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科技四巨头激辩国会:权力面前,金钱腰板也挺不直了?

2020-07-30 13:19:0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硅星人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杜晨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贝索斯:到底啥时候cue我?

  美国当地时间7月29日中午,亚马逊、谷歌、Facebook 和苹果四大美国科技公司 CEO 做客国会反垄断听证会。

  杰夫·贝索斯、马克·扎克伯格、蒂姆·库克和颂达尔·皮柴,四位大佬难得同场做队友——可是,这场自微软之后最为重磅的一次反垄断调查,倒是相当的“风平浪静”。

  只有扎克伯格在一两个问题上的回答正中提问议员的下怀;除此之外,贝索斯、皮柴的回答行云流水;库克反倒乏人问津……

  这是因为本来说好的一场反垄断听证会,被国会议员们带歪了……几乎几乎四分之三的问题围绕相关度更低甚至完全无关的话题,比如谷歌和 Facebook 对保守派内容的打压,数据隐私、国家安全和人道主义等。

  (甚至,一位议员将本来针对 Twitter(并未出席本次听证会)的问题,扔给了扎克伯格……)

  不过话说回来,这场听证会有些细节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首先是所有在听证会现场的人,主要是国会议员和他们的手下,全部都戴着口罩。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戴口罩。庭审过程中,共和党议员 Jim Jordan 因为口罩、抢时间和控场问题,前后两次和反垄断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 Cicilline 发生争执:

  倒是远程参加的四位 CEO 们,都安坐家中/办公室/会议室里,也不用戴口罩。当然,这也是你少数能够见到扎克伯格西装笔挺的场合。

  以及,民主党议员 Jerrold Nadler 在家中隔离无法出席,只能远程接入。

  就像这年头的大部分视频会议一样,这场听证会也因为软件等问题一度休会。一开始,因为要纪念前不久去世的 John Lewis 议员,听证会从中午12点拖延到了下午1点左右。

  开着开着,又因为有议员无法接入而不得不休会十分钟……视频会议软件用的是 Cisco WebEx.

  不过总的来讲,这场长达五个小时的听证会实在是太不够刺激了……

  由于四位 CEO 同时受审,时间拉的实在太长,每个议员每轮的提问时间又太有限。听证会基本上就是提问者抛出一个问题,话还没等 CEO 们说完,提问者就一脸“好了我知道了,你再怎么白乎也给不出我想要的答案“的样子,直接进入下一个问题……

  最终,提问者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坚持的己见也基本没有被说服;CEO 这边呢,基本每个人都被打断了几十次,当然也可以说这避免了他们本就模棱两可的答案,浪费所有人的时间……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他们各自都收到了什么问题,以及是怎样回应的。

  扎克伯格:靠抄袭和威胁走到今天?

  总体来看,扎克伯格和贝索斯是整场听证会被 cue 到最多次的 CEO,小扎略胜一筹。

  不过相信他也挺无奈,因为刚一上来第二个提问者,就把他整的一头雾水……

  共和党议员 James Sensenbrenner 扔了一道难题:

  “扎克伯格先生,我们之前搞反垄断的时候,一般对于科技公司不会有太多监管。但是现在我担心,你们在压制保守派的言论。就在昨天,你们把小特朗普(总统儿子)的账号给封了。你对这个怎么看?“

  先不说这个问题跟反垄断的关系有多大——小特朗普被封的是 Twitter 账号,而扎克伯格是 Facebook 的创始人、董事长和 CEO……

  “我想这应该是一个给 Twitter 的问题……“小扎表示,并随后补充道“我们也不想做事实的裁判官,但是他们被封应该是跟转发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有关的。现在有数据证明这个药对新冠不但没用,还可能有害。如果是 Facebook 的话,恐怕也会把相关内容下架的。”

  议员 Pramila Jayapal 的问题倒是非常精确,直插要害。她拿着搜集到的关键资料,主要是来自小扎和 Facebook 员工之间的邮件记录,直指 Facebook 不但有垄断行为,而且其垄断地位还是以威胁抄袭竞争对手、将其赶尽杀绝、最终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得。

