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Netflix会员数净增长1577万 “负重”的 Disney+更急了

2020-04-23 09:07:55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壹娱观察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大娱乐家

  来源: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

  不久前分析过在这次疫情中少数能够获益的公司,流媒体巨头Netflix是其中最没有争议的一家,毕竟随着全球范围内的居家隔离成为了常态,即便是在家办公,人们还是需要找到打发业余时间的途径,而原本就已经成为了主流娱乐手段的流媒体,如今几乎变成了唯一打发时间工具,这也让Netflix在第一季度交出了大概他们自己都没想到的“意外”财报数字。

  美国东部时间4月21日,Netflix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Netflix第一季度营收为57.6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5.21亿美元增长27.6%;全球流媒体付费用户为1.8286亿人,较上年同期的1.4886亿人增长22.8%;净增长1577万人,高于上年同期的净增960万人;净利润为7.0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44亿美元增长106.1%,自由现金流录得1.6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负4.60亿美元。

  Netflix的股价在周二开盘时为444.77美元。截至周二收盘,Netflix股价下跌3.66美元,报收于433.83美元,跌幅为0.84%,收盘时市值停留在1903亿,相比之下受到大裁员消息影响,迪士尼市值已经跌破了1900亿,这也是短期内Netflix市值第二次超越迪士尼。

 ▲  Netflix与迪士尼股价 ▲  Netflix与迪士尼股价

  迪士尼重注的Disney+ 虽然屡创佳绩,但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战“疫”中,它的准备并不充分。

  疫情阴云下的超预期增长,Netflix现金流由负转正  

  尽管之前Netflix高管已经放出风声表示第一季度的用户增长相当惊人,最近的一份预测认为Netflix在第一季度的新用户增长可能会在1000万到1200万之间,而即便是最大胆的分析师在上季度给出的增长预期也仅仅是890万新用户增长。毕竟对于一家已经坐拥将近1.6亿用户的流媒体企业来说,在北美地区甚至已经开始经历负增长的阶段,能够实现预期目标本身就已经算是成功了。

  不过新冠病毒这只“黑天鹅”的出现让一切“意外”都显得如此的顺理成章,第一季度新增订阅用户1577万,创造了Netflix多年来单季最高增长纪录。在财报发布后的视频会议中,Netflix的CEO里德·哈斯廷斯表示: “我们所做的微小贡献是,让大家的隔离生活没有那么难以忍受。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做好自己的内容,给他们配上字幕。人们需要娱乐,无论是在艰难的时刻还是在欢乐的时刻,人们需要社交距离但又需要相互联系。”

  如果根据Netflix最近几个季度给出的官方展望来看,2020第一季度基本已经实现了其整个前两季度的增长目标,原本Netflix预计第一季度新增为700万人,而实际增长已经超过了预期的两倍还多。

  而具体到各个地区来看,Netflix在北美终于又迎来了久违的百万级增长,第一季度净增231万,订阅用户总量到达6997万,高于去年同期自不必说,更为重要的是,去年Netflix在北美地区的用户增长总数不过才290万,甚至在第二季度罕见的出现了负增长。显然随着美国成为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各州纷纷出台的居家隔离政策使得过去几年坚持不订阅Netflix的观众,终于也放弃了抵抗。

  被Netflix寄予厚望的亚太地区同样迎来了增长新高,订阅用户净增360万,高于上年同期的153万,同时也是过去9个季度以来该地区首次突破300万新增用户,整体用户数量也来到了1984万。事实上从第一季度的内容来看,亚太地区的热门内容占据了不小比例,尤其是Netflix在韩国制作的一系列剧集,如《李尸朝鲜》第二季、《爱的迫降》、《梨泰院》等,成为了吸引亚太观众的“杀手锏”。

▲  《李尸朝鲜(第二季)》海报▲  《李尸朝鲜(第二季)》海报

  而相比于订阅用户暴涨带来的意外惊喜,财报中的另一项指标所带来的信息显然更加正面,那便是Netflix常年被外界诟病的自由现金流,终于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由负转正,本季度Netflix为运营活动提供的净现金为2.60亿美元,上年同期为负3.80亿美元;自由现金流为1.6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负4.60亿美元。事实上这也是9个季度以来Netflix首次在当季实现正向现金流。

  从财报数字上看,Netflix已经是常年保持“盈利”了,但这其中更多是由于其对会计准则的灵活应用所致。Netflix在2019年净利润虽是盈利18.67亿美元,但最后的现金流为负32.87亿美元。因此对于Netflix依靠举债烧钱做内容的行为,即便是看好其商业模式的华尔街投资机构也不禁心存疑虑,唱衰者更是从来都将无法产生正向现金流作为主要的批评论据。

  Netflix的最大成本是其庞大的内容库,该公司在2019年摊销了92亿美元的内容费用,其现金流量表中看到的现金支出约为146亿美元,因为它继续连续多年增加了对原创内容的投资,并且在可能的前提下实现了对部分热门版权内容的高价续订,比如一亿美元留下《老友记》一年。上述两者相除,即现金支出与内容摊销的比率为1.59,该比例越大说明现金支出与内容摊销差距越大,这便是评论中常提到的烧钱速度,数字越大,烧钱速度越快。从2015年开始这一比率便逐年上升,2018年更是到达了惊人的1.6。

  不过在去年第四季度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Netflix称2020年其现金流将降至负25亿美元,而在最新的给投资者公开信中,这一数字被修正到了负10亿美元或更低。

