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书签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您也可下载桌面快捷方式。点击下载 | 新浪科技 | 新浪首页 | 新浪导航

宁要高维度抽象化的草,不要低维度具象化的苗

2020-03-02 08:35:12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硅谷王川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硅谷王川

  来源:investguru(ID:investguru)

  1/ 如果把生活工作看成一个游戏,对于这个游戏,可以看到有两种不同的策略:一种是“为了胜利而战”, 要实现某个明确的目标,从一开始就限定了自己的路径,遇到障碍时,清除障碍的成本很大 ,可能陷入一种“不惜一切代价清除障碍”的心态,潜在风险是如果障碍太大,再有金山银山也很快会消耗掉

  2/ 第二种策略是"只要能不输就接着玩" , 不限定路径,遇到障碍时可以选择不耗费宝贵资源去清除障碍,而是可以选择无视此障碍,找别的路径绕过去。后一种策略要反脆弱得多,它是一种高维度的打法,因为它拒绝任何特定路径和教条主义的限制,拒绝耗费宝贵资源在一点一线上

  3/ 网上有位博主, 叫 Venkatesh Rao, 他有个 newsletter, 叫 breaking smart, 经常有些有趣深入的思考。他举了一个例子:特朗普没上台之前,采取的就是一种高维度的没有限制的打法,遇到强烈负面攻击时,他的策略不是被动辩解应对,而是引发新的别的方面的更大的争议,不断开辟新的方面的冲突,把水搅浑。据说他曾有名言:“任何可以把事情搞得更复杂的东西,我会去做”。他这种策略的优点之一就是成本低。而希拉里在建制派的体系内有很多束缚,其竞选资源,遇上这种对手很难有效施展出来。

  4/ 希拉里在竞选组织架构,策略意识上有各种限制和强烈的路径依赖和经验主义;遇到特朗普这种策略,缺乏灵活性,容易被他设定的议题牵着鼻子走,并总是试图用大量宝贵资源去应对特朗普的一些低成本的搅混水的做法。

  5/ 从这个角度看,把自己委身于某个公司或者组织的群体内,看似有着各种靓丽高大上的头衔,实则可能限定了自身发展的路径,也就限制了自身发展的维度,遇到困难时可能被迫要付出高昂代价,而无法脱身。比如说美国上市公司和金融业从业人员,在个人投资上有各种极为繁琐的申报与合规的要求,很多好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却无法染指。

  6/ 在世界很多国家的一些实体行业,比如餐馆,洗衣店,农贸市场,建筑行业等等,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被黑社会敲诈甚至把持的现象。其中一个因素是实体生意维度低,敲诈者很容易粗暴在单点搞破坏,让经营者无法做生意而就范。比如我们经常看到黑社会小流氓跑到饭店里吃霸王餐,如果店主不从就可以非常低的成本跑到店门口,搞点小破坏,恶心你,强迫你交保护费。

  7/ 而在软件或者虚拟化程度比较高的行业,其传播路径数量高,维度高,很难单点被破坏被卡脖子,所以很少听说被黑社会把持。

  8/ 再引申一下。很多人对财富的概念是房地产,银行里存的钱或者券商那里代管的股票,“为了胜利而战”的思维, 就是不断囤积和守卫,这是一种低维度的思路。

  9/ 二战前有些犹太生意人因为有大量不动产无法迅速套现,或者没法以他想要的价格套现,舍不得放弃离开,眼睁睁失去了逃离纳粹迫害的时机,这就是 “为了胜利而战”的陷阱。

  10/ 如果是 “只要不输就接着玩”, 它的策略就是,积极思考拓宽财富的维度,即使部分财富因为不可避免的战乱或其它动荡而被破坏,仍然能够同时在别的维度上获得财富,迅速恢复元气。

  11/ 比如说,虚拟化的个人信用,品牌,思想文化等等,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正是因为它是在成千上万人大脑中的一个虚拟概念,所以很难被物理外力或灾害彻底破坏,反而是一种高维度的反脆弱的财富。当年张大千逃难的时候,他就很潇洒,对家人说,我还有一双手呢,我只要还能继续画画,财富就能源源不断地到来。张大千下半生云游印度,欧洲,阿根廷,巴西,美国,港台,自由自在,主要就是因为他拥有的是高维度的财富。

