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解读腾讯音乐财报:营收环比下滑13%,卖会员仍难撑起未来

2020-05-12 19:55:55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未来商业图谱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彦飞

  来源:未来商业图谱(ID:wlsytp)

  1

  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的第一大玩家,正面临着“滞胀”难题。

  5月12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发布截至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

  腾讯音乐的收入主要来自两大板块:在线音乐服务,承载主体是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社交娱乐服务,主要包括全民K歌为代表的的直播业务。

  再往下细分,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来自订阅服务(也就是卖会员)、单曲和数字专辑销售、版权转售和广告等业务;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则主要来自直播打赏。

  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腾讯音乐营收达6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

  其中,在线音乐服务收入20.4亿元,同比增长27.4%;占比最高的订阅服务收入12.1亿元,同比增长70%。

  根据财报的说法,这块收入的增长源于付费用户的增长,以及月均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入)的提高:

  第一季度,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用户达4270万,同比增长50.4%;月均ARPPU达到9.4元,同比增长13.3%。

  另一方面,上季度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收入为42.7亿元,同比增长3.3%;付费用户达1280万,同比增长18.5%。

  同时,这块业务的月均ARPPU为111.1元,同比下滑12.9%。财报解释道,这是由于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以及直播互动功能调整的拖累。

  盈利方面,腾讯音乐第一季度归属股东净利润为8.87亿元,同比下滑10.1%;基本和稀释后每股收益(EPS)分别为0.54元和0.53元。

  腾讯音乐CEO彭迦信表示:

  “得益于在线音乐订阅收入的强劲增长,我们在第一季度取得了健康的业绩表现。”

  但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买账。

  周一美股交易中,腾讯音乐(NYESE:TME)盘后下跌逾5%至10.81美元。

  自2019年3月底逼近20美元的历史高点后,腾讯音乐在基本面保持稳定的情况下,股价长时间震荡下跌,市场负面情绪明显。

  本周一11.41美元的收盘价,距离16.75美元的52周高点已跌去逾30%。

  对于占据中国在线音乐市场逾7成份额、版权储备碾压所有对手的腾讯音乐而言,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现象。

  腾讯音乐股价不振的直接原因,是上季度收入和盈利均不及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期。

  更深层的原因则是,腾讯音乐的现有业务均已触及增长天花板,亟需新的突破口。

  2

  天花板效应,体现在两大核心业务收入的止步不前。

  在线音乐并不是一个强周期性的市场,绝大多数人不会挑着季节听歌,用户规模较为稳定。

  腾讯音乐的整体月活跃用户(MAU)常年维持在8亿左右,就能够很好地说明这种服务穿越周期的特性。

  因此,与同比指标相比,环比指标更能反映公司的真实经营状况。

  另一方面,在财报新闻稿中,腾讯音乐反复提及今年1月底以来,蔓延全国、至今尚未结束的新冠肺炎疫情,指出“疫情在多个方面对业务造成影响”。

  但按照常理分析,疫情固然对餐饮、旅游、航空、汽车等多个行业造成重创,但对于纯线上的腾讯音乐而言,并不能算是特别重大的不利因素。

  甚至可以说,由于更多的人宅在家中、转向线上娱乐,腾讯音乐是有机会吃到一波利好的。这在财报中也有所体现:

  第一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移动端MAU达6.57亿,环比增长2%;社交娱乐服务的移动端MAU达2.56亿,环比增长15.3%。

  显然,虽然环比增幅较小,但腾讯音乐的用户量并没有出现流失。

  然而,客观上的有利条件,并没有转化为实实在在的业绩增长。

  第一季度,腾讯音乐的总营收同比提升10%,但相比2019年第四季度的72.9亿元,环比下滑13.4%。其中,在线音乐服务营收环比下滑4.7%,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环比下滑17.1%。

  这并不是因为用户舍不得花钱、只想“白嫖”。

  第一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的月均ARPPU为9.4元,相比上一季度微增0.1元;付费用户4270万,环比增长7%。以此计算,这块营收理应比第四季度有所增长。

