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国产剧豆瓣评分“通货膨胀”了吗?

2020-09-09 11:45:3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毒眸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吴喋喋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以瞪眼和抠图著称的Angelababy、因主演《上海堡垒》而被钉在耻辱柱上的鹿晗,今年成功“翻身”了。

  二人主演作品纷纷斩获豆瓣8分,分别是13万人打分8.1分的《摩天大楼》和10万人打出8.0的《穿越火线》。此外鹿晗主演的悬疑短剧《在劫难逃》也正在播出,3万人打分7.7,同样属于高分剧。

  相比曾经凭借豆瓣7.2分的《动物世界》口碑回升的李易峰、在7.4分的《全职高手》里饰演了叶修的杨洋相比,今年流量们的翻身仗打得明显更容易了。手握豆瓣8分成绩单的鹿晗、Angelababy还拥有了正向的演技话题热搜。

Angelababy哭戏、鹿晗演技上热搜Angelababy哭戏、鹿晗演技上热搜

  是这届流量更努力了吗?

  的确,Angelababy和鹿晗都挑对了剧本和团队,并可能为此牺牲了番位甚至片酬等短期利益。Angelababy在陈正道导演的《摩天大楼》里担当女主角钟美宝,署名排在郭涛、杨子姗之后;鹿晗在《在劫难逃》中番位也排在王千源之后。

  但另一个思路或许是,国产剧在豆瓣获得高分越发容易了。

  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统计发现,截至9月8日,2020年豆瓣分数TOP10的国产剧(豆瓣评分人数≥10000)平均分为8.32,比2019年全年TOP10国产剧的平均分8.23高出近0.1分。

  去年的TOP10作品中,7.9分的《庆余年》位列第十名,而今年Q3尚未过完,8分作品已经超过了10部。

  而2020年并不是个异军突起的年份,国产剧整体豆瓣分数过去两年也在明显上涨。

  据云合数据统计,2019年连续剧整体豆瓣平均分6.1,相比2018年的5.8分,上升了足足0.3分,其中又以网络剧均分上涨幅度更大,从2018年的6.1上升到2019年的6.5。

  相比精确到小数点后的数字,观众或许更能察觉一个认知的变化:几年前豆瓣7分就算口碑剧,如今7分剧根本不值一顾,8分剧都还需要观望一番。

  作为最权威的影视剧评价体系,豆瓣这道防线尽管尚未被攻克,但随着评分用户壮大、粉丝控评和高级水军的入侵,分数含金量已经出现了下降。

  18年是分水岭

  几年以前,在豆瓣为电视剧打分的基本是豆瓣“原住民”,美剧、英剧甚至韩剧更受用户关注,只有真正的爆款优质国剧如《琅琊榜》《白夜追凶》《人民的名义》《甄嬛传》等,可以在豆瓣获得人气和口碑。

  高分凤毛麟角,豆瓣用户对大量烂国产剧打出3、4分的极端低分才是常态,其中又以流量生花扎堆的大IP偶像剧为重灾区。2017年,3.1分的《孤芳不自赏》和4.1分的《择天记》是常态,7.0分的《大唐荣耀》在同行衬托下已是“古偶之光”。 

  也正因为豆瓣用户对国产电视剧抱持的批判性目光,豆瓣电视剧评分在主流舆论场上的存在感愈发强烈,并在2018年迎来集中性的爆发。

  2018年10月,郭靖宇导演电视剧《娘道》CSM52收视率破2,深受中老年观众喜爱,却在豆瓣被打出2.7分。豆瓣用户批评该剧价值观落后、物化女性,收视口碑的冰火两重天引发了热议。

  《人民日报》发文评价《娘道》,标题直接提及了豆瓣分数:《豆瓣2.7,收视率却爆棚,<娘道>是鲜花还是毒瘤》。舆论发酵之下,《娘道》这部受众并非豆瓣用户的国产剧,最终被3万用户打到了更低的2.5分。

  同一时间,第12届金鹰奖因为将最佳男女演员奖项颁给了李易峰和迪丽热巴,遭遇重大的公信力滑坡。观众称迪丽热巴为“水后”,意思是,她是“水分”最大的金鹰视后。这一批评的依据之一,是迪丽热巴获奖作品《漂亮的李慧珍》在豆瓣评分仅有4.6分。

迪丽热巴获金鹰奖瞬间迪丽热巴获金鹰奖瞬间

  大众以豆瓣为阵地,大肆抨击金鹰奖作为主流电视奖项的“失格”。4万用户为12届金鹰奖的豆瓣词条打出2.1分——一个在豆瓣评分系统里接近零分的分数;同时《漂亮的李慧珍》也从4.6分暴跌至3.0。

