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在印度“离开”微信的日子:找VPN 用回邮件

2020-07-29 07:45:1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志象网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付饶

  来源:志象网(ID:passagegroup) 

  徐亮在班加罗尔做电商,这半年,印度的日子不平静。疫情后经历惨淡的销售、封禁中国应用,但过去三天,他几乎无眠。微信无法正常使用,他好像切断了自己的社交关系和商业往来。

  从7月25日开始,他的微信虽然能登录和接收消息,却无法发出回复,感觉像“被捂住了嘴”。无论是生意还是生活,微信都是他最依赖沟通工具。这三天,他既焦虑又心累,就像生病了一样。

  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禁止59款应用,包括微信在内的许多App都从应用商店下架,但已下载的App还能使用。而从7月25日开始,许多印度用户的微信被登出,无法使用。

  微信在印度的用户基数并不大,但使用者多少和中国有关联,而且大部分都是生意人。经常往返义乌和孟买的印度贸易商Kumar表示,他有大概50个客户都因此和中国供应商“失联”。在中印冲突的当下,有的人已经在犹豫,是不是要放弃义乌,去其它国家找货源。

  另一部分被微信影响的是学生,尤其是研究中国相关话题或在学习中文的学生,微信是他们最常用和便捷的信息平台和沟通工具,如今被切断了。

  偶尔能发出一条微信,便让不少人惊喜莫名。

  7月28日起,一部分印度用户发现,此前停用的微信服务已经恢复,印度人仍反馈微信无法登录。不过,能否正常使用,和使用VPN也没有必然联系。有印度用户发现,不需要开VPN就能使用微信,但另一些人,则是开着VPN也无法登录微信。

  微信的“健康状况”,在印度成了个谜。

  寄托VPN

  尼赫鲁大学的中国研究博士生Rahul发现,7月25日开始,他的微信被登出,无法使用了。微信是他和中国朋友保持联系的唯一渠道,并且也是他学习中文、了解中国的工具。突然无法登录,他感到一头雾水,不理解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

Rahul的推特Rahul的推特

  除了和中文语伴联系,Rahul也通过微信看中国新闻。断联后,他尝试给一位中文老师发WhatsApp消息,但没有收到回复,他估计对方没有VPN。

  Rahul自己之前从未使用VPN,在推特网友介绍后,尝试VPN,依然没能登上微信。目前,他只期盼不要和中国发生的事情断了联系,接受采访时,Rahul还问起笔者,有哪些看中国新闻的渠道。

  相较于Rahul,损失更大的是从事中印跨境贸易的印度人。Vivek就是其中一员,他告诉志象网,微信是他能即时联络中国供应商和经销商的最快方式。微信帐号被登出之后,换VPN也无济于事,他只好改用邮件联系供应商,但这样的体验在他看来,就像退回了十年前的邮件通信时代。

  效率降低是损失之一,但还有少部分联系人只在微信里,已经无法联络。还好,他最近在沟通的中国供应商,都有其它联络方式。新冠疫情之下,贸易的节奏并不快,Vivek暂时接受了现状。

Vivek说道:”微信曾是唯一快速的、和中国人交谈的方式”/TwitterVivek说道:”微信曾是唯一快速的、和中国人交谈的方式”/Twitter

  志象网也联络上义乌印度商会会长Vicky。Vicky从2004年起就来到义乌,到2015年,组建起义乌印度商会,他自己也在义乌投资了餐馆,因为疫情,目前困在了印度。他告诉志象网,2019年时,在义乌的印度生意人有三千多人,但今年,大部分人都无法过去。

  幸好,Vicky的微信是用中国手机号注册的,目前仍能正常使用,和中国这边的沟通没有受到影响。他告诉志象网,更受冲击的是一些贸易商的印度客户,他们基本只待在印度,和中国供应商通过微信沟通,目前沟通被阻断。

  Kumar是一位贸易商。过去几年,他都是义乌的常客,上一次拜访就在2019年底。他告诉志象网,疫情封锁期间,他有约50位印度客户都用微信和中国供应商保持着联系,直到最近微信被停用。过去几天,他也尝试让供应商和客户把沟通转到其它渠道,但其它选项都不如微信及时和方便。

  “有的供应商不会讲英语,用微信可以翻译消息,但用邮件或者其它方式就很不方便。” Kumar说道,“若微信封禁情况持续下去,我们恐怕不得不放弃中国市场,去别的地方找新的供应商。”

  “像被人捂住了嘴巴”

