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百度临渊一跃:将核心技术创新坚持到底 需极大战略定力

2020-07-06 18:27:5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左林右狸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左林右狸

  来源:左林右狸(ID:Left-Right-007

  “独家:百度成立直播业务中台,重点发力头部主播、直播带货”; “焦点分析:主动求变的百度欲靠电商逆袭?” “百度进军直播,BAT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一段时间以来,大家发现,BAT中那个被忽视很久的B,变得活跃起来。

  百度股价在资本市场的反弹趋势也比较明显。从今年3月底的80余美元,到如今120美元,股价两个月时间上涨了50%。

当前百度股价当前百度股价

  如果从市值看,百度早已与AT不在一个量级,而随着拼多多、美团、字节跳动等新一代巨头“纵情向前”,百度在舆论场中愈加弱势。一家过去十年投入了超800亿人民币在技术研发上的公司,一家营收超过了1000亿的互联网公司,市值仅仅400亿美元,这显得颇为难堪。

  当然,如果眼光放长远些看,这可能是一家技术型公司在转型中必经的“炼狱之苦”,可能是百度新旧转换时必然会付出的代价。

  但是,有一说一,此时的百度,如临深渊,需要的是临渊一跃的勇气。

  押注长周期  行动不快也不行

  “亚马逊股价暴跌80%,贝佐斯要破产了”;“微软市值已经被苹果、亚马逊等企业甩在身后,看来是死定了” ;“拼多多又土又low,早晚倒闭”——如果今天你再看这些耸人听闻的言论,会觉得非常可笑。但这些言论却一度占据舆论场主流。

  2000年科技企业泡沫破灭,亚马逊市值蒸发80%,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亚马逊挺不过来;微软因为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股价一蹶不振,市值曾跌破3000亿美金;拼多多最初因售卖廉价假货,以及大妈微信群砍价的模式被一致看衰。

  然而,今年6月,随着拼多多美股股价创新高,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中,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身家首次超越马云,达到454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可谓出人意料。

  亚马逊在舆论场上很长一段时间也是负面缠身。但贝佐斯却在股东信中说:“一是优化GAAP会计报表,它只是表象,二是让未来现金流的现值达到最大值,如果被迫在二者之间选择,我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事实证明,二十年时间,亚马逊不仅实现了盈利,还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

  微软同样是PC时代的霸主,然而,与Google、Facebook、Apple、Amazon等巨头抓住移动互联网机遇不同,微软一步步踏错:互联网泡沫之前,微软就已经到达了6000多亿美元的市值。移动互联网时期,微软市值一度腰斩至3000亿左右。直到2011年,微软推出Microsoft Office 365,开始发力云计算业务。2014年萨提亚·纳德拉上任后,提出“移动优先,云优先”的战略,三年后,战略变为“云优先、人工智能优先”。时隔20年,微软赶在2018年最后一个月到来之前,市值超过了苹果,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上市公司,重新回到王座。

  作为互联网时期曾经的霸主,百度和微软一样曾把持着PC时代巨大的流量入口,躺赚成为它当时最舒服的姿势。然而因为太过舒适,百度也被诟病失去创新力。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安分的企业总是伺机待动,希望突破巨头们看似严丝合缝的防火墙——字节跳动黑马跃出,抢占百度腾讯的流量和用户;拼多多从五环外崛起,杀入阿里京东的地盘;美团更是以一种奋不顾身的姿态,在生活服务领域与阿里硬刚。

  但百度的处境更加艰难,一边巨资投入人工智能,烧钱深不见底;另一边搜索的护城河也变得不再坚固。百度怎么办?从百度的战略看,解决办法是“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看起来是两个战场同时打,实则是有所侧重,还是抓人工智能技术的长周期机会。

  以月为单位的短周期常常有制造爆款的机会,但并不适合百度去抓。比如手机端的爆款已经不稀奇,每过一段时间就有火了的小游戏。进入这种看似热闹的竞争场地,虽然对公众的胃口,但长期来看资源放错了位置,或将会失去未来更大的可能性。百度既然笃信技术,就应该去抓长周期的机会,布局人工智能、云计算和大数据等,前瞻业务虽暂属投入期,却代表着未来,一旦拿到新时代的船票,就有可能基业长青。

