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股价犹如过山车,特斯拉的中国故事怎么讲?

2020-03-03 08:43:29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连线Insight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刘喵喵   编辑/水笙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2020年开年,特斯拉的股价犹如坐上了过山车,一路狂飙。

  以2019年12月31日收盘价418.33美元为基准,特斯拉9个交易日就涨了29%,在1月30日飙升至600多美元,在而在第23个交易日——2月4日一度达到961美元的高点,当天收盘价887美元,市值达到1597亿美元。

  这一波上扬如同火箭一般,一个多月来,累计上涨120%多,以最高股价计算,其市值一度超过1700亿美元,已经超过了福特汽车、通用汽车、本田汽车、法拉利的市值之和,使之成为全球市值排行第二的车企,仅次于丰田。

  对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这是足以载入史册的一刻,但随之而来的回跌也并不意外。

  2月5日开盘不久后,特斯拉股价回落至800美元以下,当天收盘价734.70美元。2月29日,特斯拉收盘时股价为667.99美元,5个交易日的跌幅高达25.85%。

  特斯拉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股价的大幅波动,但这次股价的连续飙升也足以成为特斯拉的一次里程碑。

  自去年正式启动上海超级工厂,特斯拉来势汹汹。

  在1月7日举行的国产Model 3对外交付仪式上,特斯拉方面就曾对外表示,工厂当下产能已达到每周3000辆车,建成的一期工程计划年产15万辆纯电动整车。以当前周产3000辆的产能,特斯拉上海工厂月产能将超一万辆。

  2月4日,特斯拉公司全球副总裁陶琳在微博上回复用户关于“疫情是否会影响国产Model 3的交付进度”时表示,“我们会尽力在疫情好转后补上之前暂缓的速度。”

  特斯拉的国产化程度也在进一步增加,2月20日,宁德时代回应与特斯拉达成合作,双方已经签订了量产供货定价协议,特斯拉将向宁德时代采购锂离子动力电池。

  国产特斯拉被予以厚望,而国内造车新势力同样虎视眈眈,一场交战不可避免。

  1

  飙升的股价背后

  作为全球新能源汽车第一股,特斯拉连续两个多月的股价上扬并非没有缘由。

  最直接的原因是,美东时间1月29日美股盘后,特斯拉发布了2019年四季报。Q4财报显示,单季特斯拉共计生产汽车10.49万辆,环比增加9.1%,交付汽车11.21万辆,环比增长15.2%,实际交付数据略高于1月初披露的经营数据。

  其中核心车型Model 3的交付量最高,为9.26万辆,环比与同比增速分别为16.1%、46.1%,约占总体交付量的83%。高端车型Model S、Model X的合计交付量为1.95万辆,环比增加约2000辆。

  财报显示,特斯拉的整车库存周转天数已下降至11天,成为四年以来最佳成绩,这说明消费者对特斯拉的需求在增长。

  另一个重要信号是:特斯拉常被诟病的生产端问题已得到了改善,这家公司开始真正具备持续赚钱能力,对一家汽车制造企业来说,这意味着之前几十年的巨额投入开始得到回报。

  回顾特斯拉的历史,这是一家争议不断的公司,有人将其称作汽车行业的苹果,作为电动汽车行业的代表,它常被看作是传统汽车行业的颠覆者,但却连年亏损,经常在倒闭的边缘徘徊,自燃事件等也让其质量问题经受质疑。

  与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创办时间相比,特斯拉足以被称作行业的“老大哥”,它诞生于2003年7月1日,马丁·艾伯哈德与马克·塔彭宁合伙成立特斯拉汽车公司,总部设在硅谷。

  埃隆·马斯克并非是特斯拉的创始人,但却是将特斯拉打造为具有风格、真正将其推向更广阔的市场的人物。

  令他更具盛名的除了特斯拉,还有他旗下的太空技术探索公司SpaceX,曾在2018年首次成功发射,并成功完成两枚一级助推火箭的完整回收。这位“科技狂人”涉猎领域的广泛,某种意义上也成为了特斯拉的科技感和先驱性的来源。

  2004年2月,马斯克向特斯拉汽车公司投资630万美元,出任董事长,2008年10月出任CEO,正式开启特斯拉的马斯克时代。

  2010年6月是特斯拉开启转折的一年,这一年特斯拉在纳斯达克上市,融资额达2.26亿美元,而特斯拉也成为目前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的纯电动汽车独立制造商。

