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疫情蔓延日韩,能否撼动半导体芯片强国地位?

2020-03-05 15:22:26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魔铁的世界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魔铁

  来源:魔铁的世界(ID:jiangpeiyu0916)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引发国际资本市场的恐慌情绪。2月24日至2月28日,短短5天,美国道琼斯指数累计跌幅超过12%,创2008年以来最大单周百分比跌幅。

  覆巢之下无完卵,在此期间,标普500指数累计跌幅达11.5%,也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截至3月2日,海外新冠肺炎累计确诊和现有确诊两大指标线仍呈陡峭上升态势,并未掉头向下。其中,韩国和日本又是疫情重灾区,分列第一和第四名。

  受疫情影响,三星电子和SK hynix均纷纷中招。2月20日,SK hynix一家工厂的一名员工被发现与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全厂800名员工因此隔离。两天后,三星电子位于韩国东南部城市龟尾的一家智能手机工厂的一名员工被检出新冠肺炎。3月2日,LG集团旗下的电子零件制造商LG Innotek,被证实一名员工在3月1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由于疫情严重,许多国家已经对韩国国民实施了入境禁令,外国买家和投资者也一直在推迟与海外韩国商人的互动活动,给三星和LG等韩国公司的海外业务造成了很大影响。

  众所周知,日本是全球半导体材料和设备的重要产出基地,韩国则是半导体存储芯片、显示面板的全球制造基地,目前疫情在两国的蔓延,会否改变半导体材料强国和芯片强国的势力版图?

  衰退周期叠加疫情打击

  2020年1月8日,三星电子交上了一份沉重的成绩单,2019年全年营业收入约为1956亿美元,相对于2018年下降5.84%,营业利润约为238亿美元,相对于2018年暴跌52.95%。业绩大跌的直接结果是,三星电子刚坐了两年的全球芯片铁王座,又被英特尔抢了回去。

  实际上,只要遍览芯片产业的头部企业,就会发现行业的衰退周期在2019年已经来临,前十大芯片企业有9家的市场份额处于下跌状态,跌幅最多的SK hynix达到38%,跌幅最少的英特尔也有0.7%。

  芯片行业的利润在2018年第三季度见顶,到第四季度头部企业的利润开始下滑,库存增加,仅三星电子在2018年第四季度库存规模就增加了49%。由于行业处于下滑通道,SK hynix已决定在2019年减少40%的设备投资,三星电子则决定推迟设备投资。

  一般认为,芯片行业的兴衰周期为两到三年,到2020年第一季度,这个周期刚刚过去一半左右,不料新冠肺炎疫情又来添乱。根据最新疫情通报信息,截至3月2日,韩国累计确诊病例4812人,日本确诊病例980人。现在还看不到疫情完全被控制的迹象,在两国的累计确诊和现有确诊趋势图上,是两条向上陡峭爬升的曲线。

  由于韩国的面积约为10万平方公里,因此4800余确诊病例对政府防疫的压力实属不小,目前韩国已将预警级别调至最高级别。

  日本的疫情虽然比韩国较轻,但日本东京商工 Research 公司的调查显示,日本已有 23%的企业活动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扩大的影响,按行业来看,制造业受影响最多。

  目前,日本熊本县也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而熊本县位于九州岛中心位置,九州岛则是日本硅岛,聚集了索尼等大批日本半导体制造企业。而索尼工厂已因疫情影响被迫推迟开工,公司首席财务官Hiroki Totoki表示:“关于病毒的传播,我们不能否认将会对我们的图像传感器和电子业务的生产和供应链可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由此,牵动芯片行业内外神经的是,这次的疫情会否像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重击全球芯片产业链?