  但人工智能主要面向to B市场,普通人很难收获强烈感知,因此对爆款的思考模式应当与to C行业不同。对百度而言,所谓的爆款不是在影音娱乐领域做出热门产品,而是依托人工智能的平台能力,吸引海量开发者,使得所有行业都能用到它的平台和技术,或是小度音箱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交互入口,才是真正的爆款产品。人工智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在新基建提档加速的情况下,百度人工智能是有机会造出大爆款的。

  然而,长周期并非意味着慢动作。ATH如今都已亮出优势技术,剑指人工智能。去年,阿里巴巴首次披露人工智能完整业务,包括AI芯片层如平头哥、AI云服务层如第三代神龙架构、AI平台层如飞天大数据平台和AI算法层如自然语言处理等,足见其野心。华为则围绕手机端进行研发,2018年10月份,抛出AI芯片昇腾,加之此前应用在华为旗下手机终端上的麒麟芯片,强势发力AI芯片领域。在新基建领域,已经初步形成BATH角力的局面。

  百度凭借先发优势和技术积累,虽在人工智能应用层、基础层和技术层通过自建和投资占得更多席位,以领军者形象亮相自动驾驶、智能助手、语音识别等领域,但由于强敌环伺,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只有更具狼性、血性,跑得更快,才有可能在人工智能领域站稳脚跟。

  AI是大机会  做起来却也更艰难

  “世界上任何一个公司再强大,也不可能抓住全世界所有的机会,选择标准就是,这个机会是不是能够发挥百度的优势,只有这是你擅长的东西,别人不擅长的东西,在未来激烈的竞争当中,胜算才会比较大。”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在一次公开场合表示。

  人工智能与百度的工程师文化契合,与李彦宏对技术的前瞻洞察也同样适配。因此李彦宏顺理成章成为了国内人工智能最早的布道者。对于其他公司而言,押注人工智能的可能性则相对低许多,它们大多是市场+用户运营或产品+用户运营驱动,必须抓住的是用户红利而非技术红利。

  毕马威曾在报告中提到,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两者的影响力已经处于高位,而在其他领域,比如人工智能和5G,将出现许多新的商业模式和创新。在硅谷,谷歌、脸书、苹果和亚马逊被称为“科技四骑士”。之所以被称为科技四骑士,是因为他们在主营阵地之外,都在积极布局新兴技术,押注长周期的大机会,比如AR/VR、人工智能、云计算等。

  显然,这都是百度正在大力押注的领域。如今百度处于低谷期,想要翻盘,必须抓住的下一个长周期机会正是人工智能。因为人工智能与百度过去的业务有很大相关性。人工智能技术从搜索尖端技术中长出来,两者背后的原理具有一贯性,搜索本身也是人工智能最大的应用场景。

  另外,百度一直在人工智能领域做一些大规模的投资,形成了一定的技术基础。2010年起,李彦宏最早布局人工智能领域,投入真金白银在机器学习、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等领域;2013年,百度宣布成立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首次将深度学习技术应用于大规模搜索排序系统;2014年启动百度大脑,推进自动驾驶等计划。经过李彦宏长时间的布道,BAT三家在即将发生颠覆性创新的领域看法取得了一致,李彦宏、马云和马化腾都频繁在会议上提及,未来颠覆性的技术很可能是人工智能。

百度AI布局百度AI布局

  押注人工智能带来的颠覆性机会,这是一次极大的商业冒险,因为商业模式还在探索期,这也是目前资本市场对百度的Apollo、智能云、小度助手三大AI业务都不予估值的原因。

  上世纪60年代,互联网就已经诞生,但大规模商业化在90年代,全面商业化甚至在2000年泡沫之后。如今,人工智能条件越来越成熟,用户环境、基础设施、技术等都相对成熟,大概率将复制互联网的发展走向。

  质疑声更多与新技术本身的发展周期有关。企业需要不断通过产品、通过商业模式去验证。遇到瓶颈期,大家仍然会选择观望,类似于2000年左右大家对互联网的犹豫。但是恰恰在2000以后,互联网公司才开始拉开距离:优秀的公司会脱颖而出,更多公司会被淘汰,或者被边缘化。

