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HTC没有新故事,62岁的王雪红不得不再次回归

2020-09-07 08:12:57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首席人物观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倪文 刘意默

  编辑:江   岳

  来源:首席人物观

  01

  62岁的王雪红不得不再次回归。

  2020年9月3日,HTC董事长王雪红再度兼任CEO,顶替原CEO Yves Maitre的位置。

  颇为荒诞的是,在2019年9月17日,前任CEO说过,“我等这个职务14年了”,而等待的结果即是任职不到一年就迅速辞职。

  HTC似乎无法离开王雪红。这距离她上一次担任CEO职位救急,时隔不过五年半。2015年3月20日,王雪红以兼任CEO的身份走向台前,掌舵HTC,原CEO周永明转向研发岗位。

  3月正值早春,上海康桥镇新庙村,桃花正开得厉害,冒出一个个粉嫩嫩的花骨朵。HTC工厂位于公路深处,周边除了加工厂就是大片田野。从2015年开始,由于生产线不断裁员,宿舍区时有拉着行李箱的人走出。

  这座土地面积约7092万平米,房屋建筑面积则为11.48万平米的工厂是HTC强盛时期的产物,建成于2010年,投入资金约2.2亿元。

  彼时,HTC势不能挡。

  尽管如今已经不为年轻人所知,但仅仅十几年之前,它还是安卓手机的代名词。HTC于2008年发布首款Android手机,2010年进入内地市场,当时,每两台Android手机中就有一款是HTC。当HTC立于巅峰,雷军和小米刚刚准备进入手机市场。

  HTC的创始人王雪红是典型的富二代,她的父亲是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被誉为“台湾经营之神”。家庭背景也很复杂,王永庆有三位太太,育有二子七女。王雪红的母亲是二房杨娇。

  王雪红虽然早期凭借独立创业在商业领域获得一席之地,但她受家庭影响很深——她既继承了母亲身上的韧性与果敢的品质,在商业上也受到了父亲的启蒙教育。

  1975年,母亲杨娇厌倦了每日侍奉长辈、照顾家人等琐事,又因王永庆娶了三房,51岁之时,她带着最小的儿子和3000美元去了美国。在那里,杨娇零基础去成人学校学英文,60岁学开车,王永庆三四次前往美国劝其回台,她不为所动,坚持留在美国,学习进步,实现自我价值。

  “都说我最像父亲,”王雪红在一次采访中聊到:“但事实上,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我母亲。我和母亲一起生活了整整50 年。”

  与母亲不同,王雪红很早就踏上了独立的求学生涯。

  15岁时,王雪红被父亲送往美国旧金山一个犹太人的寄宿家庭,全校只有她一个中国人。父女俩通过书信往来,王雪红需要告诉父亲自己每天做了什么,以及每一块钱是怎么花的。

  而父亲的回信通常很长,有时有一二十页。王永庆谈及最多的是生意,比如处理公事时遇到的困难、如何追根问底、如何管理、如何解决问题等等。在王雪红的记忆里,父亲字迹潦草,内容艰深,很难读懂。她至今仍保存着这些书信——其中内容一定程度上成了她日后的“管理圣经”。

  她身上确实有父亲的影子。威盛公司的一位员工曾如此评价,外界之所以认为王雪红最像王永庆,很大原因是她敢赌。

  从伯克利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以后,王雪红没有按照父亲的意愿回台塑工作,而是以销售的身份进入了姐姐创建的大众电脑,一做就是几年,直到1988年创办威盛电子。

  创业之前,她意识到大众电脑的主板机已经位居全球第一,但所有组件都是采购而来,没有一样是台湾生产的,于是就动了研发芯片组的心思。于是,她抵押了母亲留下的房子,向银行贷款500万元台币,收购了一家硅谷濒临破产的小芯片公司。

  王雪红押中了台湾电子产业的商机。

  威盛的业务重点是计算机主板芯片组,这个领域长期被英特尔等巨头把控。1992年,王雪红将公司总部迁回台湾,以便于同产业链配套契合起来。自此,威盛、王雪红和台湾电子产业一起走进了黄金时代。

  广达、华硕等一众台湾电子企业在主板制造领域崛起,它们为威盛的芯片组提供了一定的支持。凭借性能优异、价格低廉等优势,威盛的业务可谓突飞猛进。其1996年和1997年市场占有率相继成为世界市场第三名和第二名,到了1999年,全球约70%的电脑主板芯片组印有威盛电子的Logo。

