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女博士研究出轨行为45年,发现性、爱、依恋,由大脑分开控制 || Chin@美物

2020-05-04 21:00: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字数 6k+·

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美国生物人类学家、金赛性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以研究性、爱和婚姻出名,她在TED上关于爱情的演讲,点击量超过千万。

今年3月,她的新书《我们为何结婚,又为何不忠》在中国出版。

她分析了80多个国家的离婚数据;42种文化中外遇出轨行为的起因;还把100多个不同种族的人塞进大脑扫描仪里。

我们电话采访了海伦·费舍尔博士,并采访了3个发生在中国、日本的现代婚姻故事。

我们为何明明深爱,却依然会出轨?

为何我们在婚后第4年扎堆离婚,而且多数带有幼子?

从生物学角度,维护亲密关系有什么新思路?

一夫一妻制落后了吗?

婚姻制度会变得更加多元吗?

| 撰文   倪楚娇

「身处无性婚姻,在老公的默许下, 我有一个长期“男友”……」 

(喵喵,女,29岁,上海人,结婚4年)

我以前是一个挺传统的人,从小没人给我普及性教育或者婚姻观,我也从来不知道性对于婚姻是重要的,直到我经历了无性婚姻……

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是彼此的初恋,毕业后就结婚了。学生时代,我们血气方刚,会去开房,会钻小树林。只是我从来没有高潮过,他时间也不长。

他告诉我,调查显示大部分女性是没有高潮的。因为是初恋,我也没有对比,所以就觉得正常。(事后想来,如果当初能同居一段时间,或有更多恋爱经验,我也能更了解自己和婚姻的真谛吧。)

他是互联网行业的,婚后一直加班,可能真的很累,压力也大。每次做爱都间隔超过一个月,去年一年只有2次,疫情期间做了两次,也算是进步了。

我老公的观念是比较开放的,结婚以后来到上海,这里的整体环境也是开放的,所以我也受到了影响。在性爱上,我成了主动的那方。每次,我主动要求做爱的时候,他通常会像小女生一样说:“不要。”

时间久了,老公就跟我说:“性是人类的本能。既然我满足不了你,那你可以去找其他人,不要怀孕就好了。”我当时都傻眼了。我一再地问他,到底介不介意。他就说:“你真的想去做的话,就不要一直问。” 

第一个“男友”是我在工作中认识的。刚好是万圣节前夕,两个人做完公司的活动就聊了起来,还一起去了鬼屋。在鬼屋里自然就有了一些肢体接触,后面他就说喜欢我。当天晚上就去开房了,我说我已经结婚了,下次吧。他说:“下次就没机会了。”就这样子,发生了关系。

我和我老公是无性婚姻这件事,我告诉过我妈。她就问我:“是不是不能生小孩?”我就说,要生肯定能生。我妈就说:“那你生两个小孩带,就没关系了。”我就说我一辈子不是说为了生小孩,我觉得应该要享受这个权利的。

后来我就下载了“探探”,我跟他们讲清楚我是已婚的,只是出来找个固定的伙伴。希望对方比较干净,不要太多经验,不能老,不能丑,不能胖。现在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对象,他的女友在国外工作。我感觉自己变了,对老公的愧疚感在减少。

我和老公非常认真地谈过,也告诉过他如果得不到解决,我会考虑离婚的。后来我发现他有在努力做改变,比如在减肥,听说肥胖会影响性欲。然后虽然性上依然不行,但他会像谈恋爱时一样,经常约我出去吃饭。

我觉得有在变好,他依然很爱我,对我的家人也很好,将来也能成为好父亲,所以就不考虑离婚了,打算明年和老公要个孩子。

图片来源网络,非内文人物

「我离婚两次,有2个孩子,还是要提高收入,幸福全靠自己 」

(Christina,34岁,女,上海,人力资源)

我今年34岁,目前单身,有两个孩子,之前结了两次婚,也离了两次。现在我一个人住着,房子刚装修完,觉得很好。前不久,我和比自己小14岁的男友分手了,我觉得可以多多享受恋爱,但幸福还是要靠自己吧。

25岁第一次结婚时,其实对婚姻没有什么概念。只是说时间到了,对方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父母也没有阻拦,就结了。

我的第一任爱人条件特别差,结婚后我住在他们上海外环的宿舍里。我每天要去市里上班,单程一个半小时的通勤。他对我非常不好,当时我收入也不高,所以没啥底气。最初是觉得他还比较聪明,是有前景的,但后来就非常失望。

