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北京电视台《世纪之约》专题专题 > 正文

“坦克保姆”徐滨士:铁甲流金铸军魂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1月19日 15:51 北京电视台《世纪之约》供稿
科技时代_“坦克保姆”徐滨士:铁甲流金铸军魂
徐滨士(新浪科技配图)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现代战争中,坦克是当之无愧的陆战之王,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和苏联在库尔斯克地区展开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坦克战役,在这场惨烈的战斗中,苏军的坦克维修部队成为苏军获胜的决定性力量之一。也就是这次战争让人们看到了坦克修复的神奇力量。十五年后,这
个故事改变了一位年轻中国军人的一生,为了中国坦克,他开拓了一条神奇的道路。著名设备维修与表面工程专家——徐滨士。

  徐滨士:

  1931年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1954年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担任助教

  1985年科研成果电刷镀技术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1990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199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是我国维修工程、表面工程、再制造工程学科奠基人,素有“儒将”之称。

  1943年7月,法西斯德国在苏联库尔斯克地区集结了90多万兵力,2700辆坦克,苏联红军投入总兵力133万,3600辆坦克,展开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坦克战。7月12日,苏军出动约850辆坦克,德军则投入了约650辆坦克,双方在15平方公里的战场上,进行了一场坦克肉搏战,这就是著名的普罗霍洛夫卡战役。

  双方在这场战斗中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据苏第五坦克集团军

二战史记载,在12日的战斗后,仅需要大修的坦克就有400辆之多,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数字。在整个苏联卫国战争期间,苏联红军坦克机械化部队的维修人员抢修了43万辆次坦克和装甲车,相当于苏联战时年产量的15倍。15年后, 这个故事改变了一个中国学生的一生。

  [修理也是战斗力]

  徐滨士:这样我跟苏联专家接触多了,我就问他我说为什么要搞这个修理专业,这个重要性在哪里?

  这个苏联专家跟我说啊,他说,苏联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也就是它的卫国战争的时候,修理呀是一个很重要的科学技术,是他们战胜法西斯重要的力量。大概它恢复了坦克和装甲车辆,相当于当时最高水平年产量的15倍。因此他也说,修理也是战斗力!

  “修理也是战斗力” 这句话给年轻的徐滨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改变了他人生道路的发展方向。

  军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让他将坦克维修定为自己终生奋斗的事业。

  曾涛:那么实际上到了50年代末以后也就是58年的时候,中苏关系就变得非常……最后到破裂了。

  那么那个时候如果再坏什么就不太可能再从苏联来进这个零部件来换,是不是在那种历史的条件下,这个修复坦克就变成是你们当时非常大的一个任务呢?

  徐滨士:当时应该这样说,我们当时根据两国的协议,我们建设了一套坦克制造厂,也有一套坦克修理厂。

  中苏紧张以后,我们的零部件,有些特殊的零部件、复杂的零部件,原先是从苏联来供给的,后来他就不给了,这个时候我们就感到紧张了。

  曾涛:当时部队有很强的这方面的需求吗?

  徐滨士:很强的!因为供不上零件这个坦克就叫爬窝,就是在家里动不了了。

  曾涛:这是60年代初的时候?

  徐滨士:对。我们就想,就是怎么样把它修复起来。

  而且这些按苏联规定报废的零件呢,都是一些薄壁的零件。所谓薄壁零件,它就是很壁很薄,因为这一个机械结构它有好多零件组成,必然要有一些零件壁很薄这个结构才能紧凑。这些薄壁零件呢,苏联原来当时50年代设计的……40年代、50年代设计的坦克它就规定了,说这些东西呀不行,用焊接修理修不了,薄壁零件一焊就变形。

  徐滨士所提到的薄壁零件问题,在苏联坦克部队中也曾出现过,苏方当时的做法是换上新件。但是这种方法对当时备件严重不足的中国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面对大量报废的坦克和部队急需,徐滨士和他的战友们能打破这个维修“禁区”吗?

  曾涛:真正在技术方面自己有突破是在什么时间?