  同年,威盛在台湾上市,王雪红迎来了她事业的第一个巅峰。然而在光环背后,是王雪红被英特尔的专利授权官司所纠缠,长近三年,期间,她参加了一百多场听证会。

  02

  如果说创办HTC是王雪红未雨绸缪的布局,威盛就是HTC在早期得以快速发展的基石。

  1997年,王雪红同周永明创办了HTC,它的全称是High Tech Computer Corporation,汉语名字是宏达电。

  成立之初,HTC还只是循规蹈矩的代工厂,主要代工PDA产品,即掌上电脑。

  王雪红的个人需求和偏好曾成为企业起步的商机。

  她个人并不喜欢笔记本电脑,太重且携带不便。做销售期间,她常常从西班牙坐火车到德国,上上下下搬盒子,非常累。于是,她想做出一款轻巧的产品,不仅可以随身携带,还具备电脑的大部分功能以及手机的通话功能。

  但研发并不容易。

  由于产品过于超前,在研发初期,宏达电就陷入了持续的亏损,最严重时,亏损高达10亿台币。王雪红亏掉了所有的资本金,这是她向家中姐妹私募来的资金。判定这是一口无底洞之后,不少股东纷纷退出,很长一段时间里,HTC全靠威盛电子的资金输血度日。

  王雪红不惜以All in姿态投身其中。在她看来,无线通讯一定会成为主流趋势,不该就此停手。她安慰员工,“威盛这边还有钱,我就继续给宏达注资。”

  总裁卓火木曾拿着两张房契找王雪红,称可以应急,别放弃研发。

  王雪红又一次押准了风口。2000年,HTC与康柏合作推出的掌上电脑iPAQ终于面世,这款掌上电脑在2000年时被评为功能最强之PDA。

  HTC因此而迅速变成全球最大的PDA代工企业。2001年,掌上电脑全球出货量达289.7万台,由HTC代工的趋近一半。

  2002年,王雪红迎来了第二个企业上市的光辉日子。3月26日,宏达电挂牌上市,上市之初,股价就持续上涨,并不止一次获得“股王”的封号。

  在智能手机领域,王雪红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同年10 月,宏达电推出全球第一款搭载微软Smartphone软件平台的智能手机,且成为第一个和微软合作的厂商——五年之后,苹果才推出 iPhone。

  倚赖和巨头贵人合作的方式一步登顶,HTC屡试不爽。

  2008年,在苹果推出 iPhone 的第二年,掌握着熟练代工经验的HTC被Google选定,参与研发 Android 操作系统。借此机会,HTC在手机市场上有了名头。双方合作推出了第一款安卓手机HTC Dream G1。

  那年,王永庆去世。离世前不久,王雪红带着自己生产的手机去找父亲吃饭。“没想到,几天后他就不在了”,她由此感慨,想做的事情就要马上做,不要迟疑。

  快跑的HTC 很快迎来高光时刻。

  在智能手机时代,与王雪红的HTC对垒的,是乔布斯的苹果以及韩国的三星。凭借起步早、迭代快的HTC迅速垄断了安卓市场,成为手机新贵。在2008年到2012年的短短四年间,HTC一共发布了50多款智能手机。

  HTC的G系列旗舰机,几乎每一款都是可与苹果 IOS 系统叫板的“安卓机皇”。

  2011年,HTC的智能手机出货量高达4300万部,其在美国市场的出货量甚至超过了苹果和三星,全球市场占有率高达15%。4月,公司市值一举冲达319亿美元,首度超过了手机巨头诺基亚。

  也是在这一年,王雪红成为了台湾首富。

  2011年3月,《福布斯》发布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王雪红陈文琦以68亿美元的身价成为台湾首富。实现对父亲王永庆的财富超越,王雪红用了53年的时间,而此时,HTC成立也不过短短15年时间。

  王雪红和她的HTC一时风光无两。她曾立下豪言,“若未来手机厂商只剩下两家,HTC一定是其中一家。”

  王雪红很在意父亲的评价。她记得,自己第一次当选台湾女首富,父亲告诉朋友:“她还差得远呢”。直到几年后,她当选“亚洲之星”,父亲眼里才有了挡不住的得意。

  晚到的认可尤显珍贵。只是,王雪红没有预料到,坠落与登顶来得同样容易。

  03

  王雪红的高光时刻并没有维持太久。

  这是人运,也是时势。从根本上看,王雪红的发迹,是台湾承接全球化分工,代工厂繁荣兴起的缩影。HTC在手机市场的崛起,早期也受益于微软和谷歌等美国大公司的代工需求,但一家手机厂商若想维持长久的生命周期,唯一的路径便是真正走进消费者——华为手机近几年的迅猛发展,便验证了这一点。