很偶然,我就认识了第二任老公,他的总体条件都比较好,在上海有三套房子,对我也好。一经对比,我才知道我的老公对我有多糟糕。我当时还没离婚,就有点精神出轨。

我很快就和前夫说了这件事,然后搬了出去,在市区租了一个小房子生活。但他拖了我半年,就是不肯办手续。后来还是我们的大学老师出面调停,才离了婚。

28岁的时候我和第二任丈夫结婚了,他的父母一直不知道我离过婚。结婚第二年我们就生了一对双胞胎。

生完孩子以后,我有种完成了任务的感觉,觉得可以以比较男性化的身份进入职场,好好搏一下了。在孩子两岁半的时候,我就辞掉了原来公务员的工作,转行做HR。老板比较赏识我,让我做到了中层偏高一点,收入从3000多元变成了13000多元。

日子一直过得很有声色,没想到去年7月,我发现他出轨了,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当时就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以后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还想不想过了?我妈当年跟我爸很多年,就过这种每天准备捉奸的日子,我看得太清楚了,不想像她那样活着。我就把自己的感情关闭掉,立马着手离婚。

那天从发现小三的短信、断定他出轨、决定离婚、拿到录音证据、咨询律师、做好要房子不要孩子的决定(他们全家都在上海,照顾孩子更方便)、拟好离婚协议、让他签字,一共6个小时。期间,我还哄睡了自己4岁的儿子。

我也在想,他为什么会出轨,可能就是照顾孩子们太辛苦,而我一直在成长,他不太爱变化。他还是喜欢当年小女孩的那个我吧。

我觉得婚姻就是一个协议、合同。签了它,对方就可以在你做手术的时候签字,你甚至把自己的生命处置权一定程度赋予了他,代价很大。我有一个小我9岁的亲妹妹,她非常渴望有一个孩子。但我觉得她并不适合婚姻,我建议她借精生子,并不一定非要进入一个婚姻关系。

这次离婚以后,我觉得婚姻不是必要的,但可以多谈恋爱。然后我一直在保持学习,最近也在筹备法考,我觉得我的人生在慢慢往上走,我要对所有人负责。

| 西山一家

 “最后我们选择3个人一起生活” 

(西山嘉克,男,39岁,日本人,艺术家)

我们的家很特别,由我、两个女友、6个孩子组成。

我主要负责赚钱养家。一个女友叫西山由香里,今年39岁,她主要负责打扫、换洗。另一个是西山裕子,今年43岁,主要负责做饭和照顾孩子。

9年前,我还只有一个老婆。当时我和由香里是一对夫妻,而裕子是我工作上的伙伴。

因为工作上经常有接触,我就渐渐对裕子产生了好感。我当时其实很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一方面不想隐瞒、伤害妻子,一方面也不想欺骗自己。

我朋友就和我说,我其实也没有做出什么有悖人伦的事情,可以和妻子实话实说。我就和由香里坦白了。她虽然十分惊讶,但也能理解这种工作上的日久生情。

我也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了裕子。我当时就想,如果被拒绝就可以彻底放下,继续现在的生活了。

后来裕子告诉我说,她一开始是想要拒绝的,觉得对由香里太不公平了,但又很羡慕我和由香里之间的相处模式。我们每天都会聊天到很晚,什么都彼此分享,但她和前夫之间就不会这样交流。所以她就告诉我:“我也喜欢你。”

接下来的三个月,我们每个人都很迷茫。经常是一边哭一边吵,一边寻找解决办法。由香里从来没想过要和我离婚然后离开,我也还爱着由香里……

最后我就提出了一个想法——三个人一起过。这种模式我们谁都没试过,肯定会有很多问题,但三个人都决定要试试。因为我们都觉得,哪怕结了婚,一方也不是另一方的所有物,我们就想要一起去探索,婚姻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为了绝对平等,我先和由香里离婚、又和裕子结婚并再次离婚,我们的孩子都跟着我姓。法律上是不承认我们这种家庭的,但我们自己心里认同家庭的存在。

8年前,我们一起搬到了日本佐贺県的深山里开始了隐居生活。我和由香里生下了两个孩子,和裕子生下了三个孩子,还有一个11岁的大儿子是裕子和前夫所生。

因为在深山了,所以接生只能靠彼此。由香里和裕子就互相接生,成了生死之交。孩子的出生,加深了我们三个的关系。

当然会有嫉妒。裕子有过非常多的嫉妒,痛苦了有三四年,反而是由香里先想开了。裕子说过很多次要离开,但其实我们都保持开放的态度,留下也很好,离开也很好。

| 西山一家公用的日程本

我平时会做一些书法创作,在全国各地进行活动、售卖作品,以此赚钱。这也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所有财产都是公共的,钱都归由香里管着。

