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李国庆不是莽夫,俞渝不是怨妇

2020-07-11 11:56: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盒饭财经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作者 / 彻诺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李国庆被行政拘留了,遗憾的是,居然没有上热搜,心疼三十秒,他都这么拼了,这让人想起汪峰,有时候上头条确实挺难的。

  李国庆和马云同龄,出生在1964年,刘强东比他们小九岁。同做电商起家,后两位都以不同形式退居二线,他还和老婆从文斗变武斗,而且让观众追剧都追累了,难免令人唏嘘。

  这是中国当代商业史,不,世界商业史上一幕奇观。商业世界残酷而现实,从来不乏夫妻大战、兄弟失合、合伙人互撕,可如此高调,脸面全无,一地鸡毛,满身狗血,还是活久见。

  以夫妻而言,土豆、赶集与真功夫,这三家公司在准上市状态,创始人均让自己媳妇告上了法庭,因而元气大伤。土豆创始人王薇和上海电视台女主播杨蕾一见钟情,结婚十个月后就分居。两人的离婚案拖慢了土豆网上市进程,后来杨蕾放弃分割土豆网股权,拿了700万美元现金补偿。赶集网创始人杨浩然和妻子王宏艳的离婚财产纠纷持续了3年,成了赶集上市的“拦路虎”。斗的最凶的是真功夫,家族内乱愈演愈烈,不但上市之路搁浅,创始人蔡达标被老婆和小舅子联手送进监狱,判刑14年。

  巧合的是,这三家公司背后的投资人都是今日资本,这一下让今日资本女老板徐新成了风云人物,见过投得准的,没见过投得这么准。徐新自己也很郁闷,幸好,她没有投资当当,不然,真的要去求教风水大师了。

  不过,土豆、赶集和真功夫总算“适可而止”。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土豆网最后还是登录了纳斯达克,虽然落后于主要竞争对手优酷,但2012年又以100%换股的方式与优酷合并,王微出局创建了追光动画。赶集上市失败,杨浩然在打官司过程中,将股权转转移到兄弟杨浩涌名下,2015年赶集与老对手58合并,杨浩涌离场创办了瓜子二手车,投资人还是徐新。真功夫在内斗中元气大伤,近年来依然保持着较高增长率和利润率。

  要么适可而止,要么一剑封喉,这样才能保住公司,保住脸面。商业需要逻辑,婚姻需要情感,以情感而起的纠纷,最终还是要以逻辑来消解。最不明智的做法是,用情感来代替逻辑,宫斗和庭斗纠缠不休,如此唯有一个结局:同归于尽。不但是男女主角,还要拉上公司陪葬。

  聪明如北大才子李国庆,难道堪不破其中的道理?不是堪不破,而是挣不脱。

  李国庆并非莽夫,俞渝也并非怨妇,他们也都不是戏精,两人现在标的物很明确,不是要个说法,而是要当当这家公司。

  李国庆是个明白人,早把这事看清楚了,两人矛盾公开前他就说:也许早期夫妻店治理结构挺好,抵挡各种算计,来自资本,来自合伙人,但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要结束夫妻店治理。

  外面算计抵挡住了,可最终变成了两人互相算计。

  李国庆一向习惯放飞自我。

  京东上线图书业务后,他和刘强东互怼,在2012年你来我往多个回合,还讽刺刘强东傻大黑粗。但2018年刘强东陷入性侵传闻,美国方面刚确认不予起诉,李国庆突然跳出来支持刘强东。在微博上说,认为刘强东非性侵,只是婚外性,对股东和员工谈不上伤害;非婚外情,只是性,对老婆伤害低;非嫖娼,对社会风气负面影响低。

(李国庆评论刘强东事件截图)(李国庆评论刘强东事件截图)

  你还真难判断,这是落井下石,还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估计俞渝看到这条微博,把自己老公阉了的心都有了。

  这种口无遮拦用在老婆身上,那就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从2019年7月开始,他通过自媒体、腾讯财经、吐槽大会、自己的早晚读书、朋友圈、微博反复提及此事,充分结合了中心化流量和私域流量,而且花样翻新,善用对比和排比。说俞渝恶心,自己是傻白甜,说过去收到的都是情书,今天收到的都是战书。“意图陷我于囹圄,再说未破裂云云,良心安否?”