  但是,特斯拉一直未能摆脱持续亏损、产能困难、资金紧张的困境,马斯克甚至也曾承认,特斯拉处在在破产的边缘,它的发展史亦是一段大起大落的故事。

  特斯拉被做空已经是常态,它是美股被做空次数最多的公司之一。但这次的连续上涨,让这些大空头们也损失不小。

  知名做空机构Citron甚至公开表示,虽然他们承诺永不做空特斯拉,但目前的特斯拉已经成为了华尔街的赌场,如果马斯克自己是基金经理,都会忍不住做空这支股票。

  特斯拉的另一个历史性时刻,是在2013年5月,特斯拉宣布它在2013第一季度首次盈利,受此消息刺激,特斯拉股价在一个月内涨了近80%,市值突破100亿美元。

  但之后的境况并不乐观,自2010年上市以来,特斯拉在近十年内仅有6个季度实现盈利。

  其中有两个季度,都发生在去年。2019年Q3、Q4,特斯拉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营收、利润和交付量都在增长,虽然特斯拉去年全年依然亏损9.8亿美元,但现金流状况已经得到明显好转。

  去年Q4,特斯拉高达14.25亿美元经营现金流创造了历史最佳水平,同时4.1亿美元的资本支出低于此前估计,双重作用下特斯拉的自由现金流达到了10.13亿美元。

  这显然也是特斯拉下的另一步大棋起到了作用,那便是对中国市场的开拓,甚至中国市场被称作是特斯拉的“拯救者”。

  2

  押注中国市场

  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示好是从降价开始的。

  2019年年初,特斯拉就曾在中国发起“四连降”,全系车型的价格调整,Model 3的降幅在2.6万-4.4万元不等,Model S降价1.14万-27.75万元,Model X车型降幅达到17.43万-34.11万元,最高降价幅度高达28.68%,这进一步刺激了中国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但特斯拉的成本压力并没有降低,马斯克在去年3月份宣布关闭大部线下店从而转为线上销售,中国市场亦不例外。

  与价格调整同时进行的,还有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正式破土动工。和相同产能的汽车工厂建造速度相比,特斯拉工厂按下了加速键,将1-2年的工期压缩至10个月左右。

  2019年1月,15万辆产能的工厂一期工程开工,2019年10月,特斯拉在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时称,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提前完成,已经开始试产,并为年底的量产作准备。

  从特斯拉速度当中也可窥见这家公司的焦虑,他们在进行一场赛跑,在这场赛跑中,必须争分夺秒。

  选择中国工厂,与特斯拉加州工厂产能的捉襟见肘有关,随着特斯拉全球销量的提升与车型的增加,特斯拉在美国本土的工厂已经不具备优势,高昂的制造成本成为进一步拓展海外市场的制约。

  年产能最高50万辆的中国工厂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特斯拉的焦虑。上海工厂也是特斯拉的第一家海外工厂。另外,在中国本土设厂,能将节省下来的运输、关税等成本用来进一步降低在华售价,增加市场好感度。

  中国已经成为新能源汽车品牌竞相争夺的市场。

  据EV Sales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以105.3万辆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据全球新能源汽车200.1万辆销量的半壁江山,当前,中国也已成为世界新能源汽车销量第一的国家。

  这与中国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力度有关,根据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到2020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累计产销量将超过500万辆。

  特斯拉需要中国市场,中国市场也向特斯拉敞开了怀抱。

  通常情况下,外资公司需要严格遵守中资与外资的相关比例,而特斯拉则被允许成立独资公司,除此之外,上海提供了大量廉价的土地,以及近百亿规模的银行借款。

  中国工厂降低了特斯拉的生产成本,而电动车生产成本最高零部件之一的电池包,近年来价格也在降低,据彭博社数据,电池包的价格从2010年的1100美元每千瓦时降低至了2019年的156美元每千瓦时。这些对特斯拉来说都是利好因素。

  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在经历降价之后,官网最终定价为29.9万元起,而进口版的价格为43万起,价格优势明显。

  但是,国产特斯拉的国产化率究竟是多少?只是在中国借地生产,还是会带动一批中国供应链企业的发展?

