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起底副总裁被带走背后:百度9年间处理了至少119人

2020-04-22 08:27:04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极点商业评论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刘蓉蓉   编辑/十里流沙

  来源:极点商业评论(ID:jdsy2020)

  又一百度高管,因为涉嫌腐败,被移送至公安机关。

  4月21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通报称,原百度集团副总裁韦方经公司调查发现涉嫌贪腐犯罪,现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韦方不仅背离了百度风清气正的职场文化,践踏了公司职业道德的底线,更触碰了法律的红线。”

  这个消息,随即在互联网圈中流传开来。不过,对多年来宣称严厉反腐的百度来说,其实这不过“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的又一战绩,不公开信息完全统计显示,自百度职业道德委员2011年成立以来,9年间已最少处理了119人,上至3位副总裁,下至实习生。

  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在内部腐败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下,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如此反腐战绩,一方面说明其确实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但另一方面也说明,“腐败”的屡禁不止,管理甚至公司体制上,其实存在着极大漏洞。

  01

  被带走的韦方是谁?

  相比其他落马百度高管,关于韦方的公开信息,此前相当少。

  根据“极点商业评论”了解,韦方入职百度多年,曾担任多年百度财务总监,在百度财务体系内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2014年6月世界杯期间,韦方就以百度财务总监的身份,去浙江温州,为当地600多名企业代表进行了名为“互联网变局中的新营销思路”的演讲。

  “移动互联网给本地生活化服务一次新生机会。”彼时,在演讲中,韦方如此表示,所谓互联网营销新思路,也就是大数据挖掘的竞争,通过对用户的洞察,帮助企业开展高效精准的营销,以最合理的投入获得最理想的营销效果。

  后面几条消息和去哪儿网有关。2015年9月,去哪儿董事会扩容,增加了三位来自百度的新董事,其中就包括韦方。

  2015年年底,去哪儿经历了一系列与航空公司的博弈战后,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正式卸任CEO一职,高管也几乎集体撤离。随后的2016年1月中旬,去哪儿网董事会成员进行了缩减,新董事会由原来的九名减少到五名,此前占据半壁江山,包括韦方在内的百度系董事全部退出。

  2017年6月,重庆两江新区当地的一家企业则在自己新媒体账号称,百度财务部执行总监韦方一行莅临参观考察。

  2018年6月,知乎认证的“高顿财经”则以“百度副总裁韦方发来贺电”为题发帖,并在其中公布了韦方的视频祝贺截图——那也是全网唯一可以搜索到的韦方图片。

  4月21日,天眼查提供的数据则显示,韦方在包括北京百慧创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百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百度(中国)有限公司等在内的15家百度相关企业担任监事等职务。此外,共有两条股权出质信息,质权人均为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198万元。

  上述职务,和2019年向海龙的离开直接相关。2019年9月,向海龙离开百度后,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都曾发生工商变更,向海龙卸任相关职务,新增监事中就包括了韦方 。

  这就是韦方目前为止可以搜索的公开信息了。4月21日,“极点商业”试图向百度官方咨询更多信息,未果。

  “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财务总监,其本质工作是领导公司财和物的管理、规划、控制,属于一个隐藏在幕后的工作。”一位有着十余年从业经验的资深财务经理解释说。

  不过,虽然韦方此前贵为百度副总裁,但并非百度E-staff(最高决策层)核心成员。目前,百度E-staff共有六位成员。他们分别是李彦宏、余正钧(CFO)、王海峰(CTO)、沈抖(高级副总裁)、梁志祥(副总裁)、崔珊珊(副总裁)。

  截至目前,百度并未公布韦方涉嫌贪污的金额,也难以得知韦方是在财务总监期间,还是升任副总裁后的贪腐行为。

  而据自媒体“BAT”消息称,据网友透露,百度副总裁经济问题,金额一般预估应该在5000万上面,大部分退赔以后也要8年10年的刑期。

  02

  9年间已带走119余人

▲百度太子李明远▲百度太子李明远

  这是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的又一战绩。该部门成立于2011年,是百度规范员工行为、强化价值观建设的专职机构,相当于百度的“纪委”,权力极大,可直接“办案”,只对高层负责。

  相比百度其它业务部门,这一职能部门自成立以来,打虎拍蝇从未间断,堪称最为激进的部门之一。

  2012年,百度通报4起“严重违规违纪乃至涉嫌犯罪的案件”,涉案4人,波及社区搜索部、公共事务部、知识搜索产品市场部等三大部门的基层员工,违规行为集中在收费删帖,4人全部被刑拘。

  彼时,由于百度产品形态较为简单,反腐对象仅仅是有偿删帖一类的员工。但随着百度O2O生态业务的不断扩大,尤其大量资金涌入糯米、移动分发、游戏、投资并购等领域后,相关领域也成了反腐的高危地带,涉嫌贪腐的人员职位,也越来越高。

  2014年,百度员工再次收到来自职业道德委员会的邮件,同样是4起腐败案,涉及5人。这一次波及到公司中层,游戏事业部总经理廖俊和联盟发展部总经理马国林涉嫌商业受贿,直接被抓;搜索资源合作部负责人王庆伟伙同品牌展示广告部经理陈刚涉嫌参与流量黑市交易谋私利;展示广告运营规划部客服主管林汉超涉嫌职务侵占公司财产,被批捕。

  2015年,原百度渠道部高级总监宇晖、渠道部高级经理赵志勇、大客户销售部副总监陈祯锋、百糯成渝云贵大区总监王林、百糯成渝云贵大区销售主管蒋青苓、董生敏、百糯西安分公司销售王磊等7人被开除,并移交有关部门。

