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后疫情时代,美团式就业能留下来么?

2020-03-02 11:27:18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盒饭财经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姚赟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农历二月初一,从老家再回到海口的赵彬(化名)目标很明确——赚钱。

  赚了钱,才能维持生计、养家糊口;赚了钱,才能让刚盘出去的理发店,有机会重新开张。

  盘出店面后,赵彬一度变得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因为我是做理发的,认识很多朋友也是做理发的。他们一直邀请我去他们那里上班,工资、提成什么都能给我高一点。但我又放不下去那个脸,原来我也是开店的,现在落魄,但还是不想去朋友那里打工。”

  迷茫中,通过介绍,赵彬加入了美团,成为一名众包骑手。

  美团数据显示,自1月20日疫情爆发至2月23日,美团外卖骑手岗位新纳7.5万人,其中一半以上在本省就近就业,六成以上来自工厂工人和服务业从业者。当疫情按下暂停键后,曾经相对的用人平衡出现了倾斜,无工可做与用工荒之间,如赵彬这样的跨行而来的“灵活就业者”不再是少数。

  每一组就业数据的背后,是一家人的生存现状。

  在这个特殊的节点,赵彬们值得被关注:他们最关注的是什么?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另一端,正在积极纾困的企业们,也提出了诸如“灵活就业和长期就业相结合”的方案。面对现实倒逼出的“新物种”,各大平台的如何运转,实际操作效果又是如何?该模式的价值和意义在哪?又将带来何种改变?

  本次,我们以美团为例,从员工、就业、产业链、用户、社会责任等多个角度来看,疫情下企业如何实现自救与突破。

  1  

  Tony老师到骑手

  年前的赵彬还是一位拥有一家理发店的Tony老师:这家理发店位于海口,80多平方,规模最大时有9个员工,2018年开业时他投入了25万。而现在,赵彬已经成为一名美团骑手,为了跑更远、接更多的单,过去一直用来代步的电动车被他换上了一个更大电量的新电池。

  美团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20日至今,美团招了7.5万个外卖骑手,其中,37.6%来自餐饮等生活、生产服务业,27.2%来自制造业企业,13.8%来自小微创业者,2.8%为务农人员,18.6%来自毕业学生或其它。

  电动车的电量代表着一天能跑的公里数,意味着收入的最大值,但就算是更换了更大电量的电池,对于电量赵彬依旧精打细算:“每次都是一定要把电跑完,有时候只要离家不远,我宁愿推车回来,这样就可以再接一单,我自己推车回来也可以。

  事实上,对于一个新骑手来说,如何把电量用在刀刃上、如何才能不超时,才是难点。

  新骑手在规定时间内找到地方本就不易。疫情下,无接触配送、封路、关卡等临时防疫措施,无疑升级了配送难度。小区封闭,不少小区只开一个进出口,而骑手们大多依靠经验来累积周边小区进出口的“小数据”。

  这对跨行而来的“新晋骑手”赵彬来说,时常会跨越七八公里,在一个陌生地找到“接头”的地方——因小区封闭,不少地图在“最后100米”有失灵的风险。这样的情况下,对一个新人来说,不时就会超时的情况:“前几天送的一个单,他自己住在哪儿都不知道,定个位置还定个错了,那一单超时了,让我找半天,都无语了。”

  不过在赵彬看来,大部分的用户都特别配合和理解:“找不到位置后,打个电话联系下基本就能找到了。而大部分的外卖也送不到小区内,要么在楼底下等人家下来拿,要不给人家放在保安亭。”

  “上班拼命跑单,下班陪孩子”成为赵彬骑手生涯的生活常态。

  21岁的赵彬,有一个1岁零2个月的孩子,分外珍惜与孩子相处的时间,只要不上班就会在家带孩子:“平时,我早上走的时候,他还没有醒,下班回来就陪他玩一会儿,但没玩一会儿他就要睡觉了。”

  赵彬自己对疫情并没有什么恐惧和担忧,但因每天跑出来接触不同的人,他的家人反而更担心他:“家里人担心我,就是说让我注意点啥的,尽量不要和人接触之类的,我说这倒没什么,勤洗手和消毒就行。”