  当豆瓣电视剧评分不再仅仅客观反映出作品水准,而是承载了舆论情绪成为风向标时,意味着它彻底出圈了。2018年后,在豆瓣为国产剧打分的用户出现了激增。

  新剧观察发布于2019年7月的统计显示,历史上豆瓣评分人数TOP20的国产剧中,10部是2018年以来的新剧,其中《琅琊榜》以31万打分人数位居第一。就在同年8月,《陈情令》完成了对《琅琊榜》的超越,成为评分人数最多的剧集,目前评分人数超过140万。

  而在2018年,评分人数10万出头的《天盛长歌》还曾被质疑“水军下场”。该剧在湖南卫视播出收视惨淡,CSM52收视率最低一度达到0.154%,同时段排名第10,网播成绩也并不出色,云合有效播放月榜最高只排到第9名。

  与播放热度不成比例的是,该剧至今豆瓣累计17万人评分8.1。与之同期播出、云合霸屏指数月榜中排在《天盛长歌》之前的《天坑鹰猎》和《沙海》,打分人数分别是10万和8万,比《天盛长歌》少了将近一半。

湖南卫视粉丝嘲讽《天盛长歌》的表情包: “豆瓣分这么高收视率还这么低”湖南卫视粉丝嘲讽《天盛长歌》的表情包: “豆瓣分这么高收视率还这么低”

  而在当下,“豆瓣分高收视率低”、“豆瓣分高网播量低”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评分人数17万以上的国产剧也越来越多了。

  比起全民爆款或是水军下场,《陈情令》惊人的评分人数纪录要归因于饭圈的胜利。该剧强大的粉丝号召力吸引了大量粉丝评分,光是豆瓣《陈情令》专组就拥有18万组员——这意味着,每个组员都为《陈情令》打分,就已经超过了《天盛长歌》的评分人数。

  今年以来,豆瓣7.0分的“门槛”不再具有意义,轻而易举被名不见经传的国产剧拿下:仅暑期档就有7.8分的甜宠剧《穿盔甲的少女》、7.0的甜宠剧《G小调进行曲》《离人心上》《萦萦夙语亦难求》、7.3分的青春剧《一根木头》等。

  上述剧集的云合有效播放霸屏指数、全舆情热度皆前十不入,网络上也很难看见它们的“自来水”剧粉发声安利,却坐拥豆瓣高分,可以冠上“品质剧”的头衔。

  8分以上的高分区,如今并不全是公认好剧了。《怪你过分美丽》被5万人打出8分,但播放热度未进入云合有效播放霸屏指数月榜,豆瓣上关于该剧的最热讨论来自王子异粉丝的抽奖高楼,热门短评里,“王子异未来可期”这样的粉丝控评话术赫然在列。

  电视剧评分还“有救”吗?

  相比豆瓣书影音,尤其是电影评分系统多年如一的稳定,国产剧评分系统在数年之内经历了高速发展,又迅速“堕落”。这或许是因为,在豆瓣标记书影音的用户,和标记国产剧的用户本就不同。

  豆瓣的早期核心用户是影迷,电影TOP250中以9.7分位列第一的《肖申克的救赎》,能够获得213万用户打分。但数年之前,几千或一万出头的评分人数是大部分国产剧的常态。

  热衷看国产剧、为国产剧打分的用户,不少是随着娱乐类豆瓣小组的崛起而涌入的。

  毒眸曾在《“消失的鹅组”和拧巴的豆瓣》中提到,以“豆瓣鹅组”为代表的娱乐向豆瓣小组近年成为电影评分之外,豆瓣另一个成功出圈的“流量地”,但通过豆瓣小组等社交属性吸引的用户和爱标记书影音的原始用户相遇后,不同气质的群体之间也会产生相互排斥。

  较为著名的一些豆瓣小组如“豆瓣鹅组”、“自由吃瓜基地”、“豆瓣拉踩小组”,组员兴趣集中于明星八卦和国产剧等内容。除了综合类娱乐小组,单部剧综的爱好者也纷纷在豆瓣开设专组,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拥有多达28万组员。

  2018末,豆瓣电视剧词条下的讨论版块直接关联了电视剧的专组,可视为豆瓣官方对专组生态发展的鼓励。在赋予了专组“官方”性的同时,专组也反过来为电视剧的豆瓣评分导流。

豆瓣《如懿传》词条下的讨论版块变成了“小组讨论”豆瓣《如懿传》词条下的讨论版块变成了“小组讨论”