  “你们抄袭了多少其它产品,是否在收购的时候威胁抄袭他们?“

  扎克伯格回答称,自己不认为有过威胁的行为。

  Jayapal 进一步举证,指出扎克伯格和 COO 桑德伯格、其它员工以及和 Instagram 创始人 Kevin Systrom 之间的一些沟通,在后者看来是严肃的威胁,并担心如果不同意 Facebook 的收购邀约的话,可能会遭到 Facebook 的毁灭……

  Jayapal 和扎克伯格这段对质的其中一个结果,就是逼迫扎克伯格承认,Facebook 却是抄袭过竞争对手——他的原话是,“我们肯定会在我们的产品里使用别人首先做出的功能。”(we certainly adapted features that others have led in.)

  这些小扎和下属之间的邮件透露了更多前所未有的细节:下属提到,在快速发展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从人人网到腾讯,似乎抄袭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且能让公司更快前进。而小扎表示了对这一看法的认可。

  就这样,Facebook 一路收购了 Instagram、WhatsApp,两个按照国会统计标准在社交网络市场分别排名第六和第二的产品。

  另一封邮件完美展现了扎克伯格的野心,而这种野心很有可能已经被国会议员解读为不正当竞争:下属建议 Facebook 利用竞争对手使用 Facebook API 所产生的数据,进一步打探他们的底细,以便于在未来的关键时间点上“决定他们到底应该成为朋友还是敌人。”

  小扎批准了这一做法。

  Jayapal:核心的问题是,你们已经是一个足以垄断市场的强势公司,强到足以对任何竞争对手进行“复制、收购和杀死”。你威胁小的竞争对手,不断强化自己的实力,让你可以继续对更多的公司这样做。这种做法对于中小企业,对于创新是非常不利的——扎克伯格先生,你们抄袭过多少竞争对手,你算过吗?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

  Jayapal:你抄过的公司数量比5多还是少?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

  临近听证会的末尾,Jayapal 再次接过了话筒,就前段时间大批顶级广告商决定抵制 Facebook 一事向扎克伯格发问:“你们 Facebook 是不是已经太大了,大到根本不在乎这种抵制了?”

  扎克伯格回应称,公司仍会在意广告商的看法。关于平台上令人感到不适的仇恨言论问题,公司仍在加大投入持续努力解决。

  在大部分质疑上,小扎并不无辜。不过,看到听证会上的极端右派议员大肆抨击 Facebook 打压保守派内容……实在感觉小扎有点可怜。

  根据《纽约时报》作者 Kevin Roose 等业内人士的追踪来看,Facebook 上长期以来霸占美国本土互动和阅读量前十名的内容,都是来自极端右派,其中有不少已经涉及阴谋论。

  打压保守派内容?保守派在 Facebook 上活得好着呢……

  贝索斯:将第三方商家赶尽杀绝

  听证会上,多位民主党议员对贝索斯发起了连绵不绝的攻击,基本都采取了见微知著的角度。总体来看,绝大部分针对贝索斯的提问,都还算比较到位。

  这可能是因为,对于亚马逊的商业模式和可能涉及垄断的问题所在,提问者的了解程度普遍比对于其它三家公司更高。

  亚马逊的主要问题在于,它是一个电商平台,服务大量的第三方商家,拥有这些商家的海量数据;但它同时又有自营品牌,并且会搜集和利用商家的数据,去优化自营品牌的策略,甚至强行接管一个已经教育好的市场,动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逼商家退出。

  首先发问的是 Jayapal 议员,在短兵相接中迫使贝索斯承认了前述针对第三方商家的恶意竞争行为。贝索斯不得不确认:即使某个品类领域里,只有两、三个商家存在时,公司也会这样做。

