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比尔·盖茨才是真正的江湖大佬

2020-09-23 10:41:3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接招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方浩

  来源: 接招(ID:itakethat)

  TikTok事件就像特朗普导演的一出肥皂剧,每天都有更新。

  最新的进展是:甲骨文和沃尔玛进场,微软出局。自从特朗普在7月份声言要封杀TikTok以来,微软一直都是这笔潜在交易的绯闻领跑者。

  美国西海岸两位to B领域的老冤家为拿下一款来自中国的to C产品明争暗斗了两个多月,最后还是特朗普提醒他们:这明明是一笔to G属性的交易。

  对于特朗普来说,TikTok不是目标,而是棋子。无论是说要关掉TikTok还是说要从交易中抽取巨额佣金,都是说给选民看的,并视舆论的反应随时改变态度。对华为是刺刀见红,对TikTok则是老叟戏顽童。他很疯癫,但也很精明。

  甲骨文之所以成为这笔交易的最新领跑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朗普在西海岸科技大佬圈确实没有什么朋友。苹果越来越倚重中国市场,贝佐斯的《华盛顿邮报》一直跟特朗普政府唱反调,FB和谷歌为了避免瓜田李下之嫌不得不充当看客……

  只有甲骨文和微软,两家世界上最大的软件公司对接盘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但拉里·埃里森和比尔·盖茨的目的并不一样。

  甲骨文老板拉里·埃里森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去年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他是硅谷第一个跳出来表忠心的大佬:“如果就这么让中国经济超越我们,让中国培养出比我们更多的工程师,让中国科技公司击败我们的科技公司,那我们就离军事科技也落后的那天不远了。美国与中国的激烈竞争中,我站美国队。”

  今年年初,拉里·埃里森还亲自举办了两场高尔夫筹款大赛,最后为特朗普筹集了几千万美元的竞选资金。当然,拉里·埃里森以前还支持过克林顿和奥巴马,可以说政治站位水平极高。拉里·埃里森和特朗普都是第二代欧洲移民,父辈都是地产商,此外两人都以口无遮拦著称。

  所以,凡是总统反对的,拉里·埃里森都反对;凡是总统支持的,拉里·埃里森都支持。毕竟美国政府和军方是甲骨文最大的客户之一。如果说特朗普是政客中的生意人,拉里·埃里森就是生意人中的政客。

  商人的本质是逐利。拉里·埃里森对中国的反水,源于甲骨文在中国市场的节节败退。十几年前,甲骨文不仅占据了全球数据库行业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还几乎垄断了中国市场。

  但到了2018年,其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只剩7%,被用友、浪潮等中国本土公司反超。更重要的是,随着中国科技公司在2010年前后掀起的去IOE运动,让IBM、甲骨文、EMC等数据服务商在云计算时代失掉了巨大的中国市场。

  2019年拉里·埃里森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攻击,正是因为此前一年甲骨文在中国市场首次跌出前三。看到无利可图之后,气急败坏的拉里·埃里森成了特朗普的爪牙。小扎一直自称盖茨是自己的导师,但从翻脸不认人的性格来看,拉里·埃里森更适合做他的导师。

  1994年,比尔·盖茨以休假旅游的名义首次来到中国。此时微软已经进入中国有两年多时间了,只有十来个人。

  如何打开中国市场是盖茨此行的目的。1994年是中国互联网的元年,个人电脑还是奢侈品。作为初来乍到的生意人,盖茨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中国的盗版软件。

  高手就是高手。盖茨绕开了这个难办的问题,他认为消费者市场的版权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而是应该先打开B端(政府机构、大型企业)市场。出招的优先级很重要。

  那次他会见了很多中国领导人,其中就包括最高礼遇。那位幽默风趣的领导人见到盖茨夫妇后关切地问:“听说你们刚刚结婚不久?”

  盖茨说:“是,我们新婚不久。”领导人按照中国传统予以祝福:“那我祝你们白头偕老!”这么多年过去了,拉里·埃里森换了五任老婆,盖茨的老婆还叫梅琳达。

  当年9月份,盖茨在半年之内第二次访华,还获批租用了“毛泽东号”专列,据说他是第一位获准租用此车的西方人。

  同样是做政府公关,但和盖茨比起来,大冬天在天安门前做跑步状的小扎就像个第一次进城的小镇青年。

  在进入中国市场的最初五六年里,微软一面在B端市场步步为营,一面任由盗版软件在C端市场繁衍。盖茨的想法很现实:与其一棍子把中国刚刚兴起的软件市场打死,不如先借助盗版软件培育市场。做大蛋糕比着急分蛋糕更重要。

  1999年,中国互联网用户突破200万,与此同时一大批互联网公司开始涌现,对于微软来说,中国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当年还有一件决定中国未来20年走向的事情:中美关于中国入世协议的谈判进入攻坚阶段。

  盖茨出手了。当年微软第一次通过法律手段起诉一家北京的软件盗版公司。盖茨要的不是这场官司的胜利,而是借助中国入世的契机,把知识产权保护嵌入到到中美关系的链条里。

  这时谁都看得出来,个人电脑和互联网必将在中国大规模普及;对于盗版,早动手没有意义,晚动手没有筹码,盖茨要的是“先求胜,再求战”:既不给中国ZF添麻烦,也不能让自己当冤大头。节奏、时机都拿捏得很准。

  在盖茨首次访问中国的转年,他第一次成为全球首富,并在随后20多年里长期霸占这个位置。2008年,盖茨正式从微软退休,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慈善事业上。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2009年,盖茨在从微软退休后第一次访华,除了微软创始人、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创始人两个身份之外,他还有一个头衔:美国泰拉能源公司董事长。这是一家盖茨于2006年主导投资的新能源公司,致力于核能研发。

  在退休后的几年里,盖茨甚至比退休前还要更频繁地访华。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中核集团都是这位美国科技圈退休老干部的拜访对象。

  核能开发是非常敏感的行业,盖茨为什么选择中国而不是美国?原因很简单,在新一代核能技术推进中,美国人分歧太大,而中国对于新能源开发的态度,则要开放的多。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有两个使命:一是让每个人都有平等就医的机会,二是让穷人都能获得廉价、清洁的新能源。走群众路线,是盖茨人生下半场的重要路标。

  2017年,盖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外籍)。1994年盖茨首次访华时谁能想到,这个副部级待遇的头衔最终会落到世界首富头上。想清楚自己想要达成什么目标,然后融入环境之中,是盖茨作为一个生意人最大的特质。

  今年疫情爆发以来,盖茨多次赞赏中国抗疫的经验,同时批评特朗普政府的无能。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9月11日微软公司发布公告称由中国黑客攻击美国总统竞选网站;几乎与此同时,微软也在TikTok交易中出局,这肯定是多方博弈的结果,无奈微软成了祭品。

  随后在一次采访中,盖茨再次批评了美国政府防疫的无能,并再次表扬了中国。公司可以有情绪,大佬不会。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