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代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科学探索 > 农民的科技发明专题 > 正文

农民造飞碟陷入经济危机 教授质疑研究意义


http://www.sina.com.cn 2004年10月21日 13:32 南京《周末》
农民造飞碟陷入经济危机 教授质疑研究意义
“杜氏飞碟”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农民造飞碟陷入经济危机 教授质疑研究意义
俯览飞碟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科技图片

  

  周末报报道 生锈的铁门,老旧的矮墙之后是几片农舍和一块开阔的土地。开阔地的一头,杜文达的妻子种了几排蔬菜,晒了几堆玉米。另一头,杜文达制作了一年的庞然大物——飞碟,默然伫立着。

  今年10月初,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来过家里以后,杜文达和他研制中的飞碟就成了人们讨论的大热门。据称,研制中的飞碟的用途是用来缓解越来越拥挤的交通。当地40个农民凑了50万元,支持他造飞碟的事更为这个神话添加了几分悲壮的色彩。10月15日早晨,记者来到杜文达家的时候,杜文达正送两名造访者出门。临走,两人回头齐声说:“祝你的飞碟早日上天。”杜文达笑了,他很开心。

  事实上,杜文达并不是专门研制飞碟的科学家,他开过货车、上过煤矿、做过机械工,是个为过日子而劳苦的普通老百姓。但眼下他倾其所有制造飞碟。他已毫无积蓄,连孩子上学的钱都是借来的。

  即便如此,杜文达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他说,不管怎么样,都要让飞碟上天。“我做的飞碟其实是一种能载人的交通工具,可以作为现代交通工具的补充。我希望它能有几十米的飞行高度,能在高楼上飞,速度达到每小时100公里左右就可以了。我认为,现在就是需要这样一种多功能的交通工具,现在城市交通堵塞得厉害,自行车、汽车几乎把公路都占满了。如果研制成功,飞碟能在城市上空飞行,那么交通负担会减轻许多。”杜文达这样对记者述说他的飞碟梦想。他身边的一些人也是这么想的,他们一人两三万元地凑着钱帮杜文达凑了74万元搞研究。如今,杜文达联合身边的帮助者们成立了安徽萧县环宇飞碟科技研究所,每天都有一群人和杜文达一起埋头苦干。但是他的飞碟究竟能不能飞,还是一个谜。

  为了共同的大事业

  经过一片陈旧的街区,穿过一条狭窄的弄堂,再爬上一段有着生锈栏杆的楼梯,每天早晨8点,小王都这样准时来到安徽萧县环宇飞碟科技研究所办公室“上班”。小王是个戴着眼镜、扎着马尾辫,瘦小、腼腆的女孩。见到记者时,她的眼里甚至还闪过了一丝紧张和闪躲。但说到这个研究所,她判若两人。

  小王刚从一个医学中专毕业,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找个称心的工作,而是来到研究所做义务“电脑操作员”,分文不取。她对现在的“工作”很自豪:“飞碟是个高科技的东西,虽然我不拿工资,但能参与进来,我很骄傲。我家人起先很反对我来这里,现在也已经被我说服了。杜文达是我们这里的能人,他的‘碟形飞行器’是得到国家专利局的专利认可的,我相信他一定能造出飞碟来。”

  小王并不是杜文达身边惟一执着的跟随者。不久,飞碟研究所的10个投资者之一——高峰也来了办公室。他说,自己和杜文达相识不过一年,但他已经为造飞碟投资了两万元,并暂时放弃了自己的工作。高峰是在2003年7月见到杜文达的,那时候杜文达一边帮人做装修,一边研制飞碟。很偶然,杜文达在电话中和别人说飞碟的时候,高峰就在一旁,于是产生了兴趣。接下来,他见到了杜文达“碟形飞行器”的专利证书,两人相约“经常交流”。不久以后,高峰便决定和杜文达一起“做大事业”。此后,高峰还为杜文达介绍了几位朋友,一起共图事业,其中两位最终也成了飞碟的投资者。据记者了解,现在,杜文达的飞碟研究所共有投资者10人,累计投资74万元。其中杜文达本人投入最多,前前后后,他已经在飞碟上砸下了40多万元。在上海开公司的老板黄锡颜,给研究所投入约17万元,高峰等其他本地投资者则分别投入了2万到3万元不等的资金。“我觉得杜文达有学问、有见识,还有一种人格魅力,不然大伙也不会一起跟着他呀。”高峰摸了摸额头,若有所思地说。

  “我以前在萧县林业局下面的一个繁育场做护林工作,每个月能拿千把块钱。投给杜文达的两万块钱,都是以前的积蓄。现在,我在原单位挂职,在这里的工作没有收入,每个月还要交钱给原来的单位。”说起这些,高峰很平淡,似乎和自己无关,他更看重飞碟造出来后的市场“钱途”。“干自己的大事业,当然要做一点牺牲,这些都算不了什么。”