  12/ 说到张大千,还有个有趣的故事,他在1953年搬到巴西,在离圣保罗附近的一个地方买了两百亩地,精心修建了一幢花园豪宅。命名为八德园,设计建造花了不少心血。但是后来因为巴西政府要在附近修水库,这个地方要被淹没, 所以要征用这个地方,后来 1970年他就被迫搬到美国北加州这边了。从这个角度看,这就是物理世界的低维度的房地产的一个很大的局限性。

  13/ 再举个例子, 普通人以为巴菲特是股神,但实际上他在单纯股票投资上的收益,很多时候比不上指数基金。巴菲特实际上是在玩高维度的游戏。这个维度包含:

  保险公司源源不断的廉价资金,

  可以和大机构 (如其它保险公司等)做特殊的无需追加保证金的长期期权交易,

  可转债优先股的有利结构,里面的一些条款的设计对他非常有利,比如在他卖股票之前,公司高管如果卖股票会有限制。

  每年的上万人参加的股东大会给他宣传他的品牌。

  世界各地不断有人主动给他送上条件优惠的投资机会。等等。

  这都是普通人根本不理解的。我在微信公众号里面有多篇文章,介绍这方面的细节。有了这些多维度的框架性的优势,他只要在股票投资上做得不是太差就好了。根本没有必要去关注短期的价格波动,和别人去拼短期的业绩。

  14/ 不管是人, 还是公司, 抽象化程度越高,向其它维度连接扩展的可能性就更多,也就更反脆弱。这也是为什么平台级软件系统估值,远胜于硬件和其它实体生意的原因。

  15/ 再举个例子,亚马逊把书店的生意衍生出云服务的维度,Prime member 的维度,第三方卖家服务的维度,还有智能音箱 Echo/Alexa 的维度,还有它收购的全食零售店的维度,物流的维度,等等。它可以承受一个维度几乎不盈利,用来导流支持另外一个维度的现金流。竞争者眼睁睁看着用传统打法对他无可奈何,看着它一骑绝尘冲向万亿美元市值。

  16/ 再比如,很多地方因为小区或道路被封,一些实体店,客户去不了了,马上生意就遭到惨重损失,甚至有的企业面临破产损失,这就是维度太单一的问题。

  17/ 那么是不是非实体的,纯虚拟化的生意就完全没问题呢?也不尽然。即使是虚拟化的生意,比如有些社交媒体的大号,突然不知道触犯了什么莫名奇妙的规则, 辛辛苦苦多年积累的一个号,一夜就被封掉。如果所有的生意都依赖于某一个单一的社交平台,那非常脆弱,危险。所以一定要把自己的产品或者服务,通过多个独立平台,广为分发。

  18/ 再进一步,如果有多个平台广为分发的虚拟产品服务,就够了吗?也不一定。很多人会不由自主的自我设限,他觉得自己以前是做某某行业的, 然后就一厢情愿地按照老的思路做一个单一的业务。这样的风险是,单一业务竞争激烈,这是看得见的红海, 个体可以使用的竞争手段比较少,稍微遇到一些较大的扰动,就可能维持不下去。如果当年亚马逊只是卖书,如果脸书只是在社交媒体上让大家打游戏,而没有后来的整合 instagram,  whatsapp, 恐怕现在不会做那么大,甚至被竞争者搞掉了。

  19/ 还是举特朗普的例子, 他不仅仅是专注挣钱。而是多维度频频出击,不管是地产,选美,赌场,酒店,真人秀,摔跤比赛,拍电影,兜售成功学, 等等。他这个多维度的打法,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而是自始至终都有一个主线,就是所有维度的出击,都是和“特朗普”的品牌联系在一起。据报道他一年光授权其它企业使用他的名字,就有两亿美元的收入。有了这个强大的品牌,他竞选总统时,节省了大笔竞选经费,走到那里都是话题人物,都能主导话题,即使个人私德有很多瑕疵,竞争对手也拿他无可奈何。有的人觉得他像一个不务正业的小丑,那其实只是低维度的竞争者,看不懂高维度的打法而已。

  20/ 宁要高维度/抽象化/反脆弱的草,不能要低维度/具象化/脆弱的苗。这是一个非常深刻, 非常痛的感悟。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