  比如在此前的某段时间里,亚马逊上出现了大量假冒的 PopSocket 手机支架,而平台似乎对此并没有下手整治,对 PopSocket 公司造成了很大经济利益损失——直到该公司和亚马逊签订了一笔高达200万美元的推广和广告协议之后,这些假冒产品才逐步消失。

  另一个更出名的例子是早年的母婴电商网站 Diapers.com。议员 Mary Scalon 指出,十多年前,亚马逊做了自营纸尿裤产品并进行大促销,一个月的时间里在该品类上的亏损上亿美元,只为了和 Diapers.com 竞争。后来该网站因为和亚马逊打价格战吃不消,最终被亚马逊收购了。

  国会收集到的邮件资料显示,亚马逊公司员工对 Diapers.com 进行过非常细致的调查,并且很清楚地认定它是亚马逊在纸尿裤等母婴品类上最大的短期竞争对手。邮件里提到,“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开打价格战。”

  最终,亚马逊的价格战策略成功了。调研显示 Diapers.com 增长锐减,在2010年Q3的业绩糟糕——正是这些策略和亚马逊员工表述他们的方式,很有可能被认定为故意进行不正当竞争,令国会议员感到担忧。

  贝索斯对 Scalon 回应称,价格战这个概念并不是亚马逊发明的,而就算 diapers.com 死掉了,该品类仍有非常多的其它商家,竞争充分。

  对此 Scalon 并不买账:“你们这样的大公司对待竞争对手,就像猎豹追逐羚羊一样。”

  Jayapal 也指出:亚马逊的最大问题就是,你们在用数据和市场领导力的优势,避免你们的第三方商家——同时也是你们的竞争对手——发展的太强大以至于对你们产生竞争,“贝索斯先生,我认为亚马逊是个很好的公司,但我们需要更多的亚马逊,而不是让你一家独大,那样就会成为垄断。”

  亚马逊的垄断问题还不仅体现在核心的电商业务上。国会现在怀疑,该公司正在试图把自己在电商市场的优势传到到其它领域内。

  比如 Echo 智能音箱,议员 Jamie Raskin 表示,很多竞争对手都反应亚马逊对 Echo 系列产品的定价是远远低于成本价的(正常定价没问题,但大多数时候都在促销)。

  “用低价来掌握更多的市场,将更多消费者锁定到 Alexa 的生态系统里面;更别提用 Echo 语音控制买东西,它也会首先推荐亚马逊的自营品牌……这就是你们的策略吧,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Raskin 质问贝索斯。

  贝索斯倒是很诚实:市场支配力确实很重要,想要追求成为市场霸主,是非常正常的。

  问题就在这里,你明知道他做的事情对中小公司不公平,但你也知道这个世道就是这个玩法没毛病。

  皮柴:你们的问题能更不着边际一点吗?

  如果你问皮柴这次听证会的真实感受,他或许会告诉你:这真的是反垄断听证会?整个五个小时里,我好像没收到几个跟垄断有关的问题……

  最优秀的问题还是来自本次听证会上超神表现的 Jayapal 议员:谷歌在整个在线广告的市场上已经成为了霸主,在广告买方市场(对接广告主)和广告交易平台这两个板块上市场份额过半,在卖方市场(对接媒介)的份额更是接近百分之百。

  曾在投行工作的她指出:“谷歌又做买方又做卖方,这看起来很像股市。你们拥有整个链条和价格信息,可以提高买价压低卖价,赚取高额差价,这在我看来就是标准的内幕交易——和股市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监管。”

  对于这一指控,皮柴很大程度上无力回应,只能反驳说不认可 Jayapal 的这种叙述方式。

  另一个有力的指控来自 Val Butler Demings 议员,虽然她一直叫错谷歌 CEO 的名字(叫成了“皮凯”)。

  谷歌在 2007 年收购了广告服务公司 DoubleClick,正是这一笔收购最终奠定了谷歌在网络和今天移动广告市场上的领先地位。人们已经非常担心滥用 Cookies 的 DoubleClick 是隐私灾难,谷歌在收购当时表示不会将其数据和自己的数据进行合并——但是在2016年,谷歌反悔了。

