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一文读懂“负油价”到底是怎么来的

2020-04-26 07:00: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复杂的商业世界 听吴晓波就够了

妄想赚到超出认知范围的钱,最后必被资本无情收割。

 口述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巴菲特老爷子在近5年里见证了三次历史:

2016年,“负利率”第一次从经济学理论中走了出来,巴菲特完全懵了:把钱存到银行不仅没有利息,还要倒贴一笔钱作为保管费。

2020年,美国接连4次熔断,巴菲特感叹说:“我活了89岁,只见过一次美股熔断。”

2020年4月20日,5月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暴跌,收于每桶-37.63美元。这是期货史上第一次价格出现负数,巴菲特第三次见证了历史。

当日油价最低跌至-40.32美元/桶

不少同学听到“石油价格为负”后,激动得逢人就说:“哥们儿,以后加油不但免费,还倒贴钱!”

激动归激动,“期货油价”和“现货油价”完全是两码事。为什么会出现“负油价”的现象呢?这要先从期货的概念说起。

通俗来讲,买方想买大宗商品,比如石油,但是担心将来油价会涨,而卖方担心将来油价会跌,于是他们签定一份合同,承诺将来某一天以一个锁定的价格和数量购买石油。这份合同叫做“远期合约”,简称“远期”。

远期的概念在中国南宋时期就出现了。理学家朱熹曾经在他的笔记中记载了一件事:在福建有三人包销某座山头的荔枝产量。他们和果农签订协议,说年初我把银子给你,到年底不管荔枝是丰收还是减产,我都按此价格来收购荔枝。

后来在远期的基础上,定价、结算、交割等方式都产生了变化,形成了一份标准化合约,这份合约就叫做“期货”。

期货被发明出来后,一些不需要实物的人,发现了其中的规律,于是产生了投机行为:

你不必等到交割实物的那一天,可以提前把这份合约卖给他人,从中赚取差价。后者再卖给下一个人,直到最后有人接盘,完成货物交割。期间,你只需要支付保证金,就可以实现几倍乃至几十倍的杠杆交易。

原油期货于1983年进入纽约商品交易所,到今天已经有快40年历史了。这次期货市场出现“负油价”的场面,主要原因是疫情导致石油过剩和石油储存空间的不足,出现了“集体踩踏”现象。

随着新冠疫情全球蔓延,各国工业停摆,工业停摆意味着石油的需求出现不足,有机构预测,4月全球原油需求日均将减少2000万桶。石油供过于求,价格下跌。

随着油价的下跌,最高兴的当属缺石油的工业国。

石油作为重要的战略资源,多点石油储备当然挺好的。于是各国开着油轮兴高采烈地去抢油,很快差不多把所有储油罐都填满了。

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呢?有2.5亿桶的原油“漂”在大海上。而上次出现这个景象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

同时他们发现了个问题:石油消耗不掉,每天的仓储费却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另一边,美国原油开采商也挺惨的。

美国页岩油有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开采成本特别高。想开采原油就必须向页岩层注入压力,一旦封井停工,每口油井将增加数百万美元的成本。因此,开采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产油。

很快,过剩的原油没地方放了。

比如美国最重要的储油区库欣,其原油储存量已经达到69%,并以每天75万桶的速度流入,很快将达到饱和,到时候储存成本要远超石油本身的价值。

更惨的是,石油没法像牛奶一样倒进河里或者烧掉,因为污染环境会被政府罚到破产。面对成本压力,开采商只能不断贱卖原油,以去库存。

资本世界里有人活得很惨,但也有人希望从悲惨中捞走一点油水。

随着原油价格没完没了地下跌,许多人就想着投机了。他们低价抄底买进期货合约,盼望疫情好转或利好消息,原油价格上涨时就可以赚一波(他们被称为“多头”)。

比如4月9日欧派克+会议后,各国达成减产协议。消息一出,多头们纷纷在4月13日,也就是交易日第一天买入廉价的期货合约。

很可惜的是,不少散户投机者可能连期货是什么都没搞明白,就匆匆入场。

别忘了,期货可是有交割日的。5月WTI原油期货交割日是美国时间4月21日,如果投机者没能及时把合约卖掉,那么真的会收到每手1000桶的原油。

投机者本来就想赚个差价,根本没钱买原油,也没地方储存。就算找到地方了,坐等油价上涨,但仓储费和物流费也是个天文数字。所以,各路多头必须赶紧找到有能力接盘的下家。  

悲催的是,交割日分秒逼近,那个“神秘”的下家到底在哪里呢?

唯一的交货实体不多,比如大型炼油厂。但是炼油厂生产的成品油已经过剩了,储存空间已非常紧张。所以炼油厂也不敢接货。

不过,还是有人可以接盘的。资本市场上只要有人做多,那就一定有人做空。做空者(空头)认为两周后原油价格会跌,于是就开出空单,卖给多头,因为后者赌的是两周后原油价格会涨。

然而一周后,油价开始跌了。此时空头按兵不动,因为他们通过调查,知道储油空间已经很紧张了,市场上鲜有人接盘,于是坐看手持期货合约的多头竞相压价。

果不其然,交割日临近,油价断崖式地下跌,最后多头不得不白送,还倒贴钱,以完成“平仓”。“负油价”由此而生。

当然,多头可以撕毁合约,不过保证金就没有了,而这笔保证金远远大于亏损的钱。

另外,多头本可以在平仓交易日的前7天,在20美元的价位上卖掉5月的合约,然后以27美元的价格买入6月的合约,来完成“移仓”。虽然每桶贵了7美元,但至少可以及时止损。

可惜,说什么都太迟了。

目前看来,5月WTI原油期货最终没有平仓的多头,多达10.9万手。说明大多数的多头要么交割,要么违约了。空头也没做好准备,开的空单还不够多,本可以收割得更彻底。

在亏损的投机者中,我们竟然还发现中国银行的身影。具体事件可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