  而在去年Q4的财报电话会议上,Netflix首席财务官Spence Neumann告诉投资者,“预计2020年内容摊销将再次增长约20%,但现金支出的增长将有所下降,因此我们的现金支出与摊销之间比率将会有所下降。”换言之,Netflix将会放缓其“烧钱”速度,以取得更多正向现金流的表现。

▲  Netflix首席财务官Spence Neumann▲  Netflix首席财务官Spence Neumann

  所以不难看出,盈利和现金流的表现对于Netflix来说完全处在可以调节的状态下。

  之前摊销小、支出大的状态就会有盈利但有负现金流;如果未来Netflix 减少内容制作,摊销延用这几年的大笔支出,就会有摊销大、支出小的情况发生,那时便是录得正现金流但是利润是亏损的;最理想的状态是,维持适度的内容制作,但拥有庞大又稳定的用户基数人群,这样收入可以完成覆盖当年的摊销,便可以在实现盈利的同时也能获得正向现金流。显然目前Netflix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不过Netflix也并未因为第一季度的数据而太过乐观,里德·哈斯廷斯表示:“世界在经历一场难以置信的悲剧,我们也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变化。希望接下来大家都能慢慢走出家门,第二季度的用户增长速度应该会下降,预估750万。”

  同时Netflix也表示虽然2020年的内容储备已经全部准备就绪,但目前的停拍可能会影响2021的部分排期。并且华纳传媒在昨天宣布HBO MAX将会在5月27日上线,7月15日市场则会迎来NBC环球旗下的Peacock,之后的竞争也将会更加激烈。

  迪士尼市值再被Netflix超越,压力都在Disney+身上了  

  在天平的另一端,作为拥有庞大实体项目和注重线下互动的娱乐巨头迪士尼却成为了受到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公司之一。在美国东部时间4月15日,Netflix市值达到1873亿美元,而当天迪士尼的市值为1866亿美元,Netflix又一次完成了对迪士尼的超越,不过这次超越仅仅维持了1天时间。而就在Netflix公布第一季财报的当天,Netflix再次实现了市值对迪士尼的反超,这一次双方的市值差距已经接近一百亿美元。

  上一次迪士尼的市值第一次被流媒体巨头Netflix超越是2018年5月,这让Netflix短暂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娱乐媒体公司”。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2018年年底,迪士尼正式宣布将业务扩展到流媒体板块,一年之后Disney+上线。

▲  Disney+ 界面
▲  Disney+ 界面

  单纯比较两家公司的市值很多时候只具备象征意义,不论业务结构还是发展历程,成立超过20年的Netflix与即将成为“百年老店”的迪士尼都有着相当大的区别,这同时也反映在二者相差甚远的市盈率上。不过最近几个月的股价波动,在某种程度上依然能反映出市场对于两家公司如今现状的不同态度,尤其是对于迪士尼而言,如今的危机已经让这家公司显然越发狼狈不堪。

  在疫情期间,唯一能够让迪士尼感到欣慰的消息大概只剩下其流媒体平台Disney+了。4月9日,迪士尼对外公布 Disney+的订阅用户数已经超过5000 万,而两个月前,这一数字为2860万。其用户数的大幅增长除了疫情原因,更多还要得益于该服务在英国、印度、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和瑞士等市场的上线。

  由于全球范围内重要的电影市场都先后关闭了院线,与其他传统制片厂一样,迪士尼也不得不提前选择结束院线发行或是缩短过去的数字版权发行时间,这也让《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冰雪奇缘2》和《1/2 的魔法》都纷纷提前于 Disney+上架。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提前进行数字发行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事实上相比迪士尼本身的庞大内容库,Disney+的原创内容更新数量与速度显然有些捉襟见肘,上线半年之后,目前Disney+最为热门的内容有且仅有“星战衍生剧”《曼达洛人》,不论是社交媒体还是第三方统计机构都在难看到其他Disney+原创内容的讨论。

  接下来Disney+将要发布的重磅内容依然是《曼达洛人》的幕后纪录片,而由于疫情造成的停拍,三部Disney+平台的漫威新剧《猎鹰与冬兵》、《洛基》、《旺达幻视》的上线档期也势必将受到影响。

▲  《曼达洛人(第一季)》剧照▲  《曼达洛人(第一季)》剧照

  在拥有ESPN+、Hulu和Disney+三个流媒体平台的情况下,如何进一步整合与协调迪士尼旗下的内容发行依然是迪士尼需要面对的当务之急。

  刚刚创造了ESPN频道非直播类收视率纪录的迈克尔·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在美国本土以外的播放平台反而是其最大竞争对手Netflix。这种分裂状态展现出迪士尼内部对于内容版权分发的不一致和整体战略的漏洞,显然《最后之舞》这样级别的内容,对于目前缺乏原创内容的Disney+无疑是极好的吸引新用户的机会,但最终迪士尼却拱手为他人做了嫁衣。

  对迪士尼来说,在实体娱乐受挫的情况下,进一步的整合线上资源无疑是其重要目标,而目前势头不错的Disney+真正的考验还是在上线一周年之后,因为部分美国本土用户都是通过Verizon提供的一年免费订阅机会在进行体验。在原创内容有限的情况如何留住那些“薅羊毛”的用户,并且在持续加剧的竞争中吸引新用户,依然是Disney+今后要面对的难题。

  因为即便没有疫情,数字化与线上娱乐也是未来十年娱乐巨头们需要考虑的重要转型方向,正如Netflix CEO 哈斯廷斯所说:“在未来五年,在线娱乐将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一大趋势是完全没有变的”。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