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网络电影,变中求生

2020-07-02 11:55:33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深响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作者/王舷歌

  来源:深响(ID:deep-echo)

  影视行业的惨淡已经不用赘述了,但在一片哀嚎声中,网络电影(俗称网大)似乎正在迎来新的生命周期。

  2020年上半年实体院线停摆,用户“被迫”上网,这给了网络电影加速发展的“窗口期”。数据维度看,无论是播放量、还是分账情况都给出了高增长的好成绩。

  广电总局公布的2020年4月份重点网络影视剧规划备案情况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行业的“繁荣”,通过规划备案的网络电影达到298部,上线过审数量远远超过了2019年同期。新入局者的不断增加,也暗示着这个行业的诱人。

  但流量与机遇加持下,这真的是一个遍地黄金的赛道吗?内容精品化、玩家头部化的网络电影是否又成为了一场既得利益者的游戏?网络电影无比健康的分账模式,会成为视频平台未来内容采买的风向标吗?

  六年前,网大领域充斥着软色情、擦边球,一度被定位为国产B级片。如今,网络电影经历了多轮洗牌,行业格局、产业上下游的状态、用户的态度早已发生了巨变。

《道士出山》《大蛇》《奇门遁甲》《道士出山》《大蛇》《奇门遁甲》

  先来看一组最新的数据:

  2020年一季度,“优爱腾”三大视频平台中,分账破千万的网络电影作品达到23部,同比增长188%,票房前30名的分账金额共4.3亿元。

  《奇门遁甲》分账票房突破5300万元,打破了网络电影最高票房纪录的保持者《大蛇》(5078.4万元),登顶分账票房冠军宝座。在六年前,网大分账票房最高的才60多万元。

  网络电影比院线更容易赚钱——这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事实上,网络电影的千万元分账票房相当于院线电影的“十亿”票房。翻看2019年的院线票房记录,破10亿的只有17部。这个数字,网络电影的2020Q1已经完成。

  但不幸的是,机遇的天平越来越偏向“既得利益者”,要想新入局网大,需要突破的困难远大于过去几年。

  网络电影在变化。

  成本方面,目前网络电影制作起步线是在600万元-800万元;相对有竞争力的作品需要在1000万元-1200万元;头部项目则要在1500万元-1800万元。爱奇艺《2019网络电影行业报告》显示,成本不足100万的网络电影占比,已经从2017年的49%压缩至12%。

  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透露:“以前投资一部网大的成本可能在50万元,而现在很多网大的投资成本都突破了千万元级别。”

  《倩女幽魂:人间情》总策划刘朝晖在《来自影视行业鄙视链底端的一封信 》中透露了片子的成本情况:2000多万的制作体量,近2000万的营销体量,加上资金成本,于同类型院线片或许是个零头,但对于网络电影创业公司实在是不可承受之重。

  网络电影的资本门槛步步提升,而资金的获取难度也在步步提升。

  高峰时期,P2P行业投资了90%以上的国产网大,在巨短的时间里拉投资组盘子是网大制片人的绝活儿,三十天内从立项到交片的例子数不胜数。但现在热钱退去,留下的玩家都是实力“大厂”。

《倩女幽魂:人间情》《倩女幽魂:人间情》

  内容方面,精品化的趋势与尺度的不断缩紧让网络电影的创作空间横梗在一个微妙的区间里。

  过去的网大一定程度上被认为填补了中国过去并不曾有过的B级片市场,但在2017年3月1日,《电影产业促进法》的正式实施,宣告着“未来网络大电影与院线电影审查标准将统一”。《二龙湖浩哥》、《四平青年》等系列网大因政策红线调整下线,视频平台也加强了审核力度。

  不过,这也让人难免有疑问——网大的崛起很大程度上仰仗互联网提供的相对宽松的审查环境和创作空间,这使得建立在模糊地带的内容有更多可尝试的题材范围。网大是否真的需要精品化?精品化的网大是否背离了当初的行业逻辑?精品化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更长的周期、更多的风险,网大入局者如何面对?

《四平青年》《四平青年》

  而用户观众方面,网大内容的目标对象也在发生变化。

  早些年,网络电影的受众很明显是“下沉人群”。但现在,在与内容精品化的相互影响下,网大的受众越来越广。

  小糖人网络电影负责人李冉曾告诉‘深响’:“随着视频平台会员体量增长,其包含人群更广泛,观影爱好也更加多元,因此创作者普遍感受到一个信号是网络电影的题材也需更加多样化。”

  神仙鬼怪此类传统题材已经出现了瓶颈,网络电影的内容创新迫在眉睫。

  这种创新明显体现在了题材的越来越丰富——现实主义题材的《大地震》《我来自北京之过年好》、青春题材的、科幻题材的《双鱼陨石》、农村题材的《疯狂老爹》、军事题材的《狙击手》《灭狼行动》《狼鹰》、都市悬疑题材的《猎谎者》……

  《猎谎者》制片人,凹坑文化创始人何足道告诉‘深响’:“悬疑推理并非网络电影的主流类型,属于垂直题材。但行业要发生质变,势必需要作出一些突破。”

《猎谎者》《猎谎者》

  诞生于2014,成名于2015,爆发于2016,洗牌于2017,成熟于2018,稳定于2019。

  网络电影一路走来,经历了其他商业领域都会经历的草莽期-泡沫期-整理期-平衡期。2020,特殊的年份赋予了这个行业继续增长的机会。不管是线上流量激增的气口,还是院线专业团队的“降维打击”,多种变量的集合让这个趋于平和的行业再次沸腾起来。

  而在这里发现变化、适应变化,才是从业者的当务之急。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