  他说,研究所里还有比他牺牲更大的人:“比如朱恒,把给儿子看病的2万6千块钱都拿出来了。还有很多人都是借了钱,卖了自家东西凑钱给杜文达的。”而在高峰看来,杜文达自己也牺牲很多。“他曾经在徐州苏北机械厂做技术员,带了不少徒弟,做下去的话前途应该很好的。但是为了造飞碟,他去帮人做装潢,只为多一点时间搞研究。最困难的时候,杜文达的弟弟把自己家里的耕地的牛卖了,凑了大约2000块钱给杜文达应急,接着又把家里刚打的豆子卖了500块钱,也给了他。”

  高峰坦言:“起初干这个事的时候,我们10个人都是瞒着家里的,现在好多了,很多人都能理解我们了,但还有几个人不敢把这里的事情说给家里人听。”

  造飞碟陷入经济危机

  在距离县城研究所办公室约5公里处,杜文达正在自己租住的20亩土地上为飞碟的“极速实验”四处走动。大家都管那20亩土地叫“实验基地”。在高峰的指引下,记者和他一起乘车离开县城,在乡间小路上七拐八绕、一番颠簸,汽车终于停在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前,白底门牌上写着黑字——“安徽萧县环宇飞碟科技研究所实验基地”。铁门紧闭,透过门间的缝隙,记者隐约看到有几块堵门的砖石。高峰上前敲门,一副很熟悉的样子,高呼着“是我”,铁门应声而开。

  所谓“实验基地”,看起来和一般的农家并无差别。散落的4间农舍全都裸露着红砖,没有经过粉刷,其中一间连屋顶都没有。院落里种着菜,晒着衣服和玉米棒子,还有几条狗若无其事地在记者脚边穿行。只有远处停放的飞碟器才让这里有了一点“实验基地”的味道。

  记者看到的飞碟器直径5.15米、高2.37米,上部有3叶大碟片,呈螺旋形状错落排列,中部有16叶碟片,下部有发动机和三个轮子,远远看去像一把巨大的怪伞。杜文达的哥哥正在飞碟下忙着,他告诉记者,这会儿油箱有点漏油,他正着急想办法修理。“我弟弟急着要测试飞碟的速度,要做极速实验。”

  在杜文达哥哥的描述中,飞碟的装置远不止这些。“最上面有6叶碟片,还有3叶等试飞的时候装。飞碟里面还有一个座位,现在只用一个垫子代替,还没安装好。飞碟外面还有外壳,装上去会更好看。”

  在“实验基地”的一间满地塑料泡沫屑的农舍中,记者见到了杜文达。他正和当地一位物理老师一起用工具刀沿着铅笔印记,掏空一些飞碟状的塑料泡沫。杜文达说,他们正在赶制小模型准备参加11月1日在珠海举行的“中国国际珠海航空展”,因为资金有限,只能使用简单的材料,用手工粗略加工。

  为了制造飞碟,杜文达投入了所有的家当。“2002年,我就开始自己造飞碟了,用的都是自己的钱,家里只留下够吃饭的钱,其余的钱都被我拿出来买材料。那时候,我做了个小飞碟,还挺漂亮的。可是还没来得及调试,它就被附近打架的小流氓弄坏了。现在我把大门关着,防的就是飞碟意外遭到破坏。现在,这里20多亩地每年的租金要1万多元,我把老家的东西全搬过来了,现在就住在隔壁,大概20多平米吧。打了个床铺,什么东西都乱糟糟地往里面塞。我还腾出了一间屋子做厨房,其他的都是生产车间和工人宿舍。我们那么一点钱,也只能凑合这样的条件了。”

  杜文达告诉记者,研究所今年5月11日才成立,而他的飞碟在去年9月就已经开始制造了。那时候,他拉了40多人集资了50多万元,而此后又陆续有资金进入,累计投入一共达到74万元。但是目前钱都用得差不多了,他陷入了经济困境之中。“那时候我们这里有40多人,现在只剩下27个,工人陆续走了不少,因为我发不出工钱。”由于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杜文达只能给工人记账,“一个月大约四五百块钱吧。我都给他们记着,一有钱马上发工钱给他们。好在他们都是我以前搞装潢、做机械时候认识的,都有一些交情,比较好说话。现在,我包他们吃和住。外面种的菜,晒的玉米都是用来烧给大家吃的。”

  杜文达很清楚,缺钱会导致其造飞碟的计划土崩瓦解,他对此显得一筹莫展。“虽然现在没有人跟我提过钱的事情。但是我欠工人的工钱,也欠了高峰、朱恒他们九个人的钱,这是事实。实在还不起,我就拿这里的东西作抵押。我有一辆小货车,有几台机床,还值一点钱。真的到那一步,我这里所有的东西,就随便他们拿吧。实在不行,我可以把专利卖了还钱。”

  [1]  [2]  [下一页]



评论】【通讯论坛】【推荐】【 】【打印】【下载点点通】【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一
关键词二



热 点 专 题
阿拉法特逝世
中华小姐环球大赛
2004珠海国际航空展
第六届孙子兵法研讨会
有影响力企业领袖评选
2004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高峰亲子鉴定风波
加息后如何买房还贷
楼虫帮您买楼支招

 
 



科技时代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010-82628888-548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