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一个日本导演,拍了中国南京的抗疫纪录片,火遍日本

2020-03-16 08:22:33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刺猬公社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很多人把他做的事比作“建立中日文化交流的桥梁”,但竹内亮不太喜欢这种定位,“我只是一个导演而已。”

  文/语境   编辑/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外来人口返回南京需要在“宁归来”平台登记报备,进入社区先测量体温;快餐店采用手机点餐,窗口无接触取餐;企业复工发放防护手册,需按照政府要求准备口罩、酒精消毒液、非接触式温度计等物资,并提供员工出行记录汇报;学校停课,老师轮流制作PPT、录制网课,学生在线上完成课程学习;地铁进站口有工作人员使用“无接触”温度计测量体温,乘客在地铁车厢扫描二维码,登记身份和乘车时间,便于追溯感染途径......

  一条10分钟的短片,浓缩了中国南京城市生活中的抗疫场景。拍摄短纪录片的人,是一位定居南京的日本导演,竹内亮。

  3月2日,这条短片在日本雅虎网站首页推送,视频内容对于大多数还没有危机意识的日本人来说,像是一个“重磅炸弹”。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竹内亮导演图片来源:新浪微博@竹内亮导演

  导演竹内亮告诉刺猬公社,雅虎是日本最有名的网站。短片发布后,很多日本网民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转发,日本包括富士电视台、朝日电视台、TBS电视台在内的各大电视台都联系他授权转载,“日本人现在都知道中国南京市是‘连续两周没有新增感染者’的城市”。

  “南京抗疫现场”视频广泛传播,日本开始对新冠肺炎疫情进入全民戒备状态。这种影响对竹内亮来说,“万万没想到”。

  竹内亮拍摄的纪录短片《南京抗疫现场》

  从“被拒绝采访”到“接采访无数”

  “日本的疫情越来越严重了,但是日本人却没什么危机感。我非常着急,特别着急。”竹内亮说起拍记录短片的初衷,语气中仍带着急切。

  竹内亮是日本千叶县人,妻子赵萍是南京人,两人相识于日本,2013年在南京定居。他在日本的朋友很早就注意防护了,“我反复不停地给他们(讲)防护的建议,要他们注意,他们才慢慢开始重视起来。”但周围的其他日本人生活一如往常,在地铁、超市等人多的场合也没有戴口罩。

  截自视频《日本街头现状街访,没有危机感的日本年轻人,不戴口罩不防护》

  很多日本人对中国疫情的最大误会,是他们认为死亡率不高。其实,在相对较低的死亡率背后,是很多医护人员在一线支援、全国大力推行防疫措施的结果。

  竹内亮想要将中国防疫的真实情况传达给日本观众。

  竹内亮所在的南京和之梦文化(以下简称“和之梦”)位于南京市中心新街口,主要从事短视频的拍摄制作,妻子赵萍是老板,员工也都住在南京。

  据导演介绍,短纪录片“南京抗疫现场”是由全公司的员工共同策划的,汇集了每个人在南京“抗疫”期间的体验与感受。“比如我是开车上班,但有些员工要乘坐地铁,他们就会给我出主意,应该要拍关于地铁的哪些防护措施。”

  在短片中,和之梦的员工也倾情出镜。公司行政按照政府要求,准备了相应物资,每天记录员工的体温,将出行记录上报给有关部门。为安全起见,员工在公司的午餐也由外卖改为自带便当。竹内亮也透露,像他们这类小型公司复工相对简单,大企业要准备防护产品难度会更大。

截自视频《南京抗疫现场》截自视频《南京抗疫现场》

  由于日本和中国的疫情程度、国家制度有所不同,采取的措施也无法完全照搬中国的模式。日本政府虽然已经发布了中小学的停课通知,但通知对于学校是非强制性的;也有部分日本学校开始使用钉钉进行远程教学,但教学模式并没有在全国普及。

  “这是日本整个社会的一个特点,他们尊重所有人的意见。很多学校采取自由上课的制度,如果有家长担心,可以选择让小孩子在家里自学。”竹内亮解释说。

  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个看到“南京抗疫现场”短片的日本人的防护意识都变强了。

  有一点令竹内亮更意外,短片发布后不少中国的朋友留言说,想要看中文版视频。“本来我是打算(拍)给日本人看的,所以在节目里也一直在说日语,字幕也是日语,所以真的没想到中国人也想看,很惊讶。”