  日韩产业链位置会否改变

  从芯片行业的产业链布局看,美国主要是芯片设计基地,韩国主要是制造基地,日本是为芯片制造提供支持的材料和设备提供方,中国则是主要的消费基地,此次的新冠疫情可以说已经波及到整个产业链,但影响却各有不同。

  目前看,美国的英特尔、高通、博通等企业的运行没有受到疫情影响,日本的硅岛九州岛虽然有确诊病例出现,但截至3月2日上午零时,日本的确诊人数中,“钻石公主号”游轮的感染者占比为72.4%,实际国内确诊人数为242人,这些人分布在日本24个都道府县,九州岛的核心熊本县有5人。也就是说,疫情对日本本土的半导体企业有影响,但影响在可控范围内,正如上文所说,有23%的企业(包括非半导体企业)受到影响,这和2011年日本大地震对半导体企业的打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2011年日本东京电子、富士通半导体、瑞萨电子、索尼、东芝半导体、尼康、信越半导体等企业均受到地震影响,包括半导体存储、半导体材料和设备(晶圆、光刻机等)等行业。由于半导体制造对环境要求较高,地震之后,日本一些半导体企业关闭了当地部分晶圆厂,将部分产能转移到中国大陆。同时,由于索尼受地震影响,关闭震区三座CMOS厂,使得客户不得不向索尼的竞争对手三星下单,帮助三星在摄像头感光器领域快速崛起。

  可以说,这场地震间接改变了日本在全球电子产业链的位置,也重塑了全球版图。

  但这次疫情的影响显然难以与之相提并论。

  一方面,日本和韩国在半导体产业链的位置,已经从2000年初的竞争关系,变成现在的上下游合作关系,受疫情影响较轻的日本,很难替代受疫情影响较重的韩国;另一方面,韩国首尔附近的京畿道,汇集了64.3%的半导体企业,包括三星电子11条生产线、SK hynix两条生产线,但韩国疫情最严重的是大邱(占韩国全部确诊病例大约74.8%),而京畿道和首尔的确诊病例分别为94和98例,所以韩国半导体产业受疫情影响其实有限。

  那么国内芯片代工和半导体存储等产业会否因此趁机逆袭呢?毕竟,在春节期间,中芯国际、长江存储、华虹半导体、武汉弘芯等国内公司的生产线均没有出现停工停产现象。

  答案是可能性不大,因为中芯国际工艺制程落后三星至少两代,要追上去起码得花上三五年时间,而长江存储等国内芯片企业在行业的影响力现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也很难在如此短时间内趁机上位,上演逆袭大戏。

  需要强调的是,由于全球芯片行业还处于衰退期,芯片企业为减小亏损,都在想法减少产能、降低设备投资,所以需求端(包括智能手机、汽车、家电等产品)的改善才是关键,如果中国企业的复工速度低于预期,将进一步压缩芯片需求,导致芯片行业雪上加霜。韩国央行在2月27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报告中认为,疫情将对中国经济带来短期冲击,韩国等对华依赖度高的亚洲国家难免遭到重创。

  有人欢喜有人忧

  虽然就目前的疫情发展看,全球芯片行业受到的冲击可能有限,但在部分细分产品上,还是出现有人欢喜有人忧的分化状况。

  受疫情影响,日本汽车销售协会联合会在3月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月日本国内新车销量同比下降了10.2%。韩国现代汽车同日表示,其2月份全球汽车销量同比去年同期的315820台,下降了13%,这是10年来最低的月度全球销量数据。

  国内汽车销量受疫情影响则更为明显。根据乘联会的数据,2月上半月,中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了92%。

  受汽车销量下跌的影响,和汽车相关的芯片也出现滞销。原中芯国际创始人、现芯恩董事长张汝京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做汽车芯片的公司面临滞销问题,但做红外线、耳温枪、额枪的芯片的公司,订单则如雪片飞来,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而红外线、耳温枪、额枪等产品因为和防疫相关,所以销量暴涨,由此带动了相关芯片需求增加。

  除此之外,2020年旗舰智能手机普遍采用的LPDDR5内存,目前仅美光科技和三星电子能够量产,美光科技的最大生产基地在中国台湾,三星电子则基本是在韩国(在中国西安的生产基地要到2020年才开始投产),因此如果韩国的疫情扩散到全国,将导致三星电子全面停产,那么今年不仅LPDDR5将大面积缺货,旗舰智能手机价格会大幅上涨,美光也可能趁机上位,威胁三星的行业领导地位。

  但是,总体来看,目前疫情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不大,尤其中国已经基本控制住疫情,全面复工正在路上,因此全球芯片行业可能短期受到疫情冲击,但长期看难以改变或重塑现有产业链格局。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