  由于专组功能类似“贴吧”,剧情讨论、演员资讯、同人创作等内容集中出现在豆瓣专组中,不断吸纳剧迷进入豆瓣。这也带来了豆瓣电视剧评分标准的迁移:往日那种沿袭了电影评分标准的、具有批判性的评分标尺,在粉丝滤镜下不免打了折扣。

  显著的例子是2020年开年热剧《锦衣之下》,这部特效和编剧都在及格线下的剧集,因为CP太好嗑而被打出7.6的高分。同时它的豆瓣专组人数最多时将近5万,发帖数量超过23000条。

  豆瓣创始人阿北写于2015年的《豆瓣电影评分八问》中,对豆瓣用户画像做了定义:“基本能确定,现在豆瓣评分反映了大众观点,只是这个‘大众’更集中在一二线城市里,和豆瓣用户扎堆的地方一致。”5年过去,这个“大众”显然又下沉了一些。

  此外,粉丝布局舆论阵地和剧方下场也是无法阻挡的趋势。豆瓣评分的权威性和高认知度成为这粉丝、水军聚众刷高分的最大动机。

  流量粉丝几乎有组织、无差别地试图打入微博、贴吧等大本营之外的一切舆论场。抖音、快手、豆瓣、虎扑、知乎、B站。其中针对豆瓣作品评分,粉丝总结出了一套养号攻略,其中有着“发布广播提高权重”、“每周5篇短评1篇长评提高活跃度”等tips。

流量粉丝站子撰写的豆瓣养号攻略,图源@千家无名氏流量粉丝站子撰写的豆瓣养号攻略,图源@千家无名氏

  流量粉丝尚且可以通过养号完成为偶像打出有效五星好评的目的,专业的营销公司和水军更不在话下。暑期档热播剧《以家人之名》曾被网友抓包“水军跑错路”:电视剧《亲爱的药王大人》豆瓣短评列表中,出现了大量为《以家人之名》而写的四、五星短评。

  但也有网友质疑,这可能是《亲爱的药王大人》自导自演的一出炒作:“这是套路吧,就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那部被错评的剧,人家《以家人之名》的数据在那摆着,有必要吗。倒是某些剧,听都没听过。”一位网友评论道。

  无论是水军迷路还是一出“反炒”,至少可以确认一点:如今高级水军打出的好评,已经能够突破豆瓣的反“非正常评分”机制,被计入有效短评显示出来了,只是这个权重还尚未可知。

  阿北曾经表示过,对抗水军是“持续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事情。但现在门槛已经很高,声称能刷分的基本是在骗人。”但如今,一位相关从业者向毒眸确认,不少负责影视宣传的供应商会为剧集提供豆瓣口碑维护的服务。

  可也很难据此苛责豆瓣:算法可以对抗机械的水军,却很难阻止携带了不纯粹目的进驻的“活人”。

  同时需要指出的是,“非正常评分”对国产剧的影响比院线电影更大:豆瓣2019年度电影榜单显示,当年评分人数最多的10部院线电影评分人数在71万-157万之间,如此大的基数使得操纵水军维护电影评价的成本更为昂贵。

豆瓣2019年度电影榜单之评分人数最多的院线电影豆瓣2019年度电影榜单之评分人数最多的院线电影

  目前而言,豆瓣评分的“通货膨胀”是电视剧市场独自面临的问题。更无奈的是,市面上也没有更好的评价体系可以对豆瓣评分取而代之。

  今年年初,B站推出影视榜单,通过二创视频数量和弹幕数量真实反映出用户的趣味,但尚未开设作品评分系统;知乎尽管推出了评分系统,但评分人数远低于豆瓣,某种程度上,只要水军和粉丝想要,操纵知乎评分的难度并不比豆瓣更高。

  但或许也无需太过担忧:经验告诉我们,真正的佳作是不会被埋没的。尽管今年豆瓣7分以上的国产剧增加了,但《隐秘的角落》《龙岭迷窟》等公认的好剧仍然与平庸之作甩开了距离,分别获得8.9和8.3的高分。

  这两部剧集的优秀并不取决于单一的评价维度,而是高评分、高播放量、高舆情热度、梗的频繁出圈、主演主创商业价值的走高等维度综合来体现。

  另一方面,豆瓣分数对于小成本佳作仍然是最好的曝光平台。去年暑期零宣传裸播、除了编剧王倦就没上过热搜的《大宋少年志》,凭着8.2的豆瓣高分出圈;今年也有全新人阵容的青春剧《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斩获豆瓣8.2分,靠口碑突围。

  正如阿北所说的:“做点什么可以让片子在豆瓣评分高一点?我确实不知道除了拍好电影,能做什么。”这个颠扑不破的道理,放之国产剧而皆准。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