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经济不好,为何美国发钱,中国发消费券?

2020-03-29 08:00: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复杂的商业世界 听吴晓波就够了

若岁凶旱水佚,民失本,则修宫室台榭,以前无狗、后无彘者为庸。故修宫室台榭,非丽其乐也,以平国灾也。

——管仲

 口述 / 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春秋时期,齐国有个宰相叫管仲。有一年齐国发生大旱,老百姓流离失所,齐桓公就问管仲:“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管仲回答道:“大王,您的宫殿看上去挺旧的,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修宫殿。”

听到这个回答,齐桓公很吃惊,心想管仲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管仲解释道:“遇到天灾,老百姓无法务农,而修宫殿可以从国库拨款,雇佣外面那些穷困的老百姓,如此一来,宫殿建成了,老百姓也能通过劳动获得收入,不需要挨饿了。”

在凯恩斯的经济学理论中,管仲的这种做法,叫做“乘数效应”,意思是在经济萧条的时候,政府通过增加公共支出,使国民收入增加,导致总需求成倍扩大,从而促进企业再生产,带动就业和消费,以此形成良性循环。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全球经济到了大衰退的边缘。最近几天有很多经济学家认为,目前的全球经济形势很像1929年的美国大萧条,比2008年的经济危机要危险5—10倍。

很多产业经济数据出现大幅下滑,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1—2月份,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20.5%,其中餐饮收入下降43.1%,商品零售下降17.6%。

此时,稳定国民信心和提振消费能力,成了政府必须要面对的任务。

于是,最近管仲就“复活”了,凯恩斯的乘数效应理论再一次被摆在了政府的桌面上。目前,政府主要实行两种措施。

第一种是加大基建投资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支出。

截至3月10日,中国大约有25个城市先后公布了投资计划,总投资额大约达到50万亿。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50万亿的数额虽然看起来很大,但它并不是今年的投资额度,而是未来5—10年的。

第二种是开着直升机撒钱。

撒钱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直接派发现金。比如最近美国启动了紧急救援计划,向中低收入人群每人发放1200美元。加拿大公布了1070亿加元的救助计划,向失业人员每人每月发放2000加元,相当于1万多元人民币。而英国直接给受疫情影响无法工作的人,补贴他们工资的80%。

第二种撒钱方式是发放消费券。这是我们中国目前正在实施的办法。

上周,南京市政府向全体市民发放了总额3.18亿元的消费券,面值分别是50元和100元,市民拿着这张券可以去下馆子、买书、运动等等。

本周,杭州市政府发放了16.8亿元的消费券,全体在杭人员都可领取,只要在线下实体店消费满40元,政府就补贴10元。

除了南京、杭州外,济南、宁波、辽宁等省市,也出台了和消费券有关的措施。

其实这种发消费券的方法,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成都率先发放消费券,引发了其他城市的效仿。

那一年消费券发放最多的城市是杭州,达到了8亿元,其中给困难家庭每户发放200元,给在校中小学生每人发放100元。效果非常显著。

当时浙江省委政研室做了一个调查,发现消费券对经济的拉动效应达到1:1.3,是直接发放现金的2倍。尤其是对旅游业的促进,政府每发10元旅游消费券,就可以带动近300元的消费。

那么为什么美国人直接发现金,而我们发消费券呢?

此次受疫情影响,美国的失业人口达到了328万,比此前的最高纪录还要超出5倍。更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家庭的银行储蓄率非常低,之前美联储做过一项调查,发现美国40%的家庭拿不出400美元的应急费用。在美国人的观念中,借钱消费是一种常态。

而中国人则比美国人要保守得多,10年前中国的储蓄率是50%,如今是45%,依旧是全球最高水平。

所以政府如果给美国人民发钱,那么他转身就到超市购物了,但是如果给中国人发钱,中国人可能直接就把钱存到银行去了,并不能很好地促进消费。

所以同样是撒钱,美国撒的是真金白银,而中国撒的是消费券。

今天,这篇文章的话题来自“每天听见吴晓波”的音频。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