  就像疫情期间,戴口罩、消毒箱子、量体温是骑手们的标配一样,下班后,哪怕再累赵彬也严格执行进屋前的安全流程。跑完一天的赵彬,回到家后都在重复同样的动作:到门口的卫生间洗手,脱掉外衣进行消毒清洗,洗脚,给自己全身消毒,然后再进门抱抱孩子。

  现在的赵彬是美团众包骑手,他想着做专送做,这样收入就能多一些。

  从美团近期发布的数据来看,目前新增的7.5万骑手中有六成左右是众包骑手。 

  美团的骑手用工方式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众包骑手和专送骑手。众包骑手根据自己的时间决定配送时长,即使有正式工作,也可以利用空闲时间接单赚钱;专送骑手则是全职工作,收入也相对更稳定,需要遵循各地加盟商配送站点的时间安排。

  换句话说,众包类似于兼职,相对自由但收入不如专送。而专送就是全职,收入稳定,但是相比众包也会累很多。

  “我想继续开理发店,不放弃理发店,赚点钱继续开。”明知会累,赵彬还是一直在争取加入专送名额,可能为的就是早日让刚盘出去的理发店尽快重新开业。

  2  

  用工荒下的“就业荒”

  赵彬并非个案,餐饮、理发、旅游等主要依靠线下的行业,受到了最直接的冲击。

  从近日美团调研中能发现,成为美团骑手的原因中,所在工厂、餐饮、商铺没开工、没收入占36.7%、闲着也是闲着占24.2%,之前没有工作春节后先做骑手的占14.3%,其他占12.8%。

  疫情按下暂停键后,曾经相对的用人平衡,出现了倾斜:失去线下这块主要收入来源后,员工无事可做外,工资成为线下餐饮企业不可承受之重;另一边,线上生活服务类平台,因订单激增,人手不足,超负荷运转下,“用工荒”问题凸显。

  “灵活就业”这才应运而生,这或将解决一些地方异地复工的难题。

  2月16日至19日,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完成了一项涉及14省98县104个“零疫情村”劳动力流动情况的调查(不包括湖北省)

  报告指出:在全国百余个村中,只有极个别村有一定规模的劳动力流动,绝大部分村庄劳动力跨区域流动低于20%,大部分村庄年后劳动力外出为个位数,一些村庄为零流动。平均起来,农村劳动力跨区域流动比例低于10%。其中,河南、安徽、四川等劳动力流出大省的流动比例最低。

  其中,截至2月17日12时,慈溪市1300多家规上企业中,累计开工数量达到923家,复工率为70%。

  246家复工企业中,复工总人数仅有8084人次。其中,复工人数达到100人的企业仅8家,占总数的3.3%,50人以上的41家,占总数的16.7%,少于30人的企业达到143家,占总比例的42.3%。具有强大生产产能的规上企业,绝大多数的生产人数都无法达到50人,远远少于正常用工量。

  而多数员工无法按时到岗的原因也大同小异——最严管制下,出小区都有限制,何况出市出省。于是,为解决该矛盾,包机接工人复工、灵活用工等方式应运而生。

  2月12日,微信公众号“有动力的煤”一项利用百度迁徙数据分析煤炭上下游企业复工情况的研究显示,春节到正月十七日这段时间,今年广东劳动力迁入数量仅为去年的31.4%,浙江劳动力迁入数量仅为去年的15.65%。

  而该数据与百度地图的“2020年春运期间全国总体迁徙趋势图”一致。

(2020年春运期间全国总体迁徙趋势,数据来源:百度地图)(2020年春运期间全国总体迁徙趋势,数据来源:百度地图)

  从“2020年春运期间全国总体迁徙趋势图”中能看到,对比去年春运迁徙数据,今年本该在1月26日开始的返程高峰,几乎处于停滞暂停状态。

  也就是说,疫情防控导致了一个悖论现象:一方面,东部地区的企业迫切希望复工,却因缺乏安全可用的劳动力而无法复工复产;另一方面,中西部地区的农民工却闲置在家,想务工而不得。