  徐滨士:大概是在58年以后了,60年左右。我们当时就看到了有一种振动电堆焊……

  曾涛:您在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个启示?

  徐滨士:这个我是在苏联的杂志上看到的。

  您就从这本杂志上看到这个信息,得到一个启示的。

  徐滨士:是,一个很重要的启示。

  曾涛:自己就开始琢磨来工作?

  徐滨士:完全是自己琢磨来做。

  曾涛:那么这个研究过程用了多长的时间?

  徐滨士:这个研究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曾涛:那么这一次实验成果在一年多以后……

  徐滨士:成功了!

  曾涛:给当时的坦克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变化?

  徐滨士:当时这个技术呢是,只解决了坦克初步的急需。

  50年代末,徐滨士研制的振动电弧堆焊设备,突破了部分坦克薄壁零件不能修复的禁区。也打破了苏联专家“中国坦克只能换件不能维修”的预言。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解决了中国坦克部队的最急需问题。

  1958年,徐滨士本人受到中央军委嘉奖,荣立二等功。

  70年代末徐滨士的另一项重大科研成果,为他本已传奇的坦克修复生涯增添了一抹最亮色。试验人员在用他所研制的

等离子喷涂技术处理受磨损的坦克零件时惊奇地发现,经过处理的零件,耐磨性比原来提高了1.4至8.3倍,寿命延长了3倍,而成本却只有新零件的1/8。

  但是在徐滨士做研究的时候,他所使用的方法却是不被大多数人认可的,那时他还得了一个绰号。

  [徐大胆和三辆坦克]

  曾涛:我知道在70年代的研究当中,当时别人就给了您一个外号叫“徐大胆”,现在听起来很有意思啊。

  那么我不知道就是什么样的事情,使大家会认为您的胆子非常的大?

  徐滨士:因为军品呢当时要求很严格,你要想在军品上搞技术改革,就是突破原来苏联来的一些图纸的规定和规范,你必须要拿出实验的数据来。要不然一个武器装备随便的改那是不行的,那是作战的需要。

  文化大革命以后呢,我们的零部件更加缺乏了。因为文化大革命也影响了生产,影响了部队的训练。所以在这个时候呢我们也急需补充一些坦克、装甲车的零配件。当时我在工厂呢就看到了叫做等离子喷涂技术……

  曾涛:马上得到启发?

  徐滨士:我受到很大的启发,我一想它那种能源呢,等离子呢是物质的第四态,有固态、液态、气态,第四态呢是等离子态。在这种状态下呢,这个能源的利用率非常高,是高密度能源。在这个高密度能源作用下呢,我们修复零件的时候热量非常集中,它就变形很小了。所以看到这个之后呢,我就想我们修复的坦克零件呢可以用这个技术,这个技术要上去了,我们的坦克零部件的寿命肯定增长。

  原来苏联坦克零件的寿命呢,有一些重要零件的寿命呢只有四千公里,所以我想呢能不能延长它到一万二千公里。

  曾涛:当时您提出了这个想法让听到的人都觉得很大胆吗?

  徐滨士:对,他们觉得我这个提法很大胆。

  觉得你突然想用最高级的技术,我们都没看见的,要来修我们的坦克。

  曾涛:那您做这样新的技术出来之后是需要拿真正的坦克来做试验的。

  徐滨士:当时我们用这个技术确实能够修出来这个零件,而且在试验室里也试验的效果不错,但是你要用到装备上,就必须要拿出坦克来做实验。

  70年代每辆坦克价值50多万, 用如此贵重的装备来做试验,对于当时只是普通教员的徐滨士来说,谈何容易。

  曾涛:那个时候在部队里,我觉得70年代中后期的时候要去跟部队要坦克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徐滨士:那是非常难的。

  曾涛:用了多长时间才要回来?找了多少人?

  徐滨士:大概是汇报了从下级的处长一直到上面的部长,最后到副司令那儿,大概一共花了三个多月吧。

  曾涛:他们每一个领导……坚持不懈的去向每一层领导去汇报?

