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谷歌前高管另起炉灶,决意打造与之抗衡的搜索引擎

2020-07-03 09:55: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栈外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Daisuke Wakabayashi

  原文来自The New York Times

  本文看点

  斯里达尔·拉马斯瓦米曾是Google管理广告业务的负责人,该业务价值1,150亿美元。但是,他对Google的幻想破灭,于是另起炉灶,建立了新的搜索引擎Neeva。

  Neeva不会收集用户个人数据,也不会投放广告,而是靠付费订阅来盈利。但是,Google的霸主地位很难撼动,而且说服人们付费搜索也不容易。

  Neeva的搜索排名以Microsoft Bing为依托,天气信息来自weather.com,股市信息来自Intrinio,地图来自Apple。拉马斯瓦米相信,需要有替代产品来挑战Google。

  斯里达尔·拉马斯瓦米是Google前广告总裁,掌管着价值1,150亿美元的分支机构。在为Google工作了15年后,他对自己曾经帮助建立的业务失去了信心。

  他说,保持Google的增长带来了巨大压力,用户需要为此付出巨大代价。有用的搜索结果放在页面下方,以便给广告留出更多的空间。而且,为了知道人们在浏览什么广告,在线跟踪工具牺牲了用户隐私

  最后一根稻草发生在2017年11月,有新闻报道发现,YouTube上的视频有几乎全裸的孩童出镜,视频广告包括Deutsche Bank德意志银行)、Amazon、eBay和Adidas,广告由拉马斯瓦米团队管理的技术系统自动投放。

  “接下来一个月,我决定要做出改变,”拉马斯瓦米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说道,“我意识到,广告支持的模式有局限性。”

  在离开Google近两年后,他发起了对Google的挑战,以此正在测试一个新的理念。他的新公司Neeva是一个搜索引擎公司,可搜索网页信息、邮件等个人信息和其他文件。他说,该引擎不会显示任何广告,也不会收集用户数据,更不会以此谋利。Neeva的盈利来源于用户付费订阅

  正如对Google业务的反托拉斯调查一样,挑战Google并非易事。Google占据了全球约90%的搜索市场,对手花费数年也无法挑战其地位。

  Neeva面对的另一个障碍是让用户愿意为以往免费的东西付费。很多消费者虽然意识到Google和Facebook的免费服务以个人数据为代价,并对此表示担忧,但并不愿意花钱选择替代服务。

  讽刺的是,Neeva使人想起了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1998年在一篇研究论文上提到的内容,当时他们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生。他们当时写道:“广告收入会导致搜索结果质量不佳。”

  拉马斯瓦米说,自上世纪90年代起,搜索广告已经变得更加复杂,但基本上同样的“利益冲突”仍然存在。在为广告商利益服务还是为用户利益服务中,很多公司进退两难。

  他指出,Google在搜索结果页顶端为广告留了更多位置,用户不得不往下划才能看到想要的结果,这种现象带来的问题在小屏手机上更突出。

  “这不利于用户找到最佳结果,也不是产品最好的呈现方式,”他说,“作为消费者产品,展示广告的压力越大,长此以往,产品的有用性越低。”

  Google称自己做了广泛的用户测试,结论是人们认为“相关的广告和优惠活动非常有用。”

图注:拉马斯瓦米和联合创始人维韦克·拉古纳坦在Neeva加利福尼亚山景城办公室外。图注:拉马斯瓦米和联合创始人维韦克·拉古纳坦在Neeva加利福尼亚山景城办公室外。

  Google发言人曹芝希说:“有很多不同的垂直和大众搜索选择,新的引擎出现很常见。广告使Google对每个人都免费,而且我们只展示非常少的一部分广告。”

  一个搜索引擎竞争对手称,广告不一定会带来隐私问题。专注隐私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是Google的替代产品,其CEO加布里埃尔·魏堡说,订阅使隐私成为奢侈品。DuckDuckGo也有广告,但并不追踪用户行为。

  “如果你想要达到最大影响,尊重绝大多数人的隐私,就必须免费,因为Google将永远免费。”他说道。

  Neeva还没有对其订阅定价。截至今年底,Neeva仍对首批用户保持免费。在这之后,拉马斯瓦米说,他打算将订阅费限制在10美元/月以下,而且如果注册用户增加,价格有望降低。

  在交谈中,53岁的拉马斯瓦米给人以慎重、理智之感,很像他2003年加入Google之前作为计算机科学学者的样子。

  但是,他曾经号称“在线广告界最重要的人物”,如今却在抨击广告的弊端,这听起来多少有点刺耳

  他说,他并不反对广告,在某些情况下,广告支持的业务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一家公司一旦把广告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就会做出小的妥协,比如在搜索结果顶端加入更多广告,这最终会导致“令人不快的搜索结果”。

  当问及他作为Google高层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为何不介入干涉时,他说他的工作有个不成文的暗示,就是要帮忙赚钱。

  “核心思想是你必须帮助提高收入,这对公司成功至关重要,也是无可质疑的。我并不是为此辩解,我曾经就是这么一份子。”他说。

  作为软件工程师,拉马斯瓦米从未想到会以广告作为职业。1989年,他从祖国印度来到美国,在布朗大学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在美国贝尔实验室从事学术工作,之后加入了另一家初创公司,然后才是Google。

  进入Google后,他加入了不太光彩的搜索广告团队,工作内容就是确保系统运行。尽管在那时,一次运行中断每秒也会花掉Google 1,000美元。他后来的升职反映了人们对于广告态度的转变。广告不再是艺术导演的领域,而与竞价的商人出资投放广告、赞助多少资金有关。

  2013年,他成为Google广告和商业高级副总裁,管理着公司所有的广告系统。他的职责包括监督YouTube广告,将内容有问题的视频换成广告视频。此举挑战了传统电视网络的广告收入。

  他感到这样做是两败俱伤。如果YouTube的自动系统对广告内容设置门槛过高的话,公司可能会惹怒一些创作者,无法继续盈利。如果门槛变低,那么问题广告视频的概率会增加,这会惹怒广告商,也会促使问题内容频发。

  2017年,伦敦《泰晤士报》报导了Youtube存在利用儿童吸引恋童癖的广告。拉马斯瓦米决定要做些什么了。

  “这种冲突不可能解决,我们仿佛在趟浑水,”他说,“在工作上,人人都有个忍耐度。现在我的忍耐度到了极限,无法再忍受这种工作环境了。”

  在离开Google之后,拉米斯瓦米就像大多数功成名就的硅谷高管一样,转行做起了风投,加入了Greylock Partners。短短数月后,他静悄悄地开始研究Neeva,雇了一些Google前同事,包括联合创始人、Google前副总裁维韦克·拉古纳坦。拉古纳坦曾与拉米斯瓦米并肩作战,从事搜索广告和YouTube广告业务,在Google工作了11年之久。

  Neeva办公室位于加利福尼亚山景城,这里也是Google的老家。Neeva集资了3,750万美元,投资者包括Greylock、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和拉米斯瓦米本人。Sequoia Capital也是Google早期投资方。Neeva共有25名员工。

  Neeva并不算从头做起,它的搜索排名以Microsoft Bing为依托,天气信息来自weather.com,股市信息来自Intrinio,地图来自Apple。当用户关联自己的Google、Microsoft Office、Dropbox账户时,Neeva会过滤个人资料和公共网络,从而提供正确的搜索结果。

  而且,由于Neeva知道你的联系人、购买过的零售商、接受短讯的新闻平台,其搜索结果会随时间增加越来越个性化。

  拉马斯瓦米说:“我们强烈认为需要有替代产品、替代观点和替代商业模式。”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