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孙杨错失的3条辩护路径

2020-03-02 07:00: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复杂的商业世界 听吴晓波就够了

当你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你不能去强调自己受到的不公,而是得去强调这个规则可能对所有人造成不公,才有可能改变规则。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孙杨遭禁赛八年。

上周五(2月28日)17时,这条由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布的信息,宣布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一案的裁决结果。

理由是“暴力抗检”。

于是,我们就“孙杨案”电话采访了课程《像法律人一样思考》的主讲人詹青云,希望她能从法律思维的角度来谈谈这个案子的情况及未来发展。

没想到,她一上来就先给出了结论——现在看,上诉“赢”的可能性不大了。

理由是:仲裁和法院是两个不同的系统。通常来说,一个国家的法院不会去推翻任何仲裁庭的决定,特别是国际的仲裁庭。

所以,瑞士联邦法院只会做程序上的审查,不会再去研究我们这两天在微博上热烈讨论的问题——是否符合资质的问题、是否暴力抗检、惩罚是否合理的问题……所有这些实质问题都不会再被讨论了。

当然,除了未来发展之外,我们还就这个案子聊了更多内容。比如从法律人的角度看,有哪些原因造成了目前情况,以及孙杨团队原本可以考虑的三个辩护角度等等。关于这部分我们将在课程中以“番外篇”的形式呈现给大家。

像法律人一样思考

01

孙杨“败”在哪儿

用詹青云的话说,这件事是我们讨论法律思维一个很好的样本。

首先,孙杨团队对法律规则的理解不充分。一直强调检方没有资质,但按照法律的规则,你还需要拿出证明证明这一点。

比如,去看看世界反兴奋剂条例里面对资质的要求到底是什么样,然后再找相关的专家去对资质的要求做进一步解读。

这也是詹青云在《像法律人一样思考》中强调的,不停地渲染情绪去表达内心的抗议、去强调自己的清白——这些都不是按照法治的程序,也不是按照现代国际仲裁的程序去想问题的方式。

其次,孙杨团队的准备工作不够充分。比如,翻译存在很多问题,造成整个听证会存在大量无效沟通,以至于错过了很多可以澄清的机会。

最后,孙杨的沟通方式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律师一直问孙杨:你作为一个这么知名的运动员,已经经历了200次药检,你知不知道如果抗检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孙杨回答:……我得过130个奖牌……

对方接着问他:如果这次药检官在见到你的时候,再跟你重申抗检的严重结果,你还会抗检吗?

孙杨回答:没有“如果”。

这些语言在我们日常交流中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套到法律的游戏规则里去想,则会显得有些无厘头。别人会觉得他在逃避问题,也没有办法从他的回答中看到抗检的合理动机。

所以在暴力抗检这个问题上,孙杨团队并没能够在法律规则的框架下,证明孙杨更占理。

02

孙杨错失的三个尝试路径

对方有证据证明孙杨把检验盒子砸坏了,或者有证据证明孙杨拒绝交出血检的盒子,根据反兴奋剂条例的规定,单单在干扰兴奋剂采样环节就已经符合抗检了,这是实锤。

但除此之外,詹青云更惋惜于——孙杨团队本该有好几个路径可以翻盘,甚至他们也尝试过几个,但是没有深入。

路径1:强调对方没有按照规则办事。

孙杨律师想走的路:证明检验本身不符合资质,不是一个正确合规的兴奋剂检测采样过程。

对此,对方引入相关条例:在IDTM检验规则之下,只需要主检官提供他的资质证明和身份证明即可。

接着孙杨方给出论述:两位主检官的助理(血检官和尿检官)都没有拿出他们的资质证明。

最后,双方的争议集中于对这个规则的解读上:是三个人都必须有资质证明,还是有一个人有就够了?

其实,在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既有规则中,对资质要求的表述确实是不明确的。所以双方都有可以争辩的点,但是却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对方的策略是,找到委员会的规则制定者之一,作为专家证人针对这条规则本身给出解答,并证明了孙杨的团队在过去的几十次检验当中都接受了对这套规则的解读,所以这个证明就是闭环了。

而孙杨这边的策略,却是依赖非强制性的指南,并找了一位中国法律专家作为专家证人,这对于证明可以说是毫无用处。以及,他们还依赖了自己的主观判断。

路径2:证明抗检并非个人主观问题,而是团队误判。

其实也可以这样去论证:虽然孙杨团队造成了对检测过程的干扰,但这并不是孙杨主观造成的或者不是他采取行动造成的。孙杨只是依赖于他团队的判断,至少他没有主观恶意,也没有主观逃避的动机。

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将这个方向走通。

路径3:跳出现有规则。

如果在现有的规则之下没有办法赢这个官司,就只能跳出规则去说:如果现有规则允许被这样解释,它对运动员伤害极大且极其不公平。 

其实这些也是詹青云在她的课程《像法律人一样思考》中聊到的,我们对与法治社会的理解是,你得先尊重规则的存在,在这个规则之下去检验自己的行为。

当你发现在这个规则之下,你吃了亏,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时,你不能去强调自己受到的不公,而是得去强调这个规则可能对所有人造成不公,才可能去改变规则。

结果公布后,几乎所有人都在为孙杨惋惜,但除此之外,我们更想倡导一场有意义的讨论,而非情绪狂欢。就像现在,我们在法律的规则下,探讨双方的论点和论据,法院的判决和结果。

用詹青云的话说,法律人的思维方式就是在既有规则里,尝试所有可能,争取个人最大利益。“孙杨案”如此,现实生活也是如此。

或许这会是一个好的开始,让更多人了解法律人的思维方式。 在未来一周里,詹青云还将在她的课程《像法律人一样思考》中,对“孙杨案”做出深度解读,也欢迎同学们在课程评论区和她一起思考互动。

像法律人一样思考

在确定性中找争议谋利益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