  机会虽好,做起来却也更艰难。人工智能是一项投入极大、门槛极高、耗费时间极长的事,先行者称得上费力而不讨好。既要承担AI理念普及的工作,又要在蛮荒之地漫无目标地开拓,最后能否真正撑到人工智能大规模商业化落地那一天,也还是个未知数。率先押注人工智能的企业需要极大的勇气、充沛的现金流、充足的人才储备和极大的战略决心,且要承担外界对AI商业化变现的质疑。

  因此,百度注定要承担发力人工智能导致新旧转换的负面效应,比如旧的业务可能面临负增长,但新业务的增长抵不过旧业务的下滑,会抵消利好。只有新业务突破一个临界点,进入正向大规模增长,在新的行业竞争中逐渐分出名次时,才会被公众看见。

  这意味着,百度必然要承担调整期的一些代价,只有熬过这个时期,新旧业务距离拉大,公司的成长性才会突然爆发。但在这之前,会有一个漫长的等待期。而在漫长的等待时间里,百度只强调技术当然不够,还需要强大的产品能力。无法转换成产品的技术是虚无缥缈的,缺少价值的,因此可落地的实用技术更应该被百度重视。

  AI规模商业化  百度很迫切但犹艰辛

  技术应用也是有周期的,一项创新技术从一行行源代码到进入大规模商业应用,通常需要几十年时间。目前,互联网技术周期推动的边际作用已经接近于零,换言之,伴随互联网人口渗透的饱和,互联网产业已经到达由盛转衰的拐点。

  旧技术红利消失,新技术未进入大规模商业化阶段,技术发展的青黄不接是我们面临的技术现实。李彦宏深谙这一点,他提到:“数字经济在经历了PC的发明与普及,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这三个阶段后,正在进化到以人工智能为核心驱动力的智能经济新阶段。”

  回顾过去50年时间,计算机技术经历了5个时期,平均每10年一个周期,分别为:大型机时代、小型机时代、个人电脑时代、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按照这一大周期的规律去看,每一时期上市公司的设备数量相比上一代都增长了10倍以上,而市值增长也达到了10倍。

  现在,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拐点。智能手机、PC等传统平台的出货量增速继续下滑。市场研究公司IDC公布报告称,预计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同比下降近12%至12亿部。

  新的智能交互入口正在形成。国际权威调研机构Canalys 2020年Q1智能音箱出货量报告显示,全球智能音箱2020年Q1出货量共2030 万台。小度全品类出货量370万,占据国内第一,国际排名超越谷歌升至第二;在有屏音箱领域,小度智能屏系列产品出货量250万台,以43.9%的市场占有率蝉联全球第一,保持领先地位。然而,智能音箱在美国网民中的普及率约为30%,中国却不到15%,普及率远低于欧美国家,因此未来中国智能音箱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小度在家智能屏小度在家智能屏

  智能手机出货量持续下滑,智能音箱出货量持续攀升,证明前者已到衰退周期,新的搜索入口正在形成。为满足这一新的入口需求,搜索引擎正在从展示信息、提供知识变为直接给出答案。

  这个变化意味着搜索引擎开始整理信息,从海量信息知识中为用户提炼筛选答案,当然,过程中还需要人工智能能力加持。百度、搜狗等都在这一方向发力,最新数据显示,百度首条满足率已经达到60%,这可以算是搜索引擎转型人工智能智能引擎的一个突破。万物互联的时代终将到来。我们看到,搜索行为也随之产生了进一步的变化。当搜索终端变得碎片化,搜索场景变得多元化的未来,智能音箱、智能手表、智能家居、智能汽车等都可以成为搜索工具,搜索将渗透至生活各处,无所不在。

  某种意义上讲,百度需要应对的不只是短期被各应用割裂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更是即将到来的万物互联时代。入口即流量。PC时代的搜索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超级APP,互联网公司争的都是入口。而智能经济时代,智能终端是用户接入万物互联网络的第一站,自然是抢占重点。我们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键盘输入将逐渐让位于口头交流。互联网上最大的开源材料集合网站之一Ibiblo的创始人保罗·琼斯说:“你再也不需要上网搜索了,你只需提问,这更像是进行交谈。”

