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鲍里斯患病,改变了英国的抗疫路线

2020-04-11 08:00: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复杂的商业世界 听吴晓波就够了

如果拿三国演义来作比方,中国的抗疫方式是“兴复汉室,还于旧都”——彻底的隔绝和消灭病毒,让绝大部分人都免于病毒的威胁;英国的抗疫政策则是“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保护全民已不可能,那就尽量让病毒在自己的控制下少造成一点伤害。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当地时间4月9日晚,确诊新冠肺炎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终于离开了重症监护病房,但将留在医院继续治疗。

关心英国及其疫情的人们暂时松了口气。

英国应对新冠病毒,从一开始的“群体免疫”,就充满了争议和质疑。到后来查尔斯王子以及政府内阁成员纷纷中招隔离,再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因为高烧不退和呼吸困难进了医院……种种操作,让人不禁为英国的抗疫策略捏了一把汗。

然而,鲍里斯从唐宁街搬到了医院,从重症到暂时离开ICU,给英国抗疫带来的影响并不仅仅是象征意义上的,更可能从决策的层面上直接影响英国政府抗疫的策略和效率。

鲍里斯通过视频宣布将继续自我隔离

虽然和前任梅姨一样,他们都是通过成为保守党的党魁而坐上了首相的位子,但是鲍里斯的执政风格要强势得多,有保守党议员甚至称其为“帝王般的傲慢”,并且不少保守党党员也认为,鲍里斯是撒切尔夫人之后,最强势的一任保守党首相。

面对新冠疫情,鲍里斯也经历了从踌躇满志到大意失荆州的过程。

封城令下

公允地说,鲍里斯在疫情应对决策上,还是相当有魄力的。在疫情传播早期,首席医疗官克里斯和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推荐的是“可控传播,拉平曲线”的方法——通过一些政府建议,让新冠肺炎的重症感染者始终在医疗体制的容量范围内。

这个方法最后希望达到的长期愿景,就是“群体免疫”。于是面对公众,鲍里斯说出了那句至今还在被很多人重复和批判的话“人们还会继续失去自己所爱的人”。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

帕特里克·瓦伦斯

事情的转折点出现在3月中旬,鲍里斯看到了帝国理工大学弗格森教授领衔的新冠快速反应小组最新的研究报告。

报告指出,如果不果断采取行动的话,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会迅速出现挤兑,大量的病人会蜂拥而至,导致短短几个月内出现25万人左右的死亡。作为对比,英国每年的死亡人数也就在60万上下。

25万这个数字震惊了首相,让他意识到现有的措施不足以“拉平曲线”,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而报告同时也指出,要避免医疗体系的崩溃,当下唯一的路径,就是严厉的限制社交距离措施。于是一周之内,各项严厉的措施不断出台,到3月24日,鲍里斯做出了最关键的决策——英国全境封锁。

这个时候,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才被真正地动员了起来:

◎ 大批量地向私立医院采购医疗服务,购买了20000多张私立医院的床位来紧急扩容;

◎ 征用了伦敦市中心Excel展览馆改建的可以容纳4000人的南丁格尔医院,专门收治新冠重症病人;

◎ 征召了将近两万名退休的医护人员重返岗位;

◎ 让医护学院的高年级学生提前工作;

◎ 大量从社会征求志愿者,给老人和有其他基础疾病的人群送生活必需品和进行必要的护理,让这些人远离人群。

这一系列的组合拳让英国进入了事实上的战时状态,鲍里斯也踌躇满志,以带领英国打赢了二战的丘吉尔自诩,每天都主持紧急内阁会议,和其他大臣商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策略,同时也探讨了一系列财政、内务方面的措施来稳定社会,减轻对商业和经济的负面影响。

就在一切都紧锣密鼓展开的时候,突然传来消息,鲍里斯……确诊新冠肺炎阳性了?

大意失荆州

鲍里斯的同僚曾经评论过鲍里斯,说他对疾病的态度非常的“奇怪”,鲍里斯认为生病是弱者的事情,所以对任何人的生病,他都表现出不宽容。而他本人的身体也确实非常好这一事实,又加深了他的偏见。

所以这也可以解释之前鲍里斯异常大胆的行为:

我一直在跟人握手。前几天我去了一家医院,我认为那边有一些受感染者,然后我就跟每个人都握手。

鲍里斯·约翰逊表示

新冠病毒不能阻止他与人们握手

即便是在确诊了新冠肺炎阳性之后,鲍里斯在唐宁街10号自我隔离的同时,工作量也没有减轻。

每天长达15个小时左右的工作时间,各种远程会议和电话沟通,即便是对一个健康的55岁中年人来说,也是一个繁重的负担。而当下新冠肺炎恰恰没有特效药,只能依靠良好的休息,让身体的免疫机制行动起来,才能抑制并消灭病毒,减轻症状。