  按照特斯拉方面的说法,首批交付车主的国产Model3国产化率为30%,到2020年年中,国产化率将达到70%,年底将实现国产化率100%。

  但从去年公布的数据来看,国产特斯拉的核心材料提供商几乎不包含中国供应商。电池由松下和LG负责,电子转向助力等其他部分由博世等企业承包。

  在供应链端,中国制造的参与感并不强,转机出现在今年2月2日,宁德时代宣布与特斯拉的合作,这给中国企业的参与开了一个好头,按照特斯拉的规划,未来也会有更多中国企业加入到特斯拉的制造当中。

  在很多外资车企内部,中国工程师能够参与到研发环节的并不多,目前在特斯拉内部亦是如此。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市场让特斯拉看到了希望,回望2019年上半年,特斯拉受自燃事件、连续亏损等负面消息影响,其股价在5月跌破200美元大关,6月,降到三年内最低点177美元。

  而特斯拉在2019年下半年及2020年初,飙升的走势皆与中国工厂密切相关。

  2019年10月25日,上海工厂宣布Model3 进入试生产,当日股价上调7%;1月3日,特斯拉宣布国产Model 3 降价,当天股价上浮3%;1月29日,特斯拉发布四季报,并透露上海工厂周产能达到3000辆,股价开始疯狂飙升。其概念股也受影响上浮,宁德时代在2月2日宣布与特斯拉合作后,股价从135元一度涨至169元,近三个月股价累计涨幅近70%。

  在中国市场押注,可以说是特斯拉的一次豪赌,中国消费者是否愿意为国产版特斯拉买单还未有答案,而在这场赌局中,还有众多中国本土新能源车企参与了这场混战。

  3

  正面交战

  “最近着不着急买车?到店里试车,可以给您免费试开两个月”,家住无锡的张先生接到了一通来自蔚来销售的电话,几个月前,他曾预约试驾。

  但因为受近期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消费者不急,车企们开始着急了。

  一个重要因素是,面对进攻的特斯拉,中国一众造车新势力或新能源车企将与特斯拉Model3展开一场正面竞争,而这场争夺将势必成为一场恶战。

  先来看曾对标特斯拉的蔚来,ES8车型补贴前起售价46.8万元,ES6起售价35.8万元,这一售价与特斯拉model3的29.9万起售价格相比,并无竞争优势。

  蔚来去年一年负面消息缠身,资金紧缺、裁员、质量问题频现,但今年状况稍有缓解,2月25日,蔚来汽车官方宣布,在合肥江淮蔚来先进制造基地,蔚来智能电动轿跑SUV EC6量产项目正式启动。

图源蔚来官方微博图源蔚来官方微博

  同时,蔚来与合肥市政府签署了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的框架协议。2019年Q3季报中也提到,分别来自腾讯和李斌的2亿美元可转债融资已全部完成。

  蔚来在此时得以续命,也不得不和特斯拉抢占国内市场,蔚来若在此时偃旗息鼓,则很难再迎来转机。

  小鹏汽车近来也有了新动作,近期爆出其即将上市的中型纯电轿跑小鹏P7或将提供NEDC续航里程700km+的车型,这似乎是目前在售NEDC续航最长车型——2019款特斯拉ModelS长续航版的660km的呼应。续航差距相当,而小鹏P7的预售价格仅为24万元起步,价格上稍低一些。

图源小鹏汽车官方微博图源小鹏汽车官方微博

  这些新势力造车企业,在产品制造和供应链建设方面,与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摸爬滚打十余年的特斯拉相比,尚未完全成熟,他们将会面临严峻的挑战,但这些年轻的企业潜力也同样不容小觑。

  但2019年造车热土转冷,让这场竞争变得更加残酷。

  去年开始,政策收紧,补贴退坡,对于依赖于政府补贴的新能源汽车来讲,影响较大。中汽协最新数据显示,去年8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7万辆和8.5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12.1%和15.8%。

  销量整体下降,竞争对手却在增多,大众、奔驰、宝马、奥迪等传统车企正在加速电动化转型,竞争的队伍当中又多了一个阵营。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特斯拉进入国内市场,也加快了国产新能源汽车告别野蛮发展的时代,快速进化,冲击与阵痛并存。

  这将是一场闪电战,会有玩家快速被淘汰出局,也将是一场持久战,多家并分市场,激烈竞争,2020年,新能源汽车将有多少新故事?拭目以待。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