  从2015年起,竹内亮和团队在持续更新旅游式纪录片《我住在这里的理由》(以下简称“《我住》”)。在4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介绍了很多在外国的中国人和在中国的外国人。这里的“外国”以日本为主,节目因此积累了很多在日本的华人粉丝。

图片来源:豆瓣图片来源:豆瓣

  视频在日本雅虎发布的第二天,竹内亮立刻按照大家的建议,为短片加上中文字幕,并在国内的网络平台推送。

  3月5日,视频拿到了微博视频社区全站日榜第一名的成绩。有网友在微博转发视频时谈及自己的观后感,“一口气看完,很多防疫细节,我们这些宅在家里的人甚至也是第一次看到,拍了国人的努力付出,还有各种科技在防疫里做出的贡献,南京真的很不错。”

  这些天,竹内亮一直收到陌生人的Email和朋友的消息。3月10日,竹内亮发了一条微博称,“接受了无数个中日媒体的采访”,还打趣地总结了各类媒体的“问题偏好”。

  字里行间透露出“忙并感动着”。

截自微博@竹内亮导演截自微博@竹内亮导演

  疫情纪录ING

  除了“南京抗疫现场”,竹内亮用镜头记录的“疫情之下”,远不止这些。

  1月30日,和之梦在B站、微博及其他互联网平台,上传了首个与疫情相关的视频《新型肺炎病毒如何预防?竹内亮导演紧急连线“北漂”日本志愿护士》。视频中,导演与一位日本护士连线,两位日本人全程使用日式普通话交流。

截自视频《新冠肺炎病毒如何预防》截自视频《新冠肺炎病毒如何预防》

  这位日本护士名为岩崎春香,是2018年来到中日友好医院的志愿者。竹内亮在年初联系到她,和团队商量将她纳入《我住》的预备拍摄对象。

  疫情爆发后,导演立刻想到了她,希望能通过她了解一些医院的情况。

  春香在视频中介绍了当时疫情的情况、病毒的传染特性,也向观众示范了戴口罩的方式。

  疫情爆发初期,竹内亮也和前段时间的日本民众一样,有些小看这个病毒。在和春香护士视频聊天时,他并不清楚它和普通流感有什么不一样,直到听到武汉医生接连感染肺炎去世的消息,才真正警惕起来。

  截至目前,竹内亮和团队一共上线了7部有关疫情的视频,归档在《我住》的特别篇中。

  在这些记录短片中,14岁的日本女孩小美,在面对偶像阿部力害羞紧张,却能在大街上对行人鞠躬,最终募集到50万日元捐款;在日本的武汉人联合华人社会团体,开拓了从日本直接运往武汉医院的物流路线,将物资直接送往武汉医院。

截自视频《从东京塔到黄鹤楼,住在日本的武汉人们协力支援家乡》截自视频《从东京塔到黄鹤楼,住在日本的武汉人们协力支援家乡》

  武汉是疫情首发地,情况最为危急。竹内亮一直想拍在外地的武汉人,“可以预测得到,外地的武汉人想回去看父母家人,但因为封城却回不去。正好我有认识很多在日本的武汉人,所以就拍了这个故事。”

  “这些(视频)没有什么系列,也没有整体的计划,想到就去做了。”竹内亮说。

  和之梦在日本的分公司,只有一位摄影师。如果竹内亮不在日本,他会邀请关系很好的合作伙伴,有时还会雇请一位兼职助手。节目的常驻主持人有日本演员阿部力和在日华人网红溪子酱,日本鞠躬少女和东京涩谷的街头采访就分别由两人主持。

《我住》主持人日本演员阿部力《我住》主持人日本演员阿部力

  截自视频《日本旗袍女孩鞠躬为武汉募集50万日元,她与中国竟有着这样的渊源》

  其中,在B站点击量最高的“特别篇”是《疫情爆发,那些选择留在中国的外国人,现在怎么样了?》,受访主人公都来自《我住》的第一季或第二季节目。

  第一位在视频出镜的,是住在武汉经营咖喱店的日本爷爷岛田孝治。与他视频连线的赵萍告诉他,很多粉丝都发来私信询问,“岛爷爷没事吧?”