鲍里斯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

一直居家隔离并进行远程办公

显然,鲍里斯没有做到这一点,于是他的症状不但不见好转,还有加重的迹象。终于在周日主持内阁会议的时候,鲍里斯呼吸困难了。在医生的建议下,他住进了医院,第二天还转到了重症监护病房。

可能对鲍里斯来说,理想的情况就是像他的卫生大臣汉考克那样,几天之后自愈了。但是,汉考克更瘦,更年轻——比鲍里斯年轻15岁,并且汉考克在隔离期间的公务也基本上不可能比首相更繁忙,种种不同的因素影响了新冠病毒在两人身上发展的程度。

尽管鲍里斯已经提前指定了代替自己主持日常工作的内阁成员——外交大臣拉布,但是鲍里斯脱离工作,还是给英国的抗疫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骑虎之势

按照鲍里斯之前的计划,封城三周之后,也就是4月13日,内阁将会对封城效果进行一次评估,来决定下一个时期的抗疫策略。其中尤其需要评估和确定的是,封城还要不要继续,要不要适当地放宽其中的一些策略,比如:让中小学重新开放?

对于这一点,内阁成员分歧很大,像财政大臣苏纳克,就主张在初见成效之后适当放宽,保证经济不会受到太大的损害;而卫生大臣汉考克则坚决主张在疫情没有被彻底压制之前,不能轻易放松。

如何从全境封锁,过渡到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被称为“退出策略”,这是所有发生疫情的国家迟早也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为此,卫生大臣汉考克,提出了一个比较有创造性的方案:“免疫护照”。通过大范围地检测新冠病毒抗体,感染过并且成功痊愈的人,可以发一本“免疫护照”,拥有免疫护照的人,可以正常工作生活。

有点像英国版的“健康码”。

同样被确诊的汉考克表示

英国将在4月底前实现每日10万例检测目标

如果拿三国演义来作比方,中国的抗疫方式是季汉式的理想主义——“兴复汉室,还于旧都”——彻底地隔绝和消灭病毒,让绝大部分人都免于病毒的威胁。

而从群体免疫到免疫护照,英国的抗疫政策则是吴国式的——“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保护全民已不可能,病毒注定要持久存在,那就尽量让病毒在自己的控制下少造成一点伤害。而免疫护照,就是这个指导思想下对封城的退出策略。

这个策略尽管听起来有道理,有抗体的人大概率是安全的,但是,这个策略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存在两个难以克服的道德风险问题。

首先,我们平时注射疫苗的时候,一般给的是疫苗证书,表明注射过疫苗了。这种方式是一个恰如其分的信息传递,因为疫苗并不是100%保险的,只是说接种者得病的概率减少了。

但是,由政府颁发免疫护照,这个暗示太强烈了,以现在科学界对新冠病毒的理解,并不能保证有相应的抗体就等于对新冠免疫。但是免疫护照会给人一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觉。

不顾疫情出门踏青逛公园的英国人

再加上“可以优先出来工作”的特权,拥有免疫护照的人们会变得更加大胆,更容易去做一些平时不会去做的事情来展示自己的“免疫能力”,从而事实上增加了被再次感染,甚至于感染其他疾病的概率。

其次,很多自由职业者和一些行业的从业人员,因为经济的压力,是真的无比渴望拿到一本免疫护照好尽快开始工作的。

而一旦政府开始颁发护照,就不可避免地会把人群分为两类:有护照的和没护照的。那么就业歧视几乎不可避免。对于很多需要经常接触人的工作岗位,雇主不可避免地会优先考虑有免疫护照的求职者。

这意味着,免疫护照本身成为了一种资产,有其经济价值。那么这个时候必然会有人故意去感染新冠,以期获得抗体。

一些英国居民可能就会有两种选择,是只能保持失业一直在家,还是承担一个较小的危险概率,然后获得雇主的优先录用权?生活的压力可能会迫使其做出不利于个人健康的选择。

伦敦街头,大部分商店已关闭

而一旦有人这么做,那么最后的结果其实是难以预料的,并且这种故意感染的患者,国家医疗体系必须同样收治,相当于这个“退出政策”,反而增加了医疗体系负担的潜在风险。

所以,全境封锁已经势成骑虎,而能够有权威评估封城态势之后决定是否延长,并且决定退出策略的,当前的英国政府中依然非鲍里斯莫属。拉布也正确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只强调自己主持每天的内阁会议,有重要问题会集体决策,避开了作为代理首相,在应该做出决策的时候怎么办之类的敏感话题。

后记

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四天之后,4月9日鲍里斯终于症状缓和,搬到了普通病房。而英国的封城计划,内阁成员已经通过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渠道表示:极大的概率还会继续,不会轻易放宽。

想来,这应该也是真切地体会到了新冠病毒的破坏性,刚刚经历了4天重症监护的首相之意志。

本篇作者 | 司马懿|当值编辑 | 张文龙

责任编辑 |何梦飞| 主编 |郑媛眉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