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新飞凡拟注销 王健林的“电商梦”终破灭

2020-06-10 21:09:25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钛媒体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刘萌萌

  来源:钛媒体(ID:taimeiti)

  随着新飞凡迎来终局,王健林的“电商梦”终将破灭。

  钛媒体6月9日消息,据界面新闻报道,万达旗下电商平台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飞凡”)计划注销,正在做最后的债务清算。

  6月4日,据财联社报道,新飞凡已经成立了清算组,上海万达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为清算组成员之一。清算公告期为2020年5月28日至2020年7月12日。

  电商业务曾被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寄予厚望。2017年1月,其在集团年会上对外宣布,电商平台“飞凡”力争在2018年实现盈利,2020年利润超百亿并实现上市。

  “腾百万”失败,新飞凡步步维艰

  早在2012年5月,万达电商即开始组建,但万达在电子商务棋局上最知名的一步是“腾百万”横空出世。

  2014年8月29日,万达集团、百度、腾讯在深圳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宣布共同出资成立万达电子商务公司,其中万达集团持股70%,百度、腾讯各持15%,“腾百万”形成联盟。彼时,三方宣告,计划5年投资200亿元,打造全球最大O2O电商公司。

  2015年3月,“腾百万”联手打造的飞凡网正式登场,以移动端为主要入口,线上线下融合,提供智慧停车、智慧餐饮、智慧购物等,王健林、马化腾和李彦宏都对其寄予厚望。但飞凡网并未像王健林设想的那样带领万达在电商领域起飞,而是在仅仅一年后,分崩离析。

  2016年,“腾百万”意外拆伙,腾讯和百度悄然退出,飞凡网的实体运营公司“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投资人变更为上海万达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信息显示,王健林为后者的实际控制人,受益股份为94.9513%。飞凡网随之成为“新飞凡”。

王健林为“新飞凡”实际控制人(来源“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王健林为“新飞凡”实际控制人(来源“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新飞凡曾对此发布声明:“由于综合因素影响,三方并未实现投资性合作,新飞凡完全由万达出资,腾讯和百度并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

  至于“腾百万”失败的相关细节,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万达电商前中层刘立平(化名)表示,“我觉得在推进速度和相互合作的规则方面不够清楚。”以万达与百度的会员联合登录为例,有顶层设计,往下仍需层层审批,都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阻力很大,难以执行。最后,只做成一半,百度账号可以登录飞凡,飞凡账号不能登录百度。

  失去“腾百万”的光环后,万达电商平台发展并不顺遂。2017年6月,万达海外六项目突遭停贷风波发生后,万达展开了一系列的“瘦身”动作,新飞凡也受到波及。同年12月底,新飞凡传出大规模裁员70%的消息。

  2018年6月,万达、腾讯、高灯成立了一家名为上海丙晟科技的新公司,其中万达商管集团持有丙晟科技51%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腾讯持股42.58%,高灯持股6.52%。新公司承接了原飞凡网的部分业务,万达网科最后约300名员工也集体加入了丙晟科技,飞凡网名存实亡。

上海丙晟科技两大股东分别为大连万达商管集团和林芝腾讯(来源“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上海丙晟科技两大股东分别为大连万达商管集团和林芝腾讯(来源“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

  尽管王健林在万达集团2018年工作总结会议上表示,之前(飞凡)做得不太成功,后来和腾讯合作,成立了丙晟科技,就是在探索把这件事做好。但据财联社报道,接近万达方面的人士表示,丙晟科技定位并非电商,是对商业中心场景进行全面数字化升级,提升消费体验,欲打造全球领先的线上线下融合新消费模式。

  此外,万达百货业务已经打包卖给了苏宁易购,而万达文旅项目已打包抛售给融创。万达电商发展之路,似乎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一年一个负责人,换来万达电商“零”项目