谁能赚钱就把所得放到三人的共同账户上,每一笔钱花在哪里三个人都要知道。比如,想买衣服要向其他两个人报备。

裕子和由香里的性格很不同。裕子性子很急、容易生气;而由香里的性格很温和,几乎从来不吵架。一旦我们中有2个人开始吵起来,第三个人就会来调解。

由香里打过一个比喻,当初和我过日子,时间久了可能会像老爷爷老奶奶一样没有刺激感,但有了裕子就不一样了。之前就像坐旋转木马,现在像是过山车一样,人生有了变化,这样很有趣。

社会对我们家庭有很多负面的评价,有人写信来说我们的孩子很可怜,老婆也很可怜,到头来最可怜的会是我自己。但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我们还是会过好每一天,因为知道一家人的心在一起,就不会害怕。

我们现在一致觉得婚姻状态可以三年更新一次。三年后大家都有选择权,如果都觉得生活很开心,就继续在一起;如果到时候双方都遇到了更适合的人,或者对这段关系失去了信心,那么就互相感谢三年来的付出和陪伴,就此别过。

| 海伦·费舍尔博士,《我们为何结婚,又为何不忠》的作者

“这书名绝了,简直是灵魂之问。”一位读者在豆瓣上这样评价《我们为何结婚,又为何不忠》。

从书里的一些数据看,有大约20~40%的已婚男性和20~25%的已婚女性曾有过婚内出轨历史。而那些正处在热恋阶段的情侣中,约70%的人承认自己曾有过不忠行为。

而另有一篇报告称:出轨的人当中,56%的男人和34%的女人说,依然觉得自己的婚姻很幸福。

我们的大脑对不忠非常宽容 

作为生物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并不满足于出轨者给出的种种表面原因:“老公出差了,我觉得很寂寞”、“我有点厌倦自己的妻子了”……她也不认为所有的问题都该归咎到原生家庭上。

她认为,我们的大脑既然早在百万年前就已形成。那人类不忠的秘密,就可以从祖先和动物身上找到答案。她观察、研究了鸟类、哺乳类动物;走遍全球110个国家,和地球上现存的狩猎采集社会一起生活了数月。

她还给来自世界各地的100多个人做了脑部扫描,发现人类进化出了三种引导求偶和繁衍的脑系统。

一种控制性欲,一种反射浪漫爱情,另一种掌管深深依恋的情绪。这三套系统彼此有互动,有影响,但并不完全同步。你可以对A有性欲,对B有爱情,对C有依恋。从生物学上看,“脚踏几条船”是可行的。

而从达尔文的进化论角度来看,出轨更利于繁衍后代,而繁衍是动物本能。男人如果出轨,就能生下更多的孩子。女人也能通过出轨,为自己和孩子获得更多的食物和保护。因此滥情的人普遍子嗣更多,这种基因便一代代传递了下来。

既然如此,为何又要有一夫一妻呢?自从人类的祖先从树上下来,孩子就成了女性的负担,一旦生育了孩子,女性便不能独立外出觅食,必须依靠丈夫的照顾,这便逐渐演化出了一夫一妻制。

所以说几百万年来,我们发展出了一种双重繁衍策略:既坚持一夫一妻制,又不忘偷情出轨。

现代人的离婚蓝图,2/3的离婚由女性提出 

很多人都听过“七年之痒”的说法,之所以流行是因为玛丽莲·梦露主演的电影《七年之痒》。但其实,婚姻出现问题的时间比这个更早。

海伦·费舍尔博士分析了由联合国统计局在2012年发布的年鉴,里面包含了80个国家的离婚数据。

她发现人们的平均婚姻年数确实为7年,但最多人离婚的时间却是在第4年。“我当时特别难过,我本来是想要验证7年之痒的。这可能是我整个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想要篡改数据,当然我没那么干。”

她一共找到了3个现代离婚的趋势:

1、奔三和30岁出头的夫妻离婚风险最高。

2、离婚通常发生在婚姻早期,婚后3到4年达到高峰。

3、离异时都带有幼子。

海伦·费舍尔认为,当孩子到了3、4岁左右便脱离了最危险的时期,可以和其他的孩子或者亲人建立联系,不再那么依赖父母。如果这段婚姻并不理想,夫妻就会在此时选择离婚。

说到造成婚姻不稳定的主要因素,最重要的一条可总结为四个字——职业女性。大约有2/3的离婚由女性提出,虽然这无法判断是谁把谁抛弃了,但至少可以证明一点:随着女性进入职场,她们越来越有底气结束一段差的婚姻了。

多数人在首次婚姻破碎之后还会再婚,离婚与再婚是一种普遍趋势。我们似乎都相信,下一位会更好。

一夫一妻适合未来吗?