  徐滨士:去汇报,这样汇报他们,也感动上帝吧。他们觉得我确实是想办法把这些技术用到我军队的装备上,为我们军队装备能够恢复它的性能,提升它的性能。所以这样他们终于批准用三辆坦克。

  这个也是很大笔的消耗!因为三辆坦克,当时大概每辆50万,就是150万。另外还有50个人都得跟着,他要驾驶这个坦克,油料、消耗、维修这一套,三辆坦克给它跑垮,这50个人跑了一年。

  我们在这三辆坦克上证明我们修复的零件相当于它新品的三件。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新的零件,在坦克驾驶四千公里以后就坏了,换一个。我们修复的零件在它右边跑,还是好好的不需要换,

  左边它换了一个新的再跑,又四千公里又坏了。八千公里的时候修复零件还好好的。

  第三个件又上去了,我们这个件还在。就是三四,一万二千公里。就是四千,四千公里,换新品,而我们这个修复的零件一直跑到底。

  三辆坦克试验成功了,寿命比新品延长了3倍,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结果。然而徐滨士要面对的是部队领导的再一轮审核,然而这次喷涂,副司令不要徐滨士动手了。

  徐滨士:我们第一批喷完了,我们的装甲兵的副司令还不放心,他也是为武器装备的高度责任感,他说,你这三辆坦克是你们学院自己喷的,已经跑了一年,我再给你三辆,让大修厂的工人喷,喷完了以后再装上跑。跑完了以后,我就可以下令在部队全面用。我后来又拿了三辆坦克。但是这一次轻松多了,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们这一次很容易都给它做好了。而且做的效果比上一次还要好。这样第二次三辆坦克非常成功,他就给我们进行了鉴定,给我们当时叫做科技成果一等奖。后来罗马尼亚有一个军事代表团,也看到了我们这个,他们一定要把我们的这套等离子设备要走,我们国防部也同意给他们了。

  曾涛:是白赠送的吗?

  徐滨士:那个时候呢不是白赠送,他们给我们苏联的一个T-72新坦克。

  T-72坦克,1973年由苏联生产,1974年开始大量装备部队,成为苏联的主战坦克。1979年T-72被装备在捷克斯洛伐克及罗马尼亚等华约国部队,成为华约国主战坦克。

  曾涛:听您刚才的介绍我理解当时大家为什么给你这个外号的原因,

  除了您说的当时这个想法很创新,从来没有人这样想过,更不用说去做过。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可能因为部队的这种管理体制,包括您刚才讲的,在武器装备上这样一种严格的要求,就是总而言之就是一个严字,那么这样一个严字的话就使得在做科学试验的过程中,因为我们都理解科学试验它是有成功有失败的,不是说你做试验就一定可以成功,但是这样一种环境下会给你这种所谓的,可以失败的这个空间变得非常的小,换句话说,就是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徐滨士:对。

  曾涛:是不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其实您自己和您所在的这个研究小组压力非常的大,因为提出了一个从来没有人去想过的一个想法和做法?

  徐滨士:对,完全对。

  曾涛:会有很多人给你压力吗,当时?

  徐滨士:当时大家也有一部分人呢就不同意做。我们当时他们说咱们是院校,搞教学的,不必去搞这种研究。

  这是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呢,觉得呢这些高新技术是制造业、地方上的事儿,不需要我们军队来做。

  这是一种反对的观点。但是也有赞成的,有不少,大多数还是赞成我的观点,说未来作战部队,必须要掌握新技术。因为没有这个呢我们自己呀,在作战的装备上要想解决一些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不行。

  曾涛:就永远的跟在别人的后面。

  徐滨士:部队有的战士啊,有的干部啊,我带部队的学员到部队去实习,他们有些战士啊,就有些零件就修不了。他们批评我们怎么说呢,说:“我们能解决的问题,你们也能解决,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们也解决不了。”这实际上是对我们的批评,这就是说它部队上修不了的零件你也修不了,人家能修的你也能修,说明呢你这个院校必须要……

    换句话说就是不知道你们这些学者是干什么的。

  徐滨士:对对对。他就觉得你不能够为部队很好的服务。所以我们听了这些话以后,很受教育,也是很受刺激。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评论】【科学探索】【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595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