  万达电商跌跌撞撞这些年,没有孵化出任何有影响力的项目,似乎只有“内部动荡不安”昭示着它往日的足迹。

  2012年,龚义涛成为万达电商首任CEO。当时,万达电商的目的很简单,面对来势汹汹的互联网,实现对万达线下商业地产保值增值。在龚的带领下,2013年,万达电商上线万汇网,主要是服务万达广场,通过积分做会员体系。

  但王健林对效果不满意,龚逐渐被边缘化,直到2014年初正式离职。期间,万达集团CIO朱战备代管万达电商,主要做智能广场,即万达广场的信息化。他提出过一些战术方向,比如帮助商户提升系统、做会员营销与沉淀,数据整合,但没有被很好地执行。

  2014年上半年,万达电商进入董策时代,万汇网被舍弃,战略方向从赋能万达广场变为赋能万达集团所有业态。推进“腾百万”的同时,万达电商组织了很多小分队,到万达各业务部门调研、讨论,形成方案。后来的飞凡,囊括万达所有的线下商业场景。

  2015年6月,董策突然离职。他在给员工的信中称,“由于家人生病,我不得不回澳洲照顾。”而据媒体报道,当年5月,万达集团很多高层前往北京通州万达广场,考核万达电商智能广场布局进展,现场体验很差,有不少问题。王健林非常失望,董策闪电离职。对此,董策不予置评。

  董策离开后,先是万达电商COO任伟暂代CEO事务,随后李进岭担任CEO约一年。

  此时,按王健林要求,万达电商开始向外部扩张,做平台级电商。不到3个月,飞凡与470家大型商业中心签约,而万达广场在全国只有130多家。2017年初,王健林提出,当年要新签合作大型购物中心2000个、中小商家15万个,新签约中小城市70个。

  值得一提的是,事实上,无论是任伟还是李进岭,都没有多少决策权。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万达2015年成立金融集团,第二年成立网科,飞凡先后隶属这两大集团,曲德君也先后出任这两个集团总裁,他才是真正有话语权的人。

  在万达集团2017年年会上,王健林承认飞凡失败,他总结说,“过去总想着做规模,如果从一开始就只为万达广场、旅游度假区研发,可能早就整出名堂了。”他还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给曲德君太多钱。“如果当初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

  2019年,曲德君也离开了效力了17年之久的万达集团。

  金融版图收缩,新飞凡完成使命?

  对于新飞凡的最终命运,据财联社报道,接近万达的人士认为,新飞凡从曾经的高光时刻走到今天的落幕,也算是“寿终正寝”,完成了它在万达商业版图上的历史使命。

  “此番注销登记并不意外,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符合万达最近几年的战略调整,即越来越聚焦核心业务。”前述人士说。

  据了解,2015年,万达开始第四次转型。王健林希望,到2020年形成商业、文旅、金融、电商基本相当的四大板块,彻底实现转型。2018年,飞凡失败。王健林表示,内部达成共识,先把网络金融搞起来,飞凡也被纳入金融集团。而随着近年来万达业务不断调整,金融版图已大幅收缩。

  资料显示,万达的主要金融平台为上海万达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万达网络金融”),在调整前,旗下拥有万达财富、新飞凡电子商务、万达网络科技、快钱金融服务、上海迈外迪网络科技、万达征信等公司,这些平台囊括了保险、投资、资管、网络小贷、私募基金等业务板块。

  在此次计划注销新飞凡平台之前,该公司已将所持百年人寿股份转让给绿城,快钱业务、征信业务也一度寻求出售。去年初,万达内部甚至将万达金融集团更名为万达投资集团。

  此外,根据央行上海总部于2019年12月底发布的公告,万达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已主动申请退出企业征信业务备案,央行上海总部决定注销上述公司的企业征信业务经营备案。

  近期,上海万达网络金融还转让了所持有的北京亿速码数据处理有限公司全部股份,交易对手为天津云码通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更早前,其还将持有的上海迈外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万益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悦畅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股份转让给了丙晟科技。

  对于万达金融版图的收缩,据财联社,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既有大的市场及细分行业因素影响,也有万达自身方面的原因,“以征信、电商行业为例,均为赢家通吃的市场,万达自身优势并不明显。”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