  但是,由于季度内版权转售收入再一次下滑,来之不易的增长被抵消了。

  一年多以前,腾讯音乐管理层在2018年全年业绩电话会议上预计,版权转售收入在下一财年将实现稳定增长。

  但除了2019年第一季度外,其余几个季度的版权转售收入始终处于下滑状态,与此前预期大相径庭,对整个在线音乐服务板块的业绩造成拖累。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被公司管理层格外看重的订阅收入,也就是卖会员,尚不足以完全撑起腾讯音乐的未来。

  另一方面,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板块营收环比缩水逾17%,与其月均ARPPU从138.5元大幅下跌至111.1元有直接关系。

  根据财报的解释,ARPPU的下滑原因是新冠疫情,以及“直播特定互动功能调整”的影响。

  腾讯音乐未详细说明包括哪些功能调整。但从单个用户付费大幅下降,以及过去一年直播行业备受争议的巨额打赏、未成年人打赏事件来看,这些调整可能与刷礼物、抽奖等增值服务有关。

  结果,尽管社交娱乐服务的月活和付费用户均有所增长,其收入仍比2019年第四季度大幅下滑。

  再加上社交娱乐服务的营收占比高达2/3,腾讯音乐营收增长陷入停滞并不令人意外。

  3

  尽管腾讯音乐一直在努力向付费流媒体模式转型,但从目前的收入结构来看,它更像一家秀场直播公司。

  彭迦信和他的团队希望对标Spotify,斥巨资囤积国内外唱片公司的独家音乐版权,甚至因此遭遇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反垄断调查。

  通过版权建立护城河,无疑是非常有效的。尤其是周杰伦等顶级音乐人,想听只能去企鹅家的App,用户迁移成本巨大。

  其结果是,几年间腾讯音乐的版权库变得空前强大,一度压得老对手网易喘不过气来,只能到处告状讨说法。

  但对于如何经营好这些版权,腾讯音乐显然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首选自然是效法Spotify,建立付费墙、直接向用户收钱。

  作为全球流媒体音乐服务一哥,Spotify已经证明了这条路的可行性。第一季度,Spotify的月活跃用户为2.86亿,其中付费用户达1.3亿,渗透率达45.5%。

  相比之下,腾讯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付费用户占比为4.3%,看上去提升空间巨大。

  但经过一年的发展后,这一数字也仅仅提高到了6.5%,且与2019年第四季度的6.2%几乎持平。

  这背后有经营方面的因素,更深层的原因则是中国网民为音乐作品付费的意识,仍然处于培育期。

  毕竟,我们才刚刚走出那个可以随意下载电影、歌曲的蛮荒时代。

  这也意味着,等待开花结果期间,腾讯音乐不得不放弃矜持,找到其他的赚钱方式。

  它选择了直播。这是一把双刃剑。

  直播业务的特点是能够迅速创造大量现金流,但这是一块主播争夺极为激烈的市场,利润要被主播及其背后的MCN分走一大块,平台最终能够留下的并不多。

  腾讯音乐的财报同样体现了这一点:第一季度,腾讯音乐营收成本为43.3亿元,同比增长17%;运营利润为10.5亿元,同比下滑8.7%。

  成本增长和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平台针对K歌主播提高了收入分成比例,以提高平台的竞争力,吸引加盟、避免流失。

  另一方面,在短视频等新兴媒体形态的冲击下,时间成本高、信息密度低、爽点分散的直播正在褪去曾经的光环。这也是腾讯音乐直播业务所需要应对的长期挑战。

  付费音乐尚不足恃,秀场直播竞争惨烈。

  腾讯音乐选择的突围方向,是所谓的“长音频”。

  4月23日,腾讯音乐发布集团长音频战略,CEO彭迦信称“长音频将是未来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将通过在线音乐和社交娱乐服务的协同,助力长音频业务发展。

  这类长音频包括有声书、相声评书、历史人文、情感生活、亲子教育、广播剧等多种类型。根据官方数据,长音频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是非长音频用户的两倍。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音乐还在3月份拉来了阅文集团,双方将孵化孵化阅文集团旗下大量原创网络文学内容的IP衍生品,共同开拓长音频领域有声作品市场。

  另一方面,竞争对手们也在加快步伐。

  就在腾讯音乐发布财报的同一天,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华纳版权(WCM)达成战略合作,将获得华纳版权130万首音乐词曲版权。

  这相当于在腾讯音乐看似牢不可摧的护城河上,撕开了一个不小的口子。

  在线音乐之战,远未结束。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