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特朗普会对马斯克下手吗?

2020-09-24 22:16:5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字母榜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李洁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枪声”响起,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把美国政府给告了。

  昨日晚间,据媒体报道,特斯拉起诉特朗普政府与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诉状显示:特斯拉要求认定特朗普政府对该公司从中国进口的部分零部件征收关税是不合法的,要求退还已经支付的关税税款,并赔偿期间利息。

  关税问题一直是萦绕在美国企业家头上的一团乌云。据CNBC报道,已有约3400家美国企业就特朗普关税政策采取法律行动,要求偿还已支付税款,呼吁政府改变关税政策。

  近两年,中美关系日益紧张,但特斯拉和中国的合作似乎丝毫没有受影响,越来越紧密。

  上海超级工厂建设只花了15个月,连见多识广的马斯克都为之瞠目:“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速度是我见过最快的。”兴奋的他甚至在开工仪式上当场跳起了舞。一年后,首批国产Model 3对外交付,马斯克再次乘兴起舞。

  如今,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二期工程建设即将完成,二期项目预计在明年初可正式投产,未来将承担起特斯拉Model Y的生产任务。在一天前举行的特斯拉“电池日”上,除了公布在电池方面取得的突破,马斯克还现场给上海超级工厂提出了一个超级目标:年产汽车100万辆。

  中国不仅让特斯拉产能狂飙,也是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2020年上半年,特斯拉占据美国电动汽车近80%的市场份额,占据中国13%的市场份额。今年上半年特斯拉Model 3全球销售超14.2万台,中国市场销量占了33%。

  特斯拉的第一枪,或许会引来一众美国企业效仿。面对公开和自己作对、并且和中国关系日益密切的马斯克,特朗普会像对待TikTok那样,痛下杀手吗?

  A

  时间拉回到2018年7月13日,马斯克在上海街头吃煎饼果子的一幕被媒体拍下。这次上海之行,他敲定了上海建厂、北京建立科技创新中心的事宜,开启了与中国的缘分。

  彼时正值中美贸易战鏖战正酣之际。就在一周前的7月6日,美国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方予以反制。

  特斯拉入华筹谋已久。

  早在2014年1月,马斯克在一次采访中就谈及已把在华建厂列入长期计划中。2017年,特斯拉将在中国建厂的消息不胫而走。

  彼时,能否突破相关政策在中国开办全资工厂是马斯克最大的隐忧。自1994年《汽车产业政策》出台以来,通过与中国公司合资才得以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汽车制造商,在合资企业中的持股比例,一直未超过50%这个上限。这一度令外资车企怨声载道。

  马斯克执意要以独资的方式建厂。倘若以合资的方式,特斯拉将与中国国内合作公司分享自己的技术与大部分利润。此外,特斯拉的盈利状况也是中国方面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特斯拉无法盈利的症结是产量未达到市场要求,连年的亏损又导致马斯克资金左支右绌。中国作为特斯拉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随着中美贸易战的逐步升级,关税上调、高昂的运输成本使得马斯克在中国建厂势在必行。

  双方在拟建工厂的所有权结构问题上存在分歧。因此,该计划很可能要被延期,特斯拉可能不得不改用合资的方式进入中国。

  入华计划陷入僵局,在中国谈判受挫的马斯克转而在twitter上向特朗普“告状”。

  他连发三条推特,艾特特朗普称:“总的来说我反对进口关税,但目前的政策使得事情变得更加困难,这就像是穿着铅制的鞋子参加奥运会跑步比赛。”在他看来,中国向进口汽车征收25%的关税,是美国对进口汽车征收关税比例的10倍,这不公平。

  特朗普在宣布新的关税政策时也引用了马斯克的推文并表示,美国汽车生产商并没有得到全球各国贸易政策的公平对待。他计划依据美国产品出口到其他国家被征收的关税比例来向该国家征收同水平的关税。“我们正在改变一些事情,我们只是想要公平。”

  两人“一唱一和”,唱起了双簧。

  马斯克曾一度被认为是为数不多支持特朗普的硅谷企业家之一。

  2016年12月中旬,马斯克与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加入了特朗普的“策略和政策论坛”顾问委员会,将定期与特朗普会面,在商业问题上提供建议。这之后,马斯克也曾两次受邀,与其他企业家一起同特朗普进行会谈。

  然而,仅仅半年之后,2017年6月1日,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当时担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与制造业就业机会计划委员会的马斯克遂愤然离职。

  资金问题长期困扰特斯拉,奥巴马政府的“绿色能源”退税政策以及其它减税政策,让特斯拉的困境得以缓解。因此对于马斯克而言,失去这一退税政策,特斯拉将承受严重打击。

  B

  在中国建厂一事,马斯克等来了独资的机会。

  2018年3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上,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透露,中国要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并且在一些领域放宽或者取消外资股比限制,放宽或取消经营范围的限制。万钢表示,中美在电动汽车的合作十分紧密,欢迎美国的企业家能到中国来,只要多沟通、多交流,中美的科技创新合作是不会有障碍的。