  俞渝大部分时间显得相对克制,直到一封长信“李国庆我要撕破你的脸”,开篇直接点题,上攻其基因,下攻其阴私,又是一副“你为什么逼我说的”的姿态,对李国庆杀伤绝对是核武级别的。

  在这场连续剧中,最搞笑的台词,莫过于他们都说“公事私事分开”、“婚姻法和公司法分开”,“保障公司正常运行”,俞渝还发了个声明:呼吁不要抹黑夫妻创业,真是为公司和社会操碎了心。试问这种背景下,外面有个“流亡政府”,今天抢公章,明天撬保险柜。作为当当的员工,见到客户,见到家人,见到朋友,就算对方不开口问,嘴边也挂着憋不住的微笑,公司还能正常嘛?

(俞渝曾接受采访表示,夫妻不要一起创业)(俞渝曾接受采访表示,夫妻不要一起创业)

  有过夫妻吵架经历的人都有感受,明知道场面难堪,可又进入了“刹不住车,停不了嘴”的状态,不说自己难受,说了又觉得没面子,只好左右找补。

  那当当现在到底是谁的?

  当当2016年私有化后,就没有公开过经营数据。俞渝2019年初接受采访时称:2015年,当当净利润9200万元;2016年为8600万元;2017年净利润是3亿元,净利润增长260%;2018年,销售额118亿元,同比增加14.4%,净利润4.25亿元,增长34.9%。没有银行贷款,没有任何资产处于质押状态,业绩增长,利润也很好。

  若此表述真实可信,则当当还是优质资产。现在两人在事业上都没有其他备胎,都要取得公司的控制权,表现的就像碰巧成为夫妻的合伙人。

  看一下股权分配,就知道这团乱麻从法律上不易解。当当网控股公司为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俞渝持有该公司股份约64.1968%,为绝对大股东,李国庆持有的股份为27.5129%,也就是说,虽然李国庆说让俞渝成为大股东是当年自己的让步,可如今只要俞渝反对,无论李国庆联合多少小股东,都无法做出合法股东会决议。

  但问题来了,二人是夫妻,当当网又是夫妻婚后共同创立,按照《婚姻法》他们所持股权为夫妻共同财产。

  可以参考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和前妻麦肯齐的离婚案,贝索斯所居住的华盛顿州,实行夫妻共同财产制,意味他们在婚姻期间所创造的任何财富都可两人平分。

(贝索斯和前妻麦肯齐)(贝索斯和前妻麦肯齐)

  也就是说,如果离婚了,俞渝和李国庆各自股份中的一半都是对方的,这么一综合,俞渝和李国庆各占有公司45.85%的股权,如果李国庆真能联合其他所有小股东,理论上能够行使50%以上表决权,做出有效的股东会决议,从而改组董事会,罢免俞渝。

  但现在焦点在于,股权分割要发生在离婚之后,而如今离婚官司还在打。如此可知,在条件没谈妥之前,不离婚,自然是对俞渝方有利的,她认为应按照工商登记的股东份额行使表决权,所以才会以“你都分我一半蘑菇了,咱俩感情没破裂”这样的拖字诀。

  对李国庆一方,当然是尽快离婚最有利,即使没有离婚,他认为公司股权都是夫妻共同财产,个人也拥有和俞渝一样的表决权。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现在还非要逼着官府出面。

  麦肯齐最终获得了价值380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这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离婚财产分割。实际上,她放弃很大一部分亚马逊股权,只拿走4%,大家都说麦肯齐大度,明明是贝佐斯这个渣男出轨在先,麦肯齐居然轻轻放过了他。

  贝索斯和麦肯齐也是共同创业,最初做的也都是和图书相关的生意,他们认识六个月之后结婚,李国庆和俞渝认识三个月后结婚。

  每对夫妻的关系都是独一无二的个案,我们也不能用胸怀和气度把俞渝和李国庆架在道德制高点上。

  只不过,麦肯齐不是放过贝索斯,而是放过了她自己,让余生不在怨怼中度过。

  希望李国庆和俞渝能各自放过自己。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