  对印度商人来说,微信停用造成不便,但因为这是印度政府的决定,他们也只能无奈妥协,一边观望,一便找其他途径。

  但在印度从事跨境贸易的徐亮就因被误伤感到十分委屈,因为曾绑定印度手机号,并且长期在印度住,他的微信缺失了大半功能。

  “我的微信,现在能用的功能只有三个:语音电话、视频电话、转账红包。” 能收到消息却无法回复,这种无奈,让徐亮感到,自己像被人捂住了嘴巴,能听到看到,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徐亮在班加罗尔开设一家贸易公司,从国内工厂订货,卖到印度。因为来印度时间早,他最初是用印度手机号注册的微信。

  7月25日,他身边陆续有印度朋友的微信被登出,而大部分在印度中国朋友的微信仍能使用。他赶紧修改了账号信息,把绑定的印度手机号换成了中国手机号。

  换了手机号,微信登录成功,没有被登出。但徐亮发现,他发不出微信消息了。他的微信变成了一台“寻呼机”,能接收个人聊天消息,却无法发出信息,朋友圈无法发状态或评论,群消息也看不到。

  “从来没有想过,微信有一天会不能用。”徐亮感慨道。

  徐亮做了他能想到的各种尝试:卸载微信重新安装、换手机、使用VPN、更换不同的电信网络等等,依然无法解决“被捂住嘴”的问题。7月26日到27日这两天,因为只能打电话回复消息,他疲惫不堪、说话都有些乏力。而这是他现在能通过微信,和国内朋友保持沟通的唯一方式。

  “我和供应商每天都要沟通,当天生产情况怎么样、接下来备货多少、产品要做哪些调整、包装说明书设计要确认,这些都是需要即时沟通的,遇到问题,才能第一时间处理。” 徐亮叹气道,但现在,原本文字回复就可以确认的内容,却只能打电话才能回复对方,不仅耗时,还更心累。

  “我在微信上有2000多个好友,但手机通讯录也就差不多200个人。大部分人,都只靠微信联系,没存过电话。”

  在印度经商多年,6月底,印度封禁中国App的消息也让他紧张了一阵,当时他还朋友圈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WhatsApp,担心微信不能用导致失联。后来发现,微信还能正常用,只是偶尔有些不稳定,他乐观地想,最多也就是开着VPN用微信。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微信突然把给印度用户的服务关掉了。

  了解到大部分在印的中国同胞使用微信都没受到影响,徐亮推测,自己是被微信的判定规则“误伤”了。他在印度时间留居时间长,有IP记录,又曾绑定过印度手机号,可能就被微信判定为“印度用户”。

  微信需要规避禁令,不给印度用户提供服务,他表示可以理解。但“不能用微信”,让他感觉心酸又委屈。作为中国人,自己绝大部分的社交联系都和微信绑定在了一起。不论是和家人报平安、和朋友聊天约酒,还是和生意伙伴谈订单、沟通进度,都是靠微信。

  “封禁印度电话号码绑定的微信号,可以理解,但不应该封禁我。我虽然常驻印度,但是我也要回国的,不能说我回国了微信也不能用吧?”

  虽然在印度的华人都开始找各种其它通讯工具做备用,比如钉钉、WhatsApp、QQ等等,但已经在微信上的好友,要换一个App,一个个重新加好友,还需要别人也愿意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继续等待

  除了等待,还是等待。徐亮期待,一觉醒来,微信“满血”回归。

  Rahul在等待他中国语伴的回复,希望对方能偶然打开VPN看到自己的消息;Vivek暂时忍受着去用邮件和供应商询问:货品生产到哪一步;Vicky担心着他半年未开餐馆,等待能返回义乌的时机;Kumar则开始思考,他是不是需要开始去看其它国家的货源。

  当然,印度商人中也有本来就不依赖微信,所以几乎没有受影响的。曾在浙江一家纺织企业担任运营经理的Raja就表示,自己原本就不用微信做商业沟通,现在微信失效,他迅速就切换到了邮件和Skype,和供应商、在中国的印度朋友都没有失联。

  徐亮已经通过腾讯客服公众号发起了账号申诉,要求恢复服务。他还附上了自己的护照复印件,以证明自己的中国人身份。然而,申诉提交超过了48个小时,至今没有收到回复,微信功能也没有被解禁。除了等待,徐亮别无他法。

  遭遇这样一击,徐亮也在反思一个问题: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是不是太依赖微信了?当微信出问题,我们要怎么和别人联系?

  微信使用遇阻,似乎给其他即时通讯工具带来机遇。印度驻华大使馆也开始用其他即时通讯工具来做直播活动了。在7月28日下午发布的一条推文里,印使馆邀请观众通过钉钉来收看一场在线音乐演出。

  (Vivek、Raja、Kumar和徐亮均为化名。)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