行星飞来地球时,反对科学家用核武器去炸毁它———方舟子大可放心:在确立文明的终极利益时,没有人摆脱得掉人自身的尺度,环保主义者尤其如此。环保主义的一切表述都是在强调人的利益,他们在劝告同类时,难道不总是用了这样的句式———“如果不保护森林,人类就会……”“如果动物灭绝,人类就会……”“如果不敬畏大自然,人类就会……”

  道出这一切很无情:即便是最坚定的环保主义者,他们的价值观也是人类中心主义的。倒是大自然,亘古无言,有谁来代表它作一个真正的终极发言?———没有人会丢弃了人的本位去捍卫大自然的利益。只不过环保主义者看得长远一点,替人类的利益想得久远一点,不肯屈就眼前一点蝇头小利而置未来于不顾。如果这一点都要引起不敬畏大自然者们的愤怒与讨厌,那么他们就是不够领情了。

  □郑茜(北京市民)



评论】【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彩 信 专 题
双响炮
诠释爱情经典漫画
东方美女
迷人风情性感姿态
请输入歌曲/歌手名:
更多专题   更多彩信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82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