  哈佛大学伯克曼·克莱因互联网与社会中心研究员、《社交机器》一书作者朱迪丝·多纳特也认为,在今后短短1/4个世纪内,我们现在搜索或使用互联网的方式将被认为是“老掉牙的”。确切地说,我们的数字存在将不会与实体世界分离,而是会深深地根植于其中。多纳特还写道:“键盘、鼠标和显示器都会消失。”在《全球产业展望GIV 2025(Global Industry Vision 2025)》中,华为预测到2025年,全球将有90%的人口拥有个人智能终端助理。因此,搜索引擎或许会与各领域的智能终端助理同时存在,甚至直接被智能终端助理取代。

  较早发现机遇的依然是搜索引擎公司,2016年,谷歌发布了自己的智能助理“Google Assistant”,2015年9月,百度世界大会上,度秘首度亮相,2018年,百度发布了人工智能助理小度。

  在搜索引擎增长遭遇天花板的情况下,百度开始发力智能音箱等新兴搜索载体。这一战略转型是明智的,据国际知名调研机构Canalys数据,小度智能屏2019年出货量全球第一,小度智能音箱出货量国内第一,初步形成了新兴的、重要的互联网入口。

  小度助手的用户规模也在快速增长,3月,小度助手在小度第一方设备上的语音交互次数达到33亿次,是去年同期近5倍。小度助手语音交互总数达到65亿次,是去年同期的近3倍。用户数增长、用户活跃度提升及市场定价权在握是一个不错的信号,看得出,在争夺这场搜索新终端的入口上,百度比其他公司都要迫切。百度在赌一张属于新时代的船票,试图押中新时代的搜索入口,以无所不在、嵌入式以及具备语境感知能力的搜索取代搜索框。

  同样的,处于新一轮科技大周期的起点阶段的巨头们,深知以人工智能、5G为代表的科技革命将为我们的社会带来深重变化,而云计算将是这轮科技周期皇冠上的明珠。根据Gartner曲线的规律报告,2018年,中国云计算渗透率为10%左右,2020年预计将达到21%,很快将突破30%左右的爆发拐点。由于仍处于投入阶段,国内公有云暂时还不盈利。但是国外云计算市场已经成熟,以亚马逊AWS业务为例,运营利润已高达25%。可以预见,国内公有云到达临界点后,很可能会逐渐逼近国外厂商的盈利能力。因此,我们看到国内阿里、腾讯、百度都在押注云服务,借助人工智能优势,百度云增速较快,但在Canalys最新公布的中国各大云服务提供商的市场份额占比中,百度智能云以8.6%的市场份额在中国排名第四,还有不少上升空间。

  面对浩浩汤汤将要到来的大时代,李彦宏曾谈及“终局思维”,认为企业家的目光必须放得长远,要能看到尘埃落定后的产业终局,继而倒推行动计划,并在实践中持续验证。

  显然,自动驾驶将成为他眼光的验证,这是一个新的庞大产业。因此,2013年,百度就成立深度学习实验室IDL(Institute of Deep Learning),是国内首个深度学习研究机构。李彦宏亲自担任院长。自动驾驶项目正是出自该实验室,同年进行组建。七年时间,Apollo获得自动驾驶路测牌照150张、全球智能驾驶专利1800件、测试里程300万公里、全球开发者36000余名,开源了56万行代码,吸引了丰田汽车、本田汽车、大众汽车、福特汽车等近200家合作伙伴。

ApolloApollo

  的确,今年我们明显看到,Apollo商业化正在加速,Robotaxi(自动驾驶出行服务)落地有了重大突破。4月19日起,长沙用户已经能够通过百度地图和百度APP在长沙市相应的测试区域内叫到Robotaxi。自动驾驶不只要追求单车智能,李震宇在百度 Apollo生态大会上指出:实现自动驾驶的最优解是,既需要“聪明的车”,也需要“智能的路”。新基建背景下,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成为风口上的大机遇,自动驾驶的发展前路更为清晰,百度前期巨量的研发投入恰好为新基建打下了一定基础。

  我们看到,今年 3 月,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5G等与智能交通密切相关的领域站上了国家的战略高地。4 月 9 日,百度 Apollo 对外发布针对新基建的 ACE 交通引擎方案,获得了交通运输部国家智能交通中心首席科学家王笑京的认可。他认为,这一方案符合智能交通的发展趋势,可以带动智能交通新基建的高效建设,对城市发展智能交通具备指导和参考意义。2019 年,Apollo 在北京、长沙、沧州、保定等超过 10 个城市签署了智能网联和智能交通领域的合作。2020年 3月,Apollo 相继中标重庆、合肥、阳泉的智能交通项目。今年,智能交通一共7个千万级大单,百度拿下了其中4个,累积的优势显现。