  当被问到“为什么没有跟随日本政府的安排回日本?”岛爷爷回答,“没有必要特别回去......还有我觉得自己是武汉人,我要和武汉的人一起,不论是困难的时候还是开心的时候,都想和武汉人民一起度过。

  说到这,弹幕里为岛爷爷刷起了祝福,“岛爷爷一定要身体健康,疫情结束了一定再去吃咖喱!”

截自B站《疫情爆发,那些选择留在中国的外国人,现在怎么样了》截自B站《疫情爆发,那些选择留在中国的外国人,现在怎么样了》

  “疫情纪录”在继续。

  3月8日,竹内亮导演通过微博,号召大家拍摄自己身边的特别抗疫措施,参与到新的纪录片。他希望能将中国更多地方的“抗疫生活”汇集在一个作品中,传播到更多疫情严重的国家。

  3月11日,和之梦微信公众号又推出文章《募集海外的你拍摄「全球防疫当下」》,欢迎海外的朋友分享当地特别的防疫措施、防疫下的生活,或者特别的防疫工作。投稿也将会在剪辑制作后,全网播出。

  “纪录片要记录时代”

  2月28日和3月6日,《我住》分别更新了197集和198集,两集视频是关于一位住在日本“乡下”的中国酿酒师和他的防疫生活。

  主人公张策和他的妻子艾捷在茨城车站迎接摄影师。张策说,“车上下来的有一半都带着口罩,比我想象的多。”因为家里的口罩所剩无几,两人开车到几家药妆店购买,虽然县城人烟稀少,但口罩都已经售罄了。

截自《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第197集截自《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第197集

  竹内亮告诉刺猬公社,他和编导在2019年12月前往日本,贴身采访了这对北京夫妇。原本节目制作只需用到当时的拍摄素材,但疫情突然“到访”,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现在(受疫情影响)情况完全变了,我也看着很不满意,感觉没有讲到疫情的话不到位。纪录片是要记录时代的,所以一定要跟上时代。

  由于疫情对出行的限制,2月22日, 竹内亮拜托在日本的摄影师回到茨城补拍,才有了片头那段购买口罩的场景。

  疫情不仅影响了当地人的生活,对竹内亮的团队影响也非常大,由于“隔离14天”的政策,他们的出行和拍摄受到很大限制。

  “虽然我们的视频特别火,但是我们的收入没有那么火。”竹内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疫情之下,公司的收入状况顶着很大的压力。据导演透露,原本他们在3、4月份有不少大型赞助商项目,很期待即将迎来的“赚钱”工作。和之梦的赞助商以日本企业为主,眼下情形,保护公司对企业来说远比推广产品更重要,因此好多项目都取消了。

  2018年底,和之梦也曾在“小编写给大家的一封信”中,向观众解释了会员付费的情况,真诚地告知公司对盈利的担忧。

2018.12.17 《和之梦|小编写给大家的一封信》2018.12.17 《和之梦|小编写给大家的一封信》

  《我住》积累到拍摄素材,足够支撑节目播出到4月份。如果中国国内疫情慢慢缓和,竹内亮预计4月开始出去拍摄,就能够接档5月的内容,“但是(如果)没有办法,就只能忍耐,对吧”。

  尽管“收入不火”,竹内亮依然会坚持拍摄《我住》系列节目,他想“将日本文化传达给中国”。

  “南京抗疫现场”走红,意外让导演收获了大批日本的粉丝。借这次机会,竹内亮有了新的启发,“正好通过视频收获了很多日本粉丝,所以我想接下来策划一些给日本观众的网络节目,把中国文化转达给日本,就是反过来的。”

  很多人喜欢把他做的事比作“建立中日交流的桥梁”,但他不太喜欢这种定位,觉得“桥梁”这类词汇太“伟大”了。

  “我只是想做好玩的视频。我只是一个导演而已。”竹内亮说。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