  当我们把经济方面的“抗疫”举措,放到一个更为宏大的叙事之中,便会发现:这次,各大企业针对用工给出的纾困方案,不仅是一次用人模式的更新,更是一次解决用人不平衡的“南水北调”。

  在这种复杂的缺口下,“人”成为自救与破局的关键点。

  3  

  春风起处是春归

  自利利他,不是不可实现的理想状态。

  疫情爆发后,餐饮企业失去线下这一收入来源的主要阵地。不少餐饮龙头企业一边公开表示账户上的资金只够活3个月了,一边发力外卖、上线净菜、扩充产品线,积极展开自救,俨然一副过冬备战的状态。

  陈春花教授曾在《协同》一书中提到:对于现在的企业而言,需要拥有一种能力,链接上下游的合作伙伴,链接相关产业的合作伙伴,还需要和其他产业、资本、顾客组合在一个共同生长的网络中,这由“共生逻辑”统合而成。

  对于外卖平台来说,既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危机,如任餐饮商家自生自灭,最终的结果可能面临商户下滑、品类减少,当用户无单可下后,平台也将成为摆设。不过,更应该看到的是危中有机,能够通过这次磨难使得平台和餐饮商家的磨合更为顺利,数字化的道路跑得更为顺畅。

  为此,各大平台也纷纷做出了针对不同“端”的方案和支持。

  以美团为例,针对用户端,除了"无接触配送",还推出了从上游到终端的全链条"无接触"服务,抗疫与恢复餐企经济两手抓。1月30日,美团便将"无接触配送"进一步升级为了"智能取餐柜"。而后,为了让用户更加安心和放心,美团外卖继续加码安全保障措施,在"无接触配送"基础上升级推出"无接触安心送"。

  针对商户端,2月26日,美团面向餐饮等生活服务业商户启动 “春风行动”,重点从增加外卖营收和稳现金流等方面帮助商户复工复产,也在开源节流、安全保障、供应链服务等方向全面发力。

  而贯穿两端,能让疫情下的各类服务顺利实现,骑手是最主要的触点。

  2月24日,美团宣布启动“春归计划”,推出六大举措助复工稳就业。“春归计划”包括岗位提供、就近就业、应届毕业生、社招、服务对接以及培训等六大要点。

  该计划的核心便是美团商业模式的两端:推进无接触配送保障用户生活,以及助力帮扶商户。而就业、人力成为决定该计划最终是否能有效执行的重要保障。

  主要有以下六点:新增20万个长期就业、灵活就业岗位;为建档立卡贫困人员提供就地就近就业绿色通道;招聘超1000名大学应届毕业生;社招开放超3000个岗位;为商户和从业者提供就业信息对接服务;美团大学为千万从业者提供在线职业培训。

  灵活就业、就近就业、不等不靠就业、承接产业转移,是主要特点。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团这一系列的操作满足商业需求的同时,又缓解了“就业荒”。

  数据显示,这些新增骑手中,37.6%来自餐饮等生活服务业,27.2%来自制造业企业,13.8%来自小微创业者。

  跨行而来的骑手,来自多个行业的众多岗位,包括餐饮从业者、工厂工人、Tony老师、健身教练、护士、老师、网约车司机、保安、摄影师、退伍军人、IT从业者、在校大学生、消防员、拾荒者,还有想要环游中国的穷游者。

  上述岗位,都来自受本次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线下服务业行业。

  2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高度关注就业问题,防止大规模裁员。

  2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再次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多措并举稳企业稳就业。会议强调,当前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一项迫切任务是稳就业。稳就业就必须稳企业。

  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各大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承担了稳定市场情绪和秩序的作用,电商平台、商户、快递物流等从供需两侧为实体经济提供了坚实的良性支撑。

  陈端教授还表示,这次疫情期间,大的电商平台事实上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疫情减震器”的作用,减轻了疫情带来的心理恐慌加剧物资抢购和社会资源挤兑影响。

  推出“春归计划”正是美团的社会价值及长期主义价值观的践行。疫情之中,社会需要更多的美团共担“疫情减震器”的作用,用自己核心的商业能力来解决社会问题,回应当下“稳就业”需求的同时,实现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