  但这条路并不好走,历经7年风霜,前路仍然漫漫。百度集团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在 Apollo 三周年内部信中所言:这是一条不寻常的路,注定艰辛。此前,李彦宏在自己撰写的《智能革命》一书中也提到:“它比人工智能诞生更早,却要翻过更多观念和技术的大山才能走到今天。”

  烧钱投入核心技术  构建新护城河

  硅谷知名风险投资家彼得·蒂尔曾表达近些年对技术创新的失望:我们需要能飞的汽车,结果却得到了140个字符”。140个字符的Twitter成为投资人、媒体和用户追捧的热点,但喧嚣背后却是本末倒置的荒诞。彼得·蒂尔不吝批评,指责社会进步速度放慢,嬉皮文化代替了进步主义,风投热衷于投资轻资产企业,大部分移动互联网公司如Airbnb(空中食宿)、优步之类对未来没有清晰的规划和信心。他认为,互联网+”时代人类在比特层面进步大,在原子层面进步小。因此他果决地投资火箭、抗癌药物以及人工智能。

  的确,过去中国在高速发展过程中取得了巨大成就,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并没有涌现出具有全球产业和技术竞争力的高科技企业。我们的商业发展一度由用户红利驱动。2010年,由于3G图片时代迈向4G视频时代,极大降低了各行各业实时接入互联网的成本,因此,电商、社交网络、外卖、共享单车等产业发展迅猛,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式到来。

  伴随手机保有量的飞速上涨,一些移动新业务开疆辟地,凭借五花八门的商业模式在移动浪潮中获得一席之地。2010-2015年,中国科技浪潮由硬件转向软件商业模式创新,由场景驱动技术发展。由于中国的用户规模足够多,文化和语言具有统一性,导致中国互联网行业成了典型的用户规模效应明显的行业。

  相比之下,美国技术革命开始较早,1970年便通过大力发展股权融资、拓宽上市渠道,为新兴科技企业提供充裕的资金支持。如此一来,推动了信息技术产业中半导体、路由器等硬件产品的革新。

  IBM作为计算机硬件代表,成了这一波科技风口的弄潮者。1980-1990十年时间,IBM的业绩反映在股价上,最大涨幅达到1932%,大大高于同期纳斯达克的涨幅291%。随着计算机终端进入千家万户的普及,思科多协议路由器、Intel处理器技术等都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接下来的五年时间里,PC相关的一系列软件取得突破,如微软Windows 操作系统开始垄断软件市场。

  20世纪80年代-90年代,全球专利技术呈现井喷现象,然而,目前各领域专利技术增速均放缓。

  技术革命总能释放巨大的经济势能。1780 年至今,世界已经发生过五次技术革命,每次技术革命都会延续大约50年时间,而现在,我们正处于信息和通信技术革命的后半段

  吴晓波曾在演讲中提到:2011年,全中国人民拥有4.5亿台手机,2019年,手机拥有量就增加到11.4亿台,这是移动互联网给中国互联网公司带来的巨大红利。其中,2017年底,中国互联网人口已经达到10.85亿,2018年是11.3亿,这意味着,从2017年底,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就基本消失了。吴晓波强调:“很多人说2019年我们并没有看到很多发生变化,因为它已经是一个停滞的产业了。”

  过去,借助模式创新、流量喂养、资本浇灌,不少公司不断跑马圈地,将做大规模当成关键的目标。但随着多数行业红利期已过,做大企业已经走到了极限。伴随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流量为王的移动互联网上半场成为过去时,科技和产业开始站上舞台。

  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技术人才的价值愈发凸显。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谷歌CEO桑德尔-皮查伊、AdobeCEO沙塔努-纳拉恩和IBM新CEO阿尔温德-柯世纳,硅谷技术型CEO正在崛起。在他们带领下,公司均取得了新的成功。同时,新兴技术被呼唤。但新技术成长初期,技术突破遇阻,经济报酬不高,人们普遍带有一定偏见。直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其中,产业日渐成熟,其创新速度和扩散速度才会加速上升,改造整个经济技术底层的结构。

