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为什么英国研发的疫苗,英国人不能先用?

2020-05-05 08:00: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压力下,很多国家的政府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进行新冠疫苗的研究。

关于这件事,小巴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

事情是这样。

最近,英国牛津大学和帝国理工大学的两个疫苗项目,都已经进入到了人体实验的阶段。

冠状病毒疫苗人体试验

既然是英国搞的研究,英国媒体自然也非常关心疫苗什么时候能够普及,于是在唐宁街的例行发布会上,英国政府的发言人被多次问到这个问题:是否能够保证当疫苗研发成功之后,英国人能够首先用上?

乍一听,这好像不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各个国家都是用自己纳税人的钱来研发疫苗,首先用在自己国家的国民身上似乎无可厚非。

然而,英国政府的发言人每次面对这个问题时,却都闪烁其词地绕开,不给出正面肯定的回答,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这件事涉及到一个挺有趣的经济学原理——合作博弈。

表面上看,世界各国政府是竞争的关系。

因为先研发出来疫苗的国家,不但会获得无与伦比的声望,还可以让自己国家的国民率先用上疫苗,率先恢复经济和生产,取得相对其他国家的优势,总之,好处非常多。

研究人员正在检测疫苗

但是仔细一想,问题似乎没那么简单。

因为这里存在两个未知的情况。

一方面,在供给端,疫苗的研究进展是高度不确定的。因为每个国家根据自己的科研和经济实力,只能支持有限的项目来研发,所以到底哪个国家能够首先研发出疫苗,是谁也无法预测的事情。

另一方面,在需求端,等到疫苗研发成功的时候,哪个国家是最需要疫苗的,目前也是未知数。

如果这个时候,每个国家都各自为政的话,那么很可能率先研发出来疫苗的国家,并不是疫情最严重、最需要首先接种疫苗的国家。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昂贵的市场错位——最需要疫苗的国家需要经过复杂的谈判,才可能获得一些有限的供给,这就与研发疫苗、尽快打败新冠肺炎疫情的初衷相背离。

这时候,合作博弈就开始发挥了作用。

如果所有有能力研发疫苗的国家联合起来,约定无论谁首先研发出来,疫苗都可以被首先应用到最需要的地方,这样就消除了“研发国并非急需救助国”所产生的市场摩擦,从而世界的整体收益就大于各自为战时的收益之和。

世卫组织启动“里程碑式”国际合作

这就是合作博弈的前提之一——整体收益大于部分收益之和。

其次,因为疫苗的研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而到时候哪个国家最需要,是目前谁都很难预测的事情。这就意味着,每个国家都面临着相似的风险,那么这些国家联合就相当于互相为对方做了疫苗保险,从而每个国家未来的不确定性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减少。

正如同英格兰的首席医疗官Chris Whitty所说的:“英国希望能够获取任何有效的疫苗,不管是英国还是其他地方研发的。”而他没有说出来的下半句话就是“如果英国率先研发出来疫苗,英国也承诺给其他更需要的国家优先使用的权利”。

Chris Whitty

这构成了合作博弈的前提之二——每个参与者都能够从中获得大于等于0的收益。

因此,无论哪国率先研发出新冠肺炎疫苗,都不一定能最先在本国普及使用。

合作博弈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在不少场景中,人们选择“不合作”的损失很大,于是就会或主动、或被动地选择合作;而一旦合作,就牵扯到收益的分配——像上面说的疫苗的合作博弈,因为互相为其他国家提供保险,所以让出优先使用权来统筹分配还算是比较直观的。

合作博弈在生活中还有其他很多的应用,有的则十分复杂。

最近,石油期货价格跌成负值,储油容量和运送原油的能力这两个往常只在专业的石油期货交易方口中讨论的指标,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恰好,在运送原油方面,就存在一个合作博弈的典型案例。

众所周知,石油输送管道往往是很多国家共用的,但是每个国家的仓库位置不同,如何来分配建设费用才是合理的呢?

比如说,石油管道从俄罗斯出发,先经过德国,再经过法国,最后到西班牙。那么如何来分摊管道的修建费用呢?三个国家都需要管道,这是他们的共同利益。但是有共同利益,不代表没有矛盾。

如果平摊费用的话,对于距离俄罗斯最近的德国未免会不公平,因为后面到法国和西班牙的管道对德国来说是完全没用的;

而如果因此就让西班牙出全款,似乎不合适也不现实,因为这就意味着德国和法国在白用西班牙的管道——即便是支付租金,对西班牙来说独立建设如此长的管道也是巨大的财政负担。

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由阿马蒂亚·森所提出的,他本人也在1998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方案非常巧妙也很直观,就是把管道建设分成三个部分:

◎ 三个国家共同使用的部分;

◎ 法国和西班牙使用的部分;

◎ 西班牙单独使用的部分。

对于第一部分的建设费用,三个国家按照使用程度——也就是原油流量共同承担;而超出德国的部分,则由法国和西班牙按照同样的规则来承担,而最后的第三部分,也就是西班牙独立使用的部分,由西班牙自己承担。

假设德国、法国和西班牙所需要的原油比为4∶4∶2,那么这个合作博弈的结果就可以用下面这个图很直观地表示出来:

三国共建到德国的部分,按照流量分成,德国和法国分别出40亿,西班牙出20亿;而德国到法国的部分,由西班牙和法国共同分担,法国出40亿,西班牙出20亿;最后西班牙再出30亿,建成从法国到西班牙的输油管道。总共190亿的建设费用,西班牙出70亿,法国出80亿,德国出40亿。

这种分法也称为“夏普利值法”。

1953年,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教授罗伊德·夏普利(Lloyd Shapley)提出一种分配方式,即所得要与自己的贡献相等。这一方法很好地体现了“平等的人受到平等的对待,不平等的人受到不平等对待”的原则,而这,正是合作博弈的精髓。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不少舆论观点认为它加剧了世界的分裂,各国更加孤立封闭。但新冠疫苗研制方面的合作博弈,或许从一定程度上证明,这类观点只在政客那里更有市场。在政治以外,科学界表现出空前的团结,它们正在充分应用全球化的力量,共同对抗新冠病毒。

于普通人而言,也可以从中了解到更多的科学原理和背景知识,避免一旦朋友圈出现“为什么我们国家生产的疫苗不能自己先用”这样的言论时,就瞬间被带节奏,陷入盲目的情绪中,而忽略了其背后真实原理的探究。

本篇作者 | 司马懿|当值编辑 | 李梦清

责任编辑 |何梦飞| 主编 |郑媛眉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