人类从来都不曾停止过对不同婚恋模式的探索。

海伦·费舍尔博士在书里,记录了人类尝试过的多种婚恋模式:一夫多妻、一夫一妻、群婚、复数恋爱等等。

在美国,这几十年来有大批“性公社”不断涌现,也就是所谓的群婚。最经典的例子当属19世纪的奥奈达社区。

这个公社在鼎盛时期,有超过500名男女、儿童生活在其中。所有人都住在一栋名叫 “府邸”的楼里。每个成人都有自己的房间,但其他一切均需要共享,甚至是带进“公社”的孩子、所穿的衣服,乃至性伴侣。

如果你只爱上了一个人,这是自私而可耻的,人人都有义务与其他人性交。但是,社区成员之间矛盾日深。年轻男子被要求与年长妇女做爱,而社区的领袖却能行使“初夜权”。最后,人们揭竿而起,社区分崩离析。

这个实验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无论多么专断独裁,都无法阻止男女之间萌生爱意,不管发明多少“公社”,家庭总还是会悄悄地回来。

现在也有复数恋爱的形式,一个人同时和多个人恋爱、发生性关系,并保持平等、透明的相处模式。

海伦·费舍尔曾在网站上做了一个问卷测试,发现有68%的人能够理解并且接受这种方式,但只有6%的人曾经这样做过。“我认为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因为人会嫉妒。而嫉妒这种情绪,是几百万年来人类进化出来的,用来维持一夫一妻制度的情绪。”

一夜情、同居、婚前协议:我们在变得越来越谨慎 

“我坚信,在人类进化过程中,我们最有机会结成恩爱伴侣的时刻,就是现在。”海伦·费舍尔说。在这个离婚率居高不下的年代,她最欣赏的是千禧一代(82年~99年出生的人)。

“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有些见证了自己父母的离婚,也见证了这个世界疯狂的变化。而且大部分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压力非常大,也因此更谨慎。

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完成教育,拼搏事业。为了在结婚前了解对方也了解自己,会和很多人约会,也会有婚前性行为,会进行爱情长跑。他们不会在20岁出头就结婚,而是接近30岁。我认为这是谨慎的。数据显示,你越晚结婚,你的婚姻就越稳定。这就是千禧一代人在做的事情。”

一夜情、炮友、同居、婚前协议的出现,都说明了当今世人普遍保持的谨慎态度。在过去,婚姻是共同生活的开始;如今却成了结局。

关于亲密关系的新思路

“有一些人听完我的演讲,跑过来和我说,既然出轨是人类的本能,那就说明不是我的错呗?当然不是,本能不能成为借口。我只是试图解释这么多人出轨的原因,而不是给你提供一个借口。21世纪男女关系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如何处理相互冲突的欲望。”海伦·费舍尔说。

关于如何维护好亲密关系,心理学家可能会给一些建议,比如不要动不动就提离婚,要多倾听,多妥协。

“这些都没错,但是让我来给你一个新的思路,首先要让大脑中的那3个系统运转起来。”

1、一定要做爱,做爱对你有好处。大脑中负责性爱的区域一旦调动起来,就会驱动浪漫爱情的产生,也会增加依恋感,然后就会让你想做更多的爱。生殖器的任何刺激都会驱动大脑中的多巴胺系统,从而让你对某个人产生深深爱,然后高潮再加上催产素液,会激发依恋感。所以一定要有计划地去做爱,再忙也要列个时间表给它。

2、如果要维持浪漫的感觉,就要和另一半一起去做些新鲜的事情,比如读一本新书,看一部新的电影,在家里不同的区域做爱,骑车去饭店而不是开车,去没去过的地方度假……

3、关于增进依恋感,可以试着走路的时候手牵手,学习在另外一个人的臂弯里睡觉,所有的抚摸、按摩都能激发催产素的产生,从而形成依恋感。

“另外,我们扫描了中国和纽约一些拥有长期幸福关系的人,发现他们的4个脑部区域尤其活跃,也就是说,拥有这4种能力就可以获得稳定的关系。”

1、共情的能力。

2、能控制和调节自己的压力、情绪。

3、能忽略所有负面的东西,只关注积极的一面。

4、说好话,这不仅能让对方愉快,还能提升自己的免疫力。

……

“以上7点,就是大脑透露给我们的秘密。”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均已购买版权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