  如今,下一序幕的竞争落在技术上,尤其是卡口技术上,百度应当承担起先行者的责任,努力成为下一个时代的高通、英特尔。只要新技术进入增长轨道,背后就意味着大量机会。

  不过,自主研发确实会耗费巨大的资金和精力,一些企业常常习惯于直接购买国外高端设备,规避了自主研发这一复杂环节。如今,必须倒逼自己进行产业转型。要真正改造产业链,把核心优势捏在自己手里,才能抵御将要到来的外部危险。如果缺乏全球核心竞争力,当新一轮技术周期来临时,我们便会失去关键技术占位,成为新时期的炮灰。

  这给了我们当头棒喝,中国企业如果缺少未雨绸缪的眼光和自主创新的能力,就将极大程度上受制于人、将命运交付到他国手上。这场从2018年衍变至今的中美摩擦,由于增加对华商品的进口关税,同时限制对华科技企业原材料的出口,使得一些中国科技企业原材料供给难以为继,破坏企业正常生存环境。

  当然,由于国内科技企业及时应变,开始减少进口,扩大对内的需求,短期内虽然打压了中国科技企业的发展,但中长期看却是中国科技企业的机会。

  自主研发是块硬骨头,但百度要想在人工智能时代翻盘,必须锲而不舍地去啃。以百度大脑、飞桨、智能云等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平台,必须让中国的人工智能跑在中国自己的系统上。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12月发布的《人工智能中国专利技术分析报告》显示,百度人工智能专利申请量达5712件位列第一,是去年的2.4倍,包揽了深度学习技术、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智能驾驶等多个人工智能核心领域第一,这也是百度连续两年蝉联第一。

《人工智能中国专利技术分析报告》中的专利申请数统计《人工智能中国专利技术分析报告》中的专利申请数统计

  但众所周知,苹果之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期并非单凭技术能力获得成功,其自建的生态功不可没。一些安卓机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也是因为谷歌为它们建好了生态。

  公司之间不是要搞技术竞赛,而是拼谁的生态最大最强,谁创造的生产力或价值更大。因此,人工智能技术固然重要,但生态更为关键。

  过去只有百度一家公司真正在做人工智能,以搜索引擎为基础,完善自己的人工智能技术,进而拓展到不同行业如汽车、智能家居、金融等,吸引更多人工智能开发者。如今,百度需要根据开发者的反馈不断完善自己的平台基础能力,惠及更多生态伙伴,建立良性循环,也只有这样,飞轮才能真正转动起来。

  基于这一逻辑,百度已经形成了一定的生态基础,比如百度大脑开放了250多项人工智能能力,飞桨凝聚了190多万开发者;Apollo生态合作伙伴从170多家扩列至近200家等。

  除了技术层面“地图赋能自动驾驶”这种直接可见的优势领域外,更多优势还要归属于百度开放平台(如Apollo)和操作系统(如DuerOS),这将避免公司发展过程中重复造轮子,长期来看,更有利于整个人工智能生态发展。

  做大开放生态的盘子不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时间积淀。在这期间,持续巨额的研发资金投入必不可少,尽管对于百度这样的巨头而言,仍然是十分烧钱的。

  在宏观经济状况不利的情况下,百度今年Q1仍然加大了研发投入,研发投入44亿,占营收的19.7%,相当于毛利润的56%。实际上,百度近十年研发投入力度始终不减,研发投入平均占到总收入的15%左右,且几乎都投入在了人工智能领域。全球企业能达到这一研发比例的寥寥无几,在国内主流公司中,百度的研发占比也是最高的。

  可以说,将核心技术的创新坚持到底,需要极大的战略定力。

  总结

  百度要想在现有基础上翻身,需要一个换挡过程,从旧有躯体逐渐转变至新生有机体。

  按照企业生命周期理论,企业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完整的“起始期”、“成长期”到“成熟期”、“衰败期”,为了避免衰退,应当押注新道路,那么新的轨迹被称为“第二曲线”。

  创新技术仍会是颠覆性力量。微软、谷歌、亚马逊,无一不是因创新技术走在世界前列。因此,毫无疑问,百度若能抓住长周期的新业务机会,持之以恒坚决投入,才有希望真正长出第二曲线,在智能经济时代掌握主动权。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