  2016年,是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迄今为止,动作最大、战果最丰富的一年。

  2016年4月份,百度副总裁、“推广之父”王湛因违反职业道德被开除。9月份,当年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一口气公布了17起违规案,涉及30人,其中还包括1名实习生,这也是反腐首次波及实习生。此次腐败重灾区集中在百度旗下的O2O平台糯米网,17案中占了10案。此外还有分公司、渠道部、商务合作推广部、搜索产品市场部、百度贴吧、移动分发等多个部门。

  2016年11月,百度方面宣布,百度副总裁李明远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已经主动引咎辞职。相比韦方,虽然同为副总裁,但李明远带来的影响却可能大得多——李明远作为E-Staff成员,当初在内部颇受重用,甚至被外界称为“太子”。他的出事,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还不算完,当年最后一个月,百度工程规划建设部总经理兼集团行政总经理董安民,被相关部门带走。

  2016年百度多次反腐案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不仅失去了两位副总裁,而且意味着百度O2O移动生态的失败成为定局,面对在移动时代的落后,百度不得不经历阵痛,重新开始寻找新的未来战略方向。

  2018年,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再次出手,一口气开除55名员工,起因是虚开打车发票。2019年9月,又处理12宗严重违纪案,涉及包括一名实习生在内的14人——就在韦方出事前几天,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布了去年9月的有关百度员工的两起判决案例,一起为受贿案,另一起为职务侵占案。

  综合上述案件不完全统计,自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2011年成立以来,加上最新的韦方,9年间已最少处理了119人,上至3位副总裁,下至实习生,其反腐决心,不可不坚决。

  03

  李彦宏新的棘手难题

  其实不仅是百度,过去几年来,席卷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反腐风暴也愈演愈烈。

  根据《南方都市报》此前统计:自2015年以来,互联网领域反腐案件高达200余起,共涉及近20家互联网公司,包括京东、阿里巴巴、百度、乐视、360、优酷土豆、58同城、去哪儿网、大疆、暴风集团、美团、小米、头条、滴滴出行、ofo等,累计涉事人员近500人。轻则开除,重则追究刑事责任,上至高级VP,下至实习生。

  与过去内部消化相比,面对贪腐问题,互联网公司往往不再讳言,而是主动向外界通报,愿意花更大代价刮骨疗毒。如同360创始人周鸿祎在朋友圈里的表态:“公司里有些部门有了权力,不是为用户客户服务,而是变成了寻租的工具,这完全违背了公司的基本价值观和文化,要用最锋利的刀子将这些腐烂的肉切掉。”

  有业内人士表示,因为大型互联网公司体量庞大,人员众多,涉及到的销售、采购、审批等环节往往易滋生权利寻租这样的行业“潜规则”,而人性,又是最容易动摇的,频频出现贪腐也就毫不奇怪了。

  不过,一个问题是,当零容忍、强姿态的高压监察手段,已经逐渐成为互联网公司标配后,为何还有互联网企业高管不断落马?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与人性有关,也与管理制度上存在极大漏洞有关,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思考整个公司整个体制问题。

  对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而言,这可能又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艰难时刻——他必须思考,这是向海龙离职之后的人事余波,还是百度未来战略好不容易不再摇摆后,百度本身的商业体系漏洞问题。

  毕竟,虽然都反腐,但相比其他企业,如此高级别职位频频出事也不常见,可能并非一句“人性贪婪”能够说明。相比之下,对腐败和舞弊,考虑怎么堵漏洞、怎么进行制度建设,可能比多抓几位高管更有意义。

  对李彦宏而言,棘手问题是,内忧之下还有外患。尽管去年第四季度,凭借“信息流+搜索”两大引擎的回暖,百度营收和净利润都超预期,但根据最新市值排名,如果算上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企业,百度排在第七位,落后于阿里巴巴、腾讯、美团点评、京东、拼多多、网易——BAT的格局,也早已正式改写。

  除此之外,百度正面临来自外部的猛烈进攻。比如上线了头条搜索的头条,信息流+短视频的组合下,外界预计将给百度赖以为主的搜索广告现金流带来极大威胁。就在最近,还上线了一款名为“头条百科”的网页产品,Slogan 为“在这里,认识世界”——这是头条对搜索内容野心的布局之一。

  相比之下,在对手的擅长领域,百度最近才发力电商直播。根据了解,百度目前已经通知公会招募主播和筹备商品,但上线日期和平台政策还未完全确定,目前也仅支持淘宝、京东和度小店的商品。百度如何在淘宝、快手等一众电商直播玩家夹击下,突出重围,是一个考验。

  还未过去的2020年的4月,百度难过之处不止于此。4月8日,网信办约谈百度,百度APP推荐、图片、视频、财经、科技频道暂停更新,开展深入整改。截至目前仍然没有恢复。对百度来说,这意味着用户活跃度、使用时长的减少,以及全年广告收入的缩水。

  此外,近日百度网盘 PC 端默认开启的“用户激励计划”引发众怒,百度网盘不得不于4月20日向网友道歉。显然,对于好不容易开始恢复的百度口碑而言,是一个打击。

  过去几年,百度已然为摇摆不定的移动战略买单,但现在,在人工智能、信息流生态两大主航道确定,以及去年第四季度业务好不容易回暖后,面对上述棘手难题,李彦宏又如何去寻得内部变革良药,争取更多留给百度的市场时间呢?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