  在中国积极推动汽车电动化的大势下,2018年6月28日靴子落地。发改委和商务部共同发出了2018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文件在原有规定“汽车整车制造的中方股比不低于50%”的基础上,增加了“除专用车、新能源车外”一项。

  乘着政策的东风,特斯拉成为中国放开外资企业股比限制后的第一家独资汽车品牌。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马斯克在7月10日与上海市政府正式签署合作,具体建厂地点在上海临港奉贤园区。“联姻”的消息传出,大洋彼岸的特朗普紧急启动了对美国车企的调查。

  据外媒报道,2018年7月近一个月,美国商务部就“汽车零部件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调查由头,要求车企提交部分敏感信息,其中包括财务、工厂、供应链等。

  之前在twitter上站在同一战线的二人,因马斯克在华建厂不再唱和。

  C

  马斯克的到来,对于国内新能源车企而言,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特斯拉国产化将会加速国内新造车企业的洗牌,市场竞争变得更为惨烈。另一方面,被视为“行业标杆”的特斯拉将进一步从技术层面倒逼自主品牌技术升级,带动产业链良性崛起。

  在上海,特斯拉花费9.73亿元拿到了1297.32 亩土地,相当于每平米1125元。这笔费用,基本来自于中国各家银行的低息贷款。2019年3月,特斯拉从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处获得第一笔35亿元贷款,同年10月又从招商银行获得50亿元贷款。

  下了血本的上海,自然是想要得到回报。

  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了对赌协议。协议要求,自2023年起,特斯拉必须每年向政府纳税22.3亿元,同时还须在未来5年向上海工厂投入140.8亿元的资本支出。

  马斯克多次表示,上海工厂的表现是特斯拉销量能否再进一步的关键。被免征购置税加上新申请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国产Model 3在定价上更为友好,意欲在中国市场大显身手。

  2019年 Q4,特斯拉交付量达到11.2万辆,初步缓解了长期存在的产能危机。去年,特斯拉在中国营收为29.79亿美元,同比增长70%。在今年疫情期间的3月,特斯拉在华交付量首次过万,5月份开始销量持续维持在1万辆以上。6月,特斯拉交付了14954辆Model 3,占电动车总销量的23%,7月最新数据为1.1万辆,位居国内新能源乘用车之首,并且超过后两位车企销量总和。

  反观这几年在美国本土,马斯克的日子并不美丽。

  2018年以来,特斯拉市场营收一度同比下滑39%。这一年特斯拉几乎每分钟就要烧掉6500美元。彭博社预估,按照这个速度,特斯拉现有资金将在2018年底消耗殆尽。

  特斯拉承诺2017年12月底在市场投放2万台 Model 3。截至2018年1月底,美国媒体披露特斯拉仅生产了2425台。同年4月,由于生产线故障,特斯拉决定暂停 Model 3 的生产。

  5月,有分析员在特斯拉业绩报告会上质疑公司现金流。马斯克硬气回应:“我没有兴趣讨好交易员,我不管,你们可以卖掉我们的股票,然后别再买。”当日特斯拉股价下跌5.6%。9月,马斯克一边抽大麻,一边接受采访的视频在网络上发酵,当日特斯拉股价又暴跌9%。

  他在6月致全体员工的邮件中直言公司已成华尔街的眼中钉。为了应对华尔街的做空,马斯克在2018年数次自掏腰包购买特斯拉的股份。

  2018年6月28日,马斯克47岁生日那天,是在工厂里度过的,“一整个晚上,没有朋友,没有庆祝。”

  在这年只剩下12个工作周时,马斯克向媒体吐露心声:“过去的一年是我创业生涯中,最困难、最痛苦的一年,非常艰难。”

  2019年5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拒绝了特拉斯提出的“免除对中国制造的特斯拉Model 3自动驾驶ECU加征25%关税”要求。特斯拉对外称关税可能会迫使其停止在中国生产自动驾驶电脑,从而推迟其在特斯拉车型上的配备。彼时,有媒体文章的标题中出现了“美国政府正在‘谋杀’特斯拉”的比喻。

  D

  今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特朗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赞马斯克为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4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加州应允许特斯拉重启加州工厂。”同时在推特上艾特了马斯克。两人的关系似乎又“黏糊”了起来。

  不过,马斯克在中国建厂一事近期在美国受到了针对。

  据外媒报道,8月底,马斯克的Space X公司与美国NASA的新订单“风雨飘摇”。美国商务委员会谈判代表加德纳直呼:“马斯克去中国建工厂,还拿NASA的合同!”他们认为,马斯克在上海建特斯拉工厂,还获得了中国大量低息银行贷款,质疑马斯克会泄露美国的先进技术,试图让NASA取消与Space X的合同,该项合同是一个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卫星发射任务。

  也有消息称这背后是ULA(联合发射联盟)的阻挠,而Space X就是ULA的最大竞争对手。Space X的技术突破,让ULA的市场面临严重压缩。

  总之,在特朗普想要重振美国制造业的当下,马斯克的“上海工厂”,显然与前者的意愿不在一个轨道。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