  Demings 指出,在谷歌收购 DoubleClick 之后到2016年期间,获得了广告市场更多的市场份额。她向 Pichai 发问:你们背信弃义,决定合并 DoubleClick 和谷歌的账号体系/数据?是不是因为有了市场支配力,就更用不在意用户的隐私了。

  皮柴的回应仍然很无力,表示自己对情况并不是很清楚(尽管当时他已经成为谷歌 CEO。

  库克:对答如流,有惊无险

  库克的开场陈述简直像是直接从苹果 WWDC 开发者大会演讲稿复制粘贴过来的,里面那种很有“果味儿”的叙述方式和科技黑话浓度挺高,甚至还直接把乔老爷子叫出来了,只是完全没铺垫他到底是谁,就直接称呼他为 Steve——您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在五个小时的听证会里,库克被 cue 到确实不多,更是鲜有问题能真的触及到和相关度最高的垄断话题——应用内购买 (IAP) 和“苹果税”。

  而面对这些问题,库克基本上就是一句车轱辘话:我们 App Store 从0做到了170万应用,是个革命性的平台,关于苹果税,我们不但没有涨价,反而还降价了;170万个应用,只有60个是苹果自己的。

  先从最后这句表述开始说吧。遗憾的是,并没有议员提问指出其本质:虽然苹果自有 ios App 只占少数,可在那几个关键功能上,直到今天也无法更换默认 App。

  然后说 IAP 和应用开发者歧视,这方面主要提问的两位议员 Hank Johnson 和 Jerrold Nadler 好像都不太在状态,浅尝辄止——库克的车轱辘话真管用。

  Nadler 提到了前段时间围绕 IAP,苹果和 Basecamp 公司之间的争议,但完全没问出任何东西来。

  Johnson 发问:作为 App Store 的拥有者,你掌握着很多中小公司的生杀大权:你会歧视一部分开发者,区别对待吗?

  熟悉这个话题的朋友应该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没错!”但问题是,议员们不熟悉这个话题。库克说没有啊,我们对所有 App 同样待遇啦,我们有严格的政策嘛,会审核每一个 App 啦,之类的,就把 Johnson 喝退了。

  关于 App Store 是否垄断的问题,库克的回答说实话有点搞笑:我们不光要跟其它平台竞争消费者,在开发者上我们也要竞争——可问题是,iOS 平台上哪还有其它应用商城平台??

  临近末尾,Mcbath 议员总算用提问技巧给库克来了个下马威:她引用了苹果当时开发 Screen Time 功能并且同期以隐私问题为由下架了一批功能类似的第三方 App 的事件。

  “你们推出了 Screen Time,然后移除了那些第三方 App。但是六个月后,你又让他们重新上架了。你说下架是因为隐私问题,但是这些 App 重新上线并没有进行大的隐私更改。库克先生,这看起来像是你在试图杀死竞争对手,好给自己留位置。”

  为什么说提问技巧:这里 McBath 没让库克回答就把提问时间交给下一个提问者了。

  这次听证会的终极目的,是这些国会议员们需要通过对这些科技公司展开质询,更深入考察当前科技互联网行业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情况,从而回答一个问题:当前古老的反垄断法律,是否要为了新时代的新形势作出修改,甚至是否要立新法。

  “我们需要让旧的法律适应新的时代。旧的时代,洛克菲勒代表着垄断。而新的时代,洛克菲勒换成了你们四个人的名字,”

  委员会主席 Cicilline 议员如是说道。在疫情期间,科技公司的盈利更多了,现在这些公司已经成为了各行各业经营的关键节点和管道,它们的一个行为,就有可能影响上亿人。

  “我们需要确保反垄断法有足够的工具可以使用,来应对新的挑战……我们必须做出选择。我们可以要民主制度,也可以要市场支配力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最后来看条视频轻松一下——扎克伯格后院烧烤听证会(剪辑视频):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