  HTC很快引来了麻烦。

  从崛起、鼎盛与衰落到销声匿迹,HTC走过的路径几乎与威盛如出一辙。专利战再一次将王雪红和HTC缠住。早在2010年3月,苹果就起诉HTC,指控其侵犯20项专利,而12月的诉讼结果,成了HTC的当头一棒——HTC部分手机产品被判定侵犯苹果专利权,HTC手机因此被禁止在美国销售。

  这场官司成了HTC的滑铁卢。此后,在高端机型市场里。HTC逐渐失去优势,与苹果、三星的距离越拉越远。

  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HTC的全球业绩开始下跌,此后连续三个季度都是如此,股价也如同抛物线的后半段,直落而下。

  习惯了代工路径依赖的HTC,从未真正走进过消费者。这也决定了,在智能手机的战场上,王雪红注定失败。

  此时,新的故事已经在内地兴起。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大变革,由此发端。

  2011年,雷军穿着黑色T恤、牛仔裤,在798艺术中心的一场发布会上,发布了小米初代手机。这位从软件领域跨界做手机的互联网投资人,凭借低价高性价比杀出一条血路。

  移民美国的段永平,名下的两家公司即VIVO和OPPO在三四线城市和县镇广铺门店,斥巨资冠名综艺,请明星代言,打响品牌知名度。

  就连华为都放下了架子。余承东跟随小米推出互联网品牌荣耀,以抓住年轻人。

  王雪红似乎对此不以为然。或许,在这位昔日的台湾首富眼里,内地这些同行所抢占的赛道,都过于低端。这位骄傲的富二代心中只有远方——在质疑声环绕的2012年,她为HTC设定了更宏大的目标:成为世界第一。

  王雪红想赢,但在HTC十几年野蛮生长的日子里,专利和创新始终是其软肋。HTC曾踏在巨人肩膀上乘风破浪,可一旦回到平地,资源这种先发优势,必然也会随之消失。

  现实与“世界第一”的心愿形成了鲜明反差。2012年到2017年间,曾经占据全球15%以上手机市场份额的HTC一路下跌,到2017年只剩不足1%。

  王雪红不再骄傲。2015年,她接替周永明出任公司CEO,同年股东会现场,她就公司亏损向股东们鞠躬致歉。

  但她依然没有放弃翻盘。一度大热的VR成为她的新抓手。2017年,HTC关闭了上海手机工厂,卖土地和厂房换来的6.3亿人民币,被直接投入到VR产业。她也开始更加积极地拥抱内地,无论是乌镇互联网大会还是博鳌亚洲论坛,都可见王雪红的身影,大谈VR前景与Vive的愿景。

  但这似乎依然是一个生不逢时的故事。

  2016年被称为VR元年,但从下半年开始市场便由热转冷。王雪红的投入和亏损随之扩大:2012年至2019年七年间,HTC市值跌了97%,亏损1000亿。

  丢掉了旧市场,没抓住新市场,这是任何一家公司转型都都需要面临的风险。很不幸,王雪红深陷其中。投身VR几年里,这位野心勃勃的女企业家最大的收获或许是,告别了曾经专利官司缠身的处境。

  她失去的东西显然更多。

  逐渐剥离手机业务的HTC,光环不再。2017年,王雪红把HTC 的手机业务和资产出售给Google。2019年,HTC关闭了天猫旗舰店和京东旗舰店,手机中国市场线上渠道关停。

  2020年1月,HTC年度营收创公司有史以来新低,只达100亿元新台币,年减57.82%。彭博专栏作家Tim Culpan通过换算得出结论,苹果光是销售AirPods两周的收入,就能超过HTC一整年所有产品的总营收。

  此时,这位昔日的一代手机巨头,在中国市场已经毫无存在感。在传统行业,这是至少数十年才会完成的衰退,在互联网加速之下,这个过程,只花了十几年。

  王雪红不易。在所有的突然事件中,她都必须成为那个当仁不让冲上前线的拯救者。

  不可否认的是,她过往确实很成功。尽管这离不开时代的馈赠,但终究不是所有人都能抓住这份命运的礼物,实现成就。

  在一次十年前的采访中,处于巅峰时期的王雪红谈到,“从妈妈身上我学到的就是,任何时候我都可以从头再来。”

  2020年,王雪红再一次归来,只是她已找不到那个曾经得以驰骋的战场。

  参考资料:

  1、《王雪红:台湾女首富的“过山车”》,贺大卓,南方周末

  2、《历史进程中的王雪红》,戴老板,饭统戴老板

  3、《专访台湾首富王雪红:“任何时候我都可以从头再来”》,外滩画报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